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紀又陽之間,多了很多不同。
  那天當他強硬的宣告,他會用行動來表示他的真心的時候,我就知道自己該糟了。
  面對感情,其實我並沒有像他一樣,有著牢不可破的決心。相反的,我是很容易被自己的心意給動搖的人。
  被一個人關心且持續的照顧著,我想沒有幾個人能夠拒絕的了這樣的溫暖。尤其在我現在最需要溫暖的時候,紀又陽總是第一時間出現在我面前。
  究竟我是因為一個人太過寂寞,所以才讓紀又陽有機可乘;還是其實我早就對紀又陽所表現出來的決心投降,那時說要跟他比毅力,只是嘴上說說而己?
  我想真正的原因已經不可考究了。
  因為不管我再怎麼做,似乎都是徒勞無功了。當我清楚的感受到自己會因為紀又陽的出現而感到期盼或是失落時,我就知道我什麼也做不了了。
  只是,我還有一關過不去。
  「哈囉,學姊,我們來吃晚餐吧!」當紀又陽不知道是第幾次拎著便當出現在我家門口時,我就不再掙扎著不讓他走入我的生活。
  「進來吧。」側身讓他進門,看著他熟門熟路的到廚房找碗筷,而我只要坐在沙發上,等飯吃。
  我們之間,先變的人是紀又陽。
  原先一直走低調守護路線的他,最近開始積極的參與我的生活,逼得我越來越不能忽視他的存在。
  他會掛在MSN上等我,等不到,會傳簡訊來跟我說晚安,有時候打電話給我,也沒多說些什麼,只是聊聊天氣,說說他自己的事給我聽。不躁進,卻是每天每天的養成我的習慣,習慣讓我每一天都要有他的消息。
  習慣是一件可怕的事情,一旦習慣了什麼事或什麼人,想要戒,恐怕就沒有那麼容易。
  「怎麼了,怎麼這樣看著我?」端出滿滿一盤魯味,上頭全是我愛吃的。
  我想林佳德說的對,紀又陽果真跟陶少謙一樣,是個會對女朋友很好的人。
  「沒事。」
  有時候面對這副無怨無悔付出模樣的紀又陽,會讓我有股衝動想要狠狠的傷害他。為什麼要對我這麼好呢?明明我一直把你拒於門外?轉身離開不是比較輕鬆嗎?
  「快來吃呀,學姊!發什麼呆?」盤坐在地板上,紀又陽總是不忘先看著我開動後,他才動筷。
  我從沙發移至地板坐下,接過他遞過來的筷子,向他說聲謝謝,開始用餐。
  我想孫香瑤如果看到我和紀又陽同桌吃飯的話,應該會興奮的大叫吧。
  「佳德學長已經入伍了嗎?」
  「嗯。」
  前陣子,林佳德已經往軍中報到了。在我的談心對象又少了一位之後,紀又陽的重要性也變得更高了一些些。
  面對紀又陽在我生活裡佔的份量越來越重,我曾一度煩惱到和林佳德認真的討論過這個問題。
  「多了一個人來照顧妳的生活也沒什麼不好的呀。」林佳德是這樣回答我的。
  「可是我和紀又陽之間……」紀又陽向我告白過,我沒有回應人家,但現在卻讓他融入了我的生活,這樣的表現會不會讓他誤以為,我們已經在一起了?
  雖然現在的我不排斥,但我也還沒準備好,接受紀又陽成為我的男朋友。
  不對,應該說我還沒準備好要交男朋友。
  「紀又陽有對妳說什麼嗎?」
  「沒有。」
  「有再提起你們之間的事嗎?」
  「沒有。」
  「有明示還是暗示他還在等妳的答案嗎?」
  「沒有。」
  「既然如此,妳有什麼好煩惱?」
  「……話不是這樣說啊。」
  「紀又陽想要照顧妳,也沒逼著妳給個答案,或是要求妳回報。妳就大大方方的接受他的照顧呀!」
  可以這麼簡單嗎?如果這份情我還不起怎麼辦?
  「我就是沒辦法大方的接受啊。」
  在感情上,我要求涇渭分明,喜歡就是喜歡,不喜歡就是不喜歡,沒有曖昧的空間。要我接受別人的照顧,總是要有個名目吧?
  「那我問妳,妳打算接受紀又陽當妳男朋友了嗎?」
  「……我還沒準備好。」
  我還有一關過不了。
  「那妳要把他趕出妳的生活,跟他說,紀又陽,我還沒準備好要你當我的男朋友,可不可以麻煩你先離開,等我準備好你再來?」
  有人是這樣說話的嗎?
  「我要是說得出口,我就不用打這通電話跟你商量了。」請提出一點有建設性的回答好嗎,同學?
  「那你何必那麼無聊,自找麻煩?」
  「……我只是希望能有一個明確的定義,能夠定義我和紀又陽現在的關係。」
  「定義個屁,這定義只是妳自己求心安用的吧。」
  是這樣嗎?
  「妳以後要是再因為這麼無聊的事打電話給我,就別怪我把事情轉達給香香知道,讓她來負責幫妳的疑問下定義。」
  不要,千萬不要!孫香瑤那女人會有什麼樣的回答,我不用猜也知道。
  「好啦,我知道了啦,我聽你的就是。」
  「本來就是。」
  「嗯。」這通電話,我打得實在很孬。
  「我要去準備明天到軍中報到的東西了,妳等懇親會那時再來報告近況吧。」
  「嗯。」是,老大。
  「掛電話了,再見。」
  「再見。」
  就這樣被人轟炸了一番之後,我倒也順理成章的接受了林佳德的建議,就暫且先維持這樣吧。
  這麼細微變化的心情,不需要什麼都跟人分享,什麼都要條理分明不可。
  「紀又陽。」
  「嗯?」
  「你暑假沒計劃要做些什麼嗎?」畢業後真實的感受到當學生的可貴,看到紀又陽這樣悠哉的樣子,不免令人替他感到浪費。
  「有呀,而且我正在進行中。」
  「是什麼?」
  「融入妳的生活呀。」
  「……」我慢慢的移開和他對視的視線,低頭吃東西去。
  我不該問的。原本只是想和紀又陽隨意聊聊,看看能否打破用餐時的沉默,讓自己不要再胡思亂想什麼。
  現在看來,我的溝通技巧絕對需要再加強。
  「學姊妳的表情真是傷我的心。」很感嘆的說完這句後,他也低頭吃他的魯味去了。
  總覺得,紀又陽面對我的時候,似乎越挫越勇,臉皮也越來越厚了,這是件好事嗎?
  「那個……紀又陽。」
  「什麼事?」
  「嘉茜學妹最近還好嗎?」雖然答應了不再做傷他的事,但是我也只能由他這邊得知嘉茜學妹的近況。
  「嘉茜很好啊。她找了學校附近的打工,做得還挺順利的,可能會一直做下去吧。」
  「嗯哼。」聽到嘉茜學妹有別的寄託,我真的是由衷替她感到開心。
  我一直忘不了,那天嘉茜學妹看著我和紀又陽離開時的表情。
  那麼落寞的神情,不應該出現在她臉上的。
  「那她之後……還好嗎?」過了這麼久才提,是因為一直放在心上不敢提。
  畢竟我還得顧著紀又陽的感受。我們之間的變化,薄得像紙糊的撈金魚網一樣,有可能一沾到水,就全化了。
  「很好啊。我們還是像以前一樣,只是她忙我也忙,最近比較少聯絡了。」短短幾句話,結終了我後來想開口的問題。
  如果可以,我還樣問問紀又陽和嘉茜學妹有談過了嗎?學妹釋懷了嗎?
  會想這麼問,並沒有其他的意思。只是我曾說過的,我不希望看到有人把花漾青春花在等待。
  校園這麼大,一定會有適合嘉茜學妹的人出現的。
  「學姊,妳很偏心唷。」
  「偏心?什麼意思?」
  「妳怎麼只問嘉茜過得怎樣,不問問我過得怎樣?」
  一個兩三天就出現在我家的人,我還需要特地問他,最近過得好嗎?……
  可是主人翁都開口了要求了,是不是應該給他一點面子?
  「請問紀又陽學弟,您最近過得好嗎?」這個問題真的顯得很多餘。
  「不太好。」
  「請問是那兒不太好?」在我看來,他明明就好得很啊。
  紀又陽只是看著我,再重申一次。
  「我真的不太好。」紀又陽搖搖頭,相當認真的口氣。
  我知道,這個話題應該要就此打住了。
  每當紀又陽露出這種認真的眼神看著我時,我就知道他口中的事情會與我有關。我相信這應該是他的體貼,才會將話題要不要繼續下去的權利交給我。
  「我最近為了工作的事情感到很煩躁,如果你真的很需要有人陪你促膝長談的話,我可能沒辦法。」直接了當的拒絕。
  不管紀又陽的問題是什麼,現在的我都沒有辦法替他解決的。
  「學姊妳對我好冷淡哦……」某學弟馬上化身小媳婦,十分委屈。
  「不然我幫你轉介其他大師級的人物?」怎樣,我夠有誠意了吧?
  「誰呀?」
  「孫香瑤。」只可惜孫大師目前人在國外,時間有限,有需要者需要提前預約才行。
  「……」
  「再不然你若肯等,等到林佳德懇親會的時候,我可以帶你去見林佳德,說不定林大師看在你去懇親的份上,會願意替你解惑哦。」但是機會應該是微乎其微啦,我猜。
  因為林大師已經有交待,我要記得帶筆電和行動網卡去看他。
  「……你是故意說給我聽的嗎,學姊?」
  「沒有呀!我是很真心的建議耶。」
  我真的是相當真心的認為,以他們三位這麼好的交情來看,要請他們兩位幫這點小忙,臉皮厚一點應該還是可以的。
  「學姊……妳在生我的氣嗎?」
  「無緣無故我要生你什麼氣?」
  「呃……比如說,氣我和香香學姊、佳德學長有聯絡之類的?」
  「香香他們本來就有交朋友的權利,你想和誰交朋友也是你的權利,我沒什麼好生氣的呀。」
  真的。
  就像是孫香瑤出賣了我的生日、飲食習慣,日常喜好,還把我從高中到大學發生過的所有事都透露給紀又陽知道,我也不能拿他們怎樣。
  更不用說某位被女朋友洗腦洗得相當徹底的傢伙,直接把他這幾年來看在眼裡的葉之婷,遇見什麼事會有什麼樣的反應,可以從那些小細節觀察到她的心情變化,堪稱是葉之婷的觀察日記心得,全部移交到紀又陽手上。
  我也不能拿他們怎樣啊。
  他們之間是朋友互相交流,我能拿他們怎樣?
  問我怎麼會知道他們私底下有聯絡,而且還互相交流這麼多?
  除非是紀又陽有神力,才會在第一次帶晚餐來的時候就知道,我喜歡吃巷口的那家魯味賣的甜不辣,還要加兩匙辣。
  之前嘉茜學妹曾經說過,有關於我的事情,紀又陽總是因為在意而小心翼翼的對待,但是現在面對我,他不再像個小媳婦一樣害怕惹我心煩,卻又能夠準確的猜測出我的意思。
  沒有高人指點,紀又陽不可能練成如此境界。
  「可是學姊妳看起來……」
  「怎樣?」
  「沒,沒怎樣,沒事。」
  「沒事就繼續吃啊。」換我招呼他。
  好歹我也是這個家的主人,總不能老是讓紀又陽招呼我吧。
  「這甜不辣很好吃,多吃一點啊。」
  「……嗯。」
  對於他們三個的好交情,我樂見其成,只要香香和林佳德可以控制點,別把我出賣得這麼徹底的話,我想我的感受會更好一些。
  「以後有什麼事想問的,就直接問我吧。」本人就在面前,何必跑去問別人?
  我低著頭把甜不辣一塊塊的挾到我的面前,只留最後一塊給他。
  「學姊!」
  不用抬頭,我也知道紀又陽會是什樣的表情。
  「不要看我,快吃。」
  直視太陽是一件很危險的事,有鑑於未來的日子有可能會很常出現這樣的狀況,我得好好保謢我的眼睛。
  「是。」
  紀又陽和我之間的距離,又跨近了一大步。
  你是不是也會像香香他們一樣,替我感到高興呢,陶少謙?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howcs 的頭像
showcs

showcs

showc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