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警局裡的那場哭泣像是哭乾了我所有的眼淚一樣,回到了家,我就像個木偶一樣,失去了所有情緒。
  隔天,我馬上辦了休學。
  我從那一天起不願踏出家裡一步,我坐在房間發呆、我坐在客廳發呆,我存在於一個封閉的空間裡發呆。
  我將自己鎖起來,抽離掉所有的情緒,讓自己什麼也不想,什麼也不必做,以為這樣久了,我就會什麼都跟著忘記了。
  但是我卻對不起了家衛。
  關心我的家衛、愛護我的家衛,每當他一站在我的面前,我就會開始歇斯底里的想尖叫,我的腦袋就會浮起所有的畫面。
  我知道我不能怪他,我知道他是無辜的,但是我一直忘不了,這一切的源頭就是來自於他的,不是嗎?
  我無法克制自己不去怪罪家衛,可是我又不能去怪罪家衛。這樣矛盾的情況困擾了我一個禮拜,每當家衛來看過我後,當晚的“那個“時間一到,我就會像發了瘋一樣又開始尖叫。
  誰都勸服不了我,除了哥。
  在我情緒崩潰的那個禮拜,除了哥以外,我不讓任何人靠近,我也不准哥離開我的視線一步,就像是緊緊攀住我唯一的浮木一樣,我將哥抓得牢牢的,非得要在哥的擁抱下才能睡得著。
  於是那個禮拜過後,我們無聲無息的搬家了。
  沒有告訴任何人,沒讓家衛知道我搬去了哪裡,我就這樣從此消失在家衛的生命裡,消失在他身邊。
  發生了那件事之後家衛對我不離不棄,我卻將他給拋棄了。
  之後那年,哥從高中休學陪了我整整一年。
  我就像剛出生的雛鳥一樣緊黏著他,他到哪我都要跟著,就這樣抓著他的衣角,像個跟屁蟲一樣跟前跟後,甚至是他洗澡上廁所,我也要跟著門邊聽著才能安心,到了晚上,還一定得要他哄著我。
我就這樣從一定得要他抱著我我才能睡著,一直進步到要抓住他的手我才能安心的入睡。
  爸媽出門工作,他就陪著我在家,為了怕我過於自閉無法走出去,他教我讀書讓我在家也能跟著該有的進度學習、他拉著我出門,半推半強迫地拉著我重新面對人群,到最後甚至每天逼著我要習慣放手,改掉對他的重度依賴,要我慢慢的適應他不在的時候。
  只有在“那個”時間,事情發生的那段時間,他一直安靜的陪在我身邊,絕對不會離開我一步。
  所以哥對我很重要,真的真的很重要。
  我真的不可以沒有哥。
  在那件事情之後,我多了兩個習慣。
  一,就是從此之後對於每個人,我開始習慣對他們評分,記錄起他們的一舉一動,這是為了保護我,也是為了不讓自己再犯同一次錯。
  二,就是晚上九點半過後我不再出門,無論是誰,都無法叫我出門,想找我可以,請自動到我家報到,要不,就是得請我們兄妹倆一同喝杯茶,大家一起坐下來聊聊天。
  至於家衛和芊怡,雖然很對不起家衛,但我選擇將他連同那段痛苦的記憶一起封起。也許有一天,當我有了足夠的勇氣能夠再次面對家衛時,我會親自跟他說聲抱歉。
  抱歉,不只是因為我將無辜的他和陰暗的過往歸於同一類;而是我對他最抱歉的,是我不應該將無辜的他推下這蹚渾水。
  如果我沒有答應芊怡,那麼這一切就都不會發生了。
  我不會被人給侵犯,家衛也不會為此感到自責,哥也不會因此而休學一年,甚至差點毀掉他們兩個的前途。我們本該在彼此的軌道上正常的行走,卻因此而脫了軌。
  我不能否認的,是家衛的不離不棄讓我很感動,但,他對我越好,卻讓我越感到痛苦。我對家衛是沒有愛的,會和他交往是因為芊怡的請求,雖然我努力的試過了要回應他的感情,但是我卻發現自己做不來。
  所以在發生了這樣的事情後,家衛的一片情意更是讓我接受不了,甚至覺得燙手。他那份熾熱的情感讓我顯得很狼狽,也很慚愧。
  自己的女朋友發生這種事後,能夠接受事實也能重新接納女朋友的人有幾個?衝著他這份心意,該是我對他永遠不離不棄,但是我卻做不來。
  他對我的感情就像丟進一個黑洞一樣,連個聲響都沒有,就這樣討不回來了。
  我不應該讓他付出一片真心,卻落得這種殘忍無情的下場。
  所以我逃了,逃得遠遠的。因為太過慚愧。
  家衛太純淨的感情,反倒凸顯出我的骯髒。
  我很髒,心比身體更髒。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howcs 的頭像
showcs

showcs

showc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