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交換彼此的過去和傷痕,這樣算是什麼樣的關係?


  我從沒想過有一天我必須把我的秘密說給衛亦澄聽。這該怎麼解釋呢?從頭到尾他的定位就是我的同事,結果他卻從一個很普通的同事變成一個還蠻常接觸的同事,再從一個還蠻常接觸的同事變成一個……好像可以他跟他當好朋友的同事。
  人與人之間的關係都是一步步演變而成的,而我和衛亦澄會演變成今天這樣的關係,是我從來都沒料到的。
  事情發生都發生了,阻止也阻止不了。
  我沒想過要告訴衛亦澄我的過去,但我還是說了。
  就像我沒想過要知道衛亦澄的過去,但我還是聽他說了。
  當我和他在毫無準備的狀況下交換彼此的過去和傷痕之後,沒有不耐、沒有反感、沒有害怕,反而有一種安心和一點點的開心。
  我真的很開心衛亦澄願意把他的過去和我分享。
  這樣的心態,似乎有點糟糕哪。

  和杜家勤夫婦一起吃晚餐的時候,我萬分的慶幸我非常有先見之明的先把我的事都跟衛亦澄說了。
  可能是因為今天在會議室時,衛亦澄表現出來的一臉茫然太明顯,而杜家勤想要爆我料的意圖更明顯,所以在晚餐時,一逮著機會杜家勤就不停的爆我的料。
  只不過,一山還有一山高哪。
  想當初我在和他頭兒談事情的時候,他還只能在旁邊做筆記。要是真的做得太過火,不用我出手,直接叫我以前的助理出來擺平他就行了。
  「你都不知道,貝巧櫻這女人以前有多囂張。每次來我們公司開會只會找我們主管講話,遇見我們這種小咖的都當作沒看見一樣。」
  放屁!我明明都有跟所有人打招呼的好不好!是他們辦公室裡的人忙得跟什麼一樣,所有人的眼睛都黏在螢幕上不理人。
  「然後她為了要得到她滿意的價格,常常就拉著我們主管在會議室裡泡上一整天,沒得到她想要的不讓我們主管出門口。」
  亂講,明明就是他們家主管龜毛,每次談好的價格到了最後還要給我翻盤,逼得我只好和他家主管坐在會議室裡面對面的把合約一條條解釋清楚,白紙黑字的寫下來才行。
  我也是很辛苦的好嘛。
  「她根本就是大學時代的安西教練。」
  連安西教練都給我搬出來了是怎樣啊……
  這頓飯我是以私人名義參加的吧?我可以教訓一下杜家勤嗎?我忍的好辛苦。
  「杜經理,口渴了嗎?」一進門就聽他不停的在炮轟我,都已經講了十來分鐘了還不收口。
  明明我以前就不曾得罪過他啊!
  「我一直在等妳倒茶給我啊,貝助理。」
  「……」
  右手拿茶壺,左手拿茶杯。我相當聽話的斟了一杯茶,然後遞向坐在他旁邊的芊芊。
  「芊芊妳聽了那麼久的無聊故事,應該也累了吧,喝杯茶休息一下。」我就不信杜家勤敢對我倒茶給他老婆這點抗議。
  「謝謝巧櫻姊。」芊芊乖巧的接過,順便瞪了她老公一眼。
  杜家勤聳聳肩,總算停了講古,自己倒茶自己喝。
  「對了,巧櫻姊。妳怎麼會到現在這間公司上班的?」
  「可以說我是靠關係進去的吧。」這個秘密至今沒有人知道,今天可說是第一次公開。
  「靠關係?靠什麼關係?」芊芊驚呼,抓著我的手追問。
  衛亦澄卻是皺著眉頭看我,那表情訴說著他很不高興。
  是不高興我沒先跟他說這件事呢?還是不高興我是靠關係才得到這份工作的呢?
  「我表哥在我現在的公司任職,我請他幫我轉交履歷給我現在的主管,順便再幫我大力促成這件事囉。」雖然說是靠關係,但有很大的原因也是靠我自己。
  我們自家人都一個個性,幫你轉介紹當然是沒問題,就當成介紹彼此的朋友認識,但能不能得到那份工作就要靠自己的實力了。
  當然啦,如果你本身就沒那份實力,誰幫都沒用。
  「妳表哥是哪一位?」衛亦澄的眉頭皺得更緊了。
  我當然知道他擔憂的是什麼,我們家女王大人的個性相當硬派,能夠將履歷直接轉到她手上的,交情必然不是普通的好。
  而目前和女王大人交情好的,一隻手就能數得出來,其中還包含了國王陛下。
  「你放心,我表哥不是汪哥。」如果我表哥是汪哥的話,他怎麼可能會放任我在企劃部裡過日子。
  光是我放棄巨魄的位子離職這件事,應該就會被汪哥罵到臭頭了吧!依照汪哥的硬派作風,他一定會說,如果真的覺得對不起公司,就應該要替公司更賣力工作,搶回更多業績以彌補自己的過失。
  他才不會像我表哥那麼溫柔,願意包容我的逃避。
  「我表哥是資訊部的頭頭,魏光禮。」
  「是魏協理!」
  「嗯。」猜不到吧。
  平常我和我表哥見面就像是一般的同事,他不說我不說,我敢保證本公司沒人猜得出來他會是我表哥。說不定當初他將我介紹給女王大人的時候,也沒說出我和他的關係。
  既然我表哥沒那個意思想要認表妹,我也不需要太厚臉皮了。
  「巧櫻姊,妳沒打算再回巨魄了嗎?」芊芊這樣問著。
  「沒有。」我回答的很堅定。
  當初離開就沒有想過要回鍋的一天。再說這個時代瞬息萬變,都已經走了這麼久,巨魄內部也不知道變成什麼模樣了?應該早就不是我當初認識的那間公司了吧。
  「所以妳也沒打算再回來當業務了?」杜家勤突然冒出這麼一句話。
  「是啊。」現在這個職涯規劃是我經過深思熟慮後訂下的。
  「不覺得很可惜嗎?以妳在業界的資歷,我相信應該還是有不少公司願意接納妳,沒必要非得要換個跑道重新開始。」杜家勤的話,嚴肅卻又溫暖。
  雖然和這傢伙的交情都是建立在打打鬧鬧上,不過扯上這種人生大事,他的表現還是挺讓人感到窩心的。
  「這問題我下午已經回答過了。」好話不說第二次。
  「如果說有人願意提出比巨魄更好的條件來邀請妳呢?」當著衛亦澄的面,杜家勤問著這種不算假設性問題的問題。
  「怎麼?你們家老大派你出來當說客嗎?」都說了我心意已決,還一直想要勸說我改變心意,肯定有鬼。
  「妳不知道妳前腳一走,我後腳就被我家老大叫進辦公室了嗎?」杜家勤的語氣也是相當無奈。
  「他跟你說了什麼?」
  「他一聽說妳有來過,馬上叫我過去問了今天開會的事。知道妳轉行了之後,還叫我多多勸勸妳,如果可以的話,他很有誠意請妳來我們公司上班。」
  聽到沒聽到沒?衛亦澄。就跟你說我是很有身價的吧!我忍不住得意的朝衛亦澄看去。
  「幫我謝謝你們家老大的厚愛,也請幫我轉告他我的決定。」看來以前我做人還不算太失敗嘛。
  「看妳現在這個樣子,日子真的是過得很快活啊。」杜家勤的情緒轉變真快,剛剛還有點無奈,現在卻變成是在挖苦我了。
  「如果你真的那麼羨慕我的話,我可以幫你問問看我們部門還缺不缺人?」憑我現在和女王大人的交情,應該是沒問題。
  「謝謝妳的好意,我沒有換工作的打算。」
  「我想也是。」所以我也只是說說而己。
  「你們兩個別只顧著聊天,快點吃東西吧。」芊芊忙著替杜家勤和我佈菜。
  原來早在我和杜家勤顧著抬槓的同時,我們點的餐點已經上菜了。
  我十分從善如流的拿起筷子開動。今天這間餐廳是衛亦澄介紹的呢,真好奇會是怎樣的好味道。
  可以和杜家勤這樣抬抬槓,大家一起輕鬆的吃頓飯,真的是很開心啊。
  「對了,巧櫻姊。」
  「什麼?」
  芊芊看起來面有難色,似乎是想說什麼卻不敢直說。看她這副樣子,我大概知道她想說的是什麼了。
  「想說什麼就直說吧。」這樣的場面我已經身經百戰,麻痺了。
  「妳……後來有聽說過那兩個人的消息嗎?」芊芊問得小心翼翼,連名字也不敢提。
  「哦,有啊。我聽說他們在那之後沒多久就結婚了,可是好像前一陣子又離婚了吧。」曾經是同一個生活圈的人,想不知道也難。
  雖然我已經相當盡量的避免讓自己再聽到有關他們的消息。不是因為傷痛未癒而拒絕接收訊息,只是下意識的排斥著,認定被我逐出於生命中的人,不需要再去多加關注。
  「妳怎麼都知道的這麼清楚呀……」
  「我參加大學同學聚會的時候多少都會提到。」雖然大家也會很貼心的避開和他有關的話題,可是該聽的還是會聽到,我也沒辦法。
  除非把我們共有的過去割捨掉。不過我何必為了一個不重要的人做這種傷己的事情。
  「巧櫻姊……」
  「事情都過那麼久,早就沒事了。」該放下的就該放下。
  「那妳為什麼還是一直單身?」
  「沒有為什麼啊,可能是緣份還沒到。」芊芊,放下過去的感情,不代表一定要用現在進行式來表現的。
  「是真的嗎?」芊芊懷疑的看著我。
  「真的。」我可以對天發誓。
  「所以妳不排斥再談感情?」
  「本來就沒有排斥過啊。」只是沒有刻意去尋求或是製造機會而己。
  「那……我介紹我表哥給妳認識如何?」芊芊的眼睛都亮了起來。
  林芊雅,這梗妳舖很久吼?
  我皮笑肉不笑的看向她,毫不留情的回拒。「不用,謝謝。」
  想幫我作媒的已經從台灣頭排到台灣尾,她想作媒還得領號碼牌哩。
  「幹嘛這樣啊,巧櫻姊。我表哥人很不錯耶。」
  妳表哥就算是百分之百好男人也不關我的事。我嘆了口氣。
  一隻大手捧著一杯果汁遞到我眼前來。抬頭,衛亦澄一臉平靜,眼神卻十分幸災樂禍。
  我突然有點愧疚自己在衛亦澄碰到這種類似狀況的時候,沒有適時的給他幫助。否則現在我說不可定可以請他伸出援手來救我一下。
  禮尚往來嘛。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howcs 的頭像
showcs

showcs

showc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