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這段小插曲,我突然又夢見了好久不見的陶少謙。
  在夢裡,我很生氣的質問他,紀又陽是不是他派來的人?他這麼做到底有什麼意圖?他是想讓我忘了他?還是不希望我忘了他?
  但任憑我怎麼追問,陶少謙只是笑著卻不回答,甚至還拍拍我的頭,做出把我當孩子哄的動作。
  讓我氣得,醒來後眼淚還是止不住。
  任性的陶少謙、可惡的陶少謙,老是這樣拍拍屁股一走了之,就沒想過被留下來的人會是怎樣的感覺。
  以前是這樣,現在還是這樣。
  我是不是該慶幸沒有以後了?這樣我就不必老是因為他而把自己給氣哭。
  「口好渴。」睡掉了一整個下午,醒來時外面的天色已經黑了。
  安靜的拖著腳步到廚房去倒杯水,順便看看冰箱裡還有沒有什麼可以吃的,卻聽見客廳傳來講話聲,聲音放得很低很細,似乎是怕人聽見。
  這間房子只住了兩個人,既然講手機的不可能是我,那麼就一定是香香了。
  悄悄的朝客廳靠近,就看見香香沒開燈,拿著手機很激動的朝著電話那頭的人吼著,卻又要克制住自己的聲音。
  這個孫香瑤,講什麼秘密這麼害怕被我聽見?
  「林佳德,什麼叫就讓之婷自己去解決?你沒見到她解決成什麼樣子嗎?還希望靠她自己解決事情哩,她沒把她自己解決掉就要偷笑了好不好!」
  同學,我有妳說的那麼糟嗎?是想要我自己解決什麼事情,好歹也說出來聽聽看再來下評斷呀。
  「放心?你要我怎麼放心啊?事情都過去快兩年了,她還是一副死樣子,說她已經走出來了誰要信啊。」
  原來……
  「我當然知道之婷不喜歡人家干涉她的事情,問題是再放任她下去,誰曉得還要幾年她才能夠振作?」
  我有不振作嗎?我明明一直很振作呀……
  「是,我知道,要她重新接受一段感情不是那麼容易的事,尤其現在又是快畢業的非常時期,考慮未來比較重要。可是沒人說她的未來要靠她自己一個人摸索吧?找個人陪又不是什麼很罪過的事!」
  喲,難得您孫大小姐也會說句正經的,也知道考慮未來比較重要呀?既然如此,幹嘛又背著我偷偷的和林佳德討論我的事情?
  「我只是想要安排個機會讓之婷和那個學弟相處一下,又沒逼著他們一定要發生什麼事情?沒開始哪來的後續發展啊!你是她爸嗎?那麼擔心你女兒會被別的男人給拐走唷?」
  學弟?今天才出現的人物,她已經把念頭都動上了?我到底是哪裡惹到了香香,竟讓她如此看不過我平靜的生活呢……
  「我不管啦,反正這次你一定要幫我的忙。」就見香香說完結論後便掛上電話,還順便關了機。
  完全不給人家反駁的機會呢……真是任性的女人。
  但是還任性得挺可愛的,算了。
  「既然在家怎麼不開燈?還是瞞著我做了什麼對不起我的事怕我罵妳,所以心虛不敢讓我知道妳躲在家?」裝作什麼都不知道的走出來,香香果然被我的出現嚇了一跳。
  不錯呀,做賊還知道心虛,那應該幹不了什麼壞事吧。
  「妳怎麼突然從人家後面冒出來呀。」
  「我睡醒了,口渴出來找水喝啊。」捧著杯子,我細細觀察著香香的神情。
  這女人真的是打不死的小強一隻。本來以為經過下午那番對話之後,她會氣得好一陣子不想理會我的事情,沒想到才經過一場午覺,她馬上又積極振作了起來,還為達目的連男朋友都一起拖下水了。
  盯著我好一會兒,香香突然拍拍她旁邊的位子。「之婷來,這邊坐。」
  我聽話乖乖的坐下,順手拿起了桌上的遙控器開始轉頻道。
  就在我從第1台轉到第100台,始終沒聽到香香開口時,我終於受不了的開口了。
  「有什麼事妳就說吧。」她悶著不說話比她聒躁時更嚇人。
  「之婷……」
  「嗯?」
  「妳剛剛作夢了對吧。」
  聽到夢這個字,我瞬間僵了一下。
  「妳夢到了陶少謙對不對。」
  香香的話一句比一句犀利,刺得我沒法躲。
  「幹嘛,妳是在我房裡裝竊聽器嗎?」不然怎麼會那麼清楚我不但做了夢,還夢見了陶少謙?
  「我不用裝竊聽器也聽得到。」香香嚴肅的盯著我,那眼神,沉重的讓我不敢面對。
  「妳知不知道妳睡著的時候一直在喊著陶少謙的名字,我坐在這裡就能聽見從妳房裡傳出的哭聲。」
  是嗎……原來我哭喊的那麼大聲唷……難怪我一醒來就覺得喉嚨好乾,原來是這麼回事啊……
  「我沒事啦,只是不小心做了一個夢而己。」最後我只能這樣虛弱的安慰香香。
  老實說,我到底有沒有事?我自己也不清楚了。即便我想讓自己的安慰顯得有力些,我也做不來了。
  人有時候會產生一種無力感,尤其當事情的發生逼得你的腦袋當機,什麼都無法思考,只想懶洋洋的放任自己時,就別做太多掙扎吧。
  順從自己的心一點,其實可以讓自己更輕鬆一些。
  看著香香還是一臉擔憂,我只好開口再說些什麼。
  「我真的沒事,只是突然夢到了陶少謙,然後腦袋就自然的回憶起很多過去的事情,也許是睡得太沉了吧,所以我的心情就這樣不受控制的跑出來。」
  心裡對陶少謙的那股怨氣,就這樣『砰』的一聲,揮發的乾乾淨淨,哭完之後感覺輕鬆好多。
  「之婷……」
  「不用擔心我,真的。」這句話我已經對身邊的人說過很多很多次。
  我真的知道自己該怎麼做。我知道活在當下的是我,而我的未來還有很長的一段路要走,所以我不能也不會把自己困在過去。
  沒了陶少謙的陪伴,我也會自己一個人走下去,只是。
  有時候堅強伴隨的是一種孤單,而這種孤單是需要靠自己去克服的東西,誰也插不上手,所以……
  就這樣吧,我的未來裡註定會有份強大的孤單陪伴。其實換個角度想,我也不算是一個人,最起碼還有我自己的孤單會跟我作伴。
  「所以妳是打算怨著、念著陶少謙一輩子,拿這個當藉口做孤獨老人嗎?」從香香的語調聽來,她大小姐已經有點火氣了。
  「如果22歲就能算是一輩子的話。」我俏皮的對香香眨眨眼,試圖緩和一下沉重的氣氛。
  和香香談論這種事情,偶一為之是無所謂,但我實在不想三不五時就得面對香香這份『真心但卻沉重的關懷』,實在令人消受不起啊。
  「葉之婷!」
  「幹嘛啦,不能開個小玩笑哦。」
  「這玩笑很難笑。」香香咬牙切齒的瞪著我。
  唉喲,做人何必那麼小家子氣呢,孫香瑤同學。
  「好嘛,不然妳有何高見,說出來聽聽呀。」說來說去還不就是那幾句……
  我已經在心裡默背出香香即將說出口的話了。誰叫香香的口條真的不是普通的差,二年下來說話的內容都沒什麼變更過……
  「我要妳去給我談戀愛。」香香說得堅定。
  而她脫口而出的這句話,卻讓我瞬間僵住了。
  你知道嘛,陶少謙。你離開之後,雖然我猜我身邊的人應該都有這個念頭,但是從來沒人敢像香香這樣,直接開口要我去談戀愛的。
  談戀愛,這個詞兒聽在現在的我耳裡多新鮮啊。
  我不由得認真的看著香香,很想知道會讓她說出這句話的背後原因是什麼?
  是因為看不過眼我一直一個人?還是以為出現了一個跟你很相似的學弟,可以讓我改變些什麼?這念頭在她腦袋裡醞釀多久了?
  「孫香瑤,這念頭妳想很久了?」我忍不住問出我最渴望知道的疑問。
  「……沒有很久,最近才開始認真想的。」香香悶悶的說,神情有點委屈。
  但是悶不到一會兒,香香又重新振作起來。
  「之婷,我是跟妳說認真的。我真的希望妳可以徹底放下陶少謙,勇敢的去追求妳的幸福。」
  「香香,我也跟你們說過很多次了。我已經把陶少謙放下了。」是你們一直不願意相信我的。
  迎上香香的眼神,我擺出堅定無比的態度,試著再次說服她。
  這又是我討厭你的一點,陶少謙,因為你,讓我的信用徹底破產。
  「我的幸福沒有和陶少謙劃上等號。我之所以一個人,是因為我喜歡現在這個樣子。」
  香香沉默。
  然後我也沉默。
  我不知道這算不算是我又一次的將大家對我的關心推出門外。
  我沒有抗拒讓別人進入我的世界,我只是……
我只是因為你,陶少謙,而變得更膽小了一點。
  「可是我很害怕,我不想再見到那時候的葉之婷。」
  那個時候的葉之婷……?看著香香擔憂的眼神,我這才想起,那個時候的葉之婷指的是什麼。
是啊,我差點忘了在我學會遺忘你之前,我也曾有過一段讓身邊的人擔憂害怕的日子。
  我收回之前對你說的話,陶少謙。
  我的信用會破產,不僅僅是因為你,還有我自己的關係。
  誰叫我曾經讓身邊的人,對我沒有一刻能放心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howcs 的頭像
showcs

showcs

showc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