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正所謂日久生情,有沒有可能沒生出愛情但是卻生出友情?


  我這個人向來好惡分明,喜歡就是喜歡,討厭就是討厭。但是對衛亦澄的評價我卻一直得不到一個正解。
  說我討厭他嘛?又不至於,畢竟他除了偶爾在公事上的龜毛要求會令我想扁他之外,其他的我就不予置評了。
  說我喜歡他?這不可能。我和他目前僅止於公事上的接觸,私底下根本沒有什麼交集,簡直可以說是不熟。更何況,我已經脫離了「認真的男人最帥氣」這種迷思很久了。
  他工作上的表現再優異,都引不起我一點點的崇拜或是傾慕那類的感受。
  唉!既然無法歸類,那乾脆就不要歸類好了。反正我只要確定衛亦澄是個好的工作夥伴,其他的就順其自然囉。
  沒人規定一定要跟好同事成為好朋友的吧。

  遵照那晚吃火鍋後的討論結果。由衛亦澄、王予薏兩位業務菁英,再加上我、小球及阿寬三位企劃高手,正式組成了五人小組。原先衛亦澄一個人就扛了公司近四分之一的業績,現在若再加上王予薏的部份。哇嗚,五人小組可扛了全公司三分之一的業績量有耶。
  「汪哥跟張姊也太放心我們了吧。」看著手上的業績分佈圖,我的心情真的有點複雜。
  把我們五個叫進會議室,說明往後的工作將由我們五個人共同合作,由衛亦擔任小組的負責人,有需要向上呈報的事項統一由衛亦澄向國王陛下負責,隸屬於企劃部的我們一併歸劃給衛亦澄管理,那對賢伉儷就下台一鞠躬了。
  好歹也多說幾句話來安撫安撫我們咩。全公司三分之一的業績耶,要是弄不好我們就要捲舖蓋走路的,他們好歹也表現出一點緊張或是關注吧。
  「因為他們都對自己帶出來的人有信心。」衛亦澄的這句話,成功的擄獲在場眾人的心,是很棒一劑強心針。
  也是。既然主管都願意這樣信任我們,我們當然也不能表現得令他們失望了。
  「大家手邊的這張表,是我和王襄理經過討論過後初步做的調整,往後要請你們三位負責的項目也已經詳盡的寫上頭了,如果大家對手頭上的配置還有什麼問題,或者是有什麼其他建議的話請盡量提出。」
  我和小球、阿寬對看了一眼,三個人有志一同的搖搖頭。
  衛亦澄有完成他的承諾,將我、小球和阿寬三個人的工作項目做了很妥善的配置。他保留了很多的時間讓我們可以用在處理自己手頭上的企劃部工作,並且在各自負責的公司上並沒有做多大的調動,把我手頭上過多的公司分攤給小球和阿寬,其餘的幾乎是讓我們就著原先的工作繼續進行。
  這樣的安排很好啊,試著做做看,如果順利的話,我想我往後加班的次數絕對可以減少很多。
  會議室裡一片安靜之後,衛亦澄又繼續說下去。
  「如果大家都沒有建議的話,那麼我倒是有個提議。往後大家需要互相幫忙的地方很多,不曉得大家今晚有沒有空?我想作東請大家吃個飯,順便聯繫一下感情。」
  又要請吃飯?一想到前兩天衛亦澄請的那頓大餐,我的口水都快流出來了。
  「我有空。」第一個舉手報名。  
  小球和阿寬對看了一眼,接在我後頭報名。
  所有的人目光一致看向還沒有出聲的王予薏。
  「衛副理要請吃飯,我當然要去囉。」王予薏露出一個淡淡的笑容,但她的眼睛彎彎的,感覺得出來她很開心。
  正妹果然就是不同啊,連表現喜悅都要講求優雅。
  「那麼就晚上七點在公司大門口集合吧。」說完,衛亦澄收拾好桌面上的東西,朝我們點點頭後就走出去了。
  王予薏捧著一份文件,緊追在衛亦澄的後頭喊著:「衛副理,我有些問題想要請教你。」
  我們企劃部三人組就這樣待在會議室,目送著佳人追著才子而去。
  「說他們兩個沒什麼,還真是沒有說服力。」等到門關上的那一刻,阿寬發表感言了。
  「衛副理對王襄理有沒有意思還未知,但我敢肯定王襄理鐵定有在暗戀衛副理。」小球也發言了。
  我忍住心裡想翻白眼衝動。我說小球小姐,之前不就是妳在我耳邊說他們兩個的八卦嘛。王予薏暗戀衛副理這麼明顯的事實,妳犯得著用這種掌握證據的口吻說出結論嗎?
  「你說衛副理對王襄理是怎麼想的呢?」
  「我不知道,我跟衛副理又不熟。」
  講到這裡,他們兩個人極有默契的一同看向我。
  「看我幹嘛?我跟衛副理也不熟啊。」
  衛亦澄平時忙著在外面跑業務,在公司裡想見他一面也難。更別說我下了班之後只想回家休息,更不可能跟他有什麼接觸。
  「妳不是吧妳,小櫻。妳都跟在衛副理身邊三個多月了,妳什麼都沒有打聽到?」
  「沒有。」衛亦澄並不是會隨便抓著人聊心事的那種人。
  「講完公事也不會閒聊幾句?」
  「不會。」通常講完公事,說完掰掰就各自去做各自的事了。
  「貝巧櫻,妳也太遜了吧。身在八卦中心,竟然半點消息都沒打聽到!」
  「……」這也不是我願意的啊。
  撇開公事繁忙這點不說,衛亦澄也是把自己顧得好好,沒有什麼空隙的。沒點底子的想要套他的話,只怕最後反而是自己的身家被他全挖出來。
  就算我有能力,我也不想去沾染這種難纏人物。
  「算了,我看靠妳是沒望了。」阿寬又開始發現感言了。
  「小球,妳有聽說這次業務調整的原因是什麼嗎?」
  這個我知道。不過看來他們兩個人已經不想聽我說了,嗚。
  「有有有。我有聽說這次是衛副理主動提議說他可以跟王襄理一起合作負責業務。」小球的眼睛在發亮耶。
  「衛副理怎麼會突然提議說要和王襄理一起合作?」
  「這個我就不清楚了。說不定是衛副理突然對王襄理有了什麼感覺,想要製造機會來個朝夕相處?」
  王予薏暗戀衛亦澄是明顯的事實,如果衛亦澄真的有心的話,直接點頭答應不就更快?何必再浪費時間安排什麼朝夕相處。
  這個論點太薄弱了。
  「不可能,如果衛副理真的對王襄理有什麼,他不需要這麼大費周章。」
  呼,幸好阿寬還算是有理智的。
  「小櫻,妳知道為什麼會有這次的業務調整嗎?」
  「知道啊。」我的存在終於被正視了,感動。
  「因為王襄理在處理業務上遇上了一些困難,本來是想請汪哥協調一下看能不能和衛副理交換一下負責的公司,後來衛副理覺得業務直接調動怕會給對方窗口不舒服的感覺,所以才建議由他們兩個一起負責。」
  我說的夠詳盡,能夠滿足兩位八卦的胃口了嗎?
  不料,我這次說的太詳盡,反倒引起他們兩個對我八卦的興趣。
  「妳不是說妳和衛副理不熟?不熟的話妳怎麼會知道的這麼清楚?」小球發出第一個問題。
  「呃……因為在調整之前張姊有稍微跟我提過。」
  「那為什麼張姊沒有跟我們提過?」小球繼續發出疑問。
  「呃……可能是還沒找到機會吧。」
  我的消息來源是因為之前曾和衛亦澄及國王陛下夫妻倆一起去吃晚餐,這種話要是說出去我還用得著活嗎?
  憑小球那麼浪漫的腦袋,她八成會給我想很偏,來個衛亦澄帶著心儀女子跟他敬愛的學長夫妻吃飯之類的。
  別鬧了,我怎麼可能會讓自己淪落到這種境地。
  「貝巧櫻,我覺得妳怪怪的哦。」小球上下打量我的目光,讓我汗毛都豎了起來。女人的第六感總是會在這種時候啟動。
  「我哪有怪。」
  「沒有嗎?」
  「沒有。」
  「嗯哼。」
  這聲嗯哼是什麼意思啊?
  「我先回去做事了。」天啊,饒了我吧。
  管他衛亦澄和王予薏之後會怎樣發展,別扯上我就行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howcs 的頭像
showcs

showcs

showc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