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某個熾熱的午後,因為一通電話,我終於可以展開我的新生活。
  掛上對方電話的那一刻,我的腦袋想到的第一件事,就是想馬上跟別人分享這個好消息。
  香香人在國外,而且那邊的時間已經是半夜,我不好意思打擾她的睡眠,只能在她的MSN上留言,跟她說這個好消息,期待她看見後會有什麼樣的回應。
  林佳德人在軍中,無法接聽電話,只能等到他放假再說。
  搜尋著手機裡的通訊錄,我最想要與他們分享的人都不在,就算有在MSN上留了言,心裡的那股躁動還是存在著,我真的很想找個人來分享我的喜悅,現在,馬上。
  於是,我還剩下最後一個人選。
  這是我第一次興起想要主動打電話給他的念頭。雖然他的順位排在香香和林佳德之後,但是,他也是我很想跟他分享喜悅的人之一。
  我相信他如果知道了這個消息,一定也會替我感到很高興。
  「怎麼了嗎?」電話那端傳來溫潤的聲音,帶著點笑意。
  沒有問我是誰,那口氣彷彿我們早已用電話聯繫彼此的感情已久,一點都不見生疏。
  「我跟你說,我找到工作了!」我興奮到原先想好的開場白都沒用上,直接對他宣佈好消息。
  我可以想見他在電話那端對我大喊恭喜的表情。
  「嗯,恭喜妳。」
  結果只有一句淡淡的回應。
  「……你不替我感到高興嗎?」紀又陽冷淡的反應,讓我像是當場被澆了一盆冷水一樣,所有的興奮瞬間熄滅。
  「我很替妳開心啊。」這語氣裡充斥著真心。
  「可是你的反應……」說的跟讓人感受到的,落差實在太大了。
  我以為紀又陽應該會表現得比我更興奮,我本來是這樣以為的……
  「我相信妳一定可以找到工作,做妳想做的事,我從來沒有懷疑過這點。」
  什麼嘛,這傢伙……既然如此,就不能表現得更高興一點嗎?
  「可是請原諒我沒辦法表現出很高興的樣子。因為聽到妳找到工作了,讓我的心情變得很複雜,可以說是一則以喜,一則以憂。」
  「什麼一則以喜一則以憂啊?」紀又陽,你講話越來越玄了。
  「喜的替妳感到高興,妳終於可以去做妳想做的事了,憂的是我自己,因為等到妳開始工作之後,一定變得很忙,到時候就不能像這樣,常常跟我碰面了。」
  紀又陽像是情人般的抱怨的話語,讓我耳根子瞬間發燙。
  我們之間的界線,一點一滴的模糊了起來。面對他偶爾冒出來的,帶有一點點佔有性的話,不再讓我感到排斥,甚至還有點甜蜜。
  被人捧在手心看重的滋味很美好,讓人捨不得忘。
  只是有時候面對他這樣的話,會讓我有些不知所措,不知道該怎樣回應才是最好的。
  深呼吸,深深的吐出一口氣,我回答他:「……放假沒事的時候,還是可以見面的啊。」
  天啊!這已經是我的極限了。
  不要問我這是什麼意思,因為我也不知道這是什麼意思,我只是順從我的心把這個回答說出來而己……
  「學姊!」
  「好啦,謝謝你陪我分享這個好消息,我要掛電話了,再見。」再聊下去,我都不知道我還會不會再說出什麼嚇人的話了。
  「學姊,我們來慶祝吧!」紀又陽高昂的語調從話筒的另一端傳來。
  看來我的回答,讓他的心情變得很純粹,純粹的開心。
  「慶祝?」
  「是啊,慶祝妳找到工作。」那語氣,我已經可以想像他笑的有多開心了。
  真是的,要不要反差這麼大啊……一開始就這樣開心的表現,不是很好嗎?
  「好是好呀,不過你想怎麼慶祝?」
  「妳在家嗎?」
  「嗯。」
  「那妳等我,我馬上到。」
  嘟嘟。不等我回應,紀又陽隨即掛上電話。
  看來他真的是很想跟我一起慶祝呢。掛上電話,我也開始期待等下會有什麼慶祝大會在等著我了。
  沒讓我多等,五分鐘後,紀又陽就出現在我家門口。
  「我們走吧,學姊。」將安全帽遞給我,紀又陽一臉興奮的對我提出邀約。
  「要去那裡?」
  「去唱歌慶祝!」
  唱歌?這倒是有點令人感到意外。
  「現在嗎?」在中午12點?
  「對。」
  「就我們兩個?」這idea會不會有些太瘋狂啦……
  「是呀,這樣才不會有人來搶麥克風啊。」
  說得也是哦。
  「那你等我一下,我去拿個包包。」紀又陽的提議令人很心動。
  我是真的很久沒去唱歌了,難得有這個機會,說走就走吧。
  「我們走吧。」接過紀又陽的安全帽,我的心情比剛剛更加雀躍。
  就當作是最後一次的放縱吧!說走就走這種行為,可不是每天都能上演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howcs 的頭像
showcs

showcs

showc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