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胸脯掛保證的時候說得很豪氣,等真的要面對這件事的時候,我萬分的苦惱啊。
  要怎麼樣幫魏光禮打破這個僵局呢?
  魏光禮那傢伙把自己安插在一個好朋友的位子上這麼多年。難不成現在要我跳到女主角的面前跟她說:「嘿,其實妳的好朋友暗戀妳很久了。」
  想死嘛我……
  憑我一己之力,實在是沒有什麼好方法,只好對外尋求協助了。
  「衛亦澄我問你哦。如果,我是說如果,如果有一天你喜歡上你的好朋友的話,你會怎麼樣對他表白你的感情?」同樣身為男性,衛亦澄的想法應該會比較具有參考價值吧?
  「我喜歡的好朋友是男的嗎?」
  「……女的。」我有講得這麼不清楚嘛。
  「如果是女的,就沒有什麼好遲疑的,直接告白就是啦。」這口氣好像我問的問題很白痴。
  我當然知道直接告白是最快又有效率的辦法啊!但問題就是辦、不、到。
  「可是一直以來你陪在她身旁的情況,都是陪著她渡過失戀的時光。你的好朋友一直把你當作她的心靈支柱,你就這麼直接跟她告白,說你喜歡她的話,你不怕她會反彈嗎?」
  嗯,就女性的觀點來看,這樣的感情有一點微妙。就因為陳姊把魏光禮當成好朋友,反而更不能接受原來魏光禮是帶著某種心思靠近她的。
  如果今天陳姊的角色換成是我的話,我可能也會開始檢視魏光禮對待我的態度到底是不是真心的?如果今天我不是他所喜歡的女孩,他是不是就不會對我這麼溫柔?如果我拒絕了他,他就從此不再跟我友好,是不是表示他覺得在我身上花費心思沒用了,所以乾脆放棄?
  唉。就連我都會有這種負面的想法了,陳姊怎麼可能不會有?
  衛亦澄只是嘆了口氣。「所以說妳們女人真的想太多。」
  「什麼意思?」
  「對男人而言,我們根本就不在乎什麼心不心靈支柱的問題。會對妳好,一定是因為對妳有好感,我就只會擔心告白後會不會被妳打槍這件事而己。」
  「……」還真是直接了當的回答啊。
  「那如果你告白被打槍了呢?」
  「在這種情況下,我覺得我不可能會被妳打槍。」說得十分鏗鏘有力。
  「為什麼?」
  「因為妳們女人是感性的動物。雖然第一時間可能會覺得被背叛,但是如果妳真的把我當成是妳的心靈支柱的話,最後妳還是會願意接納我的。因為我對妳來說太重要。」
  這股自信是打哪來的啊?
  「男女之間不能只是純友誼嗎?」
  「男人跟女人之間不會有純友誼。」
  「誰說的?」
  「你去問十個男人,有九個會這麼回答你。剩下的那個應該是性向特殊。誰教異性相吸是這世界不變的真理。」
  「……」
  我是不是問錯人了?這個問題問男人好像沒得解耶?
  「好吧。」今天的QA時間到此結束。
  我低頭收拾著剛剛開會時擺放在桌面上的文件,想著等下應該找誰來問問才好呢?找王予薏?還是小球?其實我還蠻想直接找陳姊問這種假設性問題的說。
  這種事當然是問當事人的反應最準確啦!省得我和魏光禮一直在揣測個老半天還揣測不出所以然來。
  收完了我的文件要離開會議室時,抬頭,卻發現衛亦澄還坐在位子上,一臉若有所思的看著我。
  「幹嘛這樣看著我?」
  「我在想妳剛剛的問題。」
  「有什麼問題嗎?」我說錯了什麼嗎?
  「貝巧櫻。」
  「嗯?」
  「請問妳這是在暗示我嗎?」
  「什麼?」
  「通常會問這種假設性問題的人,不就是當事人嗎?」
  我傻住了。
  「還是說……除了我之外,妳目前還有別的心靈支柱?」
  某人講到別的心靈支柱時,眼睛危險的瞇了起來,害我忍不住抱緊我手裡的文件添加我的安全感。
  這誤會太大了……
  「我剛剛的問題真的只是假設性問題,並沒有針對任何人。」尤其是我和你。
  「可是我有。」
  「什麼?」 
  我今天跟衛亦澄有很嚴重的溝通障礙哦。他講的話我沒有一句聽得懂。
  「妳沒發現嗎?我剛剛的回答都是針對妳。」這下,換衛亦澄起身收拾文件,準備離開會議室了。
  在經過我身旁時,他十分歡愉的再丟下一個炸彈給我。
  「一旦被我相中的。貝巧櫻,我會死咬著不放,所以別想逃。」
  「咦?」
   等等!中間那個逗點是什麼意思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howcs 的頭像
showcs

showcs

showc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