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書軒這樣警告著,女鬼也不急著反擊,反倒是聰明的躲在墨寶背後,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樣,意圖博得墨寶的同情。
  「書軒,你在做什麼啦?」聽到背後的哭聲,墨寶責備著書軒,轉身安慰著女鬼。
  「問我做什麼?我才要問你這個白痴在做什麼?虧你在外面混過那麼久,好的壞的你不會分嗎?」書軒差點一巴掌呼上墨寶的後腦勺。
  真是會被這白痴給氣死。只要看見可憐的動物落單了,也不管是人是鬼就通通帶回來。壞人還能露個鬼樣嚇嚇了事,可是惡鬼……
  靠,惡鬼很難應付的,這白痴是知不知道啊?
  「什麼好的壞的,紅紅是好鬼啊……」墨寶很委屈的替自己申辯。
  好鬼?紅衣服紅鞋子紅唇膏,這女的全身上下哪一點看起來像好鬼?明明就是厲鬼的代言人吧!
  虧這傢伙還能睜眼說瞎話。
  「讓開,我不會讓這傢伙進門。」書軒一手擋住門口,另一手五指張開,手指頭開始產生變化。
  原本修長的手指化成了白骨,節節分明,手掌的部份變的忒大,五指的指尖像刀子一樣尖銳,一手劃下就能見骨。
  「魅,妳到後頭去。」準備開打了,書軒不忘要後面的她躲遠點。
  她乖巧的聽話,咚咚地跑去躲在檯子的後面,只敢露出一雙眼睛向外瞧。
  書軒沒變化的右手輕輕一抓,就把擋在他面前的墨寶抓起,往後一丟,把他摔個四腳朝天。
  「喂……你有必要丟得那麼大力嘛……」墨寶不滿的抗議。
  不過書軒連甩都沒甩他,只是專注的盯著女鬼瞧。
  「不要說我沒給過妳機會,妳自己滾,我就不動手。」他書軒大爺是不屑對女性生物動手的。
  吱吱。
  他只得到這聲冷笑。
  意圖被識穿,女鬼也不裝了。原本及腰的長髮開始無限生長,全纏到了書軒身上,櫻桃小嘴變成了血盆大口,露出了藏在裡頭的獠牙,嘴一張就要朝書軒咬下去。
  書軒動也不動,只是把手一張,兩指深深的戳進女鬼的眼珠裡,女鬼隨即發出聲聲慘叫。書軒用大拇指和小拇指的力量扣住女鬼的兩頰不動,兩指在眼眶裡更加使用一進一出,原本鑲在眼眶裡的眼珠跟著掉落而出,咚一聲在地上滾動了好一會。
  空眼的眼淚開始流出青色的血,女鬼摀著雙眼,痛得在地上哀嚎。
  「滾,不要再讓我看到妳第二次。」書軒狠狠的撂話,撿起在地上滾動的眼珠,輕輕一捏,眼珠就在他手裡化成灰。
  女鬼抬頭,用著空洞的眼眶瞪著書軒,不甘心的大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男人都該死,你為什麼要阻止我。」即使眼睛被毀,女鬼的纏在書軒身上的頭髮卻沒有滑落,反正越纏越緊。
  「書軒……你讓我……」在後方的墨寶看見這景象,開口向書軒求情。
  「你閉嘴。」話又被吼了回去。
  「妳給我聽好。」他又吼向女鬼。
  「我不知道妳是為了什麼對男人恨之入骨,但是妳千不該萬不該惹到我的頭上來。我已經死很久了,對於感情這種事早就淡了,但是我不准任何人傷害我重視的人,不管是基於任何理由,我、都、不、准。」
  「妳受了傷是妳家的事,妳看不開要死也是妳家的事,妳連自己的生命都不愛惜了,像妳這種人就成了厲鬼,也不會得到妳想要的。」
  「你懂什麼!我早報仇了,我早就得到我想要的了,我讓那個男人生不如死,我讓他一輩子都忘不了我了。」女鬼用盡全力的吼出她成功了的句子。
  「哦,是嘛。心願已了卻沒辦法投胎轉世,只能一輩子做一隻流落街頭的孤魂野鬼,然後一而再再而三的重複自己的卑劣行為,也真是夠可憐了。」
  「你……你什麼都不懂,少在那邊說大話。」
  「是啊,我是不懂啊,實在是不懂為什麼有人會那麼白痴,好好一條命不好好活著,偏要用來尋仇。」書軒涼涼的說著。
  「唉,尋完了仇更慘,連自己接下來要做什麼都不知道,只會抓著自己當時的初衷繼續當鬼,做鬼跟做人一樣失敗。」結論。
  「你……」一再被書軒戳破心裡的想法,女鬼氣得臉色由青轉紅。
  「妳知不知道這傢伙是誰?」他指指坐在地上的墨寶。
  「這傢伙雖然是個白痴,但是他卻是這個世界上唯一能夠救妳的人。」那口吻十分不屑。
  「白痴那兩個字可以拿掉好嘛……」墨寶委屈咕噥。
  書軒一眼瞪過去,墨寶馬上”電電”。
  「不要說我這個當鬼的前輩對妳不好,我現在再給妳最後一次機會。」
  「想想看自己的處境吧。活著的時候為了一個男人失去了性命,死了也要為了男人失去自己重新來過的機會嗎?」書軒的口氣依舊很涼,但是裡頭話卻露出一絲暖意。
  「……」女鬼沒說話,但是原本纏在書軒身上的頭髮卻無力的滑落,緩緩的又變回了她及腰的長髮。
  書軒看了她好一會,才揚聲叫著躲在檯子後面的她。
  「魅,把墨寶的筆跟毛書拿出來。」說完,一直呈現戰鬥狀態的左手變成原狀,帥氣的回書法店去洗手去。
  「哦。」她捧著書跟毛筆,又咚咚的跑出來。
  墨寶接過她遞來的書跟毛筆,溫柔的對著女鬼笑了笑。
  「別再想了,多想一些開心的事吧,想些開心的,會讓妳的新人生變得更美麗唷。」他翻開空白的書頁,輕輕的寫入了女鬼的名字。
  「許心言,對吧?」他俏皮的對女鬼眨眨眼。
  喊出女鬼的姓名,原本空洞的眼眶出現了點點晶亮,被書軒捏成灰的美麗眼珠又回到了眼眶之中,透明的眼淚從眼眶滑落出來,滴進了墨寶的本子裡。
  「下輩子,要過得幸福哦。」完成最後一筆筆劃,墨寶閤上書,誠心地看著她。
  「嗯,下輩子我一定會讓自己過得幸福。」許心言這樣對他承認。
  閤上眼,許心言的身影緩緩化成白光,消失在店門口,消失在眾人的眼前。
  葉魅張大眼,眼皮不自主地眨呀眨的,看看墨寶再看看書軒然後再看向墨寶手中的書跟毛筆。
  無字天書、沒沾墨的毛筆,輕輕在書裡寫上名字,就能淨化靈魂?
  「她……投胎去了嗎?」天呀,今天也給了她太多大開眼界的第一次了吧。
  「沒,我只是讓她進入閻羅殿而己。」墨寶搖搖頭。
  「她之前犯下了重罪,要等服完刑才能投胎,這就是規矩。」書軒開口解釋著,望著店門口,臉上露著一絲欣慰。
  「世上沒有白吃的午餐,做人跟做鬼一樣,也是要照規矩來的。」
葉魅點點頭,她了解規矩的意思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howcs 的頭像
showcs

showcs

showc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