衛亦澄說完了這句話後便沉默了起來,我只有安靜的陪著他一起走。從捷運站到我家不遠,走路十分鐘就可以到了。可能這個故事很長很長,十分鐘內講不完吧。
  走著走著,衛亦澄突然在我家附近的便利商店停下了腳步,只說了叫我等一下後就走了進去,幾分鐘後他出來,手上拎了一袋啤酒,朝我晃了晃。
  這是男人的通病嗎?有酒比較容易能放鬆說心事?
  他拉開便利商店前面的椅子,替自己開了一罐,然後又開了一罐給我。
  我接過啤酒,先啜飲了一口,然後在他對面坐了下來。
  「我女朋友,不對,應該說是我的前女友。」講到前女友三個字,他朝我笑了一笑。
  人在說故事的時候常常都會這樣子,太過於專注在回憶上,卻忘了時態已經變化成過去式了。
  「她是我大學的學妹。我大三那年她才大一剛入學,我記得我在新生班級看到她的第一眼,就覺得這個女生好可愛,我好喜歡。後來我們開始有了接觸之後,我對她的感覺越來越強烈,於是我就跟她告白了。」
  「我記得那時候我和她每天都黏在一起,不管去到哪裡,一定都是手牽著手一起。我很早就立定志向不繼續念研究所,要先去當兵然後出社會工作,她也很支持我的決定,所以我大學一畢業,我就馬上去當兵了。」
  「在我當兵那段期間,因為她要準備研究所考試,所以我們有一段時間都是各自忙各自的事情。雖然相處上越來越像老夫老妻,但是我們心裡還是認定了彼此。」
  「一直到我退伍,她考上研究所;然後我工作,她繼續念書。我以為我們會這樣一直走下去,我甚至還算過,等她研究所畢業的時候我手上應該會有一筆小積蓄,如果她還想繼續念書的話,我會無條件支持她。」
  看著衛亦澄說著這段回憶的時候,我心裡突然有一個想法。
  難怪人家總說在愛情裡的都是傻瓜,為了心愛的人,真的是做什麼都不怕。
  我靜靜的聽衛亦澄說。有時候提到他和她美好的過去,他會像是陷入了回憶一樣整個人靜默不說話,我也不催促,靜靜的等他繼續說下去。
  「我一直以為人的本性是不會變的。我認識的她一直都是一個個性乖巧的好女孩,很貼心、討人喜歡,對感情忠誠。結果事實跟我所想的完全不一樣。」
  「也許環境真的會造就一個人的不同吧。她畢業後出來工作沒多久,個性就慢慢的變了,很多習慣也都不一樣了。以前的她老是穿著T恤牛仔褲,說這樣穿比較方便活動,後來她開始愛穿裙子,短裙、蛋糕裙、連身洋裝,她的衣櫃裡開始出現一些她以前說過不喜歡穿的衣物。」
  「我以為她只是變得愛漂亮而己。說實話,看到自己的女朋友變得更加美麗,做男友的其實是很驕傲。因為她還是跟以前一樣,會倚偎在我的身旁跟我聊天,會在週末和我一同出遊,會在我需要人陪伴的時候陪在我身邊。」
  有人說,感情的改變,一開始都是從很小的細節開始變化的。就像某部電視劇裡的演的。如果你的另一半突然改變了他的穿著、習慣,那你就該稍微注意點才好。
  衛亦澄注意到了,但是女孩還是一直陪在他的身邊,所以他的信任不變。
  「是到後來,她慢慢的又有了一些改變。她開始不主動打電話給我、不讓我接她下班、不讓我去她住的地方找她,整個人像是人間蒸發一樣讓我找不到。最後甚至連再見也沒說,只傳了一封簡訊給我。」
  衛亦澄看著我,那眼神像是在問我知不知道那封簡訊的內容是什麼?
  女孩都做到這種地步,不用問我也知道簡訊的內容會是什麼。
  喝完了手邊的啤酒,他又開了一罐,直到喝完他手上的第二罐啤酒之後,他才接著開口。
  「收到簡訊的一個禮拜後,她結婚了。對象是她的上司,因為有了對方的孩子,所以奉子結婚了。聽說她結婚的時候,已經懷孕三個月了,但是我們是在她結婚前一個月分手的。」
  所以他們還在交往的時候,女孩就已經背叛了衛亦澄。
  「好像都是這樣。」我忍不住有感而發。
  「什麼這樣?」
  「被背叛的那個永遠都是最後知道事情真相的人。」我是這樣,衛亦澄也是這樣。
  是因為太過信任對方,所以不願意去懷疑?還是相信真愛無敵,所以被背叛的時候痛特別的痛?傷特別的深?
  不知道耶,誰叫被傷害的那個老是抱著自己的傷口舔舐,而傷害的人那個已經往前走到追不回的距離了,連要衝上去甩他一個憤怒的巴掌也沒力氣了。
  「是啊。真不知道這是為什麼。」
  兩個傷心的人一起坐著喝啤酒,這畫面看起來還真是有點淒涼啊。
  「衛亦澄,如果你前女友現在出現在你面前的話,你會做什麼?」我拿他問過的問題回問他。
  「今天以前的我,應該會忍不住衝上前去抓著她的肩膀,追問她為什麼要背叛我吧。」
  今天以前的他?意思是今天的他不一樣了嗎?
  「那今天的這個你呢?」
  「不知道。」
  「啊?」
  「我說,我不知道如果是現在這個我,看到她會有什麼樣的反應。」他回答得很誠懇,我卻聽得一頭霧水。
  「本來我以為我的故事很可憐,但其實這樣的故事每天都在發生。今天以前的我一直沒辦法放下這個心結,對過去的事耿耿於懷,但現在的我……」
  「現在的你怎麼了?」
  「看到妳這麼坦然的面對過去,我突然覺得對過去還有執念的我很蠢。」
  哦,所以這就是今天以前的你和今天的你的差別啊。
  「要不是跟你有熟,聽到你這番話我可能會忍不住想扁你。」
  「為什麼?因為我發現妳比我更慘,所以我其實不算慘?」他笑了。
  「你真的很欠扁。」我也笑了。
  問我會不會忌諱別人拿我的傷心事來做對照?如果說,我的故事可以讓人有更多的醒悟,那麼就算是被當成是對照組也無所謂啊。反正,那只是我慘痛的過去,是過去哦。
  「說真的,妳現在這個樣子真的跟杜經理口中的那個貝巧櫻差很多。」
  「是啊,我也沒想到我會改變這麼多。」
  以前的貝巧櫻,積極、熱情、有衝勁;現在的貝巧櫻,淡泊名利、不求上進,整天就是一副懶洋洋的樣子。別說跟以前的我不像了,就連一點點以前的影子也沾不上邊。
  別說是杜家勤了,任何一個認識以前的貝巧櫻的人要是看到現在的我,八成都會指著我的鼻子大叫:「這不是貝巧櫻,這不是貝巧櫻。」
  「我還記得我那時候請我表哥幫忙丟履歷的時候,他還跟我懇談了一番呢。」我永遠忘不了魏光禮聽到我說我想要去應徵他們公司的企劃助理時,臉上一副看到阿飄的表情。
  「他跟妳說了什麼?」
  「不就是那些。什麼做事不要太衝動啊,轉換跑道應該要深思慮熟,不可以衝動行事,我已經年紀不小了,做事要三思而後行……那類的。」無奈聳肩。
  「聽起來大家都不太贊同妳轉換跑道?」
  「嗯,畢竟前一個工作跟現在的工作落差太大了,我又有點年紀了,所以身邊的人才會那麼擔心吧。」
  不是剛畢業的新鮮人,這裡的工作不順遂可以換個環境重新出發。那時候我都要30歲了,先不說換了新的工作後要從零開始,光是有沒有公司願意接受30歲的新人都是個問題。
  有經驗的人或許做事比較容易上手,但相較之下,有時候倒不如選擇一張白紙來得方便。
  「妳那時候離職,妳父母沒有阻止妳嗎?」
  「有啊,有被念了一頓。」愛情跟事業兩頭失利,我媽那時超級擔心我會不會這輩子就這麼毀了。
  她本來以為女兒和男友的感情穩定,工作也穩定,說不定過幾年兩個孩子就要共組一個家庭,可以讓他們兩個老的含飴弄孫了。沒想到最後女兒卻被男友拋棄,連工作也丟了。
  我那時候頹廢了好一陣子,每天渾渾噩噩的找不到生活重心。別說上天堂,光是要從地獄爬出來重新踏入人間,就已經很不容易了。
  「我記得我那時候待在家裡整整半年沒出過門,每天就是吃飽睡睡飽吃,不然就上網打電動過日子。」那段糜爛的日子有時候想起來就覺得懷念。
  與世隔絕的日子久了,差點就要走不出來了。
  「後來怎麼想通的?」
  「就一直放空,放到不能再空了,突然有一天就想通啦。」這是真的。
  當你試著把腦袋和身體不斷的放空,再放空,一直到你的生活只剩下空白的時候,你就會發現失戀跟失業的感覺根本就不算什麼,而是在你眼前的未來竟然是一片空白的那種恐慌,才真正叫人感到可怕。
  讓衛亦澄問了這麼多問題之後,我止不住心裡一直很想問他一個問題的念頭。
  「衛亦澄,我可以問一個……與你前女友有關的問題嗎?」這問題從他講完古之後我就很想問了。
  但是這問題好隱私,我不太敢問。
  「妳問。」
  「可是這問題可能會有點……太私人哦。」別說我沒有先請示過哦。
  「沒關係,妳問。」
  「那個……你難道沒有懷疑過,你前女友肚子裡的孩子有可能是你的嗎?」一個女人同時間和兩個男人在一起然後懷孕,孩子的爸是誰……這問題雖然很不應該問,但是很重要啊!
  說不定他前女友肚子裡那個孩子是他的,只是他前女友希望可以給孩子一個更好的環境,所以帶著孩子去嫁別人之類的。
  這種故事社會新聞也會有播啊!
  「不可能。」他回的斬釘截鐵。
  「從她開始工作之後,我就沒碰過她了。」
  「哦……」這聲哦拉得好長。
  我摸摸鼻子,安靜的喝著我的啤酒,沒再開口了。雖然覺得放任尷尬的氣氛繼續下去不太好,但我問這個問題純粹只是好奇,沒有別的意思。我怕我再繼續解釋下去,反而有欲蓋彌彰的嫌疑。
  「妳問完了?」沒想到反而是衛亦澄主動打破沉默。
  「嗯。」
  「就這樣?」
  「就這樣。」不然你還想怎麼樣?
  「我還以為妳應該會再接著問,接下來我有什麼打算?」他笑。
  什麼什麼打算?那是你的打算又不是我的打算,問了也不會變成我的。不過既然人家都這樣要求了,那我也只好從善如流啦。
  「請問你接下來有什麼打算?」我也笑。
  我們都懂,彼此笑容裡藏的是什麼。
  我早說過,我和衛亦澄的默契確實紮實的建立起來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howcs 的頭像
showcs

showcs

showc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