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怎麼解釋我為什麼會認為杜家勤?其實我跟他的交情是建立在他的老婆-林芊雅身上,至於我跟杜家勤的老婆又是怎麼認識的?
  老天,可不可以不用解釋就能帶過去啊?
  趁著午休,我特意回家去換了件衣服。畢竟這次是跟著衛亦澄外出談公事,實在是不適合穿著牛仔褲T恤的過去,總是要換件得體的衣服,才能代表公司。
  下午二點的會議,我和衛亦澄約好直接在齊光的公司大門口集合。下午一點四十分,我換上了套裝來到齊光大門口時,衛亦澄人已經到了。
  當他發現我的時候,眼神很是訝異,但很快的又恢復冷靜。
  他這樣的冷靜很好,有什麼想問想說的,都留待事情結束後再說吧。
  「小球有打電話給你了嗎?」在進入齊光之前,要再做一下垂死掙扎。
  「沒有。」
  那只好硬著頭皮上了。
  我們兩個一路沉默的走到齊光的櫃檯,說明身份和來意之後,被請到了一間會議室內等候。
  在對方還沒來到之前,我想我得要先幫衛亦澄打一針預防針。
  「衛亦澄,我想要先跟你說明一下我和杜家勤是怎麼認識的。」這時候就不是衛副理,而是衛亦澄了。
  畢竟我實在是不想跟我的上司講我的過往,跟同事講講還可以勉強接受。
  「嗯。」
  「我在前公司的時候也是跑業務的。那時候我們公司跟齊光也有往來,我主要負責的窗口是杜家勤那時候的直屬上司。」
  「嗯。」
  「後來因為彼此有合作的關係,杜家勤才會認識我那時候的助理,也就是他現在的老婆,林芊雅。」
  「所以妳剛才就是打電話給他的老婆?」
  「嗯。杜家勤這人從以前開始做事就很有原則又討厭沒效率的事。如果你一開始就老實打電話告訴他,我們把檔案搞丟了,今天是很有誠意的來道歉的。那他絕對會直接將我們列為拒絕往來戶。」所以我才在衛亦澄打電話之前,先打了電話給芊芊,請她幫我們安撫一下他家那口子。
  「可是打電話給請他太太協助處理這件事,不會引起他更大的反感嗎?」
  「會。可是還是要打。」打了機率是0.001,不打的機率是零。
  我相信衛亦澄這麼聰明,應該會懂我的意思。
  「……所以待會妳會被刁難得很慘嗎?」
  我苦笑。「慘是不至於啦,但被刮一頓是跑不掉了。」
  人在人情在,以前我還是齊光主要業務的合作夥伴,來拗人情還有點情面可談。現在卻是完全拿私人交情在談事情,鐵定會被杜家勤那個超有原則的傢伙刮下一層皮。
  「不好意思,拖累妳了。」
  「大家都是為了公司好。」這淌混水是我自己要跳的,就沒有什麼好怨嘆的。
  只希望杜家勤那傢伙,刁難就算了,可別把我的底都給我掀了出來。我不想要再繼續解釋更多我的過去給衛亦澄知道了。
  「只要可能要麻煩你,晚上和他們夫妻倆一起吃飯的時候,要跟我一起出席了。」剛剛和芊芊通完電話的時候,我忘了跟衛亦澄提這件事。
  現在負責這件案子的是他,晚上的飯局他是一定要出現的。
  「沒問題。」
  和衛亦澄剛談完,杜家勤就來了。
  可能是知道我們今天的來意,他並沒有帶其他的同事一同來到會議室,而是獨自一人來與我們開會。
  「杜經理您好。」一看見他進來,我和衛亦澄馬上起身跟他打招呼。
  「你們好。」杜家勤坐在我們的對面,扯著領帶一臉不懷好意的對著我們笑。
  「芊芊打電話給我的時候我還不相信,沒想到妳真的來了啊,貝巧櫻。」
  「這次我們公司給貴公司惹了這種麻煩,當然要親自來跟您道歉了。」陪笑。
  「真是不好意思,杜經理。還希望您能大人不計小人過,再給我們一次機會。」衛亦澄相當誠懇的低頭道歉。
  「既然貝巧櫻是貴公司的人,想必她已經跟你提過我這個人做事的原則了吧,衛副理?」
  「是的。」
  「既然如此,我不懂貴公司還來這一趟做什麼?如果貴公司對彼此的第一次合作就顯得如此漫不經心,我想往後也沒有合作的必要了不是嗎?」
  果然毫不留情面。
  「這次的事情真的是我們的疏失,對杜經理還有貴公司真的感到非常抱歉。還請杜經理大人有大量原諒我們這次的疏失,再給我們公司一次機會。」面對杜家勤的質疑和刁難,衛亦澄全承受了下來。
  「拜託您,杜經理,請您再給我們一次機會。」我也跟著拼命低頭道歉。
  可能是因為受到我們兩個一進門就拼命低頭道歉的誠意而感動;也有可能是因為芊芊幫我說了什麼話,總而言之,在我們這樣拼命的道歉之後,杜家勤的態度也有些軟化。
  「我說你們兩個除了道歉以外沒別的話好說嗎?」
  「對不起!」
  「真的非常不好意思。」
  我和衛亦澄只有這類的話可以對他說。
  杜家勤撫著頭,一臉苦惱的看著我們。
  「老實說,一開始接到衛副理的電話時,我真的是很想叫你們往後都不用來了。」
  我就說我對杜家勤的個性真的很了解吧。
  「要不是看在芊芊的面子和妳以前真的對我還蠻不錯的份上,你們恐怕連我們公司大門都踏不進來。」杜家勤這番話是對著我說的。
  我只能感激的對杜家勤笑了笑當作回禮。看他口氣似乎有些軟化,事情應該是還有談的可能了。
  「有貝巧櫻這種主管,你一定相當辛苦吧,衛副理?」杜家勤突然有感而發的開始閒聊起來。
  「咦?」
  「想當初她還是巨魄的業務副理時,每次看她和我們家老大談訂單,那股非得把人壓在下面的氣魄……嘖嘖,想起就讓人覺得可怕。更別說你還待在她手下工作,她肯定把你壓得喘不過氣來吧?」
  錯!事實上我才是那個被壓得喘不過氣來的人。
  「這女的對下屬雖然還算不錯,但真的很會給人製造壓力。我記得我老婆以前還在擔任她的助理時,就常常得要加班,搞得飲食不正常,老犯胃痛。」
  拜託,我那時對芊芊還算好的了好不好?雖然老是要請她加班,但是我如果有回公司都會記得帶點吃的給她墊胃。我對男業務才算狠,都嘛直接把人拖去應酬喝酒,每個都被我當成蟋蟀灌,沒喝到吐不準走人的。
  聽杜家勤這番口氣,看來是有趁機在衛亦澄面前吐苦水,順便掀我底的意思。
  「還有啊,你知不知道她以前……」
  「等一下,杜經理。」衛亦澄突然出聲打斷了他。
  「不好意思,杜經理,我想您是不是誤會了什麼?」聽完杜家勤的有感而發,衛亦澄這才發言。
  「誤會什麼?」
  「貝巧櫻不是我的主管,她只是我們公司企劃部的企劃助理。」
  「什麼?」杜家勤嚇得差點沒從椅子上跳起來。
  我拿起桌上的水杯,眼神飄往別處,強忍住想要大笑的衝動。
  「你……你說貝巧櫻不是你的主管,她只是你們公司的企劃助理?」杜家勤指著我,不敢置信的再問一遍。
  衛亦澄堅定的朝他點點頭。「是的,貝巧櫻是我們公司的企劃助理。」
  杜家勤狠狠的倒抽了一口氣,劈頭就對我喊了一句。
  「貝巧櫻,妳是哪根筋有問題?好好的業務副理妳不當,跑去當什麼企劃助理?」
  呃……是哪根筋有問題哦?我想應該是整個腦袋都有問題吧。
  「當企劃助理也沒什麼不好啊。」
  「好個屁啊!」
  喂,職業不分貴賤,請不要這樣侮辱別人的工作好嘛!
  「妳以前不是一直很想要在事業上出人頭地嗎?妳當初在巨魄拼得要死要活的,眼看都要當上經理了。就算後來發生那件事好了,但妳有必要打擊這麼大,把妳過去的努力全都捨棄嗎?」聽起來,杜家勤似乎是在為我抱不平?
  「我並不是因為一時糊塗才轉換跑道的。我是真的很想要從事企劃的工作,才會換到現在這間公司重新開始。」我也知道我的作法真的有點冒險有點蠢。
  都已經在一間公司深耕許多年,甚至離高階管理人的位子只差一步,突然間卻決意拋下手上所擁有的一切重新開始,任誰聽起來都會覺得我很笨。
  雖然到現在,我偶爾也會覺得,我下了這個決定真的是有點衝動非常蠢,但是說真的,我從來沒有一刻後悔過。
  我很慶幸,那時候我順從自己的心,做了我想做的事。
  杜家勤看著我,我也看著他。
  「杜經理,我想現在也不是適合敘舊的時候,晚上還需請您賞個臉,和我們一起吃頓晚飯好嗎?」雖然我敢肯定,有芊芊出馬就絕沒問題,但要做給杜家勤的面子還是要做給他。
  杜家勤不語,只是盯著我猛瞧,看看我,再看看衛亦澄,然後又露出了不懷好意的笑容。
  「好啊,晚上大家就一塊吃頓飯,好好敘敘舊吧。」
  唉,我想我在晚上吃飯前,應該要先跟衛亦澄自首,把我的過往全說給他聽了吧,免得杜家勤這對夫妻倆在他面前給講起很久很久以前的故事,不忘加油添醋一番,到時我想挽回我的面子也難。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howcs 的頭像
showcs

showcs

showc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