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是談談,還真的就只是談談。
  「張姊,我需要放假。」我當然很清楚,以衛亦澄目前對公司業績如此有貢獻的前提下,我實在是沒什麼資格嚷嚷工作量太多這種話。
  畢竟業績壓力是掛在衛亦澄身上,他的工作量及壓力不知道到我多少倍。
  可是不嚷嚷,讓我唉一下應該還是可以被允許的吧。
  「好啊,妳想要什麼時候休假?」
  「現在。」我的心情鬱卒到有剩啊。
  「衛副理的工作真的影響妳這麼大?」
  我認真的點頭。
  「其實關於衛副理的問題,他們家的主管也有跟我提過。最近業務部多增了幾名新進同仁,他們家目前的助理工作量也已經超過負荷了,尤其是負責衛副理的那位聽說最近加班加特別兇。」
  我非常感同身受的點頭。
  「等他們業務部過陣子面試完後就會有新的助理來了,到時候妳的工作應該就能減輕了,妳再多忍一會兒,我會做適當安排的。」
  我認命的點點頭。
  我最欣賞我們家女王的一點,就是她的氣量、包容力,還有執行力。能夠包容下屬的錯誤,並協助加以改進,傾聽下屬的煩惱協助解決。這樣的女王大人才是我願意誓死效忠的主管啊。
  我就是學不來女主大人這種氣量跟處理情的手腕,當初才會演變成我的下屬們一個個離我遠去的事實吧。
  唉,人比人真的會氣死人,不想了。
  「所以呢?還是想放假?」
  「是。」一天也好,我想要放空一下。
  目前腦袋裡積累了太多負面情緒,再不讓我喘口息發洩一下,我怕我會忍不住指著衛亦澄的鼻子罵他死變態。
  「好吧。那明天就讓妳休假一天,讓妳連休三天應該夠了吧?」
  「謝謝張姊!」哦耶,女王大人萬歲!
  這三天要幹嘛好呢?去海邊?還是去爬山?還是躺在床上裝死?
  「對了小櫻,我老公剛剛跟我說,我們晚點的集合地點改在公司大門口哦,我老公會開車來載我們。」
  「啊?」什麼集合地點改在大門口?
  我一臉茫然的看著女王大人,女王大人也一臉茫然的看著我。
  「亦澄。我是說衛副理剛剛沒有告訴妳嗎?」
  我茫然的搖搖頭。
  「可是我老公剛剛跟我通電話的時候,他說衛副理已經在打電話給妳啦。」
  哦……是剛剛的來電啊。
  「可能我沒接到吧。」
  最近實在被衛亦澄壓榨的很煩,害得我超不想接他的電話。尤其剛剛又是在那種我剛做完成品寄給他,他馬上就打過來的狀況之下,會讓我下意識的聯想到他是打來要跟我說修改的地方,或是又有新的工作要交代給我。我就……
  「嗯哼?」張姊懷疑的看著我。
  「請問等下有什麼事情嗎?為什麼要在公司大門口集合?」我只好趕快轉移話題。
  「衛副理想要請妳吃飯。」
  「咦?」
  「衛副理知道他這陣子麻煩了妳很多,所以想要請妳吃個飯當作是感謝妳的幫忙。順便邀請我們夫妻倆一起去囉。」張姊曖昧的朝我眨眨眼。
  我看我才是順便的那個吧。有人請吃飯當然好,但是我怎麼有一種鴻門宴的感覺?
  「我只是做我應該做的工作而已。」我並沒有特別為衛亦澄多做什麼,會多出那麼其他的工作都是衛亦澄那小人偷偷夾在我負責的項目裡面丟過來的。
  「妳確實是幫了他很多啊。」
  好啦,這點我不否認。畢竟我真的幫他整理了很多業務報表。
  「可是我……」還來不及表達我的意見,就被人打斷了。
  叩叩!
  「進來。」張姊朝我揮揮手,表示談話結束。
  「張協理,請問您跟貝巧櫻已經談完了嗎?」門外站著的是今晚請吃飯的金主,衛亦澄。
  這傢伙七早八早的回公司幹嘛?怎麼不在外面認真跑業務?
  「我們已經談完了,你要找小櫻嗎,衛副理?」
  「不,我是來請問兩位是否都準備好了,如果好的話就可以出發了,汪協理的車已經在大門口等我們。」
  出發什麼?不是還有半個小時才下班嗎?
  衛亦澄朝我們搖搖手錶,上頭顯示時間已經走到了六點整。
  ……這樣也被我晃過半小時!
  「那你再等我一下,我收拾一下就好了。小櫻妳也趕快回去收拾一下東西準備走了。」
  「哦。」
  走過衛亦澄的身邊,回到自己位子,關機,收包包。這一路的流程做得很順暢,我的腦袋卻一直呈現打結狀態。
  怎麼覺得從今天下午開始,只要聽到有關衛亦澄的話題,我就只有點頭或搖頭這種直覺動作可以使用,卻無法思考過後再給答覆呢?
  這傢伙的話題也太霸道了吧!
  「聽說妳剛不爽接我電話。」涼涼的聲音又從背後傳來。
  靠!我就知道!這死變態既然能夠知道我人在張姊辦公室,八成也能從小球嘴裡挖出來我剛剛不爽接他電話的事情。
  「衛副理您是不是誤會了?我是剛好離開座位,才會沒聽到電話響。辦公室電話那麼多,離遠一點的話實在是弄不清楚哪支電話在響。」我的耳朵最近電話接的有點太多,聽力有點弱。
  「是這樣嗎?」
  「當然,我怎麼可能敢不接聽你的電話。」
  衛亦澄沒說話,嘴角噙著微笑靠在我的辦公桌邊,靜靜地看著我。
  我發誓,單就畫面來看的話,這個畫面真的還挺美的。一個帥哥立在你的辦公桌旁,靜靜地等待你收拾東西準備接你下班的畫面,任何一個女人看到了都會感到非常的感動。
  但如果你仔細看,你會發現這個男人看著你的目光很平淡,幾乎沒有一絲起伏,嘴角噙笑的表情有點像蛇在盯著獵物的感覺。
一個角度的不同,感受到的世界也會一百八十度大轉變。
  「張姊好像準備好了,我們可以走了。」只好再度使用轉換話題這招。
  「嗯,我們走吧。」看見張姊從辦公室走出來,衛亦澄沒再說啥的轉身走在我們前頭。
  呼!有時候我真的不得不感謝衛亦澄對於這種小事向來就不會窮追猛打。不過這種人最令人感到可怕的,就是等到了算總帳的時候,他就會跟你一條條加利息計價。
  我個人認為,衛亦澄不止變態程度很嚴重,搞不好腹黑的程度還會超乎我的想像。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howcs 的頭像
showcs

showcs

showc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