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我和衛亦澄短短兩次同桌吃飯的經驗來判斷,他應該是很懂美食又敢花的人。繼上次的高檔火鍋店之後,這次他挑選的是間知名的燒烤店。
  但我懷疑他早就安排好了今日的行程,否則平時要提早一個禮拜預約的燒烤店為什麼當天預約就有位子?
  不過,算了。我只負責吃就好。
  「衛副理你竟然能夠訂得到這裡!這間家很難預約耶。」小球驚嘆的說著,望向衛亦澄的眼神充滿了崇拜。
  嗯嗯,我個人也覺得這傢伙應該不是普通的業務副理。邊翻著菜單,我邊開始在單上子開始做勾選。
  先來各來雙份的豬五花、霜降牛肉、麻辣雞丁還有牛舌跟甜不辣好了!
  「小櫻,妳怎麼一下子就點了那麼多啊。」大家都還在看菜單,我就已經點完了我想吃的。
  「我肚子餓咩。」拿起水杯裝我的可樂去也。
  「是有多餓啊妳?」
  「大概餓得能吃得下一頭牛吧。」既然你誠心誠意的問了,我就好心的告訴你吧。
  「……」
  很好,我終於有可以擊敗小球的地方了!
  店家安排給我們坐的是四人方桌再外加一張椅子。衛亦澄和阿寬坐在外邊,小球和王予薏坐在他們的對面,我就坐在另一張單人椅上。
  在所有人都點完一輪,將單子交給服務生之後,趁著等菜來的空檔,我瞧見小球和阿寬兩個人互換了眼色。
  我就知道這兩個絕對不會放過這個好機會的,只是我要不要警告一下那對當事人呢?
  算了,我無法承受八卦愛好者的怨恨。
  「衛副理,以後要請你多多指教了。」他們決議派出阿寬出來打頭陣。
  「哪裡,我才要請大家多多照顧。」衛亦澄舉高他的杯子。
  是啊,要多多照顧我哦。三不五時都要記得請我吃飯哦。大家有志一同的舉杯高喊:「乾杯」,五人小組正式誕生了。
  再然後,換小球上場了。
  「衛副理,既然大家都是同一個team的人了,不曉得你介不介意我問你幾個問題?」
  「你問。」
  衛亦澄,你現在可以講得這麼大方,等下你就會後悔莫及了。
  「請問你真的是應我們業務主管的邀請,才會跳槽來我們公司的嗎?」
  「是呀。」
  「為什麼?你前公司的規模比我們的大多了,福利跟待遇應該也不差才對啊。」
  對呀,我也很好奇。通常應該是人往高處爬呀!況且像衛亦澄這麼有企圖心的男人,怎麼會放棄在之前公司發展的機會?
  他的前公司,在業界可是屬一屬二的大,很多人擠破頭都想要進去的呢。
  「可能就因為是大公司的關係吧。大公司有大公司的制度,有時候做起事來總是比較綁手綁腳的。再說大公司人多,位子少,想往上爬也比較容易遇上瓶頸。」
  原來如此。不過衛亦澄,你也才29歲就已經爬上副理的位子,已經算是相當好的成就了,敢問你原先是想爬上哪個位子啊?
  「那王襄理呢?你又是為什麼離開前公司的?」小球把焦點轉向另一位當事者。
  啊!菜來囉!我接過服務生遞過來的餐盤,自動自發的幫大家烤肉。現在小球和阿寬忙著套八卦,王予薏和衛亦澄忙著應付他們,自然得由我這個閒人來為大家服務了。
  多烤幾片肉給衛亦澄他們兩個好了。接受拷問很費體力的。
  「我嗎?我想大家應該都知道總經理跟我的關係吧。」王予薏很大方的承認她和總經理的親戚關係。
  「我叔叔希望我能過來幫他的忙,所以我就過來啦。」
  非常安全的回答!做的好。
  肉盤上不停的發出滋滋聲,烤肉的香味漸漸的散發出來。第一片成果,我決定獻給王予薏。
  「謝謝。」
  我回她一個微笑,繼續翻烤我的肉。
  「那妳跟衛副理在以前的公司就很熟了嗎?」單刀直入,態度坦蕩蕩的讓人無法忽視之。小球表現的也很好,第二片成果就給妳啦。
  「謝謝。」
  我決定全程都保持微笑以應,省得一直在謝謝又要回回去。
  「嗯……我跟衛副理以前是同一個部門的同事,所以交情還不錯。」
  是不錯嗎?回想起我幾次遇見衛亦澄提起王予薏的情況,那表現不像是感情不錯,比較像是比普通的同事再好一點點,但隱隱約約有種疏離的感覺。
  是我想太多?其實他們兩個感情很好,只是不想讓公司的人發現?
  「衛副理私底下是個什麼樣的人啊?」彷彿就當衛亦澄不存在一樣,小球緊抓著王予薏東問西問。
  小球呀,妳真是太帥氣了,我等會一定會多烤幾片肉給妳啦!
  偷瞄著衛亦澄平靜無波的臉孔,我猜他心裡應該已經黑線很多條了,可憐。我非常同情地將第三片烤好的肉無聲的獻給他。
  他倒是沒說謝謝,只是轉過頭來看著我,眼睛流露出無奈。
  如果情況允許,我想我可能會拍拍他的肩安慰他一下,只可惜,哈。
  「他人很好啊。對同事很照顧,對女生也很體貼,個性很明理很好相處的,妳不用擔心啦。」以為小球是怕將來和衛亦澄相處會有問題,王予薏的回答都很偏稱讚。
  「可是聽說他對工作要求很高?」
  「嗯,他個性是比較要求完美一點啦,不過也不至於讓人覺得反感。」
  「所以妳很了解衛副理囉?」
  「我們畢竟之前就同事一年多,在相處上有比較多的經驗值嘛。」
  一山還有一山高,我相信能剋得住小球的就非王予薏莫屬啦。
  安靜的吃著我的烤肉,聽著小球和王予薏一來一往的對話。整場飯局裡面,似乎就只有我一個局外人一樣。
  直到另一雙夾子突然加入了烤盤裡面,抬頭,我對上了衛亦澄除了無奈又添加了無力的目光。
  看來他真的對這種話題很沒轍耶。
  「哦。那妳以前有看過衛副理的女朋友嗎?」
  「女朋友?我印象中衛副理似乎一直是單身耶。」王予薏將目光轉向被討論的當事人,所有人的目光也跟著一起轉向衛亦澄。
  衛亦澄面色不改的回答:「我一直是單身。」
  這我可以作證,不然女王大人不可能把腦筋動到我身上。
  「真的嗎?衛副理。」
  「當然是真的。」
  「可是有人說,前幾天晚上有看到你陪一個女人一起搭捷運回家耶,那個人不是你的女朋友嗎?」
  鏘!我和衛亦澄的夾子在烤盤中相撞了。
  「對不起。」我抬頭向衛亦澄道歉,用眼神傳達訊息。
  「不會。」他看著我的眼神,微微的點頭。
  我想我和衛亦澄的默契在這些日子共事以來,確實是非常紮實的建立起來了。
  對於女王大人想要撮合我們這件事,我們彼此都擁有共識,那就是不當一回事。女王大人偶爾在檯面下的動作我們可以視而不見,但這種事要是被搬上檯面上的話,就有點棘手了。
  「那是我以前的一個朋友,我們那天聚會完的時間有點晚了,我只是送她回家而己。」
  「是這樣嗎?」小球還有點懷疑。
  「我想衛副理這樣說應該就是了吧。他本來對女生就很體貼了,以前我們部門聚餐的時候,他也會幫忙送女同事回家。」王予薏跳出來緩頰。
  看來這個消息應該過不了多久就會消失,我可以不用擔心了。
  「是哦。所以衛副理一直是單身哦。」非常可惜的口吻。
  「嗯。」
  「那衛副理喜歡什麼樣的女生啊?」
  我的媽啊!這是只要有衛亦澄的吃飯場面就一定會出現的話題嗎?我想大笑耶。
  不出意料的,衛亦澄的無奈加無力已經不止是浮現在眼底了,而是變成從全身散發出來的感覺。
  我看你就認了吧,衛亦澄,誰叫你要是單身呢。
  「我沒有特別喜歡什麼樣的女生,隨緣就可以了。」又是這套千篇一律的回答。
  唉,衛亦澄,看來你真的跟小球不熟啊。
  「總是要有個類型或是明確的形象啊,你不可能在路上隨便和女生對看一眼就發現自己緣份到了吧。」
  這話有點熟。難不成小球這套都是從女王大人那邊學來的?
  「這個嘛……」
  「你就說說看嘛,如果有需要的話,我們也可以看看身邊有沒有符合你條件的女生可以介紹給你。」
  「我都說了這種事情要隨緣了。」
  「如果你什麼都不做的話,緣份也不會自己從天上掉下來呀。」
  嗯,這句話說得倒是挺中肯的。
  「你突然間這樣問我,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形容。」衛亦澄苦笑。
  「可以打個比方啊,譬如說要有張鈞甯的氣質還是要有志玲姊姊的好身材之類的?」
  「我對於喜歡的人並沒有這麼高的要求。只要個性好相處,兩個人相處起來能感到自在舒服就可以了。」
  「這麼簡單哦。」
  「談戀愛本來就是兩個人的事,不用搞得太複雜。」
  「可是……」小球突然看向阿寬,兩個人又不知在交換什麼訊息了。
  看著他們兩個這個樣子,我突然又有了不祥的預感。
  「衛副理,你的初戀情人是什麼樣子的啊?」有關於這種事情,果然還是女人比較有膽敢開口。
  聽到初戀情人四個字,我想嘆氣。
  「怎麼會突然提到我的初戀情人。」衛亦澄壓根忘了這件事了。
  老實說,如果他們兩個不要提到這個關鍵字,我也快忘了還有發生過這件事。抬頭,卻看見王予薏的神色變得有些緊繃,看向我的目光也變得有些複雜。
  看來這件事除了衛亦澄之外,其他人都知道指的是什麼吧。
  我來想想,要怎麼回答我才可以安全脫身呢?
  「因為有聽說,你似乎說過,小櫻長得很像你的初戀情人?」
  我放下烤肉夾,拿起我的可樂喝著。
  我吃飽了,可以先回家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howcs 的頭像
showcs

showcs

showc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