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四生想避開遇見學弟妹的機率很高,前提是如果我們都順其自然的讓緣份去決定我們的相遇的話。
  老實說,現在的我真的沒有那種心情,對我而言紀又陽只是一個……特別一些些的學弟,只有這樣而己。
  我不想為了一個學弟而去下會整個改變我的生活的決定。
  「我相信妳要是有了新對象的話,學長應該是不會生氣的。」
  ……我最近怎麼老是遇到一些連招呼都不打就直接找我攀談的傢伙?
  「我聽不懂你在說什麼。」孫香瑤這個大嘴巴,我早晚要想辦法封住她的嘴,要是封不住她的,我就封住我的,以絕後患。
  「雖然我還沒親眼看過那個學弟,不過聽香香這樣轉述,紀又陽跟學長應該是同一類型的人,會對女朋友很好吧。」林佳德如是說。
  「干我什麼事?」我只有這個感想。
  我想我應該躲的不是紀又陽,而是孫香瑤和林佳德這對情侶檔。我們之間能聯繫的管道太多了,以他們那麼猛烈的攻擊來看,我只有落跑一途才有生機。
  「如果有需要的話,我可以幫妳去鑑定看看,確認一下紀又陽是不是真的適合妳。」某人說得很認真。
  我連吐槽的力氣都沒有了。
  「我現在是在跟空氣對話嗎?還是你純粹只是在自言自語,不需要我回答你?」自己講自己的還講得那麼像一回事。
  林佳德,你真的是近墨者黑,沒得救了。
  「之婷。」
  「幹嘛啦?」
  「我是說真的,男人看男人的眼光總是比較準一點,要是妳真的有什麼對象,帶來給我看看總是比較保險一點。」如此嚴肅正經的口吻,還是壓不住笑意。
  我真的要走人了。
  收起包包,從來沒翹課的我,突然覺得今天是個適合曬太陽的好日子。套句紀又陽說的,天氣這麼好,待在教室太可惜了!
  「要走啦?別說我沒提醒妳,香香可是在外面等妳很久囉。」林佳德涼涼的拋話,成功的堵住了我的腳步。
  這堂課,是我目前唯一能獲得清靜的地方了。
  拜上課老師之嚴格所賜,非本班學生一律不得旁聽,連下課時間也不准其他同學進入教室來打屁聊天,以免壞了他老人家好不容易營造起來的教學氣圍。
  在這裡,我不用再忍受孫香瑤的疲勞轟炸,把她擋在門外是我現在唯一的願望啊,結果擋得了一個擋不住另一個。
  只是跟毫無理性可言的香香比較起來,我想林佳德還是比較好溝通的吧。
  「你們兩個可不可以放過我啊?」於是我試著跟比較理性的那一個交涉。
  「我都幾歲了,這種事就留給我自己操心好嗎?」連我家的三歲的姪女都可以決定她要用筷子還是湯匙吃飯了,沒道理我都大學快畢業了,連要不要交男朋友的決定權都沒有吧?
  「其實我也贊成這種事讓妳自己處理就好。」林佳德認同地點點頭,說得煞有其事。
  我只能狠狠的瞪過去。
  「那你之前還幫香香講話?」同學,你一直高掛在頭頂上的原則招牌哪時下架了,怎麼沒先通知我一聲?
  「好玩嘛。」
  玩你個頭啦!我差點忍不住一巴掌朝林佳德呼過去,差點。
  「別這樣瞪我嘛,之婷。妳都不知道妳那時候的反應有多叫人懷念,我很久沒看到妳那麼生氣蓬勃的樣子呢。」那股笑意,終於不再隱藏在別的情緒之下,大大方方的展露在我面前了。
  生氣蓬勃?
  「那你信不信,你要是再給我繼續擺爛下去,我會更“生氣”蓬勃給你看?」
  我被他惹得超火,林佳德卻被我的話逗得大笑。
  真的很欠揍耶。
  「咳!咳!」
  還給我笑到噎到!我一口氣卡在胸口,悶得要死。
  被我瞪了好一會兒,林佳德笑夠了後才開口:「不然我們來講點正經的?」
  正經的?我勉強點了點頭算是答應。如果林佳德是把他已下架的招牌又掛了回去,那我會很樂意跟他談談。
  「妳知道香香一直很擔心妳的吧?」上課鐘響了,門外那抹遲遲不肯離去的身影最後悶悶的看了我們這兒一眼,像是用飄的走掉了。
  每天和香香住在一起,我當然知道她很擔心我。
  「其實香香原本的意思,也不是硬要妳去交個男朋友什麼的。她只是希望她出國之後,她最要好的朋友不會是孤伶伶一個人待在台灣。」
  我也知道香香是關心我……
  「她還想過,如果妳真的沒有那種想法,那她乾脆去買條狗還是貓來給妳當寵物,好讓妳有個伴。」
  「……我又不是獨居老人。」孫香瑤那個愛擔心的女人。
  妳怎麼不多花心思在她自己身上啊?英文那麼破,去到國外有辦法跟人溝通嗎?學業有辦法追得上嗎?自己的事先搞定了,再撥心思在我身上吧,笨女人。
  「我在猜,也許是香香的願望太過強烈,強烈到連老天也無法忽視,才會在她山窮水盡的時候派出紀又陽來拯救她。」
  同學,山窮水盡不是這樣用的吧?你的歷屆國文老師會哭死……
  我真的萬分的後悔,老實的跟香香說了我和紀又陽之間的事,讓原先簡單的事變得那麼複雜。
  本來只要肯花愛心養一隻寵物就能解決的事,現在演變成了我必須把我的愛投注另一個人身上才行。
  「我在想,妳排斥的應該不是香香想把妳跟紀又陽湊在一起的念頭。而是妳不能接受有人想用複製的方式,重現妳和學長的一切吧?」林佳德低頭看著他的課本,那口吻就像在談論天氣一樣輕鬆。
  可是一字一句,直落我的心底,讓我沒有反駁的餘地。
  我只能苦笑當作默認。
  「幸好孫香瑤沒你那麼聰明。」真的,要是我身邊有兩個林佳德,我想我一定會瘋掉。
  林佳德卻是賞給我一個理所當然的眼神。「她不需要,她有我就夠了。」某人很自傲。
  真的是。
  「既然如此,你為什麼不把你看到的跟她說?」不是沒想過和香香說清楚,而是我怕說得不夠清楚,反而會得到反效果。
  孫香瑤那個天兵,聽話淨挑她想聽的,如果她只聽到了我不排斥她想把我和紀又陽湊在一起的前半段,卻沒聽到後半段的話,那我真的是別想過自己的安靜日子了。
  「因為這是妳的問題,不是我的啊。」
  有必要那麼計較嘛你?
  「小氣鬼……」
  「不甘心啊?那就找個男朋友來挺妳囉。」
  「……」哪壺不開提哪壺嘛。
  老師來了,我和林佳德的談話也該停止了。
  「總之妳好好想想吧,如果妳真的不願意,也沒有人能逼得了妳不是嗎?」丟下這句話,林佳德隨即投入課堂上,認真上課去了。
  而我,腦袋卻始終停留在最後的對話裡。
  如果我真的不願意,是沒有人可以逼我的。所以現在如果有一點點動搖了,我是說一點點,是不是表示我真的有被香香給說服了呢,陶少謙?
只是被說服了之後呢?我真的不知道自己的下一步該怎麼走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howcs 的頭像
showcs

showcs

showc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Christina
  • 天下沒有走不通的路,沒有克服不了的困難,沒有打不敗的敵人。
  • 我也這樣認為(舉贊同票)

    showcs 於 2010/05/11 23:00 回覆

  • 悄悄話
  • 思巧
  • Knowledge is pow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