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等待的漫長時間內,他學會了一項技能,就是用工作來麻痺自己的感覺。從好幾世前的他開始,每一世的他都是個有錢人。因為等候太漫長,所以他把專注力花在工作和賺錢上。
  而真正難於啟齒的主因,他想每一世的他應該都一樣,都想要在她來到時能夠提供一個優渥的環境,讓她能無憂無碌的待在他身邊。
  「談啟恩你真的是很拼命耶,賺那麼多錢到底是要做什麼用啊?」這是同事常常拿來開他玩笑的一句話。
  「沒人嫌錢多的啊。」
  「可是也沒看見你有在花錢啊。西裝永遠是那幾套在變化,車子也是開了快十年的老爺二手車,你整個人就是簡樸到不行的地步,難不成賺錢只是你純粹的興趣嗎?」
  「是啊。」除了等候的另一項興趣。
  「我看啊,啟恩是存的錢是有另一項打算。」另一個女同事神秘兮兮的靠了過來,彷彿她知道什麼秘密一樣。
  「是什麼是什麼?」
  「存老婆本囉。」這也是句玩笑話。
  卻狠狠的刺中他。
  「存老婆本何必存那麼多錢?」一片噓聲響起,像是在不屑女同事的猜測,又像是在噓他若是真的抱持這打算,就真的太遜了。
  「這你就有所不知了。看看我們家談啟恩,長的一副斯文溫和樣,一看就是個好老公,這種好老公,當然捨不得他的老婆吃苦,肯定會讓他老婆過著貴婦般的生活。」那神情,好像她本人已經成了貴婦。
  也是啊,如果遇到她的話,他一定會讓過著貴婦的生活,只需開心的待在他身旁就好。
  「我說是妳們女人太無聊,想太多才是。」男同事一律贊同此論點。
  「什麼嘛,我說是你們男人太沒創意了。」女同事一律認同此論點。
  話題開始由談啟恩賺錢的目的,一路扯到了男女相處之間的事情,越扯越遠也沒人在意了。
  上班嘛,覺得累了總是會找些話題來鬥鬥嘴,提振一下大夥兒的精神。
  「對了啟恩,你知道我們新的財務長要來了嗎?」沒跟著加入鬧烘烘的話題,趙翊聿將座位滑向談啟恩問著最近搞得人心惶惶的重大議題。
  原先公司換財務長與他們工程部並沒有太大的相關,但上頭有消息傳出來,財務長的真實身份其實是董事長的兒子,接財務長只是為了擔任總經理前所舖的路而己。
  而總經理,可就跟他們這些小員工們息息相關了。畢竟上頭要是來個亂七八糟的傢伙,他們底下的人也別想有好日子過。
  「我知道。」身為公司的總工程師,高層的人事異動他也相當清楚。
  「那你聽說過,財務長是個什麼樣的人沒?」突然間,原先鬧烘烘的人群也停止了無意義的吵鬧,全都往他們身邊靠過來。
  面對一張張探尋的臉孔,談啟恩只露出一個令人安心的笑。
  「放心吧,只要我們做好份內的事,財務長是不會刻意刁難我們的,況且他真要對我們怎麼樣,也得等他升上總經理再說。」一切都還未成定數,實在是不用想太多。
  「那你見過財務長沒?」
  「對啊,他人看起來怎麼樣?」
  談啟恩試著回想上次在會議中,短暫的看過財務長的印象。
  「嗯……就第一眼印象來說,他給人的感覺挺好的。」至於真實如何,就得等到相處過後才知道了。
  「你們今天不是有主管聚會嗎?」
  「對呀,財務長應該會到吧?」
  「你記得要幫我們多觀察觀察他耶!」
  「就是啊!頭兒,我們未來的命運就掌握在你的眼力了。」
  這時候就記得了他是主管,懂得把禮貌端出來了嗎?剛剛還當著他的面大聲討論他呢……這群人真是的,平時放縱他們慣了。
  「我一定不會辜負大家的期望,睜大眼好好看看的。」這樣總可以了吧?
  「耶!老大萬歲。」
  「那就麻煩您囉!」
  扯了許久,人潮還是圍在他身邊不走。
  不得已,談啟恩只好扳起臉孔,驅趕圍在他身邊的人潮。「好了,所有的人都給我回去工作,再不認真的,我就讓他今天別想離開公司。」
  必要時,他也是有主管的架子可以端出來嚇人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howcs 的頭像
showcs

showcs

showc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