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莉,我想去當第三性公關。」
  當她從阿雄口中聽到這句話的時候,她有種被雷劈到的感覺。
  她完全被阿雄的發言給嚇得說不出半句話來。因為,因為阿雄他不是長得清秀身型偏姣小的那款,而是濃眉大眼、方臉厚唇,魁武的彪形大漢啊。
  去當第三性公關,有店要收他嗎?他招攬得到客人嗎?望著阿雄一臉憧憬,她實在是不好意思潑他冷水,但又不得不替他感到擔心。
  「怎麼會這麼突然有這個決定?」
  她知道阿雄有顆脆弱敏感又纖細的心,和他的外型正好形成了強烈的對比,所以阿雄一直不敢讓人知道,他其實是偏女性化較多一點的。
  然後她也清楚,個性纖細的阿雄的確是有本錢,也有這個能力可以成為一個優秀的第三性公關,如果撇除掉他的外型先不論的話。
  只是一直以來,為了維護自己在父母心裡是個男子漢的形象,阿雄做了很多犧牲不是嗎?
  突然間決定要推翻過去所努力經營的一切,Why?
  「因為我愛上了一個女人。」阿雄羞答答的說著,臉頰上浮現可疑的紅暈。
  女人?第三性公關耶?不對吧?按邏輯應該是要配個男人才對吧?
  除非……
  「冒昧的請問一下,那女人是個……同性戀?」這是唯一說得通的原因了。
  阿雄你嘛幫幫忙,光是想當第三性公關這個消息就已經夠令她驚嚇了,再冒出個你想變性……她實在是不知道有沒有這個心臟可以承受。
  「她不是同性戀,她愛的是男人。而且她是個很有英氣,很有想法的女人。她喜歡保護人,而我想要被她保護。」
  呃,這樣聽起來,阿雄跟這位女性簡直是天造地設的一對啊!男兒身女兒心的阿雄加女兒身男兒心的小姐,很配很配。
  「那為什麼非要去當第三性公關不可呢?」總是要給個交代吧?講件事情講得那麼撲溯迷離,她是要怎麼融會貫通?
  「因為那是我的願望,我一直很嚮往的工作呀!」可疑的紅暈再度浮現在阿雄臉上。
  雄哥,你可不可以不要再那麼害羞了?這樣顯得我好像多大膽似,把你這個堂堂九尺大漢給調戲的說不出話來。
  這可是冤枉她囉。
  「願望?」當第三性公關是阿雄的願望?
  「嗯,願望。」
  「好,願望。」
  她無言了。
  這要她怎麼接呢這?
  整番對話聽下來,阿雄只充分了表達他想當第三性公關的意願,至於想當第三性公關跟愛上一個人之間的關連?實在是有聽沒有懂。
  「阿雄,你什麼時候開始有這”個”願望的?」聽清楚,她說的是這”個”,不是這”種”。
  她並不反對阿雄想當第三性公關的願望,也不認為這個願望有什麼難以令人認同的地方。
  她只是好奇,相當相當的好奇,是什麼樣的契機,讓阿雄做出這樣的決定?應該有一個很強大的理由才是。
  「我從很久很久以前,就有這個念頭了。」阿雄的臉上出現堅定的神情。
  「我一直很想做一個能夠誠實面對自己,也能讓身邊的人替我感到高興的人。我的個性纖細、溫柔,有著很棒的女性特質。我喜歡化妝,穿著美豔或是漂亮的衣服,比起男裝,有著豐富的花色和多樣式的女裝更加吸引我。」
  「但我的本質還是個男人。」
  「我比女人更懂男人的苦,更能夠撫慰他們無法訴出口的辛苦,能站在他們的立場想事情。我也能夠和女人像姊妹淘一樣的相處,聽女人談論她們的心事,為她們剖析男人的想法。」
  「我想去做這樣的事情。」       
  所以符合所有條件的,就是第三性公關了。她真的是由衷的佩服起阿雄了。
  不是一時意氣的衝動行事,而是把事情想得透徹,清楚自己要的是什麼,然後勇敢去追求。
  雄哥,你這樣好有男子氣概啊!誰要敢說你娘的話,她絕對衝到那個人的面前揍斷他的鼻樑替你出氣。
  「那你爸媽那邊你打算怎麼辦?」這願望面前可是有個大阻礙呀。
  有著傳統家庭觀念的雄爸雄媽,能夠接受這樣的事情嗎?他們能夠接受自己的兒子去做第三性公關嗎?難囉。
  「就算我成了第三性公關,我還是他們的兒子,這是不會變的事實。」這話,有苦澀的味道在。
  「那麼女主角呢?她知道你有這個念頭嗎?能夠理解你的想法嗎?」她相信阿雄總會有辦法的,他是阿雄嘛。
  「就是因為有她,我才有勇氣去做我想做的事情。」阿雄的身上透出幸福的味道。
  聽起來好像一切都沒問題了,不過她還是有個小小的疑問。
  「為什麼要跟我說這些?」她跟阿雄是很好的朋友,朋友有了重大決定要分享是必然的,只是,阿雄就這麼篤信她一定會挺他嗎?對她這麼有信心?
  他就不怕她會像一般人一樣,指著阿雄的鼻子說他腦袋壞掉,淨想些無聊的事情,甚至是威脅他真的敢去當第三性公關就要跟他斷絕朋友關係那類的?
  「因為妳說過,無論發生什麼事妳都會挺我,我是妳最重要的朋友,妳心裡最重要的人,對吧?」
  「嗯。」阿雄是我最重要的朋友,是我生命裡最重要的人。
  因為阿雄的看重和信任,讓我的心也跟著暖洋洋的。
  「好羨慕你喲,可以去追求你的願望,還找到了你愛的人。」什麼時候也輪到她幸福呢?
  「何必羨慕我,妳也可以的。」
  「怎麼可能。」世界上哪有那麼好康的事,魚和熊掌都能一起吃下肚?阿雄已經是奇蹟了,不可能連著出現第二個。
  「妳之前不是曾經對我說過,阿雄,我好想要一個像你一樣貼心又溫柔的男朋友哦,雖然你不可能會是我的男朋友,但是你會是我最重要最要好的好朋友。」
  「妳說的,做朋友就是要義氣相挺,所以不管發生什麼事,妳都會挺我到底,對吧。」
  耶,好像有這麼一回事耶。
  「嗯,對呀,我絕對挺你。」雖然這番話好像是她喝醉時說的,不過君子一言駟馬難追,說了就要算數。
  可是為什麼會扯到這裡來?她不解,開始覺得事情有蹊蹺,有一種說不上來的感覺。
  「所以我決定要聽妳的話,去做我想做的事情,讓妳能夠對我義氣相挺,再順便一起滿足我們兩個的願望。」
  「我們的願望?」
  她依稀、好像,感覺到了什麼,但是又說不出個所以然來。
  然後她的專注力就被一枚突然塞進她無名指的鑽戒給拉了過去,那個所以然就這樣閃閃發亮的出現在她的面前了。
  ……沒有人這樣的吧,雄哥。沒有單膝跪下、鮮花、感人肺腑的求婚台詞也就算了,怎麼可以連我愛你這句關鍵字都沒有呢!
  低頭,不看那個惹得她眼眶發熱的罪魁禍首,右手覆上左手無名指,準備拔掉那枚閃得她差點失神的鑽戒。
  沒人這樣偷吃步的,她要求重來一次!
  「我愛妳。」
  拔戒指的動作稍稍停頓了一下,再繼續動作。
  低下頭的目光,正巧看見了一尊單膝跪下的高大身影。
  再拔。
  不知從哪裡變出來的大紅色玫瑰花就這樣擋住了她全部的視線。
  還是要拔。
  「林佳莉小姐,雖然我感覺得出來妳似乎暗戀我很久了,但是還要請妳原諒我的慢動作,到現在才回應妳的感情。」
  現在才認清你動作慢得跟烏龜有的比哦,哼。
  「相信我,妳的妻子生涯將會過得很辛苦。因為妳有一個即將成為第三性公關的老公,一對因此需要靠妳來安撫和調解關係的公婆。甚至因為妳老公什麼都沒有,沒有車子、房子、銀子,所以未來的日子要靠我們一起辛苦打拼。」
  哇咧,這麼辛苦哦,那她還是不要停下拔戒指的動作好了。
  「但是我能夠向妳保證妳絕對會很幸福。因為妳會有一個在妳難過時會抱著妳聽妳訴苦的老公;一個會在妳不開心時想盡辦法逗妳開心的老公。不論好壞,永遠都會站在妳身邊,給妳支持和勇氣,愛與尊重,以及一輩子的幸福的老公。」
  聽著他的利多,她的右手總算停止了動作。
  再來呢?還有呢?她抬頭,眼神焦急的催促著。
  「我愛妳,林佳莉小姐,請問妳願意嫁給我嗎?」
  「你不止動作慢得有找,連講話也有夠慢的。」落落長一串,她的呼吸都快屏得吸不上氣了。
  「嗯?」
  「我願意,老公。」她的眼淚終於可以不用忍得那麼辛苦了。
  她願意和他攜手完成兩個人所有的願望。
  「因為我好愛好愛你。」
  「可是可不可以麻煩你,下次說話簡短厄要一點,我憋氣憋得胸口好痛的說……」該說的話,還是得要讓他懂才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howcs 的頭像
showcs

showcs

showc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