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得小時候,地球還沒有那麼熱。
  四季是明顯的,冬暖夏涼,春秋是舒適的涼爽。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地球變得這麼燠熱,尤其是夏季的熱氣,一反撲,彷彿可以當場把人曬昏。
  把手貼著玻璃窗,感受到太陽傳遞過來的陣陣熱氣,對照身上涼爽的空調,變成強烈的對比。室內跟室外根本就是兩樣天氣。
  是不是,愛情其實也是這種道理?
  在愛情裡的人,有著最舒適的溫度,但這樣的溫度是建立在彼此都感到舒服的前提下才能成立。而在愛情外觀望的人,汗流浹背,四處張望著能找到一個感到舒適的地方,害怕在烈陽下曬得太久,頭都昏了。
  到時別說愛情,連人生都不曉得會成什麼樣子。
  「這麼熱的天氣,怎麼還會有人想要在大街上逛街啊。」午休時間,我站在窗前看著大樓下的人潮來來去去。
  我真的很不解,這麼熱的天氣,為什麼不找個舒適涼爽的地方好好的休息?就算想逛街,還是有百貨公司這種地方可以選擇啊。
  「多曬曬太陽也是挺健康的啊。」
  我忍不住抬頭看向站在我後面說話的傢伙。
  「在這種紫外線多到曬久了可能會得皮膚癌的正中午?想折磨自己也不是這種找法。」曬太陽也該看看太陽今天心情烈不烈吧?
  「不然一整天都待在辦公室裡,妳不覺得很膩嗎?」聳聳肩,一副「就是有人如此」的表情。
  我收回眼神,繼續看著窗外的人潮。
  從早上九點就進到辦公室直到晚上下班為止,從到早晚沒踏出公司半步,確實是會令人感到有些膩,但是……跟在太陽下被曬成乾的可能性相比,這種自找的膩,我還能夠忍受。
  「別看了,林小姐。妳不可能光看人群就會飽的,吃飯時間到了。」拉上窗簾,某人直接斷了我的逃避。
  中午時段,吃飯時間,再怎麼不願,還是得出外出覓食啊……
  「耶,宋哲揚,你介不介意……」微笑,試著用最溫柔的語氣開口。
  「我介意,如果妳不想出門吃飯,那妳就準備留在公司餓肚子。」話還沒說話就被人打斷。
  我有點不平的瞪著他。
  身為一個堂堂180身高的男子漢,幫同事帶個便當回來會很為難他嗎?身為男人這麼小氣,會交不到女朋友的耶……
  「走啦,大家都在等妳一個。」點點頭,他邁步往前走。
  唉。看著前方的同事們都已經整裝完畢準備出發,我還能說什麼呢。
  曬太陽跟餓肚子,好像是後者比較划不來吧。
  沒吃飽怎麼會有力氣工作呢。
  「今天吃什麼?」跟在宋哲揚的後面,我理所當然的問起前方的嚮導。
  雖然以資歷和年紀來說,我是比宋哲揚資深了那麼一咪咪,但比起對環境的熟稔度,晚我三個月進公司的宋哲揚可是比我厲害多了。
  舉凡公司附近的好吃的簡餐、自助餐、小吃甚至是法國餐廳,如數家珍,連想都不用想就能指出方位,所以吃飯帶著宋哲揚,就像帶著一台美食搜尋器一樣,永遠都不用怕踩到地雷。
  這也是為什麼,每到中午我們部門外出吃飯的人總是浩浩盪盪的一大群。畢竟辛苦工作了半天,吃點美食慰勞自己順便補充體力是一定要的嘛。
  「妳想吃什麼?」和我慢慢的走在隊伍的後頭,宋哲揚偏過頭問我。
  吃什麼哦,嗯……宋哲揚美食搜尋器的最大優點,就是他不止會帶你去吃好吃的,要想吃什麼好料的,只要輸入進去,一樣OK。
  「義大利麵如何?」平價中的美味,我相信這麼一點小小的要求,難不倒宋哲揚的。
  「好啊。」宋哲揚走向前去詢問其他的同事,我則是站在路口,等著轉紅燈。
  無聊般的左看看右瞧瞧,瞟過,眼神卻定在對街的某一格。
  怕自己看不清,我瞇了起眼睛,用力的看著視線鎖定的方向。
  一個高高的男人,穿著一件很普通的格子衫、牛仔褲,手裡的包包反甩在背上,在等另一個紅燈的同時,嘴角卻噙著一抹很淡的微笑,遠遠地看去,就是很普通的一個路人甲。
  我卻不由自主的揪緊了心臟,腳步無意的識向前走近,只為了看得更清楚一些。
  我很明白這是什麼症狀。
  我這個人,並不擅長等待。在談少然離開後的第二年,我常常會以為他其實早就已經撫平了心裡的傷痛回來了,只是還沒辦法面對有關夏妤恩的一切,而那其中包含了我,所以才會始終避不見面。
  這症狀,就是在那時種下的。
  每個走路姿態像談少然的路人、停駐在路邊,嘴角含著淡笑的陌生人,甚至是有時候和我擦肩而過的人,只要有一點點,眼神、表情、臉容,甚至是味道是和談少然相似的,我就會頓下腳步,用力的將那人看仔細。
  因為思念,無時無刻都會讓我產生一種錯覺,以為談少然早就踏上這片土地,為此,我在每一個遇見曾經誤認為是他的人的地方等待過。
  一次又一次,我被現實用力的嘲笑著我的愚蠢,卻始終無法放棄這樣的追尋方式。
  這是我唯一還能懷抱著的奢望。
  直到這個愚蠢的事實不小心被夏妤恩發現,在她的淚光下,我才滅了這小小的火光,選擇用另外一種方式,去懷抱著奢望。
  奢望呢,那是一種明知道永遠不可能得到,卻還是放棄不了的念頭。
  每次出現,就勾動我所有的思緒,只能順著它行動。
  「思瑜小心。」一陣力道,把我從恍惚裡拉了回來。
  順著憑空出現在我手臂的那隻手往上看,我看見了宋哲揚擔憂的眼神。
  「妳在發什麼呆?差點被車撞上了妳知道嗎?」他的嘴一張一閤的,我卻是遲了幾秒才回神。
  再回頭,剛剛那個似曾相識的身影已經不見了。
  每次都是這樣啊……只要一閃神,就會不見,然後,就再也看不到了……
  「對不起,我剛剛不小心發呆了一下。」我試著以輕快的口氣回覆,卻不知道自己說這話的表情是不是很奇怪,才會讓宋哲揚始終皺著眉盯著我看。
  嘆了口氣。只能扯出一抺笑,拉下宋哲揚的手,跟著大夥兒的腳步往前走。
  重複上演的劇碼,我已經相當熟悉了。
  誰叫思念沒有週期性呢?不會每隔一段時間才想起他,而是只要一想起,就無法遏止。
  一天過一天,直到哪天又不小心給忘記。
  「妳沒事吧?」
  「沒事。」怎麼會有事呢?不會有事的。
  只是思念又被挑起、奢望又開始在作崇而己。
  「走吧,我肚子好餓了。」已經答應過,不會再做出在街頭等候的事了。
  只是,看著對街,心裡還是有一種,很想走過去的感覺。
  談少然,你知道我老是在猜,如果我遇見過的那似曾相識的人真的是你的話,你有看見我了嗎?
  這答案,現在的我早己不敢去猜。所以我開始敬佩那時候會傻傻等在街頭的自己,竟然這麼有勇氣,敢直接去找答案。  
  原本是希望,你能夠撫平心裡的痛傷回來;而現在,或許只要你能出現在我面前,笑著對我說一聲「我回來了」,就夠了。
  我的奢望,只要這樣就能被滿足了。
創作者介紹

showcs

showc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