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好的一天由早晨開始。
  但是運動過量加上睡眠不足的我,今天只想賴在床上當屍體一整天,最好是連肚子餓都有人端著食物拿過來床上餵我。
  我的願望很小,偏偏有人就是死不肯幫我實現。
  某人一早起床後就顯得十分神清氣爽,醒了之後先洗了一個澡沖掉他身上的酒氣,然後心情愉快的哼歌出門買早餐去了。回到家後,也不管三七二十一,硬是把我從床上打撈起來,推著我去浴室梳洗。
  也不想想我會這麼柔弱無力是誰害的……死小孩。
  他給的理由是說,星期天不應該宅在家裡一整天,今天天氣很好,很適合出外踏青。而且我們之前跟婚紗店借租的禮服也應該要拿回去還了,禮服租借的費用是以天計費,早點還比較好。
  基於他的第二個理由超級正當且毫無破綻,我也只好認命的起床刷牙洗臉吃早餐,然後再拎著禮服跟他一起到婚紗店退還。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昨天才參加過婚禮的關係。衛亦澄一進入婚紗店之後,馬上顯得興致勃勃,這邊晃晃那邊摸摸,還跟小姐詢問了有關婚紗拍攝跟新娘秘書的費用等等問題。
  對於他的一舉一動我看在眼裡,卻選擇什麼也不說。
  「走囉。」還完了禮服,我走到櫃檯去領走那個問問題問得很高興的死小孩。
  「小櫻。」
  「嗯?」
  「妳喜歡中式婚禮還是西式婚禮?」
  「我不喜歡婚禮。」尤其在昨天擔任伴娘之後,我的排斥感更重了。
  當新娘子要辛苦挨餓一整天耶……而且還要頂著厚重的濃妝一整天,不停的換裝、補妝,穿著隆重且笨重的禮服四處走動。
  幸福的背後要付出很重的代價。
  「為什麼?女孩子不是都很喜歡婚禮的嗎?」
  「因為準備婚禮很累。」沒看人家要結婚起碼都要準備個三個月以上的嗎?
  我推開婚紗店的門,看也不看衛亦澄一眼。
  衛亦澄走到我身邊牽起我的手,繼續追問他想問的問題。
  「可是結婚一輩子才一次,妳不希望有個很美好的回憶嗎?」
  誰說我這輩子只會結一次婚……我心裡是這樣想,但是卻沒膽這樣回答衛亦澄。老實說,現代人離婚率這麼高,我真的不覺得結婚證書那薄薄的一張紙能有什麼重量。
  雖然不可否認結婚所具備的法律性力。但我認為在婚姻裡最重要的,應該還是兩個人的心意。要有心想要牽手過一輩子,結婚才會有意義。
  「就因為結婚一輩子才一次,當然要選個會讓自己最舒服自在的方式啊。」這樣的回答應該很妥當了吧?
  「妳覺得什麼的婚禮讓妳感到最舒服自在?」
  「嗯,應該是莊園式婚禮吧。邀請親戚朋友到一個風景優美的地方,然後在草地上擺上幾張桌椅讓客人可以坐著休息,餐點就用Buffet方式招待客人,愛吃什麼就自己拿。新人也不用穿正式禮服出席,只要穿上簡單的西裝跟小洋裝,可以在會場內四處走動和賓客打招呼。」這大概就是我夢想中婚禮的樣子。
  不過礙於我家的長輩還是比較偏向傳統風,想要把婚禮設計成這種輕鬆自在風格,實在是太有難度了。
  「聽起來還蠻不錯的,不太像是婚禮,比較像是大型家庭聚會。」
  「結婚本來就是一種大型家庭聚會啊。」都嘛是趁著結婚這個名義,才能夠和平常很少見面的親戚們有名目可以相聚。
  大家都這麼忙,誰有空四處去人家家裡串門子啊。
  「好吧,既然妳這樣說,那以後我們的婚禮就照妳想的辦吧。」
  「拜託,什麼我們以後的婚禮,我們還沒有進行到那個階段吧。」無奈的搖頭。
  「那只是早晚的問題,妳……」
  「小櫻。」
  一聲突兀的呼喚打斷我和衛亦澄的對話。我轉移視線看向發聲處,只看到一個陌生的男人站在我們的面前,一臉激動,眼神緊盯著我和衛亦澄交握的手。
  我盯著他瞧,腦袋疑惑的向左偏完又向右,一臉茫然的看著剛剛喊出小櫻的男人。
  他是在叫我嗎?應該是認錯人了吧?我的腦袋疑問的停在向右偏的角度,仔仔細細把男人打量了一遍。
  「再歪下去小心脖子真的扭到哦。」衛亦澄站在我的身後,將我的腦袋扶正。
  「小櫻。」那名男人看著我對我喊我的名字。
  「耶,衛亦澄,你認識這個人嗎?」我問著我身後的男人。
  「他喊的是妳的名字。」
  「……」可是我不認識他耶。
  「小櫻,我是慶達,方慶達。妳不記得我了嗎?」
  方慶達?誰啊……
  哦,哦……方慶達,我想起來了。
  「方慶達是誰?」衛亦澄輕聲在我耳邊問著。
  「好像是我前男友的樣子。」我也輕聲的在他耳邊回答。
  老實說,真的不是我記憶力太差,才幾年不見就把方慶達的長相給忘光光。好歹我和人家也交往了八、九年,就算太久沒見第一眼認不出來,但看久了總會和記憶中的臉孔相吻合。
  只是現在站在我面前的方慶達,跟我記憶中的方慶達一點也不像。
  以前的方慶達,高瘦、英挺,穿著打扮很有品味,整個人散發出一股自信的氣質。但是眼前這個方慶達卻是憔悴、蒼白,穿著雖然還是挺有味道的,但整個人散發出來的氣質就是一整個頹廢啊。
  哪裡有以前方慶達的樣子!
  難道真的是我記憶力太差?還是以前因為情人眼裡出西施的關係,所以才會覺得他帥得很?
  「小櫻,我可以跟妳談談嗎?」方慶達眼神在我和衛亦澄身上飄移著,然後看向我們剛剛走出來的地方,臉上的神情顯得相當的複雜。
  「對不起,我不覺得我們之間有什麼可以談的。」我很直接的給了他閉門羹吃。
  「小櫻,拜託妳,我真的有很重要的話要跟妳說。」
  「那你就在這邊說一說吧。」
  啊,想想我真是個大度的女人啊!看到背叛我的前男友竟然能夠這麼冷靜的站在他面前跟他說話,想想真是不得不佩服我自己。
  「小櫻……」他的眼神移向衛亦澄。
  「這位是我男友,衛亦澄。」
  衛亦澄很有禮貌的朝他點點頭,方慶達只好尷尬的點頭回禮,然後看著我說:「可以請妳的男友先迴避一下嗎?」
  「不需要,我和你之間的對話沒有什麼不可以讓他知道的。」我的態度相當的大方自在。
  當新歡碰上舊愛時,躲躲藏藏的態度反而令人感到不舒服。反正我和方慶達之間的事情衛亦澄也很清楚,根本不需要對他隱瞞什麼。
  方慶達沉默了,臉上的表情露出一抺受傷。
  搞什麼啊,為什麼一副我欺負他的表情?「你有什麼話就快說吧。」好好的星期天,我有種毀了一大半的感覺。
  「小櫻,我一直很想跟妳說對不起。我當初不應該聯合于晶一起陷害妳,還偷走了公司的機密資料,逼得妳不得不離開巨魄。妳明明就那麼愛我,一心一意的為我好,我卻因為自己的自卑而陷妳於不義,我真的為此感到很愧疚。」
  「嗯。」
  「其實那時候當我把偷來的帳號和密碼交給于晶時,我心裡真的很後悔,覺得我真的很對不起妳,我甚至還想過要收手,跟于晶切得一乾二淨,專心一意的對待妳,回報妳對我的好。」
  「哦。」
  「後來……後來聽說妳離開了巨魄,我有去跟我們以前認識的同學打探過妳的消息,可惜沒有一個人願意告訴我妳到底去了哪裡。這幾年我一直在找妳,大學的同學、巨魄的同事,所有我能想到的人我都去拜託過了,但就是沒有妳的消息。」
  「嗯哼。」
  「小櫻,我真的對妳感到很抱歉。這幾年我一直過得很不好,只要一想起妳是怎麼對待我的,我又是怎麼回報妳的,我就覺得自己真的很該死。」
  「哦。」
  「小櫻,妳能夠原諒我嗎?」方慶達眼神渴望看著我。
  我聳聳肩,雲淡風輕。「我已經忘了以前的事了。」
  可能是我的原諒來的太容易,方慶達竟然因為這句話就紅了眼眶。「小櫻,妳可不可以再給我一次機會,讓我補償妳?」
  「不用了,我現在過得很好,不需要你的補償。」我狠狠的打碎他眼裡的渴望,看著他狼狽的低下頭。
  雖然我曾經信誓旦旦的說若我再次見到他,什麼也不會做。但是當方慶達真的出現在我面前的時候,我的心裡還是湧上一股抵擋不了的憤怒,讓我很想狠狠傷害他,讓他也嘗嘗我當時那種受傷的心情。
  原先我是打算聽他講完這堆廢話之後就要離開的。但是後沒想到方慶達竟然死性不改,永遠只顧著他自己,當著衛亦澄的面說要我再給他一次機會,說他會好好補償我?
  他打算怎麼補償我?簽契約證明他從今以後絕對不會再背叛我嗎?還是以為我的心靈依然因為他而很受傷,所以想重新回到我的身邊給我滿滿的愛?
  他把自己想的太偉大了吧!
  他把我放在哪裡?他又把我的男朋友衛亦澄放在哪裡?
  「方慶達,如果你說完了的話,那麼我們就先走了。」不想再浪費我的時間在一個不值得的人身上,我拉著衛亦澄的手轉身就走。
  「小櫻。」
  「你又想幹嘛?」我連頭都不想回。
  「我們真的回不去了嗎?」
  還在講!我真的受不了了。
  我回頭,用著很認真嚴肅的口吻對著方慶達說著:「方先生。以前的事對我而言早就沒有任何意義了。我現在過得很好,有一個很喜歡而且又穩定的工作,還有一個很愛我的男朋友。不論過去我和你之間有多麼的美好,那早就變成我微不足道的過去。」
  「要不是看你的態度和語氣感覺還挺可取的,否則我真的很懷疑你是想要補償我還是想要繼續捅我刀?你沒看到我男朋友就站在我旁邊嗎?你對我說出那些話不覺得很失禮嗎?」
  「如果你真的覺得很對不起我,想要減輕你的愧疚感。我建議你可以每個月按時捐款給家扶中心或是世界展望會,多做一點善事幫你消消業障會比你纏著我說一些亂七八糟的話來得強。」
  一口氣說完一大串話,我臉不紅氣不喘。
  「還有,我和你早就沒有什麼關係了。請你不要再找我們共同的朋友或是同事打探我的消息,造成別人的困擾。」
  說完,我拉著衛亦澄頭也不回的走了。

  我和衛亦澄手牽著手在路上漫無目的走著,氣氛有點尷尬,我卻不知道該怎麼打破這種尷尬。
  衛亦澄從頭到尾都沒說話,只是安靜的牽著我的手,陪著我一起聽方慶達說那些廢話,再聽著我回方慶達那些話。
  我不知道他聽完方慶達的話後有什麼想法,我很想知道,但是我又不太敢問他,可是不問個明白,我怕這件事往後會成為我們之間的疙瘩。
  「衛亦澄。」
  「嗯?」
  「你在生氣嗎?」
  「生氣?為什麼要生氣?」
  「因為方慶達剛剛講了那些話……」真的有夠失禮,現在想想我剛剛對他說的實在是太輕了,應該要狠狠的斥責他才對。
  「哦,妳說那個啊。本來是有點氣的,不過後來妳不是幫我罵了他嗎?所以就不氣了。」
  不氣了?真的嗎?唬我的吧?事關男性面子問題耶……
  「那你為什麼都不說話?」
  「因為我在想事情。」
  「想什麼事情?」
  「嗯……我記得有個人曾經跟我說過,如果有一天她遇到她前男友的話,她什麼也不會做。但是那個人明明就在遇到她前男友的時候,刮了她前男友一頓。」
  「……」
  「妳說這個人算不算信用破產?」
  「……」
  「衛亦澄!」
  「幹嘛?」
  「你真的很煩耶。」虧我還在擔心他會不會因為遇到了方慶達,又聽到他說了那些五四三的而感到不舒服,結果他竟然在想這種無聊的事!
  真的很欠巴,這死小孩……  
  「衛亦澄。」
  「又怎麼了?」
  「我想去海邊。」我撒嬌的搖搖他的手。
  突然間很想去看看海。看看那一望無際的藍色。城市的藍色天空總是被高樓切割的零碎,當視野變得狹窄,連帶人潮的擁擠都讓我感到有些呼吸困難。
  我想去呼吸帶著一點鹹味的海風,看著廣闊的海洋,心胸應該也會變得比較廣闊吧。
  「好啊。」
  衛亦澄沒說什麼,只是摸摸我的頭,爽快的答應了我的要求。
  藍色的大海,我來囉!

創作者介紹

showcs

showc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