圓滿達成阿姨交託給我的任務,我的心裡有很大的成就感;能夠看著魏光禮走向他的幸福,我的心裡有很大的滿足感。
  我的任務結束了,這場戲可以完美謝幕了。
  「小櫻,妳和光禮是什麼關係?」始終一語不發的國王陛下開口了。
  我聳聳肩,老實的把我和魏光禮的關係說了出來。「魏光禮是我表哥。」
  「妳早就知光禮喜歡曉月的事了?」國王陛下問。
  我老實的點點頭。我可是知曉魏光禮的感情事的第一人。
  「那麼妳今天之所以會出現在這裡,是因為妳早就知道魏光禮要跟曉月告白的事了?」
  「……嚴格來說,應該是這樣沒錯。」我只能硬著頭皮承認。畢竟國王陛下說的是我當初設定的方向沒錯啊。
  如果可以的話,我真的不想在國王陛下的面前說謊,感覺會被抓包的機率超大。
  「貝巧櫻。既然妳知道這些事,為什麼不早點跟我們說?」沒想到我的誠實卻招來女王大人的責罵。
  「張姊,這是我表哥的私事,我不方便多說什麼。」我只是一個單純的小表妹,就連插手表哥的感情事也是因為被趕鴨子上架才管的。
  要是我早知道請張姊出馬會有這麼好的效果,我早就請她出馬幫我搞定這件事,我自己也不用這麼辛苦。
  「只是張姊,為什麼你們會在這裡啊?」這個地點我挑很久耶。
  我特意挑在陳姊和魏光禮家的中間位置,就是打著不管結局是好是壞,我是要看著他們兩個手牽手去約會,還是得要陪魏光禮去買醉,這樣的距離都很方便。
  可是這樣方便的距離,離張姊家很遠,離衛亦澄家更遠。為什麼不應該出現在這個區域的人,會在這個時間點上出現在這裡?
  「小衛找我們來的啊。」女王大人指指坐在我旁邊的衛亦澄。
  我將疑問的眼神轉向衛亦澄。
  「我前兩天在網路上看到有人說這家店的下午茶套餐很好吃。剛好出門沒多久就碰上學長他們夫妻,因為大嫂喜歡吃下午茶,所以我們就一道過來了。」
  這原因說得合情合理,找不出破綻,但我卻是怎麼想都覺得很奇怪。
  「如果下午茶這麼好吃,你幹嘛還點咖啡冰砂?」哼哼,被我抓包了吼。
  「因為妳喝過啊。」一副理所當然的口氣。
  這算是什麼回答?因為我喝過咖啡冰砂,幫他先試過了,所以他才選擇跟我喝一樣的東西嗎?這是找我試毒的意思嗎?
  我滿肚子疑問,卻整理不出個頭緒來向衛亦澄問出我的問題。
  了解他越深,對他的疑問卻越疊越高。有時候我真的搞不清楚這傢伙腦袋裡到底都在想些什麼?結果因為猜不出來,反而害得我對他越來越在意了起來。
  說不定,這才是他真正的目的吧。
  「我說你們兩個,是不是瞞了什麼沒跟我們說?」看著我和衛亦澄的互動,女王大人突然來了這麼一句。
  「老公,我記得剛剛一進來的時候,好像是小衛第一個發現小櫻的存在的是吧?」
  「嗯。」
  「也是小衛把小櫻拉來這桌的吧?」
  「嗯。」
  「剛剛小櫻還把自己的飲料分給小衛喝吧?」
  「嗯。」
  「你說他們兩個……」
  這句話後頭的尾音拉得長長的,把我的心也吊得高高的。
  奇怪,剛剛女王大人的注意力明明都在魏光禮和陳姊的身上啊!怎麼會對衛亦澄和我之間的互動記得這麼清楚?
  「貝巧櫻。」
  「是,張姊。」
  「自首無罪,抓到雙倍。要是被我查到妳和妳那個表哥一樣,談感情都給我暗著來的話,我可不會像對待妳表哥那樣,輕易的就放過妳哦。」
  「……」
  「妳和衛亦澄在交往嗎?」
  「沒有。」
  「還沒有。」
  一句是我說的,一句是衛亦澄說的。
  「是沒有還是還沒有?」
  「沒有。」我立場堅定。
  「還沒有。」他的立場也很堅定。
  「你們兩個現在是在跟我繞口令嗎?」
  冤枉啊!大人。
  「大嫂。我和小櫻真的什麼都還、沒、有。」每次碰上國王陛下夫妻倆,我總是被衛亦澄給先發制人,失了主導權。
  「現在還沒有,是代表以後就會有的意思嗎?」真不虧是衛亦澄的學長,國王陛下總是能聽出衛亦澄的弦外之音。
  衛亦澄笑著默認了。
  我說衛亦澄,你可不可以不要每次跟他們講話的時候,都表現的這麼曖昧不清,留給人家很大的想像空間啊?
  「什麼時候開始的?」
  「就這一陣子的事情。」
  「什麼時候通知我們好消息?」
  「再過一陣子吧。目前事情還沒真的確定,等真的定下來了再通知大家也不遲。」
  「那予薏那邊你打算怎麼辦?」
  「不怎麼辦。我很早以前就給過她答案了,她一直無法接受我也沒辦法。」
  「不怕你這麼做,會影響你在公司的前途?」
  「她不會。如果她真的是這種人,那麼我會更加慶幸自己的好眼光。」
  衛亦澄和國王陛下一來一往的對話十分的流暢。看著他們兩個男人自顧自的談了起來,我和女王大人只好也跟著開啟我們woman’s talk。
  「之前我說要撮合妳和衛亦澄的時候妳明明還很排斥,怎麼才轉個身就馬上和衛亦澄搭在一塊兒了?」
  「哪有搭在一塊兒。就只是變得比較有話聊而己。」這兩個層級有差別的,請千萬不要混為一談。
  「什麼時候開始交往的?」
  「我們沒有交往,真的就只是比較有話聊的朋友。」我死咬著這點不放。
  「貝巧櫻。妳當妳現在是偶像藝人在公開戀情啊?給我這種官方回答!」
  「我講真的啦,張姊。我們目前還沒有發展到那個階段。」
  「目前還沒有,那以後呢?」
  「以後的事以後再說啊。」
  現在誰也無法預測以後的事。
  「小櫻。」
  「嗯?」
  「剛剛才發生過的慘案,希望妳不要重蹈覆轍啊。」
  「……」
  「我想應該是不會。」我和衛亦澄的狀況跟我表哥的不一樣。
  我們是在彼此有共識的情況下,願意慢慢摸索感情這回事。依照目前的進度來看,結局應該不會走的太偏才對。
  「好吧,看在你們兩個平日素行乖巧,而且都在我們夫妻倆的眼皮底下做事,諒你們是沒什麼膽子敢唬弄我們,這次就先放過你們吧。」
  女王大人金口一開,我們馬上得到了赦免。
  「謝謝張姊。」我由衷的感謝。
  因為女王大人如果再繼續問下去,我也不知道我還有什麼可以說了……
  「老公啊,我看我們兩個就自己去約會,別打擾他們小朋友培養感情了。」
  「好啊。」
  「謝謝學長、大嫂。」
  「……」
  完全無視於我懇求的目光,他們三人達成共識後,女王大人便開開心心的挽著國王陛下的手,甜蜜蜜的走了。
  我…我也想走人啊。
  「衛亦澄,我……」
  「想走了?」
  「嗯嗯。」我激動的狂點頭。
  「也好,我們走吧。」
  「咦?」
  衛亦澄左手抄起帳單,右手牽住我的手,帶著我到櫃檯結帳去了。
  喂,衛亦澄,我是說我想走,但我沒說要跟你一起走耶……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howcs 的頭像
showcs

showcs

showc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