牽著小男孩的手,葉魅將他帶到一間不起眼的書法店來。
  「墨寶,我帶了個客人來給你哦。」推開門,她直接拉著小男孩往店裡的椅子坐下。
  小男孩跟著她坐下,眼神好奇的四處張望著。店裡張貼了大大小小的書法墨寶,還點著薰香,香味飄散在空氣,讓人不由自主的跟著放鬆了心情。
  被喚作墨寶的男人躲在工作檯的下面,舉高了手晃了晃又縮回去。「等我一下,我找一下毛筆……」奇怪,他明明是把毛筆放在這啊……怎麼會不見了……
  葉魅也不急著催他,用眼神示意好奇到不行的小男孩自己去走走看看。
  得了到允許,小男孩好奇的四處走走碰碰。一下子摸摸整齊吊掛成一整排的毛筆;一下站在卷軸下抬頭看著字跡潦草的草書墨寶。
  對於第一次進入書法店的他而言,這裡的什麼玩意都是新鮮的。
  就在小男孩已經在店裡頭逛了十五分鐘,漸漸失去了興趣繼而回到椅子上坐好的同時,葉魅也失去了耐性開口催人了。
  「你是好了沒啊?找支毛筆是要找多久?」墨寶這傢伙慢吞吞的個性啥時才會改正啊?
  「快了快了,再等一下下。」那隻手又後工作檯後伸出來晃了晃。
  被那隻手晃點過一次的葉魅決定,親自下海去找毛筆,省得讓墨寶一找又是一個十五分鐘過去。
  「你是得了少年痴呆症嗎?老是忘記你的毛筆放哪裡。」
  這人真是怎麼說都不聽。明知道他的毛筆對他而言有多重要,卻是老把毛筆亂塞亂丟,每每都要到緊要關頭才會找著。
  「我明明就記得我是放在這裡的呀……」墨寶依舊藏在工作檯下努力找著他的毛筆。
  葉魅整個人也走到工作檯後方,拉出工作檯的抽屜翻找著。「我不是叫你乾脆就拿條繩子繫著你的毛筆,然後就掛在你的脖子上,不就不會每次都要找半天了嘛。」她連方法都幫他想好了,可是就是沒看到他有動作。
  「小姐……脖子上繫著支毛筆,我出去還能見人嗎?」這什麼爛提議。
  「反正你又不常見人。」她說的是實話。
  他每次都是待在店裡等著客人上門。既然是人家找上門的,他大爺要做什麼打扮就隨他高興,理別人作啥。
  「……」墨寶抬頭,無言的看著她。
  她也大方的看回去。「幹嘛,說實話不行嗎?」
  小男孩聽著他們兩個的對話,整個人的眼神跟著他們的動作移動,十分好奇躲在檯後的墨寶到底長什麼樣子。
  「行……」墨寶無力的回應……低頭,就瞧見他的毛筆安安穩穩的放在檯下的一格暗櫃裡。
  「我找到了。」高興的拿出毛筆,墨寶終於站起身來,回頭,一眼就看到小男孩……
  「啊。」在看見墨寶的那剎那,小男孩驚呼了一聲。
  他一直以為,這個叫墨寶的人應該是個年紀很輕的大哥哥……怎麼會……
  唉呀,他終於知道為什麼他會找到他的毛筆了……一看到小男孩,墨寶心裡同時也明瞭了一件事。
  「小鬼,看到人不會叫一聲啊。」看著小男孩驚訝的臉孔,葉魅忍不住開口提醒他。
  這小鬼真沒禮貌,看到人不叫一聲就算了,還嘴巴張得大大的像是被什麼給嚇著一樣。
  「我……我……」被葉魅這樣一講,小男孩也緊張了,看看墨寶又看看葉魅,心裡疑惑著該怎麼喊出口。
  「喊我一聲墨寶哥就行了。」看穿小男孩的慌張,墨寶好心的替他想好說詞。
  「墨寶哥……」小男孩對答如流的喊出口,眼神卻不停的往他身上飄。
  「乖。」墨寶回得極順口。
  他當然清楚,會讓小男孩猶豫著該怎麼喊他的原因是什麼。
  他,墨寶,有著二十歲的臉孔,喜愛穿著中國長袍,卻有著一頭不符合他的年紀該有的銀白色的長髮。
  他的銀白色長髮,才是讓小男孩驚訝的不斷看著他的主因。
  他已經很習慣了每個人看到他的第一個反應。
  「小弟弟,你可以告訴我你叫什麼名字嗎?」在小男孩的面前坐下,墨寶開口詢問。
  「我……」小男孩的眼神飄向葉魅。
  「看我幹嘛?我又不知道你的名字。」從頭到尾她對他可是小鬼小鬼的喊,也沒聽他糾正她要喊他名字。
  她拉過另一張椅子坐在墨寶的旁邊等著。
  小男孩靜靜的沉默,回答不出這個問題。
  「小鬼,不知道就說不知道,別悶著不說話。」等了十分鐘等不到一個答案,葉魅沒耐性的開口催了。
  她的耐性只有十分鐘,用光就沒了。
  聽她對小男孩的稱呼,墨寶不贊同的皺起眉頭。「魅,妳怎麼可以這樣叫人家。」太沒禮貌了。
  「不這樣要叫要怎麼叫?他就真的是“小鬼”啊。」她可沒胡亂幫人取外號。
  葉魅指了指地板,在日光燈的照射下,地板上只映著兩條她和墨寶相併肩坐著的影子,而在他們對面的地板上面……什麼都沒有。
  小男孩白著一張臉,接受葉魅指出的事實。
  他是小鬼,真的是“小鬼”。
  他是鬼。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howcs 的頭像
showcs

showcs

showc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