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我者莫若香。
  的確,在陶少謙離開之後,我身邊只剩下兩個朋友,一個叫林佳德,另一個叫孫香瑤,而在陶少謙出現之前,我也只有這兩個朋友。
  如果連他們兩個都離開的話,那我……應該只剩下我自己了吧。
  我不否認自己是個慢熟的人,要遵照以往的模式,在最有限的時間裡獲得我的信任,成為我的男朋友或許是最快的方法。
  可是那是以前啊,在陶少謙離開後的現在呢?這方法是否還可行?
  我不敢保證,我也不想做這個保證。
  是,我很倔強,甚至有點孤僻,不喜歡和人交朋友,也不喜歡跟人家聊天。可是這就是我選擇的生活方式啊,為什麼非得要因為其他人而改變不可?
  「為什麼一臉鬱卒的坐在這裡啊,學姊?」天空藍藍的,天氣涼涼的,卻飄來一道讓我無法放鬆享受悠閒氛圍的聲音。
  和香香他們的談話還沒結束,我就先行離開了。談話沒有交集,我也拒絕再和他們兩個溝通下去,本來是打算出來透透氣,順便讓腦袋放空一下,仔細想想下一步該怎麼做。
  可是我沒料到,原來待在室外也不見得能夠放鬆享受。
  校園那麼大,草地那麼廣,為什麼偏偏會遇你呢,紀又陽?
  陶少謙,我在此鄭重地警告你,千萬別給我多事啊……
  「嗨,沒課啦?」大一新生不是課都很滿的嗎?
  「看天氣這麼好,待在教室上課太可惜了。」紀又陽直接在我身邊的空位坐下,雙手撐在後方,一臉愉悅的曬著太陽。
  「嗯哼。」簡言之就是翹課。
  話題結束。
  這就是我能力的極限了。
  只是望著紀又陽,卻讓我想起一件很小的事情。
  就因為對象是紀又陽,所以我勉強可以擠出一句招呼語,那面對其他人呢?我似乎總是連句招呼語都說不出口……
  孫香瑤,有時候我真的很痛恨妳為什麼要這麼瞭解我?
  「……我做錯什麼事了嗎,學姊?」原先保持沉默的他,突然害怕的開口。
  「沒有呀,為什麼會這麼問。」他沒做錯什麼事。
  校園裡的草地是屬於學生的,他有想要在哪坐下來就在哪坐下來的權利;覺得他跟陶少謙相似的令我覺得刺眼,也不是他能控制的事。
  他沒做錯什麼事,是我自己在心裡替他加了一堆莫名其妙的罪名,好讓自己能夠更討厭他一些。
  只是更靠近一點看著紀又陽的時候,我發現自己對他的討厭真的就是沒來由的。
  紀又陽和陶少謙一點也不像!陶少謙是單眼皮大眼睛,但是紀又陽是雙眼皮大眼睛,光是望著人的感覺相差就很大了,更別說陶少謙是個整天在外面跑的傢伙,把自己的曬的黝黑,但是紀又陽的皮膚卻很白皙,感覺怎麼曬也曬不黑,天生麗質到會讓女生妒忌。
  我怎麼會把陶少謙的模樣和紀又陽的疊在一起?
  「可是學姊,妳剛剛用著充滿恨意的眼神在瞪著我耶……」說得好不委屈。
  我尷尬的想挖個地洞把自己埋進去。
  「對不起,我剛剛在想一些事情,所以……」不小心把氣遷怒在他身上了。
  我想起來了!會把陶少歉跟紀又陽重疊,是因為他說了和陶少謙一樣的話,還有他的笑容,跟陶少謙一樣的耀眼,扎痛了我的眼,才會讓我有這樣的錯覺。
  「學姊在想什麼?要不要說出來聽聽,或許有我能幫上忙的地方?」
  要說嗎?面對紀又陽如此大方的態度,不禁讓我有點心動。
  雖然說和一個陌生人聊自己的心事似乎不太明智,但就因為是陌生人,所以影響不了我的生活呀……
  再說,他的出現也算是一個引爆點吧。
  我敢發誓,香香會突然間要我去展開新戀情,絕對和紀又陽的出現有關係。
  所以我找他跟我商討我的煩惱,應該是可以被接受的吧?
  不過還真的被孫香瑤說中,沒了她和林佳德之後,我的心事要找誰說呢?
  「學弟,你有女朋友嗎?」慘了,我一定是被孫香瑤那女人給影響了。
  才會連修飾都沒有,直接就把最渴切知道的事情給問出來。
  紀又陽先是愣了一下,然後才回神。
  「沒有。」回答得很肯定。
  是哦,怎麼不去交一個呢?這樣我也不用煩了。
  「那有喜歡的女生嗎?」有喜歡的女生也可以,說出來,有什麼困難學姊我一定會盡力幫助你。
  如果這唯一的候選人沒了,香香應該也就不會那麼堅持了吧。
  我希望香香和林佳德能夠能全心全意的去追逐他們的夢想。而即便我只有一個人,他們也不用再替我掛心。
  「喜歡的女生呀……嗯,倒是有一個讓我挺在意的女生,不過還談不上喜歡就是。」
  紀又陽大方的態度,讓我不禁在心裡對他大加分。
  被人突如其來的探問私人問題,不但沒有反抗,還很認真的回答我的問題。學弟,你真是孺子可教也啊。
  如果孫香瑤別來鬧場的話,說不定我會認真考慮交你這個朋友。
  「只是學姊,妳怎麼會突然對我的感情事好奇起來?」
  被他這麼一問,我反而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總不能叫我老實告訴你,因為你要是有了女朋友,或是有了喜歡的女生,我就能拿這個當藉口,避掉香香想要把我們兩個湊作堆的念頭吧。
  「沒有啊,只是好奇你會喜歡什麼樣的女生。」
  陶少謙和紀又陽再怎麼相似,總不可能連喜歡的女生類型都一樣吧?
  「學姊要幫我介紹對象嗎?」
  「如果有需要的話,我倒是不介意幫忙。」
  就算我原先再怎麼不情願當媒人,但是紀又陽的媒人我是當定了!
  「那我可以問學姊幾個問題嗎?」
  「嗯。」禮尚往來 。
  「請問學姊,妳有男朋友 嗎?」
  「沒有。」
  「那有喜歡的男生嗎?」
  「……沒有。」
  我真的感受到,自己問這些問題有多麼的突兀、不恰當了。對不起呀,學弟,造成了你的困擾。
  「學姊喜歡怎樣類型的男生呢?」
  「沒有什麼特別的類型,看得順眼就好了……」面對學弟的問題,我越答越顯得心虛。
  隱隱約約的,我的心裡有股不祥的預感,在警告我不應該再聊下去了。
  「學姊相信一見鐘情嗎?」
  信,其實我是相信的,因為它曾經真實的發生在我的身上。
  「我不相信。」但我卻選擇否定的回答。
  不是逃避,也不是故意。只是這份真實的原因已經消失了,消失了的事情是維持的,就這麼簡單而己。
  「可是我相信耶。」紀又陽笑的很開心。
  我的心裡起了一股很重的排斥感。原先斥責自己不應該無理取鬧,隨便討厭一個人的聲音被壓了下去了,我摒著呼吸,等著紀又陽接下來要開口的話。
  但是他卻什麼也沒說,只是對著我笑了笑,然後抬頭看向天空。
  「……就這樣嗎?」只開了頭,卻不打算結尾?
  「嗯,我只是問問而己,沒有別的意思。」
  「可是你不是應該還有話想跟我說的嗎?」相信一見鐘情之後,總該再接點什麼的吧。
  「嗯……本來是有啦,不過還是算了。」紀又陽靦腆的笑了笑。
  「為什麼不繼續說?」
  「因為妳看起來一副快哭的樣子。」
  是嗎?原來我快哭了?我還以為我是快氣瘋了,準備爆炸了吧……
  「如果,如果我跟你說我很想知道你再來要說些什麼呢?」我寧願被炸傷、炸死,也不要憋著一口氣,無法順利呼吸。
  「妳真的想聽嗎?」
  我堅定的點頭。
 「學姊,妳願意給我一個機會,讓我認識妳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howcs 的頭像
showcs

showcs

showc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