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了傷會躲起來舔舐傷口,被人發現了,就假裝自己沒受傷,偽裝堅強,不想被人發現自己的脆弱,因為人類是一種懂得自我保護的動物。
  我將自己保護的很好。
  因為不想被發現有偽裝堅強的可能,所以強迫自己堅強,這叫做逞強。
  我對香香,對身邊的每個人說的每句話都是發自真心的,我真的已經把陶少謙放下了。
  對於一個永遠都不會再屬於我的人來說,除了放下,我沒有別的選擇。
  只是有些習慣還是戒不掉。
  習慣在心裡和他說說話、習慣不小心想起他時總愛怨著他,習慣陶少謙會永遠在我心裡頭的感覺。
  因為習慣,然後開始遺忘。
  忘了他的模樣、忘了他的喜好、忘了和他在一起發生過的某些事情,忘了……其實陶少謙已經不在我身邊很久了。
  很矛盾的情緒,我知道。
  習慣遺忘、遺忘習慣,我竟然跟這樣反覆的記憶和思考共存了兩年,還沒有出現錯亂,只能說我的腦袋絕對有異於常人的地方,說不定藏了一塊連我自己都不曉得的神秘地帶。
  而我卻因此而自得其樂的自在。
  這要我怎麼和另一個人談戀愛呢?
  所以妳就饒了我吧,好不好,孫香瑤?
  自從和香香的一番談話之後,我們之間的氣氛就一直僵持不下。
  以前就算談到這個話題而僵持著,但只要彼此釋出善意,最後也都是會合好如初,可是這次不管我釋出多大的善意,香香還是僵著一張臉,擺明了要跟我氣到底。
  忍了幾天,我終於也受不了了。
  「孫香瑤,妳到底對我有什麼不滿就直說,不要用那種怨懟的眼神看我,我沒有欠妳什麼。」好不容易我、香香跟林佳德三個人一起出來吃頓飯,我不想配著糟糕的氣氛用餐,倒胃口。
  錯了也跟她道過歉了,她還要怎樣才會滿意?
  「我的不滿一直都有充分的表達給妳知道,是妳完全不把我的話放在心上。」撇過頭,擺明了就是要跟我嘔到底……
  好呀,要玩那麼硬是吧!
  「既然溝通無效,那麼以後誰也別管誰,我不去干涉妳是怎麼想的,妳也別來插手我的生活。」我們兩個怎麼會為了這種芝麻小事吵成這樣?
  「葉之婷!」香香憤怒的瞪著我。
  從來不曾。我和香香從來不曾為了這種事情鬧得這麼不愉快。
  這一切都是你害的,陶少謙。
  明知道如果再說下去只會更糟,想停下來就趁現在,但我還是負氣的繼續嘴硬下去,把場面弄得更僵。
  「以後妳只要管好妳自己就可以了,我的事不用妳管。」混蛋,妳越說越離譜了!葉之婷,快給我閉嘴。
  「好呀,妳現在是在嫌我多事就對了?」和香香相識那麼久,當然清楚講了什麼話會把她激怒到最高點。
  而我就是在做這樣的事。
  「沒錯。」錯妳個頭啦,葉之婷妳這個智障。
  「好,衝著這句話,以後打死我我也不會……」
  屏著氣等著香香說出更決絕的話來刺傷我,這是我自作孽的下場。
  幸好兩個不理智的女人中間,還有了一個清醒的男人。
  「妳們兩個確定還要這樣繼續嘔氣,講一些氣死對方也嘔死自己的話嗎?」正在氣頭上的我們就這樣被澆了一大盆冷水。
  「……」
  「……」
  吵歸吵,可是我們誰都不想要傷害誰。
  「我不管啦,反正葉之婷這次如果不聽我的,那什麼都不用談了!」香香姿態一擺,把所有難題都丟給我和林佳德去處理。
  這麼任性的女人,林佳德,一定是你寵出來的吧。
  面對林佳德朝我丟過來的苦笑,我只能無奈以對。
  「我的意思已經說得很清楚,有必要讓我再說第二次嗎?」這話,我是對著林佳德說的。
  「妳知道她沒有惡意。」
  「可是她的好意有時候真的讓人承受不起。」
  對人好應該是適當的付出關心,而不是硬逼著人去接受。
  「你別跟我說,你也被她說服了吧?」我指的是香香打電話給林佳德那件事。
  我不知道電話的確切內容是說了些什麼,但是我知道林佳德那時是持反對立場的,別告訴我不過才幾天,他就轉變心意決定挺香香?
  我所認識的林佳德應該是個很有原則的人……吧。
  「妳知道我向來都是幫理不幫親的。」
  他用著很認真的神情,一字一字緩慢的說出口:「所以我、挺、香、香。」
  「為什麼?」我就不信香香比我更有理!
  「因為現在的妳的確讓人放心不下。」
  放心不下?又是放心不下?葉之婷,妳到底有多糟糕啊?
  看著那對情侶檔一臉關懷但又強硬的態度,深深的勾出了我的火氣。但我真的不想再浪費時間在這個話題上了。
  沒共識的事情,再談久都只是白搭。
  「我們可以停止討論這個話題了嗎?」我真的不想同時和他們吵架。
  一個人對上兩個人,還沒吵我就知道輸的會是誰了。
  「不可以!」兩個人異口同聲的回絕我。
  照理來說,情侶間擁有好默契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偏偏我和他們兩個太熟了,他們之間有默契是一回事,但是有默契卻又擺出那麼強硬的態度,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把身子往後一靠,我擺出攤牌的姿態,賭他們一定有事該跟我說卻沒說的。
  「說吧,你們兩個是不是有什麼事瞞著我?」要不是這次的事件跟陶少謙有關,我應該更早就能發覺不對勁的。
  無故對我提出這種要求,甚至跟我大吵也絕不退讓,孫香瑤什麼時候變成這麼有原則的人了?
  明知勉強沒好處,一直以來都站在中立立場,連前幾天和香香聊電話時,還是站在我這邊的林佳德,怎麼可能突然就改變了心意?
  除了有事瞞我以外,我想不出還有第二個原因。
  林佳德看著香香,香香回望著林佳德,兩個人相對無言,最後孫香瑤把頭撇開裝死,林佳德只好默默的轉頭看向我。
  看到表現得這麼孬的孫香瑤,讓我更加好奇他們到底瞞了我什麼事。
  「之婷,我們從高中認識到現在這麼久了,妳真的覺得我們會因為無聊而特地跟妳找吵架嗎?」
  「……」
  「我們會這麼做,是因為……我們有非這麼做不可的理由。」
  「什麼理由?」
  「我們都長大了,有屬於自己的夢想要去追尋。一旦離開校園之後,很多事情都會變得不一樣了,我們所要面臨的的現實會變得更嚴苛。」
  「所以?」我當然知道大四生的我們即將面臨到什麼。
  社會、工作、經濟負擔,諸如此類的責任,在我們一踏出校門後,就沒有可以躲避的餘地了。所以我更不懂,他們為什麼要在這麼緊張的時候提起談戀愛這回事。
  「我和香香決定畢業後要出國進修。」
  這就是他們瞞著我的事。
  我一下子反應不過來,只能呆滯的看著他們。
  我知道很多同學都將出國進修這件事包含在他們的未來規劃之中,但是我卻不知道,原來香香和林佳德也是這樣的。
  他們從來都沒有跟我提過……
  我一點心理準備也沒有。
  「葉之婷。」始終不敢正眼看向我的香香,終於看著我了。
  「妳就當是幫我的忙,聽我的。不要害我人在國外也不得安心。」
  「讓妳安心跟我要不要去談戀愛有什麼關係?」我的腦袋還沒整理清楚,卻能下意識的反駁香香的話。
  我想我已經根深蒂固的,將談戀愛排除在我目前的生涯規劃之外。
  「起碼我會知道,葉之婷不是孤伶伶一個人。在我不在她身邊的時候,還有個人能夠陪她聊聊天,聽她說心事,在她傷心難過的時候安慰她,在她開心的時候陪著她大笑。」
  ……孫香瑤,妳什麼時候變成了我媽啊?
  「我太了解妳了,葉之婷。要是真讓妳一個人,妳不就順理成章的耍倔強耍到底嗎?受了傷不會跟人說,心裡委屈難受也不會找人傾吐,真的忍到不行了就一個人找個角落躲起來大哭,哭完就當沒事般繼續過日子。」
這樣也挺不錯的呀……不會給身邊的人帶來什麼負擔,我也能順利的紓發我的情緒,很好的選擇啊。
「我有這麼糟糕嗎?」我又不是小朋友,就學著多信任我一點如何?
「有。」孫香瑤斬釘截鐵的回答,毫不遲疑。
我真的有想哭的衝動。原來我這些日子的努力壓根就沒有被人接納,在香香和林佳德的心裡面,我依舊是那個需要人看照的葉之婷吧。
「我只是希望妳能找個人陪妳。」
「但那個人沒必要非得是我男朋友不可吧!」說不定我離開校園後想開了,交了很多朋友,未來的事,什麼都有可能啊。
「可是除了男朋友之外,我真的想不到倔強的葉之婷還會依賴誰?」
這句話,堵得我無言。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howcs 的頭像
showcs

showcs

showc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