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有人說婚姻是愛情的墳墓,但如果有人願意陪著我一起進墳墓過一輩子也挺不錯啊。
  

  談戀愛真是一件奇妙的事情。
  未成年時談戀愛,家裡的大人會責罵你荒唐,不好好把心思專注在課業上,卻跑去談啥鬼戀愛,影響自己的前程。
  成年後談戀愛,家裡的大人就會勸你年輕人要多交交朋友,多認識一些人,不用急著太早就定下來。
  當年紀大了一點後談戀愛,家裡的大人就開始旁敲側擊,問你什麼時候要帶人回來見家長?兩個人對於未來有沒有計劃或是打算?
  你們說說,家裡的大人想法這麼善變,叫我們這些小孩子要怎麼適應啊?

  自從在魏光禮的婚禮上,讓我爸媽知道我有衛亦澄這個男朋友之後。每天回家,我都要受到我爸媽的追問:「什麼時候把男朋友帶回家給爸媽看看?」
  我每次都很想回:「看什麼看,表哥婚禮那天你們不就一直盯著人家看了一整天了嘛。」
  不過有鑑於我是個非常有孝心的女兒,當然不敢這樣頂撞我的爸媽,於是我只好使出拖字訣,用他工作很忙啊,我們才剛交往沒有多久啊,突然找他來家裡坐坐怕會給他壓力啊……等等的藉口塘塞。
  時間一久,我爸媽也變得聰明了。他們不再會追問著我什麼時候要帶衛亦澄回家給他們看看,而是直接在家庭聚會時,和親戚朋友們訴苦,說我這個女兒都這麼大了還要讓他們兩老這麼擔心,連交個男朋友也不願意帶回來給他們瞧瞧。
  甚至還偷偷跑去找魏光禮和陳姊,要他們找機會安排他們和衛亦澄吃個飯認識一下。
  要不是魏光禮太了解我的個性,知道把我逼急了只會讓我更反骨。反倒過來安撫我爸媽,用他在公司和衛亦澄相處過的經驗掛替衛亦澄保證,保證他跟我之前遇到的爛人不一樣,是個可靠的男人。這才讓我爸媽暫時死了這條心。
  說實話,我很能體諒我爸媽的心情。女兒之前在感情路上受過傷,好不容易才走出傷痛重新接納一份感情了,偏偏女兒年紀又有一點,實在是容不得女兒繼續在感情路上跌跌撞撞的。
  如果可以的話,做父母的當然希望女兒能在這時候遇上一個好男人,就這樣嫁了,往後的幸福都不用愁了。
  這就是天下父母心。
  可是談戀愛的人是我,要和另一個人牽手走一輩子的也是我。我有我的立場和我的堅持。不是我不帶衛亦澄回家給他們看看,而是我認為還不用那麼急。
  等那天我和衛亦澄真的穩定下來,或是有結婚的打算了,再帶回家給他們兩老看也不遲啊。
  於是,就這樣,我和衛亦澄也快快樂樂的交往一週年了。
  在交往一週年紀念日的當天,衛亦澄向我提出了一個要求。
  「小櫻,我想要去拜訪妳的父母。」
  他非常認真的向我提出這個要求。
  我們目前人正坐在法式餐廳裡吃著大餐,燈光美氣氛佳,他就這樣自然而然的說出口了。
  「好啊,我找個時間安排一下。」我爽快的答應。
  交往一年了,感情也穩定了,我想也是該帶他回家跟我爸媽認識一下了。
  「那妳什麼時候跟我回家見我媽?」他順勢提出第二個要求。
  「你找時間安排一下,我隨時都可以配合啊。」我依舊答應的十分爽快。
  一旦交往呈現穩定狀態,見家長對我而言就不是為難的事了。
  「我記得妳之前很排斥跟我回去見家長的。」
  「唉喲,那是因為我們之前還沒有很穩定啊,此一時彼一時嘛。」我老實的說出我的顧慮。
  不同年紀承受的戀愛壓力不一樣。以我和衛亦澄的年紀,談戀愛所承受的壓力就是接在後頭的結婚問題。
  大家似乎都認為,適婚男女一旦處於長期且穩定的交往狀態,後面應該就會結婚了。每個遇見我和衛亦澄的人,最常掛在嘴邊的一句話就是:「你們什麼時候結婚啊?」
  這問題我已經被問了上百遍有了吧。
  「小櫻,妳應該知道跟我回去見家長代表什麼意思吧?」
  「嗯。」我相當的清楚。
  「妳確定妳不會反悔?」
  「嗯……應該是不會。」
  這一年多的相處下來,我和衛亦澄之間的相處越來越有默契。雖然我們偶爾也會吵吵架,但是這並不影響我們之間的感情。
  在我心裡,衛亦澄的重要性已經越來越高。他會逗我笑,會關心我的心理和身體狀況;在我難過的時候拍拍我的頭把我抱進懷裡安慰,欺負我的時候把我氣得朝他哇哇大叫。
  我們一起分享著彼此的生活,手牽手一起面對生活裡的所有歡笑跟眼淚。
  這樣的他,我找不到不和他一起走進愛情墳墓的理由。
  再說,這真的不是我在誇口,他可是老早就躺在墳墓裡朝我招手了呢。
  「那我就不客氣囉。」
  衛亦澄的這句話只得到我懷疑的眼神。這死小孩什麼時候對我客氣過了?一點印象都沒有耶。
  我看著他拉過我握著叉子的左手,從他的右邊口袋裡掏出一個藍色的小盒,打開,拿出一枚閃著光芒的鑽戒沿著我的無名指一路向下套。
  整個過程安靜無聲,我就這樣靜靜的看著他把戒指套在我的手上。
  「請問這是……?」我朝他了亮了亮我無名指上的戒指。
  「結婚戒指。」
  「現在是在跟我求婚嗎?」我好像沒有感動落淚點頭說我願意吼?
  沒有鮮花、沒有下跪,甚至連問都沒問,直接拿起戒指就往我手指套,以為我是這麼好騙的嗎?
  「不是,我只是讓妳試看看戒圍合不合而己。」衛亦澄說得認真,確定戒指牢牢地套在我的手指上後,又伸出手將戒指拔下裝回盒子裡。
  我瞪大眼看著他將戒指收回口袋,然後若無其事的繼續吃他的晚餐。
  我有一種自己快要得心肌梗塞的感覺,用力的做著深呼吸平復我的情緒。
  這死小孩,拿出一枚戒指來搞得我心癢癢的,以為就要上演浪漫情節,沒想到他只是拿戒指出來引誘我。就像用糖果誘拐愛吃糖的小孩的壞人一樣,拿著糖果在小孩面前晃呀晃,準備把小孩騙到不知名的地方。
  可惜我不是愛吃糖的小孩,不、給、騙。
  「戒指在哪買的?很漂亮。」我也低頭吃著我的晚餐,若無其事。
  「在Tiffany買的。妳喜歡嗎?」
  「我超喜歡的。所以決定明天來去買一個送給我自己。」不過就是個鑽戒嘛,我又不是買不起。
  「……」
  哼,敢小看女人,準備倒大楣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howcs 的頭像
showcs

showcs

showc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