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魅,夜魅,這是她死去的老爸幫她取的名字。
  雖然大家聽到她的名,總是會笑嘻嘻的說:「葉魅,魅,很不錯耶,表示妳很有魅力哦。」,但是她清楚事實並非如此。
  她從小就認清她是個不受歡迎的孩子,不只是因為她的出生害得她的母親去世,更是因為她是從已經死亡的母親肚子裡拿出來的小孩,所以她更不得她那死去的老爸的喜愛。
  葉魅,夜魅,意思就是她那死去的老爸將她視為鬼魅一樣避而遠之。
  她一直以自己是個沒父沒母的孤兒自居。因為她那死去的老爸從沒一天給過她好臉色看,每天只要看到她不是哭喪著一張臉看著她叫媽媽的名字;要不就是猙獰著一張臉責罵著她的出生害死他最心愛的女人。
  所以她怨恨他老爸,因為他老是指控著她不能選擇的罪名。孩子是他老婆堅持要生下的,怪她對嗎?
  但是她卻不會對那個死也要生下她的老媽感到怨恨。雖然她已經沒有記憶了,但是對於“媽媽”這個名詞,一想起她就會感到被關懷,也許是因為她還在老媽肚子裡的時候,老媽對她很好的關係吧。
  所以每年老媽的忌日她都會買上一大把鮮花放在老媽墳前,跟她說上好一陣子的話。
  但是老爸過世的時候,她連一滴淚也沒有流,要不是迫於無奈,她可能連他的後事都不想處理,更別說要她知道他會被葬在哪裡了。
  自從她老爸去死之後,她就變成了一個名副其實的孤兒了。不過幸好,他老爸臨死之前還留有一小筆財產,今年她十七歲,再熬個一年她就十八成年,可以不用擔心將來的生活。
  不過現在的她也不擔心將來,她比較煩惱的是現在……
  「喂,小鬼,你不要一直跟著我好不好。」她苦惱望著天空,對著那邊坐在她旁邊的小男孩開口,臉上淨是無奈。
  她自認自己長得並不和藹可親,個性也不算是親切,做人也不得小孩子緣,但不知為何就是會發生例外。
  坐在她身旁的小男孩已經跟了她好幾個小時了,從她在大街上不小心發現了他之後就一直跟著她,不管她好說歹說都沒用,他偏偏就是要跟她唱反調,硬是要黏著她不放。
  黏著她要做啥?她身邊又沒糖給他吃。
  「姊姊,我爸爸說,女孩子講話要溫柔一點。」小男孩身子小,兩隻小短腿在空中晃呀晃的,完全不把她的話當一回事。
  「話是你爸說的,干我屁事。」她又不是他爸的女兒,聽他爸的話幹嘛。
  「女孩子別動不動就說什麼屁不屁的,難聽。」小男孩對她皺起眉頭。
  葉魅覺得這世界真的變了。
  看看,看看,這小鬼應該還未滿十歲吧?說出口的話跟個老頭差不了多少。
是怎樣?先老起來放嗎?還是現在的小孩喜歡扮大人,把大人都當小孩訓?
  「耶,小鬼,你要是真的很閒的話,去找別人聊天好嗎?」她沒興趣陪小鬼殺時間。
  但不知是她的口氣太兇,還是她的態度太兇恨,被她這麼一說,小男孩竟委曲地眨著大眼看著她,一臉無辜泫然欲泣的樣子。
  如果他可以選擇的話,他也不想老纏著她說話呀……
  看著小男孩要哭不哭的臉孔,葉魅只好連忙舉雙手投降。「好好好,算我怕了你,你要纏就纏吧。」她認輸了行唄。
  她什麼都不怕,最怕被纏和看到人家哭了。就當是有個人拼命的在她耳邊唱歌,被纏住,她認了OK!
  「姊姊……」看著她的態度,小男孩緊張的揪著她的下襬,深怕她因為太過厭煩而拋下他,眼裡藏著深深的恐懼。
  葉魅低下頭看著小男孩揪著她的下襬的模樣,讓她聯想了很久以前,她也曾像他這樣抓著她死去的那個老爸的下襬……但是最後的下場卻是被她老爸給踹到一旁去。
  那眼神,讓她看見了小時候的自己。
  她知道那代表著什麼訊息,那是一種曾滿懷著期望的伸出手,結果期望落了空不打緊,連伸出去乞求的手還被狠狠地打掉的絕望。
  「好啦好啦,小鬼,一直坐在這裡你看我我看你也不是辦法,我先帶你去個地方。」用著戴著手套的右手拍拍他的頭安撫著,她決定把這個小鬼丟給有能力解決的人。
  「走吧。」她向小男孩伸出手。
  小男孩看著態度大變的她,先是怯怯的看了她許久,確定在她的臉上找不出任何要拋棄他的訊息,才敢伸出他小小的手回握。
  姊姊的手……好暖和。
  他終於露出他的年齡該有的天真笑容,給她大大的一個笑當回報。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howcs 的頭像
showcs

showcs

showc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