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時間一點一滴的流逝,我們要各自前往屬於自己的旅程的日子也近了。
  也因此讓我發現某對情侶檔沒跟我說清楚的事情。雖然是一畢業就要出國,但是林佳德是役男,哪可能說走就走,他還得要留下來先當完兵,才有辦法到國外去和香香會合。
  於是,孫香瑤這個女人,要一個人先到國外念語言學校。
  這件事,比當時我聽到她決定要出國念書還更讓我震驚。
  「香香,妳確定妳要一個人先過去嗎?」國外耶,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她一個人可以嗎?
  「別擔心啦,我小阿姨也在那裡啊,有人會照顧我的。」香香一點也不擔憂到國外的事情。
  孫香瑤什麼時候變成這麼獨立自主的女人了?
  「林佳德,你放心讓她一個人先過去?」台灣與國外的時差有多久啊?況且他要當兵,不能隨時隨地與香香聯絡,這樣好嗎?
  東方女孩在國外不是挺吃香的嗎?香香這種迷糊的傻大姊個性,說不定異常的得到西方人的喜愛唷。
  「嗯,我覺得這樣也好。」林佳德回答的很堅定。
  看著他們兩個異常鎮定的態度,反而讓我更加擔憂了起來。
  這樣到底哪裡好了?如果真的想要一起出國進修,為什麼不等林佳德當完兵了再一起出國?孫香瑤從來就不是走積極路線的人,為什麼這次要那麼積極,寧可一個人先去念語言學校,也不願意留下來等林佳德?
  我一直以為我很了解他們,就像他們也很了解我一樣,可是我現在我卻疑惑了。
  香香表現的很鎮定,但是露出來的笑容卻很勉強,林佳德就更不要說了,講的很穩,卻連看都不敢看向我和香香。
  什麼時候,他們也開始對我隱瞞了?
  「好了,我還有點事要先回去了。」林佳德突然站起身,沒等香香送他到門口,就直接離開了。
  這兩個人,現在是在我面前逞強給我看嗎?
  走掉的那個比較難以攻破,我看我就先從留下來的那個開始吧。
  等著香香慢慢從門口走回沙發,然後低頭沉默不語。
  感覺他們兩個似乎是有了很大的問題,但是在香香還沒主動開口前,我只能夠等待。
  「嗚……嗚……」
  我要把林佳德拖回來扁! 
  「在妳開始哭之前,是不是應該先把事情跟我說清楚?」我不干涉朋友的感情事,但是我很樂意當他們的傾聽者。
  有一個人願意聽自己說話,其實是一件很幸福的事。
  「其實也沒什麼事啦……」也許是怕我擔心,香香的哭泣只維持了很短暫的時間,便又重新恢復她的笑臉。
  「沒什麼事妳幹嘛哭?」
  「我就捨不得咩。」
  「是捨不得我,還是捨不得放林佳德一個人在台灣?」我猜是後者。
  「都有呀……」
  孫香瑤,妳真當我這個朋友是當假的吧?
  「既然不想要一個人先過去,為什麼還決定要這麼做?」這一年多的時間,留在台灣也是可以做很多事啊。
  可以多念點書,或是出去工作培養一些經驗,不見得非得要一畢業就急忙的飛到國外去吧?
  「唉喲,妳也知道我英文很破,要是不把英文練好一點,去到那邊一定會跟不上進度的啦……」
  「這是理由嗎?」根本就不成立!
  每當孫香瑤不想正面回答問題時,就會下意識的低頭躲避對方的視線。我常笑她這動作就像駝鳥把頭埋進沙裡一樣,躲得太明顯了。
  「孫香瑤,看著我的眼睛,然後回答我的問題。」以前讓她躲,是因為事情沒有急迫性,或是她身邊有個林佳德可以幫她擋,但是現在情況不一樣了。
  沒把話說清楚我是不可能會放過她的,有本事她就把林佳德叫回來,這樣更好,兩個一起問我省得麻煩。
  「佳德說,希望我能一個人先到國外去念語言學校,順便熟悉一下環境。」
  這什麼跟什麼啊?
  「他這樣說妳就決定照著做?」孫香瑤!我還以為妳跟林佳德交往之後變得有主見了一點,沒想到現在妳還是以林佳德的想法跟感受為優先?
  「我一開始也很反對,想說都決定要一起出國了,那我就在台灣等他當完兵再一起出去。」
  「那妳就等啊,管他怎麼說。」林佳德這傢伙腦袋在想些什麼!
  「可是後來我有仔細想過佳德的話。我想他之所以會這麼說,是希望我不要把時間浪費在等待上頭吧。」
  「什麼意思?」
  「時間是很寶貴的,之婷。等到佳德當完兵,我們就24歲了,再等到我們完成國外的學業回到台灣,又不知幾年時間過去了。小時候的我們總是希望時間能夠走得快一些,讓我們能夠快一點長大,但是長大後的我們卻希望時間能走得慢一點,不要讓我們太快就面臨自己漸漸在變老的事實。」
  「妳猜,現在一畢業就出國念書的人有多少?」
  是呀,現在和香香站在同一個起跑點的人有多少?每個人到了國外的學習目標都是一樣的,語文的優勢、國際觀的角度、還有那張學歷,可是當你面臨的競爭者跟你的條件相當時,你的優勢就不再是優勢了。
  有時候反倒不如那些一畢業就進入社會累積經驗的同學,人家有實戰經驗,比你空有學術理論來得實用多了。
  「對不起,是我沒想得那麼深入。」長大了之後,才發現要考慮的層面好多好多,多到稍微疏忽一點點都不行。
  「不會啦,其實我一開始也沒想到這麼多,是後來仔細想了佳德跟我說過的很多話,我才想通的。」
  說到底,我們三個之中思考最慎密的就是林佳德了。
  香香真的有他就夠了。
  「那妳一個人OK嗎?」雖然理解是能理解,但是還是免不了要擔心一番。
  「也不能說是我一個人啦,我還有小阿姨在那裡啊。」
  也許香香的小阿姨在國外也是林佳德考量的一點。有家人的照顧,所以才放心讓她一個人。可是生活和適應問題可以比較不擔心,那感情呢?
  「妳不擔心去了國外會因為太寂寞,不小心愛上別的男生嗎?」請恕我直言,但是這種事是真的很有可能發生的。
  什麼可能性都應該去設想,就算會收到了香香的怒視我也要問。
  「妳怎麼不說是林佳德會變心啊?」
  「他要去當兵耶……」是暗指林佳德可能會出櫃囉?嗯,雖然機率不高,不過也難說。
  「當兵就一定不會接觸到女生嗎?」
  「也是,世事無絕對嘛。」女主角都這樣講了,我當然要附和了。
  結果下場是孫香瑤直接朝我撲過來掐住我的脖子,說我挑撥離間。
  同學,我都是順著妳的話講耶,這樣對待我會不會太過份了一點。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howcs 的頭像
showcs

showcs

showc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