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妳明知道紀又陽喜歡我,卻還是願意邀我一起去看球賽?」這女孩已經不是用正直兩個字能形容的了。
  面對情敵,還能有這麼坦蕩大方的態度,相較之下,我才真的該是那個挖個地洞躲進去的人。
  「嗯。」
  「為什麼?」
  「因為阿陽見到妳,一定會比見到我開心。」
  這世界還有沒有天理?為什麼這麼好的女孩要這樣受委屈?
  葉之婷,妳到底還想傷人傷己到什麼地步?
  我沒辦法再對嘉茜學妹開口說我想離開,只能陪著她一起,靜靜的走向喧鬧的球場,心裡默默的祈禱著,希望球場上的人能夠打得夠專心,不要在意起我這個無謂的路人甲。
  只是現在說這些,都顯得多餘了。
  才走到球場邊,隨即有人認出了嘉茜學妹,不顧著自己正在比賽當中,用力的朝嘉茜學妹揮舞雙手,引來了其他人的注意。
  這當中當然包含了紀又陽。
  「大家加油啊。」嘉茜學妹放下包包,用力的朝場中的人大喊。
  我只是默默的站在一旁,做我一直以來都在做的事。
  以前的我不曾為了陶少謙高喊加油,現在的我依舊不會為了紀又陽這麼做。
  只是和紀又陽視線交觸的那一瞬間,我不自覺的又避開了。
  我沒有辦法直視紀又陽赤裸裸的目光,尤其是在嘉茜學妹的面前,我更加沒有辦法承受。
  中場休息時間到了,場中央的人陸陸續續的往我們這邊靠攏。我越來越有想要逃跑的衝動。
  「學姊妳怎麼有空來看我們打球?」一回到場邊,紀又陽一開口,所有人的目光就全聚集在我身上。
  我可以忽略他的問題,但我沒辦法忽略嘉茜學妹黯淡下來的神情。
  紀又陽你這個超級大白痴。
  「剛好在路上碰到嘉茜學妹,她說要來幫你們加油,我才跟過來看看的。」重點是什麼你有聽清楚嗎,紀又陽?
  要來幫你們加油的人是嘉茜學妹,可以請你把焦點放在應該放的人身上嗎?
  「哇,我就知道嘉茜最夠義氣了。」
  「摳妳來果然是正確的。」
  此話一出,果真引起所有人的共嗚,大夥兒圍著嘉茜學妹,熱情的表示感謝之意。
  我想我待到現在,應該夠展現我的誠意了。
  「我還有點事,先走囉。」和嘉茜學妹打聲招呼,也和其他學弟們點頭示意,唯獨不想理會某個人。
  因為他實在是令我非常非常的生氣。
  氣他的不識相、裝無知,不懂得珍惜。
  明明就有這麼好的女孩子在身邊,為什麼要去捨近求遠?如果我是男的,我也一定會選擇嘉茜學妹的啊!
  「學姊妳要走啦?」
  「嗯。」
  「那我跟妳一起吧。」說完,紀又陽當真開始收起他的包包。
  等一下,我要離開干你屁事啊!你走什麼走?我有說要讓你跟嗎?
  「你不用留下來把球打完嗎?」其實我比較想說的話是,你給我留下來送嘉茜學妹回家,不准走!
  在紀又陽說要跟我一起離開的那刻,嘉茜學妹默默的低下了頭,所有人都不敢發聲。
  「因為對方也有人要先走,所以改成玩三對三鬥牛,有其他人打就夠啦。」紀又陽拎著包包,站在我身邊跟著我解釋。
  我完全不敢把視線調向嘉茜學妹的臉,我怕我會忍不住把站在我身邊的紀又陽給一腳踹下去。
  不對,我應該要直接給他一腳踹他下去才對。
  「嘉茜學妹為了你們一通電話就翹課來加油,你現在這樣把人拋下,會不會太過份?」我咬著牙,瞪著紀又陽。
  這傢伙怎麼可以這麼沒良心啊?
  陶少謙,我真的對不起你,我怎麼會把你跟這種沒良心的傢伙給誤認呢?
  「人是小葉叫的,小葉還要繼續打啊。」很理直氣壯的聲音。
  在場所有人都知道,小葉為什麼叫得動嘉茜學妹,這理由還需要我說明給你聽嗎,紀又陽?
  「紀又陽你……」我實在是很想罵人,卻又沒有立場罵人。
  如果我現在改口說要繼續留下來,紀又陽是不是會跟著留下?如果他真的跟著我留下了,那我……我要拿什麼臉來面對嘉茜學妹?
  「算了,不想理你,我先走了。」一股鬱悶的感覺壓在我的胸口,讓我喘不過氣來,只想快點離開這裡。
  我越走越急,越走越氣,並沒有因為呼吸到新鮮空氣而顯得冷靜。
  因為後面跟著我的人,讓我無法不生氣。
  原先我是打定主意就當作後面沒人,但是一想到他對待嘉茜學妹的方式,我就忍不住這口氣,想朝那顆頑石怒吼。
  「你可不可以不要一直跟著我?」我現在最不想看到的人就是你,紀又陽!
  「誰叫妳一直不理我。」
  還敢跟我抱怨?
  「紀又陽,你到底知不知道嘉茜學妹對你的感情?」我敢發誓,他要是敢給我說個不字,我絕對會跟他翻臉。
  「我知道啊。」
  「知道你還這樣做?你知不知道你剛剛那樣很傷人!」我都快氣哭了。
  只要一回想嘉茜學妹落寞的神情,我就覺得我真的是個罪人。如果沒有我的話,今天的一切都不會發生了。
  紀又陽只是靜靜的看著我,臉上沒有表情,聲音輕的像羽毛一樣,卻重重的敲進我的心裡。
  「那學姊妳知不知道,妳想做的事情也很傷我?」
  「我……」
  對,沒錯,我才是爛人。我不應該把嘉茜學妹拖下水,不應該在紀又陽面前狠狠的劃上這一刀。
  可是我已經做了,來不及挽回了。
  「這是我跟你之間的問題,你沒必要拖嘉茜學妹下水。」她是無辜的,喜歡一個人並沒有錯,為什麼要這樣被傷害?
  「我從來就沒有要拖嘉茜下水的意思。我和她之間一直很清白,如果我對她有什麼的話,早就會發生了,不會等到現在。」
  「哦,是嗎?你真的確定你不會錯過什麼嗎?」
  「如果我照著學姊的願望去做,我才會真的錯過我喜歡的。」
  「我不想聽你說這個。」我轉身就想走。
  「為什麼每次談到這個話題,妳總是要躲避我?」
  「因為我不想談。」
  「可是妳卻希望我能夠嘉茜在一起,希望我能夠不要喜歡妳!希望我能照著妳的想法去做,卻不願意聽我的想法?」
  紀又陽直接的話,就這樣刺進我的腦海裡,逼得我頭痛欲裂,不得不正視。
  避開和紀又陽相處的機會,把我自己的願望強加在他身上,希望他能夠照著我的想法走,遠離我的生活。
  我這麼強硬的保護我自己,難道不可以嗎?
  我不想要再次喜歡上人,然後感受到失去的痛苦,難道不行嗎?還是說,只要被喜歡上了,就一定要有所回應才可以?
  感情從來就不是雙向道,如果我的單向道走的很快樂,為什麼非得要逼我變換車道不可?
  「如果你覺得我是這樣對待你的,那麼我跟你道歉。」我不否認他說的話,我的確是這樣想的。
  「所以妳願意正視我的感情了嗎?」
  「我不知道我要正視什麼?」
  「承認我喜歡上妳。」
  「紀又陽!我和你才見過幾次面?聊過幾次天,你憑什麼那麼武斷的說你喜歡我?」他哪來的依據?
  「憑這是我的感情,我最清楚。」
  「好啊,那你倒是說說看,你喜歡我什麼,又了解我什麼了?」喜歡是可以這樣隨口掛在嘴上的話嗎?
  「喜歡一個人一定要有為什麼嗎?就不能因為是單純的喜歡就好嗎?」
  「我和你從來就不曾熟識過,你憑什麼要我接受一個陌生人的喜歡?」我也有我的權利,可以選擇要或不要吧。
  「我沒有要妳接受我,我只要妳能正視我的感情,還有我的存在。」
  「……」
  「學姊,我不是笨蛋,妳每次看到我的時候總是露出一副哀傷的表情,妳覺得我有可能視而不見嗎?」
  「你查我?」
  「妳的故事太有名了,我不用查也知道。」
  所以他知道陶少謙的存在?那麼他知道他曾經跟陶少謙說出一樣的話這件事嗎?他知道他在我的心目中,和陶少謙很像這件事嗎?
  「所以呢?因為太同情我的故事,所以你發現你不小心喜歡上我了。」我只能用這種惡質的口吻說話。
  因為我實在不曉得要怎麼面對,一個知道我所有事,但我卻對他一點也不了解的人。
  「妳總是用這種態度面對關心妳的人嗎?」紀又陽有些怒氣了。
  「是又怎樣?」那一點也不干你的事,關心我,我難道沒有權利選擇接受或不接受嗎?
  「不怎麼樣!既然妳都可以擺出這麼強硬的姿態,只做自己想做的事,那麼我當然也可以不顧妳的感覺,做我覺得對的事。」
  紀又陽擺明了跟我槓上了。
  現在是怎樣?我跟我身邊的人,不狠狠的槓上,把彼此嘔到內出血,就絕對沒辦法把真心話說出口嗎?
  「紀又陽,你到底想怎麼樣?」
  「我只想妳正視我的存在,正視我的感情。」
  「然後呢?」只要我願意正視你的存在,你的感情,你就會放過我了嗎?
  「然後接下來的事,就交給緣份負責。」
  ……
  可是我始終還是搞不清楚,紀又陽究竟喜歡我什麼。
  「紀又陽,你真的確定你認識我嗎?」在我擺出這樣拒絕的姿態後,為什麼還是不能逼他打退堂鼓?
  「我很確定。」
  可是我一點也不確定。
  「我真的搞不懂你。」原來我跟時代的代溝這麼遙遠呀……
  「如果妳願意,妳可以有很多時間和機會可以搞懂我這個人。」
  可是我不太願意。
  沒辦法從他口中聽到什麼,只能見識到他無比堅定的信心,我還能怎麼樣呢?
  只好來比比看,到底誰的毅力比較足夠了吧。
  我收回之前對紀又陽的所有評論。
  他跟你不一樣!完全的不一樣,陶少謙。
  他比你更讓我感到無所適從。
  「紀又陽,我很想要過平靜的生活。」可不可以拜託你,放棄你腦袋裡的所有念頭,也順便放過我?
  「對不起,學姊。如果喜歡上妳註定要擾亂妳的生活,那我也只能在這裡跟妳說聲抱歉。」
  「喜歡就是喜歡,追討不回來了。」
  很久很久,沒有遇過像他這樣的人了。
  一旦鎖定了目標,便勇往直前。
  只是當目標變成了我的時候……我很害怕,害怕最後輸的那個是我。
  尤其當我曾經向自己承認過,紀又陽在我心裡是個特別的人之後。
 陶少謙,你有沒有什麼方法,可以阻止這一切的發生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howcs 的頭像
showcs

showcs

showc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