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我這個打算一畢業就進入職場的人來說,畢業的日子越近,越容易焦躁。校門一開,所有的莘莘學子就的面對殘酷的職場殺戮戰場,為自己的生存作戰。
  值得慶幸的是,我老早就感受到這股沉重的壓力,一升上大四就開始準備我的履歷表,等上學期一過確定畢業沒有問題,我便開始瘋狂的丟履歷,開始敲起職場的大門。
  找工作的這段期間,焦慮、暴躁、悲觀、沒耐性,很多以前潛藏在心裡深處的劣質性格緩緩的清晰浮現,尤其對照準備要出國的孫香瑤一臉清爽的模樣,很多時候更是讓我眼紅的很想要惡整她一番。
  但是我的理智還沒完全失去,只能一邊厭惡自己,一邊朝自己選擇的路前進。
  忙著忙著,我就把要把紀又陽加入我的MSN的事給忘了。
  要不是那天在整理錢包的時候,紙條從裡頭掉了出來,我想我真的記不起我其實有他的MSN和電話這回事吧。
  也許是因為真的把這件事遺忘了太久,感覺對紀又陽有些愧疚,最後我還是找了一天把紀又陽加入了我的好友名單裡面。
  結果才一加入,紀又陽馬上就丟來了訊息。
  這傢伙該不會在MSN上等了我很久了吧?
  太陽說:學姊,是妳嗎?我還以為妳是不是不小心弄丟了我給妳的紙條,所才沒加我?
  積極說:對不起啦,是因為前陣子忙著準備一些事情,所以不小心就……
  後面的點點點應該不用說得太清楚了吧。
  太陽說:是哦^^,是在忙工作的事嗎?
  積極說:是啊,你怎麼會知道?
  這麼厲害,一猜就知道?
  太陽說:我前幾天和大四的學長打籃球,聽到他們在提起找工作的事,我想妳應該也是吧。
  積極說:嗯。
  太陽說:找得還順利嗎?
  積極說:還可以,謝謝你的關心。
  在一個人焦躁的時候,一些適時的關心可以讓人放鬆心情。
  積極說:那你呢?最近過得怎樣?
  時間過了那麼久,紀又陽也沒再提起那天午後的事,當初決定讓時間這件事情是做對了吧。
  太陽說:還不就是這樣,有課就去上課,沒課就和同學去打打籃球或是出去玩啊。
  積極說:是哦。那嘉茜學妹呢?她最近如何?
  打籃球是很好的休閒活動沒錯,但是大一生新不是還有“聯誼”這項更重要的活動嗎?
  太陽說:嘉茜?她很好啊,她前陣子還跟電機系的學長出去聯誼,聽說現在有學長正在追求她呢。
  紀又陽跟我講這話是對還是不對呀?嘉茜學妹去聯誼,還有學長在追求她,他竟然還一副樂見其成的口吻?難不成他和嘉茜學妹什麼都沒發生?
  是我看走眼了嗎?應該不可能呀。
  積極說:那你呢?沒去聯誼?
  不可能會跳過這麼重要的活動吧?
  太陽說:有啊,我們班前陣子有跟其他系的同學辦過幾場聯誼。
  積極說:好玩嗎?
  我想知道的是,你有對什麼樣的女生感覺比較特別的嗎?
  太陽說:還好啦,就只是一大群人出去玩,比較聊得來的就在MSN上聊聊天,就這樣而己。
  就這樣而己?紀又陽,你真是讓我太失望了。
  積極說:沒想過要趁聯誼交個女朋友啊?
  在和陶少謙交往之後,我就曾經因為這種對話式的誘導而吃過一次虧,如果可以,我真的不想再次重溫這個惡夢。
  太陽說:沒有,我有喜歡的女生了。
  停!到這裡就好了,葉之婷,千萬不要再問下去了。
  積極說:嗯。改天遇到嘉茜學妹,記得幫我跟她問聲好。
  太陽說:好的。
  積極說:那……
  太陽說:學姊不好奇我喜歡的女生是誰嗎?
  積極說:……
  除非答案是嘉茜學妹或是其他人名,否則的話我真的沒有興趣。
  太陽說:??
  積極說:這種私密的事情,我想我還是不要知道好了,免得我不小心漏了口風讓其他人知道,我的罪過就大了。
  阿彌陀佛,罪過罪過。
  太陽說:不會呀,讓其他人知道也沒關係,我不忌諱這個。
  學弟,大方是件好事,可是我比較偏愛低調風,如果你真的想要走大方路線的話,我倒是可以介紹香香或是林佳德跟你認識。
  積極說:我想還是不要好了。
  太陽說:真的嗎?不知道妳會後悔哦……
  相信我,學弟,我不會後悔的,我怕我知道了才會後悔。
  積極說:不會的。
  太陽說:……好吧,既然妳不想知道,那我就不再說了,反正妳早晚會知道那個人是誰的。
  紀又陽,我明明就說我不想要知道啊!
  積極說:我有點不舒服,先去休息囉。
  太陽說:嗯,妳快去休息吧,有空記得幫我跟香香學姊還有佳德學長問好。
  香香、佳德?你們這對情侶檔不去忙自己的事,跑來找我麻煩是吧?是不是有背著我做了什麼?不是講好了不要插手我的事嗎?
  我想我不想再從紀又陽口中聽到的,除了我的名字以外,還要再多添上兩筆才行。
  積極說:掰掰。
  太陽說:學姊再見,要好好照顧自己的身體唷。
  我關掉視窗,也關上紀又陽的關心。
  我想我還是沒辦法坦然的面對紀又陽吧。
  雖然很多話都沒有明確的說出口,但是我心裡卻有隱隱約約的感受。紀又陽喜歡的那個人……我想我應該是不會有想知道的一天。
  既然如此,就再拉開一些距離吧。
  只是嘉茜學妹的事卻讓我想不透,我一直以為她會把自己對紀又陽的愛慕表現給他知道,畢竟她看起來是那麼積極的人。
  但是紀又陽彷彿不知情嘉茜學妹喜歡他的事情?這又是怎麼一回事?
  只是這事我又不能從紀又陽那邊下手,也不能去問兩個關鍵人物,看來只好找一天去探探嘉茜學妹的口風了。
  我記得紀又陽上次說過,嘉茜學妹好像是財金系的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howcs 的頭像
showcs

showcs

showc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