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簡單就是美 (3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一個學期過去,我已經能夠在路上看到巧美時給她一個自然的微笑,而不是心虛的轉身就想跑。
  雖然還是下意識的想逃避她和于樂人相親相愛的畫面,但是我卻不會一想起那個畫面就感到難受,這對我而言已經是一個很大的進步了。
  不管巧美看到這樣的我會想些什麼,會不會跟著有所回應,我都無所謂,因為我問心無愧,所以不再面對害怕她的臉。
  高二寒假那年,我收到了方燦杰傳來的新年快樂簡訊。為此,我吃吃的笑了一下,很佩服他的勇氣,敢主動跟我聯絡。
  其實我對他的氣早就消了,氣一個人太久也是會覺得累的。所以我回了簡訊給他,敲破我們之間的冰牆。
  一來一往之間,我開始能跟方燦杰打打鬧鬧。有次情人節他甚至耍賤的提議我們兩個人裝作情侶,去餐廳吃情人大餐順便參加情人抽獎,看能不能中大獎。
  等到了開學甚至還有消息傳出,我和方燦杰兩個人已經在一起的事情。對於這個消息我們相當有默契的笑而不答,讓大家去發揮他們的想像力,再聽著每天不同的謠言一起交換心得,討論起那個謠言傳得比較有創意。

showc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遊樂園的那場大哭,哭得我整個人都清醒了。
  我知道我和于樂人之間是怎麼回事了,也懂了為什麼他從頭到尾什麼都沒提也沒讓我知道的原因是什麼……
  我和他就是錯過了,很遺憾的擦肩而過,所以也留不下些什麼。
  很多時候事情錯過了就是錯過了,那個屬於自己的時機一旦消失,當它再回到手心時那感覺也不會對了。它不再是當初那個原貌,也帶不回原本該有的那股喜悅,就算手裡握的緊緊的又怎樣,握住的也不是自己想要的那個了。
  我和于樂人就是這麼一回事。當他喜歡我的時候,我沒開竅;當我開竅了之後,他身邊已經有了個人了,事情就是這樣發生然後結束,來得安安靜靜,走得也安安靜靜。
  我們把最簡單的朋友關係纏繞了一大堆結。把事情從簡單變成複雜或許只需要三個小時甚至是三分鐘,但要將事情從複雜再度化為簡單,需要的時間未知。
  我認為現在的樣子對我們四個而言,是最好的結果了。

showc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阿潔,我要和巧欣去搭摩天輪,你們要去嗎?」之樹哥指著那個大的不像話的圓型物體,詢問著哥。
  摩天輪,嗯,這絕對是適合告白的好地方,兩個人待在小小的空間裡想聊什麼都不怕會被別人亂入打擾氣氛。我扯出一抹苦笑,都什麼時候了我還有心思想這些有的沒的。
  「你們去吧,我和我妹在這邊等你們。」哥朝他們揮揮手,拉著不動的我往一旁的椅子坐下休息。
  我就像尊石化的雕像維持著低頭不動的樣子被哥一把壓下,面無表情。
  現在的我笑不出來,也沒辦法輕鬆起來了。
  因為我想通了,一件很恐怖很恐怖的事情。
  原本沉寂在心裡的那股感情,被點醒了之後化成為了瀑布,大量大量的往下沖刷,刷破了那道閘門,水裡夾雜的石子全都是我和于樂人相處的點點滴滴,用著不可阻擋的速度,瞬間填滿了我的心。

showc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逃走了的我不知道該怎麼面對這一堆混亂。
  慌亂的在于樂人的msn上留了話,跟他說我最近有點事想一個人靜靜。在學校上課時,我也只是整天呆坐在自己的位子上,想著巧美跟我說那番話,面對巧美質問的眼光,也只能撇開視線當作沒看見。
  我一直在想著巧美說的話。
  如果于樂人當初是喜歡我勝過巧美的話,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那為何他答應巧美的告白?為什麼他從頭到尾對我卻一字也不提?
  現在他和巧美交往已經是既定事實了,巧美再搬出這些過去的事有什麼用?為了要阻嚇我嗎?要我別再跟于樂人更靠近,以免當初沒發生的事情發生嗎?
  有用嗎?
  要發生的事情是一定會發生,避免也沒用的。

showc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謝謝老師。」
  懷抱著輕鬆的好心情將我的分組調查表遞交上去,離開導師辦公室後的我是一路笑著走回教室去的。因為昨天在msn上我問過于樂人要挑那一組,要是他沒騙我的話,我們兩個應該是會待在二類組。
  意思也就是說,我二年級要和于樂人同班的機會又高了一些。
  我很開心,如果將來在新的班級也有他一起的話。
  現在的我對於往後的日子開始抱持著期待,也許我的高中生涯能有個美好的回憶,能夠填補我國中時代的灰暗。
  就在我滿懷著希望要走到回教室拿書包準備回家時,卻發現巧美已經在我的座位旁等著我,看樣子是已經等了我好久了。
  「小單,我有事要單獨跟妳說。」她的臉色顯得很凝重。

showc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臨睡前的願意被滿足了。
  隔天,我真的請了病假在家休息一天。不是裝病,而是因為原本緊繃的身心一放鬆之後馬上解體,虛弱到讓病菌入侵造成了感冒。
  再隔天,當我回到班上之後,事情變成了很奇怪的樣子。
  巧美和方燦杰沒再跟我說過半句話了,這點是我早就預料到的,但是我萬萬想不到的是,班上同學也沒人拿什麼審慎的眼光看向我,更沒有人在我背後指指點點說些什麼。
  大家彷彿沒事般,對待我的態度全都沒變。若不是巧美和方燦杰依舊不想跟不敢靠近我的話,根本就看不出來我曾經在班上發生過什麼事。
  對於這點,我曾經在msn上問過于樂人,結果他是這樣回答我的,他說:「這一切都要歸功妳有一個好哥哥啦。簡學長在妳生病那天來到班上,幫妳替同學們道歉,說妳因為身體不適再加上和阿杰有些誤會才會遷怒到巧美身上,胡說八道了一番。」
  真假?騙人的吧?這樣也能唬得過去?現在高中生哪有那麼好騙呀!

showc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哥聳聳肩,坐在床的前方的單人沙發,一發不語的拿起蛋糕盒裡僅剩的一塊蛋糕吃了起來,那姿態輕鬆的就像他只是進我來房裡吃蛋糕一樣。
  「妳不覺得這整件事情並不是由那個特定的人一手造成的,而是在很多人共同默許下所發生的嗎?」
  「若真的要追究起責任的話,會發生這件事妳也是有責任的。」他這樣說。
  于樂人看著我,眼睛微瞇,露出一抹無可奈何的笑。好像當我是個在無理取鬧的小孩般看待,想寵溺但又不得不讓我去面對自己犯下的錯誤。
  因為我堅持且任性要知道答案,所以原本不想說原因的他只好順著我的意說給我聽了。
  說完,他拿起哥端給他的茶啜了幾口,留下一片空白的時間讓我自己去思考。
  我也該為這件事負點責任,是嗎?

showc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後來我昏倒在三年級教室裡頭的這件事並沒有渲染開來。
  聽說是哥跟老師們解釋我那天身體不適,才會到他的教室找他,想請他帶我回家休息,結果看到哥之後整個人跟著放鬆了下來,才會當場暈倒在哥的懷裡。
  當天哥就請假把我帶了回家。回到家,面對哥,我一句話也說不出來,也不知道該從哪裡開始說起。
  說我被方燦杰背叛了嗎?其實並不。因為背叛是指自己毫無反抗能力的被相信的人給出賣了,但是我沒有,我還有狠狠的報復回去。
  用力的踩在方燦杰的傷口上,拉他最重視的人來陪我受苦,我對他做的比他對我做的還要狠毒百倍,我沒什麼好再去跟哥說他背叛我什麼的。
  那麼該說我怨恨方燦杰嗎?怨恨他又有什麼用?他並不覺得他有錯。
  覺得自己只是做了順從自己的心所指示的事情,沒有違背了他自己的心意。覺得能做到這樣就夠了的人,就算明知道自己也許犯錯了,也不打算讓自己揹負任何愧疚。

showc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寒假結束了,那個流言終於也有了結果了。
  流言的結果就是,于樂人答應了巧美的要求,決定要和她交往。
  于樂人這次倒是沒有像我猜想的那樣,來找我尋問事情的始末。但我在想,也許他也是曾有動過這個念頭的,但最後可能被方燦杰給先下手為強了,阻礙了他往我這邊來的腳步,於是只好作罷。
  當然啦,這上述所言也只不過是我的猜測罷了,沒半點真實性可言。
  就算于樂人真的知道了真相,也不能肯定他就會做出不同的抉擇。畢竟面對自己好哥兒們這樣的犧牲選擇成全,比要他讓方燦杰的付出白費來得簡單多了。
  這下,我們班總算出現了眾所矚目的班對,某人的心願終於被達成了。
  方燦杰的臉上是出現了笑容,但他整個人卻也變得更加沉悶了。

showc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然而在今年,我們家出現了一個考生,照理來說全家應該要陷入一種緊張的氛圍裡,但哥對於他人生中的重要考試卻依舊抱持著平常心看待,每天照著他所排定好的計劃表讀書,其他的時間依舊悠哉得很,沒什麼變化。
  只是這段日子裡,之樹哥也變成了我家的常客。
  我是不知道集體讀書的效果是否真的那麼大,但我較常看到的反而是他們兩個窩在房間裡不知在說些什麼小秘密。
  不,其實說是秘密也不對。雖然我沒有聽到他們在講些什麼,卻可以從他們倆個平時的對話之中,猜出一點點頭緒。
  學測過後,好像有人要做出什麼舉動了的樣子。而會讓他有這種想法,似乎就是因為我上次說過的那些話的樣子。
  不管怎樣,我似乎只要等著,就會有好戲可看了。
  我抱持著這樣的心態等呀等的,等到了學測終了,等到了我原先預期的事情找上門來,卻沒料到會多了一件。

showc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們幾個之間的奇妙氛圍就這樣一直僵持著到第二次段考完之後。
  這其中有幾次,我都想偷偷的給于樂人暗示,但每次,不是被方燦杰給攔截下來,就是被巧美給打斷了。
  我唯一能插手的機會就那麼一次,自此之後,我完完全全變成了個局外人,被他們三個隔絕在他們的世界之外。
  方燦杰攔我還情有可原,但是我比較不懂的是,為什麼巧美總是會在最關鍵的時候出現,打斷了我和于樂人的談話。這樣巧合多了,讓我越來越感到詭異。
  不管是我們之間詭異的氣氛還是詭異的巧合,這一切都靜靜的游走在我們的生活之中。明明大家都感覺到不對勁了,卻沒有人願意跨出第一步打破安靜。
  但安靜維持不了多久,當我們放任它繼續漫延,有些耐不住性子的人終究會跳出來打破這一切。
  在第三次段考完後,我們班出現了一個流言。

showc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自從跟方燦杰講完了故事之後,我開始站在他身後看著他的一切,害怕他終究沒聽進去我的話,做了傻事。
  可是我卻在我們的身上,發現了一個很奇妙的循環。
  我的心思追著方燦杰的動靜;方燦杰的眼神追著巧美的背影;巧美的目光則追著于樂人的身影,然而,于樂人卻是將眼睛掛在我身上。
  每當巧美和于樂人談話時,方燦杰就會默默的退到一旁,我就在會更後面循著他的眼神往前看去。方燦杰雖然沒有明顯的舉動,但我知道他有將我的話給聽了進去,只是他依舊堅持他的決定,改用一種消極的方式來表達他的決心。
  他不再加入巧美和于樂人的談話之間。只要是巧美主動提起的話,他從不接,就這樣笑看著將棒子丟給于樂人,讓于樂人去回答。
  或者,當他和于樂人在一起玩耍或聊天時,當他看到了巧美眼底的那股渴望時,他會很識相的找理由離開,獨自留下于樂人陪著巧美。
  他默默的在後頭做著,將功勞全都推給了于樂人。不是讓,而是全部都推給于樂人,讓于樂人不接著都不行。

showc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警局裡的那場哭泣像是哭乾了我所有的眼淚一樣,回到了家,我就像個木偶一樣,失去了所有情緒。
  隔天,我馬上辦了休學。
  我從那一天起不願踏出家裡一步,我坐在房間發呆、我坐在客廳發呆,我存在於一個封閉的空間裡發呆。
  我將自己鎖起來,抽離掉所有的情緒,讓自己什麼也不想,什麼也不必做,以為這樣久了,我就會什麼都跟著忘記了。
  但是我卻對不起了家衛。
  關心我的家衛、愛護我的家衛,每當他一站在我的面前,我就會開始歇斯底里的想尖叫,我的腦袋就會浮起所有的畫面。
  我知道我不能怪他,我知道他是無辜的,但是我一直忘不了,這一切的源頭就是來自於他的,不是嗎?

showc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一團混亂之後,我們所有人一起上了警車。
  看著哥和家衛像是我的守護神一樣守在我的兩旁,我感到很安心,對於接下來要發生的事情,我一點也不害怕了。我神態冷靜的讓女警將我帶到其他的房間去了,我該做什麼、我能做什麼,我都知道了。
  從現在起,不再是哥保護我,而是我要保護哥跟家衛了。
  哥在毆打那群人時下手十分不留情,將其中的一個人的肋骨打斷了好幾根,甚至有腦震盪的情況,在警察替他作筆錄的時候,聽說哥一句話也不說,默默的全都認了。
  哥也被打得很慘了,鼻樑斷了,左臉腫得跟豬頭一樣。家衛因為是中途才加入戰場的,傷處不多了,大致上的情況算是還好。
  當爸媽和其他人的爸媽一同被通知到局裡時,爸媽沒有責罵哥一句,反倒是哥自動低頭,當著爸媽的臉跟我說了一句。
「對不起。」

showc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故事說完了,但後續還沒完。
  芊怡說的那句,這件事除了我和她還有家衛以外,不會有第三個人知道的意思是,我原本不懂。直到我的聲音終於衝破了我的喉嚨之後,我才終於懂了。
  芊怡的計劃原本是很完美的。
  利用她是我最要好的朋友這點,讓我對她毫不設防,餵我吃藥,讓我對於所有的事情只能有感覺卻不能有反應。明知道自己身上正在發生著什麼事,那時候的我也只能張大著眼,一臉空洞的什麼反應都做不出來。
  我只能在心裡頭大叫,卻使不上力來做任何事。在我眼前晃過的人來來回回著,一個、二個、三個……這個已經來過第二次……這個才是第一次……
  正當我已經痛到不能再痛,想閉上眼睛關上我的所有感覺,讓這一切靜靜的發生直到完畢時,我的耳朵先是聽見了一聲怒吼,跟著晃過眼前的,是一張熟悉的臉。
  是簡潔。

showc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方燦杰安靜的朝我點點頭。
  我右手緊抓著哥的手臂,盯著他的眼睛緩緩開口。
  「在我國一的時候,我和班上的一個女同學感情很要好,她的名字就叫做林芊怡。」當極欲隱藏的過去被一層層掀開,裡頭露出來的是受傷化膿的傷口。
  傷口不但發出惡臭,甚至還有黃黃的噁心液體夾雜著些血絲。
  這個噁心的傷口就是被我最要好的朋友一刀劃下的。
  「那時候我們還有一個認識的同班男同學,他叫做陳家衛。」
  「國二的時候家衛是班長,而芊怡是副班長,我則是學藝。我們三個在班上是有名的鐵三角,只要看的到我其中的一個,另外兩個肯定也在附近。」

showc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用力的眨眨眼,浮現在我眼前的是我很熟悉的景象。
  轉向右邊,床頭櫃上放著一隻可愛的喬巴,還有一張全家福照片,將視線往前轉,看到的一排整齊的書櫃,那麼不用向左邊我也能知道,左邊應該就是有一張梳妝檯了。
  我怎麼會在我的房間?
  「妳醒啦?」一直坐在我左手邊的人開口了。
  「我怎麼會在這裡?」我問著他,方燦杰。
  我記得我剛剛明明就在西門町的呀,怎麼會跑到我的房間來了?
  「妳剛剛昏倒啦。」方燦杰無奈的嘆了口氣。

showc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小單,妳陪我到附近的提款機領錢吧。」然後轉身過來看著我。
  「哦,好哇。」對上方燦杰的眼神,我不由得乖乖的應好。
  咦……不對哦……我怎麼好像有什麼怪怪的哩……
  就這樣丟下于樂人一個人,我跟在方燦杰後面安靜的走著,陷入一個迷宮裡頭走不出來。
  我不知道是那個覺得怪,但是我心裡的警報器一直在響,告訴我有個地方需要好好觀察,可是那股感覺又來得太快,讓我沒辦法好好思考。
  到底是那裡怪呢?
  「小單。」走到離剛剛那間店有些遠的距離時,方燦杰突然轉過頭來看著我。

showc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時間:星期六下午
  場景:西門町
  遠遠的,我就看見于樂人朝我這邊走過來,身後還跟著一個人。
  雖然我早就猜到于樂人找我來絕對不是因為要約會,但是我還是不懂,為什麼他要帶方燦杰來呢?
  「嗨,等很久了嗎?」于樂人率先朝我打招呼。
  「不會。」
  「那我們走吧。」方燦杰神情扭捏的很,一臉不想跟我多談的樣子。

showc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那……于樂人知道嗎?」有個美少女喜歡上他,這可是很值得驕傲的哦。
  巧美害羞的搖搖頭。「我又沒打算和他有什麼,跟他說這個幹嘛。」
  哼哼,是這樣嗎?我看妳是口是心非吧妳。
  「那會沒必要呢,妳也說啦,于樂人不但聰明個性又好,妳不覺得在第一次段考後,班上同學越來越注意他了嗎?」我在旁邊猛敲邊鼓。
  我所言可是半句都不假哦。于樂人自從當上班長之後,因為個性好相處人又好講話,自然和班上的同學們感情都不錯,再加上他後來又跑去當校隊,女同學對他投注的目光可是越來越多了。
  第一次段考後大家發現本班的班長不但個性溫柔體貼、又是個運動健將,還是個聰明的才子。于樂人這個集一堆優點於一身的傢伙,就算長相沒有很俊俏,光是他擁有的優點就夠吸引女孩子的目光了。
  有個聰明又會打籃球的男朋友,帶出去誰不羨慕呀。

showc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 2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