信任跟依賴,在一份愛情之中應該要佔有多大的份量?
  別人我不清楚,但我想在紀又陽的心裡,這兩項東西應該是很重很重的吧。
  和嘉茜學妹分開之後,我還是堅持著原來的想法,一個人拖著身子走回家,一回到家,勉強吃完藥之後,我就躺在床上昏睡了。
  等到我醒來,窗外的顏色已經由白變成黑,房間留有一盞小燈,客廳的微光則從門縫處透出來,隱隱約約聽得見電視機裡傳出的笑聲。
  會是林佳德嗎?呆坐在床上,剛睡醒的昏沉腦袋還沒有辦法恢復思考。
  我記得林佳德並沒有把香香的那份鑰匙還給我,小偷來偷東西,總不可能還大剌剌的坐在客廳等人來抓吧?
  翻開棉被下床,偷偷的將門拉開一條縫,看著客廳裡的人。
  那道背影,讓我的心臟瞬間加快。
  「紀又陽,你怎麼會在這裡?」顧不得自己突然出聲會不會嚇到他,我腦袋裡只想問這個問題?
  我不可能在半睡半醒之間起床替他開門的,既然如此,他是怎麼進來的?
  「妳醒啦?」紀又陽冷淡的轉身看著我,眼神裡譴責的意味很濃厚。
  害怕他犀利的眼光,我微微的縮肩,吞了吞口水之後才敢再開口。
  「嗯,你還沒跟我說你怎麼會在這裡?」這問題很重要。
  我總要弄清楚,一個獨居女子的家,為什麼老是會被認識的男人闖入?這事情很嚴重的。
  「上次佳德學長離開前,把他的鑰匙給我,說是以備不時之用。」
  我心裡怨很大,卻沒有勇氣說出口。
  搞什麼啊……這麼重要的事情好歹也要通知我一聲吧!我才是住在這裡的人耶!而且為什麼紀又陽說出這番話的時候,我竟然還找不到反駁的話?
  看著紀又陽說完話,就自顧自的往廚房走去,等到他離開了我的視線,我才知道原來我始終是繃著神經在面對他。
  紀又陽的眼神讓我覺得好害怕,連說話都顯得小心翼翼了起來。
  「喏,先吃點東西再吃藥。」他不知道從哪裡變出一碗粥來到我面前,我接過後乖乖的開動。
  看著紀又陽一臉臭臉,我想我知道他不開心的原因是什麼了。
  「謝謝。」在紀又陽的監視之下,我順利的吃光了那碗粥。
  接過我遞給他的碗,他轉身又將藥包和白開水端到我面前來。
  都不讓人家喘口氣的嘛……
  秉持著乖寶寶原則,將他遞過來的藥和水給吃掉,這中間紀又陽始終沒說半句話,一直等到我不再需要進食或是吃藥之後,他才開口。
  「為什麼生病了不告訴我?」
  「呃……」
  該來的躲不掉。
  「妳知不知道我接到嘉茜的電話說妳生病了,我還以為妳會打電話給我,結果我等了又等,就是等不到妳的電話?」
  「對不起。」
  因為怕麻煩到你,所以我才沒打電話給你。
  「妳知不知道我擔心妳一個人生病待在家不曉得會不會發生什麼意外,打妳的電話沒人接,按門鈴又沒人聽,心裡有多著急?」
  「對不起。」
  因為真的太累了,結果睡得不醒人事,我壓根就沒聽到門鈴和手機響。
  「葉之婷,妳一天不逞強是會死嗎?要妳打通電話給我,會要妳的命嗎?」紀又陽已經氣到暴走了。
  「……」
  「妳到底把我當成妳什麼人?有事不跟我說,身體不舒服也不通知我,我算什麼男朋友!」強烈的質問,讓我羞愧的連頭都抬不起來。
  「對不起,我只是不想麻煩你……」
  「我有說妳麻煩到我了嗎?誰要妳這麼自以為是的體貼?」
  紀又陽已經氣到,講話完全不顧情面。
  被他吼得有些委屈,我感覺眼眶有些熱熱的。
  「妳從頭到尾表現出來的樣子就是不信任我、不尊重我,既然如何,妳何必答應要當我女朋友?」
  「我沒有這個意思呀……」面對這樣的紀又陽,我卻說不出半句解釋。
  明明答應過他,不再做傷害他的事,可是在我們交往之後,我對他的傷害卻是越來越深,越來越重。
  從前我們什麼都還不是,我對他的不在意,或許他還能找得到理由帶過去。但是交往之後,我們之間什麼也沒有改變,只是多了一個頭銜。
  這個頭銜壓在我們之間,逼得我們喘不過氣來。
  只靠一個人維繫的愛情,好累。
  「我已經聽膩了妳的藉口了。」紀又陽站起身,就要離去。
  「紀又陽……」
  在我面前總是溫柔體貼的人,一旦被傷得太重反擊時,反而會讓人感到恐慌,真的害怕失去。
  我很清楚的感受到,紀又陽這次是真的生氣了。
  如果就這樣讓他甩門而去,我們之間就真的什麼也不可能了。
  「我想我們應該要彼此冷靜一下,好好想清楚我們的關係……」
  「我不要分手。」
  我不可能放開這隻手。
  「之婷。」
  「我知道你想跟我說什麼,我想得很清楚,我不要分手。」從我打定主意要握住紀又陽的手開始,我就沒打算放開過。
  或許我很不會表達,也許我付出的跟紀又陽付出的比照起來少了太多,但是我很清楚自己的選擇。
  不管那時候選擇的理由是什麼,既然選了,我就不後悔。
  「妳何必堅持自己不喜歡的?」
  「我沒有不喜歡啊!」
  「可是我感受不到妳的喜歡。」
  「……」這要我怎麼解釋,要怎麼解釋才可以不用走到分手這一步?
  「算了吧,不要再勉強妳自己了。」
  「我沒有!」
  「之婷……」
  「為什麼你就是不相信我?和你交往我沒有半點委屈,我也沒有勉強自己的意思,我只是……」
  只是還學不會坦然的面對你,信任你、依賴你而已。
  「只是什麼?」
  「……只是因為我一個人好久好久了。」久了都忘了兩個人相處的感覺是什麼,久到忘了,要對另一個人付出信任和對他產生依賴。
  「我承認我在這方面的學習很糟。我對你還不夠信任、不夠依賴,但是那並不表示我就不喜歡你。我只是……因為自己太膽小了。」
  曾經失去過的陰影讓我害怕。如果付出自己的一切,最後換來的那麼深的傷痛,那可不可以只要付出一些些,痛也痛一點點就好?
  「我說過我願意等妳的。」紀又陽直視我的目光,讓我又有想逃避的衝動。
  「可是我不想讓自己永遠都需要被人等待。」總有一天,我還是需要靠自己的力量走出這一步。
  就像害怕一樣,不是自己去面對它,它永遠不會消失。
  「可是妳靠自己只是讓事實變得更糟糕。」
  我知道,所以我正在努力補救了啊。
  「我知道……我現在在你心裡面的信用很差,但是只要在信用還沒破產之前,我還是有可以挽救的機會吧?」殷切的看著紀又陽,右手抓住他的手腕,我用眼神,用肢體語言來表達我內心的渴望。
  「妳確定妳在我心裡還沒信用破產嗎?妳答應的每件事,沒有一件是做到的。」
  「……破產的人也是可以按照法院判決,努力還款來換取他的信用啊……」
  「如果是妳,妳會願意再去信任一個信用破產的人嗎?」
  好吧,我知道我這個要求很糟糕。
  但是。
  「但是我是你的女朋友,就算信用破產,你還是要相信我啊。」委屈的低下頭,我完全不敢看紀又陽聽到這句話的眼神是什麼。
  葉之婷,妳真是夠了!平常把自己的身份忘得一乾二淨,只有在這種重要時刻才會記起來妳是人家的女朋友。
  只是這麼輕微的撒嬌攻勢,似乎沒辦法打動紀又陽。
  「不然你覺得要怎麼做你才有辦法相信我?」
  「我說的妳又不聽。」
  唉喲,大爺果真氣沒消。
  「我可以用實際行動證明啊。」到了這種時候,就算要我裝痞耍無賴也不是問題了。
  「妳打算怎麼證明?」
  「那個……」
  「連個話都說不出來,妳真的有誠意嗎?」站在我面前,紀又陽擺出一副討債人士的姿態,要我給個滿意的交代。
  一直以來,我都被他寵壞了。從來沒想過有一天要輪到我想,怎麼才可以讓紀又陽更加信任我、依賴我。
  「從現在開始,換我每天打晚安電話跟你聊天,跟你說心事。」以往的電話都是他打來的,每一次的話題都是由他開頭,我只負責回覆。
  「就這樣?」
  「換我每天下班約你吃晚餐。」以前總是要他看著我吃飯,我才會乖乖吃飯。
  「還有呢?」紀又陽的姿態有些軟化。
  看來我只要再加把勁就能成功了。
  「還有我家的鑰匙你不用還我了,只是要來之前通知我一聲就可以了。」終於,我連殺手鐧也用上了。
  我這步,退得很大步啊。
  「嗯哼。」
  「嗯哼是怎樣?」我有沒有跟紀又陽說過,我真的很不喜歡嗯哼這個詞?
  「就是……看在妳那麼有誠意的份上,我可以考慮讓妳留校察看。」
  「還要考慮跟留校察看哦?」我已經把我所有的籌碼都搬上桌了耶。
  「有意見?」
  「不敢。」用力搖頭。
  「那好,今晚我就睡這裡。」
  「啊?」這進展會不會太快啊,男朋友?
  「啊什麼啊?妳還在發燒,我留下來才方便照顧妳啊。」輕推我的額頭,紀又陽的態度十分大方,一點引人遐想的空間也沒有。
  我只能看著他,含淚的說:「哦。」
  割地賠款的條約都簽了,沒得反悔了。
  只是意識到接下來要和紀又陽兩個人單獨相處,讓我的神經又開始緊繃了。
  「我先回房間休息了,你晚上就先睡香香的房間吧。」丟下話,我埋頭就往自己的房間衝。
  因為自己的疏失造成了這次的傷害,雖然我很努力補救,也確實又替自己抓住了第二次機會。但是我和紀又陽之間的關係,卻開始微妙了起來。
  和紀又陽角色互換之後,我們之間,還會再起什麼變化呢?
  一想到這個無限的可能性,就讓我既期待又怕受傷害。
  我想,只要和紀又陽兩個一起面對的話,應該不會有什麼大問題了吧。
  你說是吧,陶少謙?
                              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howcs 的頭像
showcs

showcs

showc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toukyou20
  • 咦咦?? 怎麼感覺像是沒結局?????

    我想知道"後來"呀~~~~~

    這讓我真的很想問「然後呢」……
  • 結局就是任你們想像囉~

    showcs 於 2010/12/19 00:2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