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少謙是我的第一場戀愛,第一個讓我傾注全力去信任、去依賴、去愛的人。
  和他在一起的時間,總是很快樂。兩個人相約出去遊玩,去各大景點留下我們的足跡,尤其他特愛拍照,每到一個定點,他總是拍個不停,拍風景、拍我、拍他自己,拍我們的合照。
  他說人的記憶沒辦法像電腦的記憶體一樣,擁有超大的容量,而且只要沒壞就會有記錄存在。
  所以要靠著像照片這樣真實存在的物品,替我們做記錄,才能在不小心遺忘了之後,又詢著這條線索回想起來。
  可是你知道嗎?陶少謙。失去你之後,不用照片來替我記錄,我也能清楚的描繪出你的臉、你的笑,還有你的一切。
  你剛離開的時候,我還沒辦法接受,不能忍受自己未來只能看著照片,不能真實的碰觸到你,我氣得將我們所有的照片全部燒毀,什麼也不想留下。
  沒有了你,剩下的一切只會是一種自欺欺人的安慰。要我接受這樣空虛的事實,我寧可毀了這種假象,讓自己某天醒來的時候痛到死。
  那感覺也會比虛假的安慰讓我感覺好太多了。
  「妳真的要把這些照片全部刪除嗎?」在我燒完手中的相片,將目標轉移到電腦裡的電子檔時,香香再次試圖阻止我。
  看著手中的照片一張張被火光吞噬的時候,我的動作沒有任何遲疑,可是陪著我的香香,卻是滿臉的擔心,再三的開口想要阻止。伴著香香的勸,我沒有任何猶豫的按掉刪除鍵,清光電腦及記憶卡裡的所有檔案。
  我聽不進任何人的勸,滿腦子只想要毀掉這一切。
  「之婷,妳要是心裡難受就說出來啊。」
  在陶少謙離開兩個禮拜之後,我沒從跟身邊的人說上半句話。
  我的生活作息沒有任何變動,照常上下課,該吃飯的時候吃飯,該睡覺的時候睡覺。我沒把自己關在自己的房間裡,什麼事也不做。
  可是我卻無法開口和人說話。
  因為我不知道我自己可以說些什麼。
  面對大家的關心、惋惜,我不知道該怎麼面對。
  陶少謙走了,丟下我一個人面對這一切,我很累,什麼也不想說。
  「葉之婷,妳知不知道妳這樣不哭不鬧的,讓我感到很害怕!」
  最親愛的人離開了你,應該要有什麼樣的反應?我可以感受到心裡面的痛苦,但是我卻無法讓這樣的情緒表露出來。
  我真的,疲累到連哭都沒有力氣了。
  默默的關機,我走向我的床,拉高棉被鑽了進去。
  其實不止香香很害怕,我也很害怕。我不知道這樣的自己能夠撐得了多久?等到我撐不住的那天,我又會變成什麼模樣?
  「葉之婷!」我聽著香香隔著棉被傳來的怒吼,閉上眼,強迫自己入眠。
  躲避現實最好的方法,就是不去想它、不去看它,那麼它自然而然就不能侵入我的知覺,占據我的意識。
  於是睡覺成為了唯一能讓我感到輕鬆的事。
  有時候我也會想,如果可以,我真想就這樣一直睡下去。
  「我到底要拿妳怎麼辦啊?」香香的聲音開始哽咽,卻還是撼動不了我一丁點。
  不要問我該怎麼辦,香香。我一點也不想去想這個問題。
  我好累好累,可不可以就讓我一直休息?
  將棉被外的世界推開,在只屬於我的世界裡,只留有一片荒蕪。
  原先我以為,依陶少謙那種愛擔心的個性,留我一個人在這裡,他一定會不放心,他會來見我的。
  可是一天過去了,一個禮拜過去了,我卻連一次也沒見過他。
  為什麼你不來見我呢?陶少謙。
  是因為我也不去見你,所以你在生我的氣嗎?
  因為從你離開之後,我拒絕去聽有關你的任何訊息,不談你,不見你,連最後的道別也沒做,就任由你離開我身邊了。
  你一定很生氣對吧?
  如果你真的很生氣,那你就來罵我啊!
  罵我沒有良心不去見你,罵我不懂得照顧自己,讓身邊的人為我擔心。不管你來是為了什麼都好,我都想見你。
  我要見你啊!陶少謙。
  在心裡許下這個願望一遍一遍,即使它從未被實現,我還是不肯放棄。
  我不知道撐到何時才是我的極限,但是在我還沒看到陶少謙以前,我想我永遠都不會放棄這樣的方式逼他出面。
  啪!
  放任我任性了這麼久之後,終於有人覺得該終止我繼續這樣做了。
  「葉之婷,妳想死是不是?」開口的是林佳德,不顧聽到的人會有什麼反應,他直接將大家心目中的疑問給問出口。
  我想死?
  沒有,我並沒有這樣想過,我只是想見陶少謙一面而己。
  「林佳德!」香香在他身後驚叫著,想衝出來護在我面前。
  「葉之婷,我再問妳一次,妳想死嗎?」將香香抓住固定在他的身邊,林佳德看著我的眼睛,再問了一次。
  「林佳德你還講!」
  顧不得在一旁的香香,我看著林佳德,輕輕的搖搖頭。
  「搖頭是表示妳沒有想死的念頭?」
  我點頭。
  「點頭是表示有還沒有?」
  我又搖頭。
  「到底是有,還是沒有?說話啊。」
  我卻只是看著林佳德,不發一語。
  「不想說,還是不想對我說?沒關係,妳自己去跟陶少謙說。」撇下香香,林佳德伸手拉著我,將我拖到客廳。
  一進到客廳,直接進入我視線裡的,就是陶少謙的照片。
  他還是笑得一樣開心,溫暖。好像對著我笑的不是一張照片,而是他就站在我面前對我展露他的笑容一樣。
  「嗚。」我卻沒辦法踏出房門一步,抓著門邊,和林佳德角力拉扯著。
  「走啊!為什麼不走?妳不是應該有很多話要跟他說的嗎?」掰開我緊抓著門邊的手,林佳德強硬的拖著我,就要將我拖到照相的面前。
  「嗚,嗚嗚。」我只能回頭向香香求救。
  「佳德……」面對態度異常強硬的林佳德,香香也只能追在我們身後,不敢太過靠近。
  將我丟在沙發上,林佳德捧過陶少謙的照片擺在我面前,然後開口:「這個人是妳的男朋友耶,葉之婷!他離開了,妳難道沒有什麼話想跟他說嗎?不用跟他說說妳有多可憐,被他一個人丟下?不用跟他說妳有多怨他,因為他讓妳一個人面對這一切嗎?」
  我想說,我要說啊!
  可是我不想要面對一張照片說這些話!
  我要看到他的人!是遺體也好!在夢裡也好!都無所謂!
  我要真實的陶少謙!
  我用眼神傳達我的憤怒,惡狠狠的瞪著林佳德。
  「妳這麼兇的看著我做啥?是我讓妳變成這個樣子的嗎?是陶少謙啊!有本事妳就開口罵他啊!」直接將照片丟給我,林佳德站得高高的看著我,也是一臉憤怒。
  「有本事妳就一輩子當啞吧,不然妳就給我老實的把妳的感受說出來!不要什麼都悶在心裡,讓大家害怕妳不知道那天會爆炸。」
  我也不想啊……
  「從陶少謙出事到現在,妳不哭不鬧,沒流過一滴淚,也沒開口說過一句話,妳到底想要怎樣?」
  我沒有想要怎樣,我想要見陶少謙。
  「妳知不知道我昨天夢見陶少謙。」
  我抬頭,幾乎可以說是嫉妒看著林佳德。
  為什麼!陶少謙,我才是你的女朋友,為什麼你沒來看我,卻跑去見林佳德?
  「很訝異嗎?也是啦。如果我是陶少謙,我也不想來見妳這個沒良心的前女友。離開了連哭一聲也沒有,更別說眼淚也沒掉過半滴了。」
  面對林佳德的酸言酸語,我只能瞪著他。
  「很生氣啊!開口罵我啊。」無所不用極的,就是想要逼我開口。
  但我的嘴就像是壞掉的蚌殼一樣,怎麼樣撬不開。
  「妳知不知道陶少謙來找我說什麼?他說他好害怕看到妳。因為他不知道看到妳該說些什麼。」
  騙人!陶少謙才不會說這種話。
  「他本來以為他的離開妳會哭得很傷心,每天為了他的事情以淚洗面。結果妳卻個沒事人一樣,不哭不鬧的,讓他不知道該怎麼跟妳說話。」
  咬著唇,聽著林佳德的指責,我卻找不到反擊的點。
  「葉之婷,妳知不知道陶少謙很可憐?」
  他哪裡可憐了?他就這樣拍拍屁股一走了之,是被留下的我要面臨這些爛攤子的,可憐的是我才對吧。
  「因為妳,害他不能去他該去的地方。」
  他沒有什麼該去的地方,他該去的地方是來到我面前!
  「妳就這樣鎖著自己,不讓別人關心妳、靠近妳,要他每天為了妳提心吊膽的,人都離開了,卻始終要掛心妳,妳不覺得他真的很可憐嗎?」
  是,我就是惡劣,我就是不安好心,要他掛心我,那又怎樣?這是他欠我的。
  「妳真的愛他嗎?」
  我愛他。
  「如果愛,為什麼不能讓他放心的離開?」
  為什麼不能,沒有為什麼,因為我就是放不開,我就是不能釋懷……
  「如果妳一直在心裡埋怨陶少謙很自私的話,妳有沒有想過,其實妳比他更自私?因為他的離開是沒得選擇,可是妳把自己鎖住,選擇讓妳身邊的人非得要替妳擔心不可。」
  我沒有……垂下頭,我知道我有。
  「妳知不知道香香有多擔心妳?每天晚上她都不敢睡太熟,就怕睡在隔壁房間的妳會不會突然想不開,跑去做出什麼傻事?每天上課她都緊跟著妳,害怕妳一離開她的視線,她會不會又要失去一個朋友?」
  「葉之婷,妳要虐待妳自己是妳家的事,但妳憑什麼這樣虐待我的女人?」
  看著站在林佳德旁邊,眼睛紅鼻頭紅的香香,我的眼眶也跟著有些發紅。
  對不起,香香,我不是故意要讓妳這麼累,要妳為我擔心的。
  「如果妳真的把她當成妳的死黨,妳怎麼忍心讓她為了妳,整個人憔悴成這副模樣,她是欠了妳什麼嗎?」把香香拉到我的面前,讓我們兩個女人淚眼相對。
  對不起,香香,真的很對不起。
  「之婷,算我拜託妳,我求妳好不好?有什麼話妳可以直接跟我說,要是想哭我也會陪妳一起哭。但是拜託妳不要這樣不哭不鬧的,妳讓我好害怕。我真的,真的很害怕有一天妳會不會因為太想念學長,就決定拋下我一個人不管……」
  「嗚。」聽著香香的恐懼,我終於止不住眼淚。
  「對不起,對不起香香。」我伸手抱住著陶少謙的照片,哭著跟香香道歉。
  「沒關係的,我不怪妳,真的。我只要妳跟我保證,妳絕對不會丟下我一個人就好了,真的沒關係的。」香香懷抱住我,輕聲的安慰著。
  開關一旦被打開了之後,就無法關上了。
  面對香香這麼直接又強烈的關懷跟擔憂,我真的是對自己很自責。
  我把自己鎖在自己的世界裡,固執的只想和陶少謙見上一面,其他的什麼都不想管,卻連累了在我身邊的香香,讓她為了我,整個人消瘦了一大圈,揹負著有可能要失去我的恐懼,整天戰戰兢兢的陪在我身邊。
  如果不是林佳德直接把這項事實攤在我面前,我想我還不願意去面對這個事實。
  我是一個自私的人,只顧得到我自己,卻忽略了身邊的人。
  陶少謙,我很壞對不對?是不是就因為我這麼壞,所以你才不來見我?
  如果我願意改,願意接納大家對我的關心,不要那麼自私的只想到自己,那你會不會願意來見我?
  你會不會,陶少謙?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howcs 的頭像
showcs

showcs

showc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