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開始工作之後,生活好像只剩下工作了。
  職場生活和校園生活最大的差異,是那股直撲而來的工作壓力,逼得人無法逃避。
  因為還要生活,所以需要錢,需要這份工作背後的薪資渡過每一日。
  工作很難上手?你只能鞭策自己盡快吸收,同學很難相處,老闆很機車?這些構不成離職的理由,如果真的要在職場上生存,靠自己的能力活在這個社會。
  任何在工作上產生的不愉快,我只能接受它的存在,靠著自己吸收消化這一切,然後在忙碌的一天之後大睡一場,告訴自己隔天又是一個新的開始。
  一個人面對生活的時候,什麼都消耗的很快,時間、精神、體力,還有心。現在才深刻體認到,原來現實和我離得這麼近。
  因為太累了,連假裝的力量都沒有。我不敢跟香香聊太多工作上的事情,不敢讓紀又陽太靠近,因為我害怕。
  害怕接觸到香香的關懷,寂寞跟疲累就會衝出包圍,逼得我在香香面前崩潰,讓人在國外的她還得要擔心我的適應問題。害怕自己和紀又陽接觸得太多,一碰到他身上傳過來的溫暖,會依賴,會捨不得放手,到最後會被打回原形,成為那個需要人時時看顧的葉之婷。
  我好怕。
  所以我誰也不說,直到我可以靠自己渡過以後。
  「之婷,這份報表明天開會的時候要用,記得今天下班前要把它做完哦。」
  「嗯。」
  午休時間,整間辦公室只剩我一個人還在跟工作搏鬥。
  我想孫香瑤還真的說對了,我果真是個愛逞強的傢伙。
  在公司,每個人手邊的工作都卡得很緊,沒有人有太多心思花在新人上頭,一切只能靠自己。
  為了讓自己在工作上能盡快上手,我把自己逼得很緊。利用午休時間工作,加班留在公司趕完進度,無所不其極的壓榨我的每一分時間,為了就是要逼迫自己能夠在最短的時間內準確的完成工作。
  這麼努力的下場,是讓我的生活真的只剩下工作了。
  午休時間,總是一個人孤零零的吃完便當,趕緊做事,沒把握這寶貴的時間和同事們一起吃飯聯絡感情,等到我想要加入同事們的小圈圈時,已經來不及了。
  下了班,屬於自己的時間還是挪來工作,留在公司加班時能做完的就做完,做不完的,帶回家繼續打拼,或是假日加班做完它,我的腦袋裡只剩下工作、工作、工作。
  沒時間和香香聊MSN。反正她人遠在天邊,隔著MSN或是電話對我吼叫,根本就不痛不癢,把她丟在一旁她也不能拿我怎樣,當然就能理所當然的繼續為我的工作打拼。
  而紀又陽就更不用說了。當初說過放假時還是可以聯絡,但他來過幾次就撲空了幾次。久而久之,我好像也再也沒讓紀又陽來找我了,因為連我也不知道,他得被我冷落到什麼時候,我才有空注意到他。
  我清楚的感受到這種情況再持續下去,事情一定會越演越糟,可是我卻沒有辦法,也沒有心力阻止。
  只能每天儲備好所有的精力準備面對工作,最後拖著疲累的腳步回家。
  我真的已經想不起來,我有多久沒有放下工作,好好過一天屬於自己的生活了。
  今天,我依舊是拖著疲累的腳步回到家,卻在開門的前夕,發現了有別以往的異常。
  家裡的燈是亮的。
  我記得我出門之前都會巡過家裡一遍,確定所有的電器都有關閉電源之後才出門的。而剛剛回來的時候,樓下管理員伯伯也沒跟我說有人來找我,那麼為什麼我家現在是亮的?
  晚上十點多了,是誰在我家?
  捏著鑰匙站在門外,我遲遲不敢開門。
  我知道自己這陣子常常加班到晚上10點、11點,屋子老是烏漆抹黑的,很容易會被相中是偷竊的目標,所以……
  就在我考慮要不要下樓去找管理員來陪我開門時,門由裡面打開了。
  「回家不進門,站在門外發呆幹嘛?」
  我看到一個剃平頭的小偷……不是,是剃平頭的林佳德。
  感到安心的那瞬間,我差點雙腿發軟跌坐在地。天曉得我剛剛腦海裡設想過多少了恐怖的情節啊!
  「林佳德!你知不知道我差點被你嚇死!你要來怎麼不先打電話通知我一聲啊?」跟著他身後進門,我一定要好好抱怨一下。
  單身女子獨居的社會案件有多少啊,有必要這樣測試我的心臟嗎?
  「我都快把妳的電話打爆了,只是妳就是不接,我有什麼辦法?」姿態悠哉的回到沙發上坐下,林佳德拿起遙控器有一搭沒一搭的轉台。
  要不是林佳德今天出現在家裡,我壓根就要忘了家裡的另一份鑰匙,早在香香出國那天就交給林佳德保管了。
  所以他會出現在這裡很正常,況且他從以前就常常來,樓下管理員早就認得他的臉了,難怪我沒被通知到。
  「我哪有不接電話啊。」從包包裡撈出手機,才發現原來我的手機早就呈現關機狀態了。
  「還真的耶……可能是沒電自己關機了吧。」我也只能這樣解釋。
  或許我最近沒什麼心神可以理會身邊的人,但是我不至於淪落到不接電話的地步。
  「妳最近都那麼晚下班?」林佳德背對著我問話。
  「嗯。」
  我想我知道,他為什麼會突然跑來了。
  「香香叫妳來找我的?」最近我對孫香瑤忽視忽很大,她大概感受到了,所以直接遠端遙控叫林佳德來找我吧。
  算一算,我好像快2個月沒跟香香講上話了。
  平常要加班,放假就累得去睡大覺補眠,總是要到醒來後才發現香香有在我的MSN留言,證明我們之間又錯過了互相聯絡的機會。
  可是何止她被忽略,我也好久沒回家見我爸媽一趟了……
  「妳確定妳的仇家只有香香一個嗎?」被林佳德這樣一點,我又想起了另一位被冷落的人物。
  「還有紀又陽也是嗎?」什麼仇家啊,我做人沒那麼失敗吧。
  只是不小心忘了跟他們聯絡而己,犯不著記仇記這麼大吧?
  「嗯哼。」
  看著林佳德的背影,我突然覺得嗯哼真是一個令人討厭的發語詞。好像我做了什麼不可饒恕的事情一樣。
  「葉之婷,妳現在是打算把自己搞到沒朋友嗎?」林佳德的話總是讓我有一擊斃命的感覺。
  句句犀利直接切入重點,讓我想要找藉口推託都不行。
  「我不是故意的。」面對林大師,我永遠只能當個做錯事的孩子乖乖認錯。
  誰會想要讓自己沒有朋友啊?我只是不小心讓自己陷入了某種困境,還沒想到辦法脫身而己……
  「但是妳已經讓妳身邊的人開始擔心妳了。不然妳以為我難得放假不待在家裡好好休息,還特地跑上來台北幹嘛的?」
  我當然知道你是來幹嘛的……
  「對不起啦,還讓你跑這趟。我會找時間跟香香聯絡的。」希望香香大人能夠大人不記小人過,對我轟炸的時候可以力道放輕些。
  「只有香香而己嗎?」
  「……紀又陽那邊我也會聯絡的。」
  「嗯哼。」
  ……請問大師,這聲嗯哼是代表您對我的回答感到滿意了嗎?
  「我好累,要先去休息了。」累得不想再去猜測林佳德的意思,抬起腳步,直接往我的房間走去。
  雖然我也很久沒和林佳德見面了,很想跟他聊聊,但是實在是力不從心啊。
  「之婷。」林佳德叫住我。
  「嗯?」
  「不要把自己逼得太緊,記住妳不是一個人。」說這話的林佳德依舊背對著我,讓人看不清他的表情。
  但是這句話所流露的關懷,我卻是紮紮實實的感受到了。
  「我知道,我會適可而止一點的。」是啦,我的仇家除了香香和紀又陽以外,還包括了林佳德。
  如果他一點也不擔心我的話,是不會替香香跑這一趟的。
  「最好是。」
  「對我有點信心好不好。」
  我向來很信守承諾,一言既出駟馬難追的。
  「香香出國之前,某人也是答應過有什麼事一定會跟她說的,結果呢?自己忙到昏天暗地,連話都沒跟人家聊上一句,還得讓她打電話來給我,要我親自替她跑這趟看一下狀況。」
  「……」
  我知道我對不起你,林佳德,我真的真的知道錯了。
  「我也以為終於可以看到某人的愛情要開花結果了,但卻又因為某人,那朵花是連花苞都還沒長出來就在凋謝了。」
  「……」
  這些話扎得我好不舒服啊。
  「妳確定妳沒有什麼話要跟我解釋,或是請我代為轉達的嗎?」
  我哪敢再請你幫忙轉達啊,同學。
  「謝謝你,但是我自己來可以的。」
  這是我的問題,我該要自己去解決的。
  看是要到香香面前負荊請罪,或是到紀又陽面前道歉認錯,這些都是我應該做的。誰叫我要忽視身邊的人對我的關心呢。
  「我要先去休息囉,晚安。」可是現在的我也沒力氣跟林佳德解釋太多。
  「嗯,晚安。」
  關上門,我將自己摔到床舖,累得閉上眼。
  連林佳德都特地跑上來看我了呀……看來我的狀況真的是很嚴重了。是該找一個時間好好跟香香他們聊聊,讓他們能夠放心。
  再等會兒吧,等到一切都穩定下來,能夠讓他們不再替我感到擔心的時候,再好好和他們聊一聊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howcs 的頭像
showcs

showcs

showc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