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紀又陽的之後該怎麼發展?我一點概念也沒有,所以我選擇先把它擱置在一旁,專心的衝刺我的工作為優先。
  只是我這麼想,不代表另一位主角就能夠同意。
  就在我和香香通完電話之後,林佳德回來了,帶來了我的另一位仇家。
  你還真是替我著想呢,林佳德。你是想說讓我一次解決比較不費事是吧?
  「嗨,學姊。」就像每次和紀又陽見面的開頭,永遠是那張耀眼的笑臉。
  只是今天這張笑臉有點黯淡,感覺得出來他很緊張。
  「嗨。」
  看著這樣的紀又陽,我突然覺得好罪過。
  是讓我他的笑容染上黯淡的吧。
  「好了,人都幫妳帶來了,有什麼事要處理的,就一併處理,省得我麻煩。」把人推到我面前,林佳德撈起他的包包,作勢準備走人。
  「先說好,這是我最後一次幫妳了。」
  你確定你是在幫我,不是在害我嗎?我怎麼覺得你每次幫我的方式,都讓我有置之死地而復生的錯覺?
  我只能對林佳德露出苦笑,充當回應。
  「你們兩個好好談談吧。」拍拍紀又陽的肩,林佳德瀟灑的走了。
  他是對的。如果他不把紀又陽帶來我面前的話,我想我和紀又陽之間的問題絕對沒辦法徹底的解決。
  「學長再見。」
  林佳德走了,留下滿室的沉默和尷尬給我和紀又陽。
  「對不起。」這是我最想對紀又陽說的話。
  明明說好了工作之後不會變的,結果我扯了一個大謊。把他越推越遠,又做了傷害他的事。
  「嗯,我接受。」他在我對面坐下,眼神坦蕩蕩的看著我。
  而我看見了一個受了傷還是很勇敢的男人,和一個做錯事很心虛的女人。
  「學姊,我可以問妳一個問題嗎?」
  「嗯。」
  「從頭到尾,妳真的有考慮過我的告白,認真的考慮過要不要當我的女朋友嗎?」
  再次的狠狠推開他之後,我想我真的是把紀又陽傷得很重。
  「我有。」
  「可是我感受不到妳有。」
  「……」我知道。
  如果我真的有,就不該拿別人當藉口想要躲避你的追求,如果我真的有,就不該在你好不容易靠近之後,又將你推開。
  不該將你的真心當成理所當然的對待,以為你會永遠不變,一直留在原地等我回過頭來。
  可是我真的有。所以這次我不能跟你說對不起。
  「可以……再給我一次機會嗎?」我只能這樣請求。
  忐忑不安的看著紀又陽,感覺我的心快跳出我的胸口。
  這就是他當初跟我告白時所有的心情嗎?原來,原來會讓人這麼緊張,連呼吸都快喘不過氣來……
  「我保證這次一定不會再讓你失望的。」
  什麼問題,都沒有眼前這張落寞的臉來得重要了。
  「妳說的是真的嗎?」
  「真的。」我用力的點頭。
  我發誓不做喊狼來了的牧童。
  「那我可以跟妳要更多的保證嗎?」
  「什麼樣的保證?你說。」
  「我不想要再這樣曖昧不清的下去。我希望妳可以給我一個明確的答案,讓我的心能夠有所適從。」
  他要一個答案,很簡單的答案。
  「咳,咳咳,紀又陽,可以麻煩你再把你之前問過我的問題再問一遍嗎?」天啊,我的臉燙得可以烤肉了。
  沒想到同樣的話我竟然還要再聽到第二遍。
  「學姊,請問妳願意讓我追求妳嗎?」紀又陽從善如流的問了,眼神鎖著我。
  「嗯,我願意。」承受不住這樣熱烈的目光,我又開始逃避了。
  「真的願意當我女朋友?」
  「嗯。」
  「那可以麻煩妳,看著我的眼睛將妳的回答再說一遍嗎?」紀又陽的聲音笑了。
  原來要讓一個人開心,並不是一件多麼難的事情。
  我抬頭,勇敢的回視他的目光,臉色極度羞紅。
  「我願意當你的女朋友。」
  可以不要再用這麼熱烈的眼光看我了嗎?……
  撐不到五秒鐘,我的視線還是調開了。
  然後,一雙大手從我的背後將我擁入,手心的溫度透過我的背,直接傳遞到我的心窩。
  「說了就不可以反悔哦。」
  「嗯。」
  「從今天起,妳就是我的女朋友囉。」
  「嗯。」
  「我要求要有比香香學姊更高等的待遇。有什麼事妳要第一個通知我這個男朋友,心情不好要第一個讓我這個男朋友知道,開心的事也要第一個跟我這個男朋友分享,我這個男朋友在妳心裡的順位要排在香香學姊的前面。」
  紀又陽,你一段話裡面出現了四次「我這個男朋友」……我又不是老人痴呆,不用這麼強調我也知道我剛剛答應了什麼……
  「好,我答應你。」
  雖然事情的發展急轉直下,但是我很清楚,我剛剛承諾的是什麼。
  這個承諾,是我欠他的,拖了這麼久才還給他,實在是很不好意思,所以……他要有什麼要求,都允了吧。
  愛都愛了,就大方的接受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howcs 的頭像
showcs

showcs

showc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