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不是第一個稱讚我的笑容的人,卻是第二個讓我感覺他是真的喜歡我的笑的人。從小到大,頂著這張臉無論我做什麼,大家總是會在一旁說著很美很美,笑起來很美,連哭泣都有一種美。
  久了,對於別人的讚美再也沒什麼感覺了,反正人們總是看到我的長相就決定我的一切所為,無論是真笑假笑真哭假哭,他們給的都是一樣的評語。
  沒有人真的在意我的笑容真或假,而于樂人,是繼那個人之後的第二個。
  「笑一笑,心情好多了吧?」
  聽到了他的話,我心裡有種原來如此的感覺。
  原來他是看到我一臉憂鬱的坐在這邊,擔心我所以才來陪我?還說這些事情要逗我笑的?
  「好多了,真是多謝小二哥你囉。」被他這麼一逗,本來卡在心裡頭的事情暫時都飛走不見了。
  「妳開心就好。」他這樣應我,然後將視線轉往球場上,神情看起來有些迷離。
  我看著現在的他,突然之間好想知道他在想著什麼。
  「你不問嗎?」我頓時興起一股想要跟他說話的感覺。
  「問什麼?」
  「問你剛剛看見的筆記本是怎麼一回事?」我突然好想好想跟他講,但是又不希望是我主動跟他說的。
  於是我拐個彎,讓他主動提起。
  「我能問嗎?」他這樣問我。
  「嗯,只要你問,我就說。」我老實的回答他。
  「那我要問囉。」
  「嗯,你問吧。」
  也許是他看著了我不開心於是跑來逗我笑的舉動讓我動搖了,也或許是因為他明明心裡有事想問卻一直沒問出口的體貼讓我軟化了,總之,我允許了要回答他的問題。
  在此時此刻,只要是他想問我的問題,我會全部據實以告,不再有任何保留。
  只限於這節課。
  「請問我現在的分數是正分還是負分?」于樂人將頭轉過來看著我,揚著一抹笑。
  我愣住了一會兒,沒料到他也會關心他的分數。
  真是,我還以為他要問的該是深入一點的問題,例如我為什麼會幫人家打分數,打分數代表是什麼意思,或是我這個習慣從哪裡來的……等等,結果他一開口就是先關心他分數,唉,害我緊張了一下。
  「你剛剛不是有看到了嗎?」我重新攤開本子,找出于樂人的那頁看了一下。
  「你現在是正2分。」剛剛說要幫他加幽默感的那兩分還沒有加,呵呵。
  因為我說了好像、應該,就等於是不確定。
  「那妳的加扣分的標準是什麼?」
  「我覺得喜歡就加,不喜歡就扣啦,這種東西很主觀,沒什麼標準可言。」但是我還不會任性到心情不好就隨意亂替人扣帽子。
  否則的話,恐怕我本子裡頭加分的人數會少得可憐。
  「可是我一開始的分數好像是負的?」
  我大方的點點頭。
  「為什麼?我做了什麼事讓妳不高興嗎?」
  「沒有呀,只是你給我的第一眼印象跟你給我的感覺差異太大了。」讓我小小的失望一下之餘,才會動手扣了他三分。
  「怎麼說?」于樂人很有虛心求問的精神。
  「你還記不記得你和方燦杰曾經在開學第一天,曾經站在教室門口討論過我的名字?」那一番對話給我的印象還頗深刻的。
  「嗯。」
  「那時候你的回答讓我覺得很訝異,因為你真的猜中了我爸媽替我取這個名字的心思,所以還沒看到你的人之前我就在想,這個男生應該是很聰明的人吧。」事實也證明他的確是。
  于樂人不但聰明,而且機伶,最重要是懂得變通,懂得耍點小心機以達目的。對我來說,耍心機這件事本身並不邪惡,有時候事情想要完成就需要動腦筋,只要不要把人推向萬劫不復之地、或是做得太過份到令人髮指的地步,偶爾耍耍心機,有益腦部發展增加思考,是個還不錯的腦部運動。
  至少我還蠻喜歡的。
  「然後呢?是我的人給妳的感覺不聰明嗎?」于樂人的表情有點哭笑不得的樣子。
  我淡淡的搖搖頭。
  「不是,你給我的感覺是很聰明沒錯,但是……」
  也許是因為我身邊的聰明人長相跟氣質都很優秀的關係吧,才會直覺的把從沒見過的于樂人幻想為那一族群的,以為他也應該要相貌氣質兼俱。
  虧我一直以自己很有理性為榮,但是誰曉得我的骨子裡還是免不了有些少女情懷的想法存在呀。
  這真是我人生中的一大失策。
  「我見到你的第一眼的感覺,跟我想像中的有些差異……」到底要不要把不愛運動的書呆子這個評語說出來?
  我在本子裡寫評語是一回事,真的當面說出來又是一回事。我可以對一個人評判的很犀利,但那只限於在我的本子上頭,面對當事者,我從來沒有試過把本子裡的評語說出來,或是表現在我的動作跟神態之間。
  說穿了,本子裡的說法只是我一時的印象,印象會隨著時間和相熟度慢慢改變,一開始不喜歡可能到後頭會變得很欣賞也說不定,我不愛下直接且絕對的判定。
  可是他若問起我一開始對他的印象,我還是要照實說比較好嗎?
  「因為我的表現跟和我本人不合,所以妳才會決定扣我三分?」
  我僵硬的點點頭,希望這個話是還是到此為止好了,再扯下去,我真怕他會問起我替他寫了什麼評語。
  「那妳對我下了什麼評語?」
  哦哦,真的來了。
  「你確定你要知道?一開始的分數並不是很重要……」我暗示著。
  「嗯,我很好奇呀。」
  「……那不是什麼好聽的評語耶。」
  「無所謂。」
  那好吧,既然是他自己的問的,我再這樣不回答好像顯得很做作了。
  「好吧,咳,我對你的第一眼印象的評語一共有八個字。」我清清喉嚨,準備開口說殘酷且真實的話。
  于樂人安靜的盯著我瞧,沒有阻止我的舉動。
  我已經給了他最後一次機會囉,是他自己不要的哦,不關我的事情哦,受了傷可不要來找我討公道嘿。
  「我寫你是,不愛運動的書呆子。」
  不愛運動的書呆子,他給我的第一印象就是這八個字。
  聽到這個評語,于樂人不吵不鬧的,只是皺起他的眉看著我,一臉的疑惑。「我看起來像不愛運動的書呆子嗎?」他非常的不解。
  我很慎重的對著他點點頭。
  「你看你,身形削瘦,膚皮比我還白,一看就是不常曬太陽的樣子,又頂著一付黑色膠框圓形眼鏡,根本就像個從電視裡走出來的書呆一樣。」人家黑色膠框眼鏡帶起來是有時尚感,他戴起來有濃濃書卷味,但也有一股土味。
  「曬不黑又不是我願意的。」他開口為自己辯白。
  我聳聳肩,沒跟他爭這個。「都說了是第一印象咩。」
  「那後來是因為我愛運動的關係,所以才替我加分的嗎?」他主動往這邊推想,露出一臉很想替自己平反的表情。
  我感嘆的輕輕拍了拍他的肩,同學,別緊張,你的優點其實還蠻多的啦。
  「幫你加分的原因大都是因為你令我對你刮目相看,覺得你像一個百寶盒一樣越探究就越讓我感到好奇。」
  相處越久,就發現他本人跟他給人的印象真的相差太多了。
  我想他應該蠻適合去當情報員之類的,有一副讓人沒有戒心的長相,卻有顆聰明的腦袋,能夠將敵方的情報偷出來,完美的達成任務。
  「所以我在妳的心裡面,算是好的囉?」他支著頭,側著臉望向我。
  「嗯,很好呀。」他的潛力讓我很期待,說不定有天會超越簡潔哦。
  我朝他露出鼓勵的笑容,希望他能夠再接再厲,成為我本子裡第一個從負分一路飆升到最高分的奇葩。
  「那妳的本子裡,滿分是多少呢?」他問了這個問題。
  我搖頭。「沒有滿分,因為人不可能十全十美。」
  「那不及格的分數呢?」
  我還是搖頭。「也沒有,因為每個人都是獨一無二,不能拿同一標準來衡量。」
  沒有滿分,也沒有不及格的,因為人就是這樣奇怪的生物。
有些人期待自己能做到十全十美,但十全十美卻失去了真實感,就像一個假人一樣什麼都循著標準走,久了,會在不自覺中失去自己的主見,失去了當一個人該有的生氣。
  而不及格的人,是因為這個社會自己形成了一套規範,而他們的行為剛好就被在編排在這套規範內的不及格分數中,當大家都覺得他們不及格時,連他們也會覺得自己不及格。
  可是在我的本子裡,並沒有這套規範。
  每個人都是一個獨一無二的個體,擁有自己專屬的性格、一種說不出來也模仿不來的的生氣蓬勃感,可以讓我留下特別又獨特的印象。
  「那妳為什麼要替我們打分數?」似乎是很滿意我的答案,于樂人的語調在我聽來有點輕揚,讓我有點驕傲。
  哼哼,這就是我的特別之處呀。
  因為我的思考跟別人不一樣,所以做的事情也跟別人不一樣。我有自己的價值觀、自己的想法,或許在別人眼裡看起來很荒誕,但是我很清楚,我才是對的,我的評分、我的標準,是最公平的一項準則。
  「幫你們打分數是為了要確切的留下你們在我心裡曾有的印象。」人的腦子能記憶的有限。
  記性好的,或許可以記住很久以前的事、很久以前的人,但是記性不好的,可能今天就忘了昨天的事。
  有些事情忘了會感到遺憾,但有些事情還是忘了好。
  我的本子是一本寫完換下一本,這次出現的人,不見得就會留在下一次,只有值得我記錄的人,曾存在過我心裡的人才會持續的出現在我的本子裡頭。
  「忠實地記錄著你們所做的每件事,記錄著我因為你們的行為而對你們有什麼想法,這樣不但能幫助我更加的認識你們,也算是我的一種成長記錄。」
  對一個人的想法、對一件事的看法,看著自己每一個階段的改變,有了本子的記錄之後是絕對騙不了人的。
  但更重要的是,我記下了留下在我心裡的那個人給我的印象,不再只是模糊記憶、似曾相識的畫面,而是清清楚楚的就留在我的本子裡。
  幫一個人打分數,其實是為了我自己。
  「那妳為什麼會有這個……」于樂人似乎還有問題想要問下去。
  下課鐘響卻在這個時候響了起來。
  可惜呀可惜,不是我不給他機會問下去,而是老天不給他機會追問下去,我早就說過了,我會回答他的所有問題。
  但只限於這節課。
  「好啦,我要回教室去啦。」我站起來拍拍屁股,向于樂人揮手說再見。
  「下次有機會再聊吧。」
  等下次我心血來潮時,或許還會像今天這樣,願意給他一個機會回答他所有的疑問吧。
  應該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howcs 的頭像
showcs

showcs

showc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