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當過去來到現在,該來的就是會來。
  我必須得要說,被衛亦澄那麼一鬧之後,我們之間的事情就自然而然的浮上檯面了。
  本來很低調的某人,開始會在辦公室曬高調。早上進辦公室不忘了替我帶份早餐,晚上下班不忘了倚在我的位子旁,一臉深情的等著我下班,再牽起我的手去一起去吃飯。
  因為他高調的舉動,不到三天,全公司都知道我和衛亦澄談戀愛了。
  我無法確定,衛亦澄這麼高調的作法,只是單純的想要公開我們的關係呢?還是其實他也是在利用這件事情,軟性傳達他的意思給王予薏知道。
  不管怎樣,他確實是有把我的話聽進去,對待王予薏的態度不再那麼嚴苛。只不過他老是拉著我一起行動,害得我一對上王予薏的眼神,就忍不住升起一絲絲罪惡感。
  這死小孩根本就是個禍水嘛……

  近期在本公司甜蜜曬高調的新情侶,除了我和衛亦澄之外,還有一對。
  魏光禮和陳姊把糾結在一起的線都解開了之後,感情進步神速。兩個人曬起甜蜜的功力一點也不輸給公司裡最強的情侶檔-國王陛下跟女王大人。
  本公司的四大巨頭有了各自幸福的歸屬之後,就連相處模式也漸漸起了變化。雖然陳姊跟女王大人依舊愛鬥嘴,但現在的煙硝味已經不再那麼重,我相信假以時日,她們兩個就能夠放下  以往的心結,變成彼此的手帕交了吧。
  不過也多虧了女王大人老是拿自己和國王陛下幸福的婚姻來刺激陳姊,沒幾個月,魏光禮就手牽手帶著陳姊到我阿姨面前,宣告他們決定結婚了。
  我阿姨簡直樂翻了!
  不用半個月,下聘、文定、拍婚紗,婚禮教堂、婚宴場地通通搞定。我阿姨還樂得包了個大紅包給我當媒人禮呢。
  「表嫂,妳準備好了嗎?」我打開新娘休息室的門,問著坐在裡頭的陳姊。
  難怪人家總說新娘子是最美的。有了幸福的加持,想要不美都很難啊。
  我今天的角色是這對準新人的伴娘。從一早的迎娶開始,我就一路陪伴在新娘子的身邊,陪著她移動、換裝,甚至連早上新郎來迎娶的時候,也非常堅守我的崗位,沒有因為新郎是我的表哥而放水。
  哈哈,人生難得幾回可以這樣光明正大整人,白白浪費豈不可惜。
  一路陪著新娘折騰到晚上的喜宴,看著一身盛重裝扮的新娘子,為了保持美美的妝容和身材,整天下來幾乎沒有進食,心裡真的替新娘感到不捨。
  唉,當新娘也不是件容易的事呢。
  「嗯,我們可以出去了。」陳姊一手拉高她的裙擺,一手伸向我。
  我握著陳姊的手,陪著她慢慢的步出新娘休息室,一路走到喜宴的門口,才將她的手交給魏光禮牽著。
  今天的魏光禮也是超帥。一身的帥氣白西裝,臉上從沒有停歇過的笑容,渾身散發出來的幸福真是叫人看了也羨慕。
  「要好好牽著啊,表哥。」我挽住伴郎的手,笑咪咪的站在他們的前面,準備替他們開場。
  忘了說,今天擔任我夥伴的伴郎,是衛亦澄。
  我想魏光禮其實心裡對於我上次背著他偷約陳姊的事一直耿耿於懷,所以才會決定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他找衛亦澄來當伴郎這件事沒跟我說就算了。他竟然還當著我爸媽的面,跟他們介紹衛亦澄是我男朋友。
  基於我之前許過的承諾:不管在任何場合都要承認衛亦澄的身份,不然就得要到大馬路上喊一百遍衛亦澄我愛你。
  我,在我爸媽面前認了。
  這一認,我今天除了擔任伴娘的疲累之外,還得要接受我爸媽無止盡的疲勞轟炸。要不是看在今天是魏光禮結婚的份上,我一定跟他翻臉。
  早知道魏光禮會補我這刀,今天早上我就多刁難他一點!
  「妳的笑容看起來不太真誠呢,伴娘。」衛亦澄湊近我耳邊說著他的感想。
  我狠狠的瞪過去。
  我不會忘記這死小孩也是共犯之一。
  「新郎的酒量可是超差的。待會擋酒的時候請記得拿出你的男子氣概啊,伴郎。」待會就把他當蟋蟀一樣的灌醉,再逼他上台跳猛男秀。
  音樂下,拉炮的聲一聲接著一聲的響起。我和衛亦澄手挽著手替後面的準新人開場,將他們護送到主桌。
  今天這場婚宴幾乎整間公司的人都來了。在場的所有人幾乎都有相同共識,整場婚宴的流程進行的非常的順利。首先是先恭請董事長和總經理上台為這對準新人送上祝福,再請雙方父母及新人上台接受大家的祝賀,沒花費太多時間就開桌了。
  鑑於有長輩在場,在新郎新娘敬酒的時候,公司同事們都還很客客氣氣,維持著該有的禮貌。等到九點一到,先把長輩送走,整個會場只剩下我們這些年輕人之後,就瘋了。
  「來,先來個交杯酒啊。」第一個動手的是女王大人。她抽走魏光禮和陳姊手上的酒杯,換成一人半瓶的威士忌。
  才一開始就這樣灌,我看不用半個小時新人就要醉了吧。
  「張姊,我表哥跟表嫂的酒量都這麼差,妳這種灌法,後面的人都不用玩了。」我抽走他們兩個人手上的酒瓶,換成半滿的酒杯遞上去。
  「夜晚還很長,慢慢來才會好玩嘛。」
  「才半杯哪夠誠意啊?」
  「不然伴娘伴郎代表喝半瓶,新郎新娘喝三杯。」旁邊有人開始鼓噪。
  哇哩咧,一定要一開始就玩這麼大嗎?
  酒酣耳熱,大家開始進入瘋狂灌酒的境界。我雖然很努力的擋了,但還是讓魏光禮和陳姊都喝了不少。
  過不了多久,魏光禮真的喝醉了,還被人拱上台去演鋼管猛男秀。
  「脫!脫!脫!脫!」幾個大男人圍著新郎和新娘,催促著新娘趕快脫了新郎的衣服,把他上半身扒個精光。
  赤裸著半身的新郎上了舞台跳了三分鐘之後,新娘被推上去當成了鋼管,害羞的由著新郎在她身邊跳豔舞。
  跳完舞下來,新郎新娘又被纏著玩遊戲。先是由綁住新郎的眼睛,要他從握住的女性的手中猜出他的新娘子是誰,猜錯的話就要新郎喝新娘脫下的高跟鞋酒三杯。
  一堆千奇百怪的鬧洞房花招全數出籠。鬧得新人跟擋駕的伴郎伴娘都快撐不住了。
  不是我要說,魏光禮的猜題運實在有夠差的。每次只要是玩腦筋急轉彎或是猜謎語,他沒有一次猜對的。每次猜錯就罰三杯,衛亦澄光是替他喝猜錯的酒,就喝了快一瓶半的威士忌了。
  就這樣打打鬧鬧的也在婚宴會場鬧了三個小時。因為是星期六晚上的喜宴,大夥兒瘋到時近凌晨時分才放新郎新娘去門口送客。同事們一個扛著一個搭計程車回家,家族裡還清醒的人就留下來幫忙收拾善後。
  而我呢,則被託付一個重責大任。負責把今天擋酒擋到自己醉茫茫的伴郎送回家。
  「真的不用我留下來幫忙嗎?」我這樣問著魏光禮。
  家族裡有家室的早就走了,現在還在現場的只剩下幾個年紀較輕的表弟表妹幫忙,我怕表弟表妹們沒經驗不知道該怎麼處理。
  「不用。妳先送亦澄回家吧,我和妳表嫂可以的。」
  「真的可以?」
  「鬧了這麼久,我的酒也差不多醒了。再說後面都是靠亦澄幫我擋酒的,其實我也沒喝多少。」
  是沒錯啦。比照已經醉到不醒人事趴在桌上睡覺的衛亦澄,魏光禮還能神智清醒的站著和我對話,確實是可靠多了。
  「那我就先送衛亦澄回家囉。」
  婚宴鬧得太晚,我還來不及換下禮服。只好先拎著我和衛亦澄的物品,扛著衛亦澄搭計程車先送他回家,我再回家。
  衛亦澄的酒品還不錯。在喜宴喝醉了之後就趴在一旁乖乖的睡覺,就連魏光禮幫忙把他扛進計程車的時候,他也沒有胡亂掙扎什麼的,就這樣乖乖的坐進計程車靠著我的肩膀繼續睡他的。
  問他家裡地址他也乖乖的吐實,一點也沒有喝醉酒後找麻煩的態勢。
  「小姐,到了哦。」
  「你家到囉,衛亦澄。」我輕輕拍著衛亦澄的臉,試圖喚醒他。
  他卻只是手一揮,臉朝我的肩膀磨蹭了幾下,繼續呼呼大睡。
  我只好尷尬的看著司機,請司機幫忙把他扛上去。和司機一人一邊扛著衛亦澄,到了他的家門口之後,我將計程車資付給司機,並且萬分感激的向司機道謝之後,司機就走掉了。
  我歪歪斜斜的努力支撐自己還衛亦澄這隻懶骨頭的重量,非常的苦惱著。
  衛亦澄家是到了啦。但是沒有鑰匙要怎麼進去?
  「醒醒啊,衛亦澄。你把家裡鑰匙放在哪裡?」我只能把希望放在這個醉鬼上了。
  「嗯……不要吵,我還要睡……」
  「要睡回房再睡,你把鑰匙收在哪裡了?」一手扛著他,一手拎著我和他大包小包的物品,我實在是抽不出手來找他的鑰匙。
  「啊?什麼?」
  「我說鑰匙,你家的鑰匙?」我不想和他坐在大門口過一整晚啊。
  「啊?什麼鑰匙?」
  「你家的鑰匙!」
  「哦……我家的鑰匙!妳是誰,為什麼要跟我拿我家的鑰匙?」
  「……」我收回前言,衛亦澄這死小孩或許喝醉了不會大吵大鬧,但是他會很盧!
  「說啊!說說看啊!妳是誰?」衛亦澄一手撐著牆,整個人依向牆面。
  「我是貝巧櫻。」
  「貝巧櫻是誰?」
  「……貝巧櫻是你的女朋友,是今天婚禮的伴娘,是負責送你回家的倒楣鬼!」拜託,我今天忙了一整天真的累了,可不可以放我回家休息了?
  「哦……所以妳要來我家?」
  「我是要把你安全送回家。」門口不算。
  「可是我家很亂……都沒整理耶。」他笑得很害羞靦腆。
  「……無所謂,不然你開門自己走進去也可以。」我這樣應該也算安全把他送進家門了。
  「小櫻好愛生氣。」他低頭,悶悶的抱怨,雙手在他的口袋翻找。
  說真的,要不是他現在喝醉了,我真的很想棄他於不顧,讓他嘗嘗什麼叫做真正的生氣。
  看他左右兩側口袋摸摸、後側口袋摸摸,胸前口袋也摸摸,摸不出個所以然來,繼續用害羞靦腆的笑容看著我。
  「鑰匙好像在我的包包裡……吧。」
  吧咧!後面那個吧是怎樣?
  「我幫你找比較快。」我探手進去他包包裡直接搜尋。
  照他那種找鑰匙的速度,可能找了一個小時我還要陪他在門口罰站。
  找到了鑰匙,準備開門的時候,衛亦澄那個懶骨頭竟然又賴了過來,將整個人的重量都壓在我身上。
  「站好啊你。」我快被壓垮了啦。
  「我沒力……」某人很孬的趴在我的背後裝柔弱。
  不想再浪費力氣理會那根懶骨頭,我快速的打開他家的門,待他慢吞吞的跟著進門後,關門上鎖,再扛著他往他的臥室前進。
  認真來說,這是我第一次到訪衛亦澄的房間。雖然進門前他一直碎碎念他的房間很亂,但所謂的亂也還好,只是有幾件衣服亂扔在沙發上而己,大致上環境是很乾淨的。
  這樣就叫做亂的話,那麼改天我應該找他看看我的房間,他就知道何謂真正的亂……
  扛他進房,想把他甩上床時,卻發現他的手緊緊的摟著我的腰不放。
  「小櫻。」
  「嗯?」可惡,喝醉了力氣還這麼大是怎樣。
  「我也好想結婚哦。」他把頭靠在我的肩膀,對著的我耳邊輕聲細說。
  「你是因為今天參加婚禮所以才會產生這種錯覺。」我非常冷靜的回答。
  衛亦澄這種症狀我懂。當你去參加身邊親近的友人的婚禮時,你會覺得結婚似乎是一件很美好的事。
  看著那兩個人能夠在眾人的祝福下手牽手過一輩子,共組一個家庭。這樣的幸福氛圍,會讓單身或是已經有伴的人心生嚮往,心裡偷偷的盼望自己有一天能有這麼美好的歸宿。
  但這樣的衝動只是一時的,時間一久就會慢慢的淡去。單身的人依舊還是維持著單身,有伴的人繼續跟他的另一半走下去。只有真的認真思考過結婚這件事的人,才會有不一樣的結局。
  「……」
  「乖,你等一覺醒來你就不會想結婚了。」不過我跟喝醉的人解釋這麼多也沒用,直接哄他睡覺比較乾脆。
  「……」
  但是我忘了,一旦拗起來的衛亦澄是非常非常的盧。就在我將打算使勁將他甩向他的床時,他緊緊的扣著我的肩膀,拉著我一起跟他跌到床上。
  「衛亦澄!」禮服壞了怎麼辦!這是借的,弄壞要賠耶。
  他不理我,開始自顧自的動作。
  「喂。你幹嘛亂扯我的衣服。」
  「我高興。」
  「不要壓在我身上。」
  「我偏要。」
  「不要亂摸!」
  「哼。」
  「衛亦澄你這個色胚!」
  「謝謝妳的稱讚。」
創作者介紹

showcs

showc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