室內的空氣不適合我,我想要呼吸更新鮮的空氣,就算要在在太陽下被曬成人乾,迎面吹來的風一點也不清爽還帶點黏膩也無所謂。
  可是我也沒有力氣走太遠了,在受了重傷之後,還要我邁開步伐向前方走去,的確也太為難我了點。
  重點是,我想我真的沒有什麼悲秋傷春的本錢在,所以才會怎麼走,也離不開宿舍前方的小公園。
  下午的公園很安靜,很適合一個人思考。
  思考,到底什麼叫做愛情?到底我對黎江齊的喜歡是怎麼一回事?為什麼光是認清他不敢看我的眼神,我就可以自以為是的推論出一大塊道理,告訴我自己。
  管佳博,妳、失、戀、了?
  「不對,我失戀是早就知道的事實了呀。」從一開始,我就知道黎江齊不喜歡我,是我自己要喜歡他的呀。
  從頭到尾他喜歡的人就是甜甜學姊,所以當甜甜學姊恢復單身之後,他想要和甜甜學姊在一起也是理所當然的事情,是我自己硬要漟入這灘渾水,又怎麼有資格抱怨自己被黎江齊傷害了呢?
  管佳博,妳是腦袋打結嗎?怎麼轉都跳不出這種自己愛受傷然後又要哀嘆的自爆迴圈。
  看著眼前藍藍的一片天,可惜我的心情卻無法跟著開闊起來。
  「一個人坐在這裡發呆嗎?佳佳。」
  在我面臨到剛剛的打擊之後,接著出現在我面前的,是正行學長。
  這該怎麼說呢?
  冥冥之中自有注定嗎?所有的關係人不管怎麼繞,在事情尚未明朗化之前,總是會不停的碰見,這是怎麼躲也躲不開的命運。
  所以我先碰見黎江齊和甜甜學姊,再來當然會碰到正行學長了,是吧?這是否也代表著,我已經是這關係鏈中的一環,沒得逃了?
  「嗨,學長。」此時此刻我的心情,真的是無法形容的微妙。
  剛剛撞見的情景還殘留在我的腦海裡頭,我都還不能消化,就看見正行學長,讓我不由得有一股衝動,想要遷怒在他身上。
  他幹嘛要跟甜甜學姊分手呢?
  如果他不跟學姊分手,也許再過不久黎江齊就能忘掉甜甜學姊,或許我和他就能夠成為真正的一對了。
  正當我感覺我和黎江齊的關係又靠近了一些之後,學姊分手的消息,馬上又把我們之間的距離給拉得遠遠的,我和黎江齊之間靠近了一公分,學姊卻可以把他拉遠了一公尺以上。
  咫尺天涯是什麼樣的感受,我現在可是很有體會了。
  「怎麼一個人坐在這裡發呆?看妳的表情……發生什麼事了嗎?」正行學長關心的話語在我聽來,心裡的感受亂複雜的。
  我能跟他說我心情不好是因為撞見甜甜學姊在黎江齊房間的緣故嗎?我能說黎江齊因為甜甜學姊而逃避我,讓我心情很糟,一整個跌落谷底無力爬起來嗎?
  「沒什麼事啦……只是有些事情讓我想不開。」最後也只能得出這種爛結論。
  就是因為想不開,才會因為某個大少爺的一舉一動擾亂我的心情,整個人為著他掛心,我已經變成我不認識的管佳博了。
  「因為感情的事想不開?」正行學長的口吻很心有戚戚焉。
  點頭,老實的承認。
  「因為……我和甜甜分手的事情嗎?」正行學長微笑著,說出來的話卻很驚人。
  瞪大眼,我沒料到正行學長可以那麼坦率的在我面前提起這件事情。分手是一件傷心事,尤其學長和學姊已經在一起兩、三年,感情那麼好,突然間失去了身旁陪伴的那個人,一定很難受吧。
  這顆地雷,在當事人面前應該是連提都不能提的。
  「看妳的表情,我想整棟樓的人應該都知道這件事了吧。」正行學長靠向椅背,舒服地伸展著他的雙腳,表情很平穩。
  我小心的觀察著學長的表情,試著避開地雷。
  「應該說,是因為你突然跟允心換了房間,所以大家都會這樣猜想啊。」這應該是最安全的說法了吧。
  本來住對面住得好好的情侶,突然間男方換了房間,當然會讓人聯想到某方面去,偏偏學長跟學姊也很大方,有人問起,他們也坦率的說是因為分手所以才想拉開一點距離,讓彼此有更多空間跟自由。
  唉,這叫人怎麼能繼續裝傻下去呢。
  別說他們這對分手的情侶痛苦,我們這些旁觀者知道他們分手後,心裡也是很惋惜的呀。
  美好之物人人愛之,金童玉女拆了,許多人對愛情的憧憬也跟著泡沫化了,別說別人了,我就是一個活生生的例子。
  一開始我還不太領甜甜學姊想撮合我和黎江齊的情,可是後來發生那麼多事,我倒覺得要是能像學姊跟學長那樣,因為近水樓台所以先得月也不錯。
  可惜我的最佳典範最後也走向分手一途,更慘的是,因為他們的分手,加速了我失戀的事實,唉,這真是屋漏偏逢連夜雨呀……
  嘖,古人真是可怕,把心情用文字傳達那麼巧妙,害我不由得用了一大串成語來表達。
  「其實,我真的覺得你和甜甜學姊分手,還蠻可惜的說。」我老實的說出我的心聲。
  學長是個好人,學姊也是個好人,他們兩個在一起有相輔相成的作用,看著一對很適合彼此的人走在一塊,會讓人對感情多點期望。
  正行學長只是苦笑,然後說:「說實話,連我自己也想不通,為什麼我會跟甜甜提分手。」又是語出驚人的一句。
  拜託,學長,你有啥話就一次說清楚,不要這樣吊人胃口好不好!
  「既然沒有非得要分手的理由,為什麼還要提分手?」沒有非做不可的理由,為什麼還要讓自己和所愛的人傷心呢?
  維持一段感情是很不容易的事情,雖然說分手不代表過去的一切都被抹滅,但是一旦分開了,兩個人之間的點點滴滴都會變成是一種過往,有可能是不能被提起的一段過往。
  情人眼裡容不下一粒沙,成為前男女朋友之間,很多事情都會不一樣了。
  「應該是因為我是一個感情有潔癖的人吧。不能容許另一方有任何的出軌,肉體的不行,精神上的更不行,所以當我發現甜甜的注意力不在我身上之後,即便她還沒有自覺,我卻還是容不下這一點小缺撼。」
  正行學長開始對我訴說了起來。
  「妳知道嗎?佳佳,其實我也覺得會不會是我自己想太多,或是我替甜甜預設了立場?其實事情根本就不是我想的那樣,我們也沒有非得要走到分手這步不可。」
  「可是換個念頭一想,談戀愛是每個人的感覺問題,對吧。」正行學長尋找我的認同。
  我安靜的點點頭,沒開口打斷他。
  感覺得出來正行學長正在醞釀著些什麼話想對我說,所以我不敢開口,怕一開口就壞了能夠聽到學長真心話的時機。
  「所以我當感覺到甜甜似乎有些不一樣了,讓我對她沒辦法再像以往一樣全然信任的時候,我們之間……做再多的彌補似乎也沒用了。」
  所以不是什麼愛與不愛的問題,而是發現自己沒辦法放心愛的時候,寧願選擇放棄,也不要得過且過的下去。
  一種,純粹的感覺問題。
  「不能夠只是單純想辦法的尋找我們之間的問題、然後去解決問題,兩個人重新和好,像是什麼也沒發生過一樣。」
  「我容不下感情裡有一點點瑕疵,所以才會選擇斷得乾淨。」
  我似乎知道正行學長分手的理由是什麼了。
  也許是因為他追求的不只是一段感情,而是一顆乾淨的心靈吧。
  不想要喜歡的人對自己有所隱瞞,不想要自己每天提心吊膽胡亂猜忌,更不喜歡,明明是沒有的事情,卻因為自己的胡思亂想而讓感情蒙上陰影。
  前提是,如果真的什麼事都沒有發生的話。
  人或許可以控制自己的理智跟感情,但是卻不見得能百分之百控制自己的心。
  「佳佳,其實阿齊是喜歡甜甜的對吧。」正行學長的這句話是肯定句,而不是疑問句。
  我不敢點頭,也不敢搖頭,不曉得該做出什麼樣的動作,或是說出什麼樣的話才算適當。
  原來很多事情,其實正行學長他都知道,只是說與不說的差別。
  或許黎江齊真的控制住他的感情,但是他不知道的是,在不知不覺中,他的感情或許也影響了甜甜學姊,或是正行學長。
  「阿齊對人總是會下意識的保持一點距離,但是他對甜甜卻不一樣,他喜歡向她撒嬌,喜歡逗她開心,甚至是甜甜提出的任何要求,他都會盡力幫她做到。」
  是的,黎江齊就是這樣的一個人。
  對於喜歡的人的態度就是會盡自己最大能力去滿足那個人的任何要求。
  就連甜甜學姊那時候想要撮合我和他的時候,就算他心裡再怎麼不願意,他也不會違背甜甜學姊的意思,依舊和我笑罵打鬧,讓人瞧不出他心裡在想些什麼。
  對外婆應該也是這樣,因為不想讓外婆替他擔心,所以他使盡全力的哄外婆開心,帶我回去見外婆、送禮物給外婆,甚至是讓外婆追著他打他也開心。
  他要討好一個人的時候,可以讓人很窩心很窩心。
  「黎江齊他面對自己喜歡的人的時候,就只是個笨蛋而己。」
  我知道原因,因為他很害怕,怕被喜歡的人丟下的滋味,所以一逕地討好。
  不在意什麼面子問題,或是會不會受傷,只要能讓他不再被丟下,要他做什麼他都願意,他就是這樣的一個笨蛋而己。
  誰叫一旦讓他放在心上了,就是永遠的事,怎麼也割捨不掉。
  「所以我沒辦法討厭他呀,佳佳。」
  「沒有人在知道自己的朋友喜歡自己的女朋友後還能容忍的,可是我就是沒有辦法打從心裡討厭阿齊。」
  不知道是我太敏感了,還是這是真的?正行學長在說他不討厭黎江齊的時候,我能感覺他是說真的,他是真的不討厭黎江齊,而不是在說客套話。
  我很高興,也很替黎江齊開心,正行學長並沒有因此而討厭他。
  「雖然阿齊喜歡甜甜,但是他卻沒有做過一件逾矩的事情,對甜甜,他是保護到家的;對我,他也是坦蕩蕩的,也許有時候會顯得有些小心翼翼,但是他真的很夠意思,從沒真的跟我搶過甜甜。」
  是啊,我就說了他是個笨蛋嘛,因為他不但喜歡甜甜學姊,他也很喜歡學長你啊,所以他不會也不想破壞你們的感情。
  有哪個笨蛋會像他那樣,看著自己喜歡的女人和她的男朋友甜甜蜜蜜,卻還是甘願在背後默默守護的?
  這種笨蛋痴情種,八成也只剩小說裡面有了吧。
  然後,有個比他更笨蛋痴情的,更是絕無僅有了,呵。
  「既然如此,你為什麼要跟甜甜學姊分手?」黎江齊已經努力要從他們之中脫身了,為什麼不給他這個機會?
  難道學長不知道,他這麼做,等於是毀了黎江齊這些日子以來的努力嗎?
  還是說?……我腦中突然冒出的這個想法,讓我差點飆淚。
  「因為我和甜甜之間的確因為他而改變了。」
  「……甜甜學姊……喜歡上他了嗎?」拜託不要,真的不要。
  不要在我好不容易要走到他身旁的時候,卻狠狠的走開,讓我永遠追不上。
  我追得很累了,就算和他靠得再近,他的眼神還是沒放在我的身上,就算我跟自己說幾百遍不要緊、沒有關係,我的心還是會痛啊。
  我沒有辦法永遠有那麼多勇氣追著黎江齊的腳步,每踏出一步,就像要抽光我所有的力氣一樣,我真的真的,已經累了。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正行學長搖搖頭,給我的回答卻是讓我一顆心懸吊著,沒辦法放下。
  「就算甜甜當著我的面說她沒有喜歡上阿齊,我的心也沒辦法接受這個答案,所以我才會選擇分手。」
  所以說我還有機會囉?我的心又燃起了一絲絲希望。
  如果說,連正行學長都感覺得到甜甜學姊是喜歡黎江齊的話,我想我真的是無望了,我的眼淚也不需要太吝嗇,是真的可以出來見見人了。
  好險沒有,什麼都沒有。
  學長……你講話不要這樣嚇人好不好?!
  「佳佳,如果妳喜歡阿齊的話,妳要勇敢的追,追得久一點。」正行學長看著雲說,對著我說。
  我有啊,我很勇敢了,而且追得很久很久,都快沒力氣了。
  「如果有一天,妳真的和阿齊在一起了,那麼妳要更勇敢一點,要相信你自己、相信阿齊。」
  我知道,我會的,學長。如果有這麼一天,我會相信選擇和我在一起的黎江齊,相信自己的努力是值得的,幸福的是我應得的結果。
  「千萬不要像我一樣。」
  怎樣?
  「因為膽小和猜忌,就這樣放棄。」
  正行學長笑了,笑得很淡。
  「嗯。」學長的笑容,有著好深好深的含義。
  我想學長現在一定很後悔吧,後悔自己的一時衝動,後悔讓甜甜學姊離開他的世界。
  可是能怎麼辦呢?
  當一個人沒辦法說服自己的心繼續相信,於是選擇放棄,事後還能夠笑著回過頭裝作一切都沒發生一樣,重新來過嗎?
  我們都太年輕,彼此都在追求自己想要的,彼此為此而執著,所以我們放手。
  也許在很多年以後,當我們都長大了,成熟了之後,我們會懂得妥協的美,我們會知道不完美比完美更美。
  等到那時候,或許老天願意再給正行學長一次機會,這一次,我想學長會懂得如何把握住自己最珍貴的人事物。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howcs 的頭像
showcs

showcs

showc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