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樂園的那場大哭,哭得我整個人都清醒了。
  我知道我和于樂人之間是怎麼回事了,也懂了為什麼他從頭到尾什麼都沒提也沒讓我知道的原因是什麼……
  我和他就是錯過了,很遺憾的擦肩而過,所以也留不下些什麼。
  很多時候事情錯過了就是錯過了,那個屬於自己的時機一旦消失,當它再回到手心時那感覺也不會對了。它不再是當初那個原貌,也帶不回原本該有的那股喜悅,就算手裡握的緊緊的又怎樣,握住的也不是自己想要的那個了。
  我和于樂人就是這麼一回事。當他喜歡我的時候,我沒開竅;當我開竅了之後,他身邊已經有了個人了,事情就是這樣發生然後結束,來得安安靜靜,走得也安安靜靜。
  我們把最簡單的朋友關係纏繞了一大堆結。把事情從簡單變成複雜或許只需要三個小時甚至是三分鐘,但要將事情從複雜再度化為簡單,需要的時間未知。
  我認為現在的樣子對我們四個而言,是最好的結果了。
  巧美和她喜歡的人在一起,方燦杰則完成他的心願,至於我呢?……既然一開始就是看戲的,那就繼續看下去吧。
  我不想去改變什麼,也不想去爭取什麼,因為那是于樂人的選擇,我無力去改變它。
  感到遺憾、悔不當初也無法讓時間倒流回到最初那時,那麼我只有振作,靠著自己的力量一個人站起來,甩開那些該隨著眼淚一起流逝的感受,做回簡單。
  我也認同巧美的要求,所以用了行動給了她答案。放暑假前,我瞞著任何人偷偷找老師改變了志願,改到第三類組去。
  我的未來不是因為巧美的一番話而變動,是因為我的心要我這麼做。
  我知道如果繼續待在二類,若是真的和于樂人又編在同一個班級內,那麼我永遠都別想從喜歡他的情緒裡跳開,我會一直一直,偷偷的喜歡著他。
  喜歡有了女朋友的他。
  那樣子的自己太可悲了……明知道什麼都不能做卻還是掛心在這樣一個人身上只會感到痛苦,我不想變成這樣子的簡單。
  我只求平靜,希望我身邊的人感到幸福。
  誰說巧美一定就是罪過的呢?她明知于樂人當初喜歡的人是我,她還是勇敢的、用盡心力的將他的注意力轉移到她的身上。跟巧美比起來,什麼都不做的我反而才是該覺得可恥的那個。
  我一開始就錯了,所以我願意接受這個結果。
  要拉開和于樂人之間的距離我很捨不得,也辦不到一刀斬斷那麼乾脆,我只能用最最迂迴的方式,從他眼前轉身離開。
  減少和他聊msn的次數,在班上不再和他的視線相交,私底下他來找我,也只是冷淡再冷淡的回應。
  他不知從那聽到巧美找上了我,問過我巧美同我說了些什麼,我是否因為巧美的那番話才會決定跟他拉開距離?我什麼都沒有回應,只是淡淡的看著他。
  那抹笑,是我唯一能給他的回答。
  于樂人是聰明的,那抹笑裡包含了什麼,他一定知道。
  我試著將我們的關係簡單化,做回朋友、做回一般的同學。
  心情很難受,因為我不但要把在心裡佔的滿滿的這個人割除,從此刻起,我還要開始試著習慣一個人的生活。
  哥要上大學了,從今以後他也不會一直在我的身邊。
  我是該學著獨立了,別再黏著哥,什麼事都要他來幫我分擔。
  哥有他的人生,我希望他能夠去做自己想做的事,能夠拋下對我的那份愧疚去開始屬於他的日子。
  17歲的我是勇敢的。將身邊信賴的人一個個的送走,接下來的日子我要靠自己走,終有一天,我就能夠抬頭挺胸的去面對任何困難。
  轉移注意力似乎是個很好的方法,也是現在的我唯一能做的。
  升上了高二,重新面對一個新的環境,我又做回自己。
  還是那個喜歡靜靜觀察人群,在本子裡記下別人的分數的簡單。寫下我對人的第一印象的習慣沒變,但我開始加上了日記,記錄下自己每天每天的心情。
  遇上于樂人之後改變的事依舊存在,並沒有隨著他的離開而離開。
  離開了文學社,加入了羽球社,從靜態的興趣轉為動態的,連帶的將偶爾產生的胡思亂想藉由運動給丟出去,將腦袋放的空空,心也空空,人就跟著輕鬆。
  即便聽到了關於他們的任何事情,也能一笑置之。
  于樂人的成績在第二類組高居前五名永不落下,我替他感到高興;方燦杰後來接了校隊隊長,我替他感到開心,巧美終於可以安心的跟于樂人交往,兩個人的感情越來越如膠似漆,我由衷的祝福他們。
  彷彿他們已經是昔日的好友,但實際上時間也不過過了三、四個月,我的心已經能夠完全的沉澱,放下了一切。
  不強求,就不會有過多的痛。
  不是麻木,只是認清了事實。
  我在我們的之間劃了一個圈,我不想再踏進屬於他們的小圈圈,混亂了現在安穩平靜的一切。
  我在現在的班級很好,同學也很好,心情也很好,就這樣好到畢業最好。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howcs 的頭像
showcs

showcs

showc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