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有句話是這麼說的,出來混的,遲早要還的。
  有人說,愛在曖昧時最美。我想我現在可以深深的體會這種感覺了。
  雖然心裡明白我和衛亦澄之間有些地方不一樣了。但我們卻選擇給彼此更多的空間,沒有試圖去撥開還隔在我們之間的那層紗。
  在彼此都有好感的情況下,我們隔著適當的距離試探著對方的心意,然後慢慢地靠近。
  無關喜歡的深淺,或是誰先愛上誰就輸了的問題。
  而是在經歷過感情和生活的淬練之後,我們都變了。變得不像年輕時那樣,一旦確認了心意後就毫無顧忌的勇往直前,前去尋求轟轟烈烈的感情。
  現在的我,或者該說是我們,比較適合的戀愛方式,應該是屬於細水長流般的感情吧。
  慢慢地、一點一滴的,朝著可能屬於我們的未來前進。

  齊光的事情在我們小組的全力補救下順利結束了。衛亦澄事後去跟國王陛下報告時,很有義氣的沒把我和杜家勤的關係說出來。反倒是我主動的說明我和芊芊的交情,以私人交情的名義向國王陛下說明事情的始末。
  我並沒有想要隱瞞國王陛下或是女王大人有關我過去的事情的意思。只是每件事情都是有關連的,只要開口說了第一項,之後就有可能要繼續說明第二項、第三項。
  我跟衛亦澄是一樣的。我們都不是習慣把心事說給人家聽的那種人。
  忙完了齊光的事,我們手邊依舊有忙不完的事情。衛亦澄依舊有跑不完的業務,我依舊有做不完的企劃工作。我們的相處模式和之前並沒有什麼太大的不同。
  只除了偶爾心血來潮,衛亦澄會打電話給我聊個幾句,我晚上睡不著覺,也會打電話過去騷擾他,要他陪我聊幾句。
  我要再次重申,我和衛亦澄都不是習慣把心事說給人家聽的那種人。所以我們的聊天內容都很空泛,聊聊今天做了些什麼事、對於什麼案子有什麼心得或是想法之類的。
  日子過得很輕鬆愜意,我很安於這樣的狀態。
  搞定身邊大小事,我開始有餘力去關注我身邊的其他人。小球和阿寬的感情發展的很順利、王予薏似乎還沒有對衛亦澄死心、女王大人偶爾還是會找機會想撮合我和衛亦澄,只是我跟他似乎還不想改變這樣的距離。
  然後有一天,事情就這麼發生了。
  我很早以前就說過,在這間公司裡,除了女王的戀愛故事、女王的情敵這樣的大戲之外,其實還有一部在檯面下上映的戀愛小品。
  這齣戀愛小品的故事大綱是這樣子編排的。
  男主角在進入公司沒多久後就因為公務上的接觸漸漸的喜歡上女主角,只是在他還沒開口告白之前,便意外的發現女主角喜歡的是他的朋友。因為女主角愛的不是他,所以他便毅然決然的放棄了這段初萌芽的感情。
  只是他沒料到,最後他的朋友選擇的是他們的另一個同事,而不是他所心儀的女主角。
  在女主角傷心難過時,他以朋友的立場陪伴她一起渡過那段低潮的日子。也因為陪伴,所以曾經拔除的心意又重新回到他的心田裡,慢慢地,茁壯了起來。
  把自己定位在朋友的位子上後沒多久,男主角發現他錯了。
  因為是朋友,所以可以毫無顧忌的陪伴在女主角身邊,分享她的所有喜怒哀樂。也因為是朋友,所以不能夠輕易的打破這層關係,讓自己從朋友變成男朋友。
  把自己卡在不上不下的位子之後,男主角十分的苦惱著。
  女主角的個性有點固執、容易鑽牛角尖。該用怎樣的方式讓女主角知道自己對她的心意?讓女主角能夠清楚的知道自己是以不希望她傷心的心情陪伴在她身邊,而不是抱持著想要她做他女朋友的心情?
  這一苦惱,男主角就苦惱了好幾年。
  連他的朋友跟他們的另一個同事都結了婚了,他還在原地踏步。
  而就在他原地踏步的時候,女主角也漸漸的變了。原先個性善良的女主角因為一再的受到打擊,旁人的閒言閒語漸漸的讓她覺得喘不過氣,久了,她的個性變得有點好鬥、偏激。
  這樣的個性在遇上自己的情敵時更是變本加厲。
  看著這樣的女主角,男主角更加的自責了。
  如果當初他能夠勇敢一點,在女主角傷心的時候跳出來說要當她一輩子的支柱,能夠在旁人開始對著女主角指指點點的時候跳出來為她說話,是不是女主角的個性就不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了?
  因為自己的遲疑,讓男主角越來越沒有自信,能夠給女主角幸福。這段戀情,就在彼此的心意都漸漸扭曲的情況下一直上演下去。
  這故事說到這裡,男主角、女主角是由誰擔綱演出,應該就不用我多說明了吧。
  在面對愛情時,人都是膽小的,都是害怕破壞了眼前的寧靜之後就再也回不去了。
  想要改變現況要有很大的勇氣。如果自己沒有這樣的勇氣的話,不如就讓別人來助你一把也可以。
  很不幸地,不,是很榮幸的,我被賦予了這項重要的使命,成為了推男主角到幕前去的那隻手。
  「表哥,你好歹也說一句話吧?」我癱坐在位子上,對坐在我面前三十分鐘之久,卻一聲不吭的仁兄很沒轍。
  家族的力量是很大的。尤其是你身邊和你年紀相近的表兄弟姊妹都已經一個個成家立業去了之後,剩下還單身的那幾隻小貓,真的要自求多福了。
  「要嘛你就乖乖點頭答應去相親,要嘛你就乾脆點跟阿姨坦承你暗戀陳姊的事情,二擇一,就這麼簡單。」啊你到底是要想多久啊……
  「我不相親。」第三十三分鐘過去,他終於開口了。
  「那你就是要去跟阿姨坦承你暗戀陳姊囉?」太好了,我終於可以結案了。
  「……」
  沒回應?這是怎麼一回事?
  對面的人持續不發一語,我的耐性也正式宣告用罄了。
  「魏光禮,你到底是不是男人啊?可不可以乾脆一點!」拖拖拖,都什麼時候了還在拖?
  「這事情很複雜,急不得。」
  所以呢?現在是皇帝不急急死太監嗎?
  「我真的搞不懂你耶!你到底對陳姊有什麼想法?你真的喜歡人家嗎?」
  姑且不論魏光禮已經花了多少時間在等待這事上頭。每個人都是一樣的,一天只有24小時,一年365天。他在浪費他的光陰的同時,陳姊的時光也是一直在流動啊!
  女人的青春是很寶貴的!容不得半點浪費!
  「小櫻,妳明知道……」
  「停,我不想再聽你那些似是而非的理論。」我抬起手,阻止他的辯解。他想說的話我已經聽了很多遍,都快會背了。
  「我只要你現在給我一個答案。要乖乖的去相親,還是去跟阿姨坦承?如果你不敢跟阿姨說陳姊的事情的話,那麼我來說幫你說也可以。」反正他今天一定要給我一個答覆。
  「如果我說我都不要呢?」
  「那我就去找汪哥和張姊,把這一切事情都告訴他們。」我不會去找女主角說這件事情,但我會請關鍵人出馬替我擺平這一切。
  魏光禮露出苦笑,幽幽的問我:「小櫻,我有做過什麼對不起妳的事嗎?」
  「沒有。」說到這個,我就有點心虛。
  「那妳為什麼非得要逼我給妳一個答覆?」
  「因為你是我表哥啊。」我只能幽幽的回答,躲避他的目光。
  前些天阿姨來找我的時候,其實我是很不想接下這件苦差事的。
  魏光禮今年33歲了,不是3歲,他有權利決定他的人生和他的另一半,沒有人有資格替他做決定。但是阿姨軟硬兼施的手段卻讓我不得不誠服。
  阿姨的軟性訴求是:一個做媽的希望他的兒子能夠早點成家立業,盼望她老了之後能夠有另一個女人來照顧他的兒子,甚至在她老死之前可以生個孫子讓她體會一下含貽弄孫的滋味,這樣的願望也沒有什麼不對。
  而阿姨最後對我來硬的,是直接放話了。她說她的擔憂也等於是我媽的擔憂,雖然我之前曾經經歷過那樣的傷害,但都過去那麼多年了,也該放下了。
  反正要請人幫忙介紹相親的對象,不一定非得要拘泥於我表哥適合的人選。若我無法勸服我表哥的話,那麼直接換成我去相親也是可以,阿姨已經跟我爸媽取得了共識。
  在這種殘酷的選擇下,我當然只好選擇先推我表哥去赴死……啊不是,是去尋找他的幸福。
  況且,孩子都是由媽媽肚子裡生出來的,自己的孩子在想些什麼,父母真的沒有感應嗎?
  我懷疑阿姨可能早就察覺到魏光禮的心情了。否則的話阿姨不會對我說,如果魏光禮心裡有喜歡的女孩子的話,就叫我勸魏光禮早點把人家帶回來看看,別再擔擱了。
  聽聽,這樣的話還不夠明顯嗎?相親分明就是個幌子,阿姨的最終目的是希望魏光禮能老實的面對自己的心情,帶陳姊回家給她老人家看一下。
  身為阿姨最疼愛的外甥女,怎麼可以做讓阿姨傷心的事呢。
  「魏光禮,如果你真的不能抉擇的話,不如就交由命運來決定吧。」人煩惱不出個所以然的時候,不如就交給天來幫忙吧。
  我從口袋裡掏出一個十元硬幣,在他的面前轉了一圈:「人頭的話你就乖乖的去相親,字的話你就認命的去跟阿姨坦承,如何?」
  魏光禮只考慮了一會兒,然後點頭。
  我將硬幣往上拋,然後接住,把握著硬幣的那隻手伸到魏光禮的面前,兩個人一起等待結果公佈。
  是字。
  哦耶!我忍不住在心裡高聲歡呼。
  魏光禮的臉色一度放鬆,然後又皺起眉頭。
  我知道他心裡其實對相親非常排斥,但是要他去告訴阿姨他有喜歡的人,說了之後又該怎麼辦呢?難不成真的老實跟阿姨坦承他暗戀一個女人很多年,卻遲遲無法跟人家告白?
  聽到自己的兒子這麼遜,我阿姨說不定會氣得把他逐出家門。
  不過事已成定局了,就只能想辦法解決了。
  「我說表哥,你乾脆就去跟陳姊告白如何?是好是壞,總是要有個答案啊。」
  如果陳姊願意接受他,那麼當然就是Happy End皆大歡喜啊。如果不幸得到了令人傷心的答案,那也沒關係,起碼知道自己的努力不會再有成果,就收拾收拾自己的心情,再出發吧。
  「去告白?」
  「嗯,去告白。」我舉雙手雙腳贊成。
  「要我去告白嗎?」
  「別擔心,我會幫你。」
  「妳幫我?」
  「沒錯,我幫你。」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howcs 的頭像
showcs

showcs

showc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