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謝老師。」
  懷抱著輕鬆的好心情將我的分組調查表遞交上去,離開導師辦公室後的我是一路笑著走回教室去的。因為昨天在msn上我問過于樂人要挑那一組,要是他沒騙我的話,我們兩個應該是會待在二類組。
  意思也就是說,我二年級要和于樂人同班的機會又高了一些。
  我很開心,如果將來在新的班級也有他一起的話。
  現在的我對於往後的日子開始抱持著期待,也許我的高中生涯能有個美好的回憶,能夠填補我國中時代的灰暗。
  就在我滿懷著希望要走到回教室拿書包準備回家時,卻發現巧美已經在我的座位旁等著我,看樣子是已經等了我好久了。
  「小單,我有事要單獨跟妳說。」她的臉色顯得很凝重。
  我好久好久沒跟巧美單獨說話了,自從那件事情過後,我們兩個人的心裡都有著疙瘩,見了面能夠淡淡的點頭微笑已經算是好的了。就因為跟巧美有這樣的距離,當她說要跟我單獨談談時,我心裡也浮上了不安的感覺。
  「嗯。」我點點頭,讓她帶著走。
  走著走著,又走到了後棟的音樂教室,我忍不住嘆了口氣。
  老實說我對這個地方一點好感也沒有,有太多太多難堪的回憶是在這裡被製造的,偏偏大家都老是愛來這個地方講事情,這個學校難道沒有別的偏僻角落適合拿來當作談話地點了嗎?
  「妳要跟我說什麼?」人也跟著她來了,結果巧美卻是直盯著我瞧。
  「小單,我希望妳不要跟樂人在同一組。」
  「妳這話什麼意思?」
  「妳去一類也好,去三類也好,就是不要跟樂人一樣待在二類。」
  「我希望妳離樂人遠一點。」這句話是肯定句。
  巧美的眼神直接而坦率的看向我,沒有一點心虛,彷彿她的要求對我而言是理所當然的事,而我非得要照著她說的話做不可。
  「為什麼?」其實我比較想說的是,憑什麼?
  就算她是于樂人的女朋友,也不表示她就能夠控制于樂人的一切。我要不要和于樂人交朋友是我和他的事,巧美可以要求于樂人離我遠一點,但她卻沒有那個資格來干涉我。
  我自認和于樂人之間沒有什麼會讓人起疑的,我和他就只是好朋友。
  「因為妳的存在一直是我最大的威脅。」
  「有妳在,我就沒有把握讓樂人把心只放在我一個人身上。」巧美哀傷的低下頭。
  「雖然樂人現在已經是我的男朋友,但是我還是很不安,他和我在一起的時候就像是在哄一個不乖的小孩,對我溫柔體貼,但卻感受不到他對我的愛。」
  「可是他面對妳的時候就不一樣,小單。或許妳不明白這其中的差別,但是我懂,因為我真的覺得他的心不在我身上,而是在妳身上。」
  面對巧美透露著悲傷的眼神,在那一瞬間我感到一點點心虛,忍不住撇過頭去躲避她的眼神。
  我自己很清楚,巧美說的是事實。
  因為我看得很清楚,于樂人面對巧美時的態度就跟以前他們還是朋友的時候一樣,一點也不像巧美已經是他的女朋友。
  我也曾經懷疑過于樂人的想法,但是任憑我再怎麼想也沒有用,因為巧美已經是他的女朋友,這已經是不可否認的事實……
  「我和于樂人只是很好的朋友而己。」於是我只能拿這個理由來說服她跟我自己。
  我唯一還敢自信且篤定的,是我們都沒跨越過那條不該跨越的線;我們兩個之間也沒搞曖昧,我們是一分為二的絕對,絕對只是感情很要好的朋友而己。
  「那是妳自以為,事實上他對妳根本就不是這樣。」巧美用力的朝我大吼。
  「一開始樂人對妳就比我好,他本來就在乎妳多過於我,這是我們都知道的事情。要是當初我沒有先跟樂人告白,要是阿杰沒有在背我幫我這一把,說不定他早就跟妳告白,你們兩個已經在一起了。」
  我沉默了。
  回想我們四個人還在一起時的景象,我和他和巧美之間,的確是這樣。我和于樂人總是有比較多的話可以聊,我和他之間默契也比較好,但是現在跟我說這些又有什麼用呢?
  事實是她才是于樂人的女朋友,我和于樂人有多少的可能性也已經是過去的事情了,過去已經過去,現在才是重要的吧。
  「我不知道妳告訴我這個是為什麼,但是我能告訴妳,于樂人現在的女朋友就是妳,只有妳而己。」
  我不可能去當人家的第三者,就算我再怎麼喜歡那個人。
  「可是只要有妳在,我隨時會從女朋友這個位子上被拉下來。」巧美咬著牙一字一字的說得清晰。
  「如果妳真的認為妳跟于樂人之間沒什麼,真的想要讓我放心,那麼妳離他遠遠的,不要靠近他,不要在他在同一組,別讓我做人家的女朋友還得要整天提心吊膽的擔心他被妳搶走。」巧美的神情開始變了。
  從一開始的哀傷漸漸轉變成憤恨,對我的用詞態度越來越犀利,那股顯現於外的氣勢就是非得要把我給逼退才行。
  「如果妳對妳自己沒有自信,對于樂人沒有自信,任何女生都有可能將妳從這個位子上拉下來,不一定非我不可。」
  我知道我可以答應她,但是我卻不想答應。
  不為別的,就為于樂人還有我自己。
  我為什麼要因為他的女朋友的擔憂而失去這個朋友?我為什麼要因為她的擔心就要改變我所要走的未來?
  如果巧美真的不能放心,我可以承諾她不再跟于樂人靠得那麼近,但是我沒辦法為了她去改變我想走的路。
  如果她真的想要我們兩個拉開距離的話,我想她應該去對于樂人提出這項要求,而不是來對我說。
  「妳真的認為誰都可以將我從這個位子拉下來?」
  「難道不是嗎?」
  「我看妳是真的什麼都不知道吧。」巧美突然對我冷哼一聲。
  那種鄙視的眼光讓我很不好受。
  「我該知道什麼?」
  「妳別以為我不知道妳和樂人每天都用msn聊天。」先是指責的口吻。
  「我和他用msn聊天又怎樣?大家不都是這樣的嗎?」
  「難不成妳以為樂人給妳的那個msn帳號是誰都有的嗎?」再來的口吻是不屑。
  「……」
  「我告訴妳吧,簡同學,他給妳那個帳號是他特地為了妳去開的,那是只屬於你們兩個人的“熱線”,別人沒有的。」最後的嘲諷化為利箭直接射向我。
  我的心悸動了一下,再緩緩歸於平靜。
  巧美說的這件事,我是真的真的不知道……
  我以為于樂人給我的那個帳號是大家都知道的,就像其他同學也會跟他換msn帳號一樣的普通,我真的不知道背後還有這麼一段……
  那是只屬於我的,特地為了我開的帳號?
  我茫然且震驚的看向巧美,希望這只是她騙我的。
  如果是真的話,那我之前引以為傲的自信,理直氣壯的說我和他只是很好的朋友的……全都是站不住腳的推託之詞了?
  有哪對好朋友會每天只用彼此才知道的帳號聊天?
  尤其其中一個人還是名草有主了?說出去我們是清白的,誰會相信?
  我說不是他們兩個之間的第三者,有誰會相信?
  「我真的不知道那個帳號只有我知道……」我想要解釋,想要澄清,但卻不知道該從何下手。
  「那妳現在知道了,是不是可以離他遠一點不要再打擾我們兩個了?」巧美堅決的要求一個答案。
  我愣住了,沒辦法做出半點反應。
  面對巧美的強勢,我卻虛弱的連站都站不穩。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我要回家想想,我想過之後再告訴妳答案……」我已經無法面對巧美了。
  因為我可恥的發現,我在震驚之後感受到的,是一陣喜悅。
  我很高興我和他之間有這個秘密。
  這個瞞著他女朋友的秘密。
  但也因為這個秘密,讓我沒辦法能抬頭挺胸的繼續對巧美說什麼冠冕堂皇的話,只想逃。
  所以我轉身就走,不管身影在巧美眼裡看來是否狠狽,只想離開巧美的視線外,越快越好。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howcs 的頭像
showcs

showcs

showc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