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謝。」我接過果汁,擠出一個笑給他。
  「我表哥今年32歲,是個工程師,人長得斯斯文文的,個性很好相處,很孝順,而且對女生超溫柔體貼的哦。」
  看來芊芊沒有白當我的助理,相當清楚我的口味。她表哥有的幾項優點,都是我會鐘意的。
  可是說真的,我現在真的沒有想要跟她表哥見面的意思耶。
  「芊芊,如果我哪天改變了心意想要認識新朋友,一定第一個通知妳好不好?現在妳就先放過我吧……」
  「可是……」
  「沒有什麼可是。相信我。」我也沒有白當芊芊的上司。
  一旦被芊芊給纏上,她沒有盧到她想要的不會放手。我如果今天想要開開心心的吃頓飯,最好的方法就趁她還沒開始發揮盧功之前就給她她想要的。
  躲得了一時躲不了一世。只能期待時間久了芊芊就會忘了這回事。
  「哦。」芊芊沮喪的垂下頭,頻頻抬頭望我,一碰我的眼神我後又趕緊低下頭。
  她這副模樣讓我很害怕啊。
  「妳還有什麼事要跟我說的嗎?」有話就趕緊說,別這樣欲言又止的,搞得我也難受起來。
  「嗯……」
  「什麼?」
  「那個……」 
  芊芊支支吾吾了半天說不出句話來,杜家勤開口替她說了。
  「我老婆是要跟妳說,妳那沒良心的前男友最近在找妳。」
  什麼?我不敢置信的看著杜家勤:「你再說一次。」
  誰?是誰在找我?
  「我說,妳那沒良心的前男友最近在找妳。聽說他還打過電話給妳以前的同事問妳現在的下落。」
  怎麼可能!他現在找我要做什麼?跟我道歉嗎?不管他要做什麼都太遲了。
  當初他背叛我的時候,一句話也沒有跟我說。甚至在主管們叫我們三個人進去談話,在那個女人哭訴著我搶他男朋友的事情的時候,他一句話也沒說,就這麼安安靜靜的站在一旁。
  而我卻是什麼也不想說。
  我還在等。等他真的知錯了,等他主動向主管們承認我和他之間的關係,等他主動證明我的清白,親口說出我才是他交往多年的女朋友。
  結果什麼也沒等到。
  從事情發生、到事情結束,我沒和他再說過半句話,連分手也沒說(反正也不必說)。而他卻在事情過了這麼久之後才主動找我? 
  找我幹嘛?我真的不懂耶。
  我沉默著,腦袋一時間亂烘烘的淨是疑問,許久,我才開口。
  「我可以當作從沒聽到這個消息嗎?」視而不見是不是個好辦法?
  「當然可以!」
  「可以呀。」
  沒想到芊芊和杜家勤竟然異口同聲的回答了。 
  「妳放心,巧櫻姊。我們所有人都沒有洩漏有關妳的事情給那個人知道。」
  所有人?所以到底是有多少人?我隱約有些不安。
  那傢伙的自尊心頗高,明知道打電話給跟我感情比較好的朋友,一定會遭到對方一頓攻擊,但他還是打了這通電話向我的朋友詢問我的下落,這代表什麼?
  代表他已經下定決心,非得要找到我為止。
  「妳自從離開巨魄之後就像人間蒸發一樣,久久才能見妳一次,想一下子就找到妳也難,所以妳還有時間可以把頭埋進沙子裡面躲一陣子。」這番話是杜家勤說的,想來他應該也跟我一樣,知道這件事最後的結果會是啥了。
  我開始頭痛了。
  比起芊芊的表哥,我更不想見那傢伙!我跟他無話可說。
  就當我們三個人都陷入各自的沉默時,入席以來就像局外人的衛亦澄突然端了一盤滿滿的菜,遞到我的面前來。
  我抬頭看著他,不懂他為什麼幫我挾了這麼多菜?
  「我吃不下。」本來是胃口大開的,現在變成毫無食欲了。
  「妳不是說能吃就是福嗎?」
  「嗯?」我不懂。
  「多吃點,吃飽才有力氣做妳想做的事。」他笑。
  這句話和這個笑容給了我很大的安慰。是啊,吃飽才有力氣做我想做的事。
  「說的也是。」我笑。
  然後大家極有默契的跳過剛剛那個討人厭的話題,開始說些開心的事配飯,完成我今天要開心吃飯的心願。

  酒足飯飽後,維持原樣,一樣是由衛亦澄送我回家。
  這件事好像默默的變成了我們兩個的默契,是一種不成文的規定。一塊兒出去吃吃喝喝,然後再一起散散步搭捷運走回我家,確定我到家後他才離開。
  這模式有點糟糕啊,更糟糕的是我竟然沒想要結束它。
  慘了我。
  我隱隱約約的認知到自己的變化。對於愛情,我已經很久沒有動心,對於身邊這個男人,我有一種期待的心情。
  「貝巧櫻。」
  「嗯?」
  「如果妳的前男友現在出現在妳面前的話,妳會怎麼做?」
  「什麼也不會做。」聳肩。 
  一個跟我毫無關連的人,我不需要為了他特別做什麼。
  「真的那麼放得下?」衛亦澄停下腳步,眼神專注的看著我問著。
  嚴肅的氣氛悄悄的瀰漫在我們之間,我以同樣專注的眼神回望他,沒有半點猶豫的點頭。
  「真的都放下了。」
  不管承受過多麼大的傷害,時間就是最好的療癒方法。
  如果同樣的事情發生在一年前,那麼我絕對不敢這樣正視衛亦澄的眼神,坦蕩蕩的說我真的放下了。
  要走出傷痛不難,只是需要很多很多的時間跟勇氣。時間久了,感覺淡了,生命中更多更美好的事情一一浮現後,突然間就覺得過往的那些傷痛都過去了。因為我活著,所以要不斷的往前走,往前走,就可以把那些不堪的過往拋在身後。
  其實割捨回憶並不難,只要創造新的回憶來填補就可以了。
  「妳比我勇敢多了,貝巧櫻。」望著我,衛亦澄突然笑了。
  「什麼?」
  突然其來的嚴肅,然後放鬆,衛亦澄的反差讓我很在意。
  「還記得妳之前問過我,為什麼那麼肯定我對王予薏沒感覺嗎?」
  「嗯。」
  「還記得我是怎麼回答妳的?」
  「你說就是因為沒感覺所以才連機會都不給人家的。」我忍不住給了他一個白眼。
  我當初怎麼會接受這種似是而非的話啊?現在想想,那時候我開口詢問他這件事情的時候,八成也沒有想要從衛亦澄那邊得到肯定的答覆,所以才會連這種藉口都能接受吧。
  「妳相信?」
  我不信,所以我老實的對衛亦澄搖頭。
  「那時候怎麼不繼續問下去?」
  「可能是我知道問了也沒用吧,你不想說的事誰也勉強不了。」衛亦澄是隨便被人追問就會投降的傢伙嗎?
  如果他是這樣的人,王予薏就不會追得這麼辛苦了。
  「妳想知道真正的原因嗎?」
  我想知道真正的原因嗎?「我想。」很想很想。
  「王予薏剛跟我告白的時候,我才和我前女友分開沒多久。」
  這只能說王予薏的運氣太差了。「可她到現在還沒放棄不是?為什麼不試著她給一個機會?」
  要忘掉上一段戀情最好的方法,就是趕快進行下一段戀愛。這是愛情裡的經典名言啊。
  「也許是因為我被傷得很深吧,所以沒辦法再信任感情。」
  哦,這話聽起來會是個傷心的故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howcs 的頭像
showcs

showcs

showc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