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學弟,謝謝你的厚愛,但是學姊只是個普通人,其實不太需要認識也無所謂的,與其花心思在我身上,倒不如把心思花費在其他事情上吧。
  這樣的說法應該可以吧?
  自從被香香點出我不願面對的真相之後,我就不停的在我腦袋裡演練著我的台詞該怎麼說。
  本來應該是要有更直接一點的說法,可是也許是因為我老是把紀又陽和陶少謙劃下等號,拒絕紀又陽,老是會讓我有也拒絕了陶少歉的錯覺。
  這讓我沒辦法狠下心。
  所以面對紀又陽,明明該說出口的話卻一直卡在喉嚨裡,怎麼樣也無法說出口。
還是應該換個方式,不要親自對他說,用MSN或是其他方式?
  為了替我解決我的問題,孫香瑤很主動積極的替我安排了和紀又陽的約會,由不得我拒絕。
  但我想我始終沒辦法做好準備吧!才會和紀又陽人都坐在這裡了,卻連半句該說的都沒說。
  「那個……學弟。」我試圖用微笑來緩和一下心情。
  「嗯?」
  「你有MSN嗎?」不對啦!我不是要說這個……
  為什麼我每次遇到紀又陽都會出糗呀!
  「有呀,學姊要跟我交換嗎?」
  「嗯。」
  「學姊怎麼會突然想到要跟我交換MSN?」看著紀又陽從包包裡抽出筆記本,快速的寫下他的帳號遞給我,我有種想要喊停的衝動。
  這張紙條要是接了過來,不把他加入是真的不行了。
  「沒有啦,只是想說這樣聯絡起來比較方便。」只好硬著頭皮收下了。
  「要聯絡的話,打我的手機也可以呀,我寫給妳。」紙條又被收了回去,再附上一串新的電話號碼。
  這簡直就像是我在搭訕學弟,跟人家要電話號碼跟帳號的行為呀,可是我明明沒有想要搭訕的意思……
  陶少謙,你看了這一幕會不會覺得很嘔?當初你還得從香香那裡得到我的聯絡方式,現在我卻是主動向紀又陽要他的聯絡方式,命運大不同啊。
  「謝謝。」默默的收下這張紙條,在紀又陽的注視之下,謹慎地將紙條放進我的錢包裡。
  不加他,應該不會被發現吧?
  「對了學姊,妳要是加了我的話,記得跟我說一聲哦,不然我會分不清楚誰是誰。」
  「……好的。」該怎麼把話題引到我要講的主題上呢?
  「那個……」我想我入社會後第一個要訓練的,就是我的表達能力吧。
  在自己的好朋友面前,我表達能力很好,但是一旦面對陌生人,我就像是有了語言障礙一樣,詞不達意不打緊,連一句話都沒辦法好好說,這樣以後要怎麼辦才好啊?
  沮喪的低頭攪拌我的紅茶,周遭吵嘈的環境只讓我更覺得煩躁。
  香香替我們約在一間離學校有點距離,生意很好的茶坊,說是這樣談事情也不怕被人聽見,因為旁人講話的聲音也很大聲。
  但是這樣的環境,我卻一點也放鬆不了,更不敢把話說出口。
  大庭廣眾之下談這種認不認識的話題,不是更尷尬嘛?雖然這裡離學校有點距離,但是難保不會有我們學校的學生在這裡消費呀,如果消息不小心傳回學校去,我們兩個還要做人嗎?
  我真的很懷疑孫香瑤約這裡,到底是為了我們好,還是故意要讓我們的關係曝光……
  「紀又陽?」
  就在我和紀又陽之間陷入無言的時候,有一道聲音成功的解除我的窘境,就像當初陶少謙向我告白,我找了學姊來幫忙一樣,避開了尷尬的局面。
  陶少謙,幹得好啊!你終於做了一件對的事。
  「嘉茜?」
  「真的是你?我還想說我該不會認錯人了吧。」聲音越來越往我們這邊靠近,讓我順利的看到了聲音的主人。
  ……又是一個很亮的發光體。物以類聚這句話真是很有道理,陽光的紀又陽認識的朋友也很陽光,連女生朋友也是如此。
  「呃……我打擾到你們了嗎?」一直到發光體走到我們桌前,她才發現我的存在。
  嗯哼,一般人遇見朋友,會這樣直接忽略朋友身邊的路人甲嗎?尤其路人甲還和朋友單獨坐在一起?
  「不會。」我搶在紀又陽之前回答。
  發光體小姐,妳一點也沒有打擾到我們,如果妳希望的話,我可以馬上讓座讓兩位好好談談。
  「這位是我系上的學姊,葉之婷。學姊,她是財金系的嚴嘉茜,是我高中同學。」
  「學姊好,叫我嘉茜就可以了。」
  「妳好。」
  嘉茜啊,很好聽的名字,很漂亮的學妹,很,適合紀又陽,很喜歡紀又陽的女生。
  我告訴你哦,陶少謙。雖然我變得有些不愛接觸人群,但是我的觀察力卻因為老是把自己置之事外而訓練得十分敏銳。
  旁觀者清,從旁觀者的角度去看待人與人之間的關係,讓我可以從很細微的部份,去察覺每個人情感的變化。
  我敢保證,嚴嘉茜喜歡紀又陽。
  知道這個消息,讓我有點高興。郎才女貌的搭配總是賞心悅目的,我相信他們之間如果其他阻礙的話,應該會有不錯的發展。
  但是我也清楚,不應該去干涉別人的感情事。所以不管我自己有多麼好奇他們接下來的發展,我還是只能忍住,在一旁默默的等著。
  感覺嘉茜學妹似乎很有很多話想對紀又陽說,那就先讓他們敘敘舊吧。
  「不好意思,我還有點事要先走了,你們慢慢聊。」
  也許我什麼也不用解釋,時間就會沖刷掉記憶的痕跡,假裝什麼事都會沒發生過。只是一場午後的閒聊,其實不用那麼在意的。
  你說是不是,陶少謙?
  「咦,可是學姊妳不是有事要跟我說嗎?」
  「沒關係,那件事不急,改天再跟你說吧。」現在比較急的,應該是嘉茜學妹吧,她似乎有很多話想跟你說呢。
  「那好吧,學姊妳回去之後記得要把我加入哦。」
  「嗯。」先加入,然後永遠掛著離線,切斷我們之間的連繫。
  這樣,應該就可以讓紀又陽淡忘掉很多事了吧?
  「拜拜。」
  「學姊再見。」
  「學姊掰掰。」
  我不說再見,因為我希望下次再見是很久很久以後,久到紀又陽已經忘了我這個人的存在。
  希望那時候,我不會老是把紀又陽的身影跟陶少謙的重疊,也希望那時候,紀又陽身邊已經有了一個女朋友,我和他之間,除了單純的學姊弟關係外,就只是很普通的朋友。
  踏出校園,我想要有一個重新開始的環境,如果可以的話,我希望是個沒有你的影子存在的地方。
  可以嗎,陶少謙?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howcs 的頭像
showcs

showcs

showc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