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開始試著和小丑先生交談,認識,做朋友。
  慢慢地,她開始覺得小丑其實並沒有那麼可怕,卸下臉上鮮艷的顏色之後,他們的心其實很乾淨,人也很善良。
  她問過小丑先生,為什麼每次遇見他,他的臉上總是化著妝?
  他說:「因為我的臉曾經受過很嚴重的傷,我不想要嚇到人,我也不想要被人同情的看著,所以我開始當小丑,用化妝來掩飾我的傷口。」
  「因為痛苦過,所以更希望我的存在能帶給別人一點活力跟快樂,於是我選擇當小丑。」
  小丑先生說著話的時候,嘴角翹翹的,眼神很溫暖。雖然她還是看不見小丑先生到底長什麼樣子,但是沒關係。
  她相信小丑先生是一個好人,這樣就夠了。
  一個好人的身上總是能散發出溫暖。
  所以她開始跟小丑先生談心。
  有時候帶小孩帶得很辛苦了,她會抱著兒子一起去找小丑先生玩;有時候和老公吵架了,她也會到公園去坐,去等,等著小丑先生陪公園的孩子們玩耍完之後,再開口跟小丑先生吐苦水。
  從害怕,信任,依賴,她對小丑先生的感覺一點一滴的改觀。
  直到有天,她甚至敢大聲的對哥說:「告訴你,我現在已經不會害怕小丑了,你都不知道我家附近的那個小丑先生有多好。」
  啪哩叭啦的,她開口就吐出一串小丑先生的好,告訴哥她不但敢直視小丑先生的眼睛,甚至還可以跟小丑先生坐在公園聊天。
  哥只是笑著說,這樣很好。
  可是哥的笑容卻讓她覺得怪怪的。
  所以她不敢跟哥說另一個秘密。
  越和小丑先生相處,她越覺得熟悉,好像許久以前,她也曾經這樣信任、依賴過一個人,只是那個人早已不復存在,現在卻由小丑先生來遞補了。
好奇怪,明明遞補那個位子的人應該是她的老公,她孩子的爸,怎麼會由一個認識沒多久,卻莫名的依賴他的小丑生先來遞補呢……
  「小丑先生,我可以知道你真正的名字嗎?」某天,當疑惑已經成了她最大的衝動,她終於提出了要求。
  「妳還是叫我小丑先生就可以了。」他搖搖頭,卻避開她的眼光。
  不對勁,真的有什麼不對勁。
  可是她還來不及細想,就被老公給找了回去。
  因為她的疑惑,她對小丑先生的關注越來越多,甚至多於過她的老公,她的老公在抗議了。
  可是她管不了那麼多。
  她一定要查清楚,那股糾結在她胸口的情緒是什麼。
  她跟老公大吵了一架,她不答應老公再也不要去找小丑先生的要求,說什麼她都不肯退讓,小丑先生的影像和她心裡某個影像開始重疊,越疊越密合,就好像那個人從記憶裡跑出來一樣。
  如果真是那個人……小丑先生真是那個人的話……
  腦袋裡一浮現這個念頭,她的嘴巴就失去了控制,說出了在夫妻吵架裡最不該說的那句話。
  「如果你真的受不了,那我們就離婚吧。」
  啪,老公給她的回應,是一記響亮的巴掌聲。
  那巴掌喚回了她一丁點的理智,看著氣瘋了的老公,和在一旁豪啕大哭的兒子,拉開門,她不想在這團混亂裡待著,她只知道她現在要看見小丑先生。
  慌慌張張的拍著小丑先生的家門,門一開,她撲抱住眼前這個男人,將所有的眼淚傾倒在他的胸膛。
  不會錯。
  這個感覺不會錯。
  面容可以用化妝掩飾,聲音可以變得不一樣,可是一個人的溫暖不會變。
  小丑先生就是他,他就是小丑先生。
  「為什麼要騙我?為什麼要聯合哥騙我你已經死了。」是因為小丑先生臉上嚴重的傷口嗎?
  因為不想讓她看見他的傷口,所以他欺騙她,要哥告訴她他已經死了,她所認識的那個梓祺永遠不會再回來了,是嗎?
  因為以前的那個梓祺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小丑先生,是這樣吧。
  「對不起……」既使是深夜,既使是她突如其來的造訪,她依舊看不見卸妝後的小丑先生的真面孔。
  「你怎麼可以這麼過份?你們怎麼可以自以為能夠支配我的生活,我的感情甚至是我一切!」他怎麼可以這樣,他們憑什麼這樣?
  他知不知道要她切割掉十年的愛情有多痛?他知不知道當她流了數不清幾缸的淚水之後,她的心還是沒辦法接受他不在身邊的事實。
  他知不知道,她真的,真的很害怕小丑。
  不是因為臉上的化妝,不是因為誇張的衣物,而是因為小丑總是笑,一直笑一直笑,再怎麼傷心難過他也只會笑。
  所以她害怕小丑,她怕她永遠只能看見笑容,卻看不見笑容背後的東西。
  她好怕小丑藏起了屬於她的東西,讓她永遠都找不到。
  「對不起。」他抱著她,眼淚融化了臉上的妝,化成兩條白色的河流。
  可他還是嘴角翹翹的,眼睛很溫暖的看著她,笑著的,小丑先生。
  「我不要你的對不起!」她只能朝著他大吼。
  拜託,她真的很害怕小丑,可不可以請小丑先生不要藏起她最寶貝的東西,還給她,好不好?
  「我不要你的對不起,我只想要看見你。」
創作者介紹

showcs

showc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