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話一出,全場陷入一種尷尬的沉默。
  衛亦澄的表情顯得有點苦惱,王予薏的表情卻顯得有些複雜,而阿寬和小球的表情倒是擔心中帶著濃濃的興味。
  至於我嘛,則是選擇面無表情的喝著我的可樂。
  「其實這件事是個誤會。」在苦惱過後,衛亦澄發言了。
  「誤會?」
  「因為那次在歡迎會上我是遠遠的看見貝巧櫻,所以才會不小心誤認了,說出那種話來。」
  這理由拗得有點硬,連我都不相信了,何況是小球呢。
  「意思是小櫻和你的初戀情人長得不太像囉?」
  「並沒有到非常的像,但是乍看之下給人的感覺很像。」
  「所以你喜歡的類型,就是像小櫻這樣的女孩子囉?」
  哇咧,才幾句你也可以導到這個方向來嗎?我開始嚴重的懷疑,今天的主角根本就不是衛亦澄跟王予薏,而是我跟衛亦澄才對吧!
  你們兩個老實說,是不是女王大人派你們來臥底的?
  「嚴格來說的話,是。」衛亦澄竟然也乖乖的答了!
  我忍不住瞪向他。枉費我剛剛還覺得和他有良好的默契哩,原先回答的還挺可圈可點,怎麼才不到幾分鐘就大翻盤啊。
  待我再看向王予薏的臉色,發現她的臉在衛亦澄回答之後瞬間變白,我真的覺得我造孽了我。
  不行,不能再讓事情這樣發展下去。
  「我說小球,妳不要只關心別人的感情發展,那妳自己跟阿寬呢?」我只是懶得出手,不代表我不會出手。
  「我跟阿寬?」小球的聲音頓時高了好幾度。
  「你們兩個平時感情這麼好,而且彼此都單身,有沒有發展的可能啊?」他們兩個每天在我前面晃來晃去的,想不注意也難。
  此話一出,果然順利的止住了小球的發話。只見小球臉色微紅的看向阿寬,阿寬則是相當不自在的眼神亂飄。
  唉,我說你們兩個,既然想搞地下情,就搞得像一點嘛,才被人隨便一點就露出馬腳。
  「原來你們……」王予薏一臉恍然大悟的看著他們兩個。
  「早就是現在進行式囉,對吧。」我曖昧的朝小球和阿寬一笑。
  姊姊我原先只是想要在暗處守護你們兩個的愛情的,誰叫你們卻硬是要把我拱出來,我只好先犧牲你們兩個囉。
  「貝巧櫻!」
  「幹嘛?只准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啊?想要聽別人的愛情故事之前,要先拿自己的愛情故事出來分享啊,王襄理妳說對不對?」
  女孩子都是這樣的,對於發生在自己週遭的愛情故事總是會感興趣。
  「沒錯,而且我和衛副理的事都這麼大方說給妳聽了,妳當然也要分享一下妳和阿寬的事給我們知道啊。你們是從什麼時候開始交往的啊?是誰先告白的?偷偷交往多久啦?」
  「我們是……」
  看著話題重新轉到小球和阿寬的愛情上頭,我心裡真的大大的鬆了一口氣。
  但是我心裡還是很不解,為什麼衛亦澄會突然翻口供?上次和女王大人及國王陛下吃飯的時候,他明明跟我是同一國的啊!不提之前,三十分鐘之前他還是我的盟友,為什麼三分鐘前他就投靠敵軍了?
  是因為他個性正直,所以無法說謊?……算了吧,這理由講出來連我都不信。
  捧著我的可樂,我隔著杯緣看向一語不發的衛亦澄,實在無法靠自己想通這一點。
  衛亦澄現正接手我原先的工作,安靜的聽著他們三個人的對話,負責將每個人的盤子給添滿。而我,則是負責在王予薏想不出下一個問題的時候繼續發問,想辦法讓話題延續下去。
  現在,局外人變成是他了。
  這太詭異了!我無法接受一個心意如此不堅定的盟友,我一定要搞清楚他投向敵軍的理由是什麼。
  在衛亦澄將烤肉遞到我盤子時,我出聲了。
  「謝謝。」然後等著他抬頭,給我個解釋。
  就算沒得解釋,好歹也給個暗示我才好接啊。
  「不會。」衛亦澄抬頭了。
  像是看著我眼裡的疑惑,他的暗示只做了一個動作。
  他的眼神飄向王予薏之後,隨即又回到我身上。
  我想我懂了,非常清楚的了解了。
  看來小球的八卦雖然不可盡信,但也不是空穴來風哪。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howcs 的頭像
showcs

showcs

showc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