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很害怕小丑。
  臉上塗著白色的顏料當底,然後抹上鮮艷的顏色,穿著誇張的衣物,陪著孩子們玩鬧,逗他們開心。
  明明就該是一個喜劇角色,卻讓她打從心裡感到害怕,不敢靠近。
  為什麼呢?明明小丑只是由人所扮演的一個角色,明明在任何重大慶典都會看見小丑的存在,她卻對一個會一直出現在周遭的裝扮人物,感到害怕了起來。
  而是從什麼時候開始,那個人卻變成了她最害怕的小丑。
  在她八歲的記憶裡,他還是個讓人覺得溫暖的大哥。
  第一次看見他,是因為哥。他是哥的大學同學,有一次跟著哥到家裡來玩,那時候的他還是個正常的人,穿著正常的衣服,臉上素淨沒半點顏色,笑起來很溫暖的一個大哥。
  他很疼她、寵她,甚至比她的哥還疼還寵,所以她好喜歡他,只要他到家裡來,她總是喜歡賴在他身邊,被他抱在膝上坐著,跟他說著只有他們兩個知道的悄悄話。
  在她十四歲那年,他變成了一個沉默寡言的大哥,還是一樣對她笑,對她好好,但是他的笑容看起來總是有點力不從心,他看起來好不開心。
  她問他,為什麼他不開心,他跟她說,他的爸爸媽媽過世了,他只是不習慣變成孤兒的日子,他害怕孤單跟寂寞。
  她第一次有了心疼的感受,是因為他臉上掩不去的寂寞。
  那時候的她第一次對他允下承諾,說她會永遠陪在他的身邊,她想當他的新娘、他的老婆,他的家人,一輩子陪在他身邊。
  因為她的承諾,他笑了,輕輕吻著她的唇,說等她長大。
  那麼幾歲才算長大呢?她好想這麼問他,但是他卻好滿足的抱著她,讓她忘了追問長大該怎麼計算,安心的想著,他總是會陪著她一起長大的,不用怕。
  她十八歲那年,那個說要陪她長大的大哥卻不見了。
  她長大了,變成了成熟的女人,擁有法律上一個成年人該有的責任,可以堂堂正正的陪在他身邊,當他的新娘、他的家人的時候。
  他卻不見了。
  哥苦著一張臉來跟她說:「妹,忘了梓祺吧,他不會再出現在妳的面前了。」
  「為什麼?」
  從八歲到十八歲這十年的愛情就因為一句話要她全收回,憑什麼?
  「他死了。」哥撇開頭,語氣擅抖卻堅定的述說。
  「你騙人。」
  「我沒騙你!他真的死了,妳認識、妳記得的那個方梓棋已經死了,他永遠都不會出現在妳面前了,妳懂嗎?」
  她不懂,所以只能睜著雙眼,直瞪著哥,抿著嘴不說話。
  「妳不要這樣看著我,妹,梓棋他不會再來我們家了,妳這輩子永遠也見不到他了。」
  漾滿著淚水、難過、傷痛、失望,卻將它全鎖在眼眶裡,不想面對,不願承認的那雙眼,讓哥不敢看。
  「你騙我,梓棋才沒有死。」環抱住自己,她只能喃喃的重覆這句話。
  「他死了。」
  「沒有,他沒有死。」她摀住耳朵,拒絕再聽任何謊言。
  「他死了,方梓棋已經死了,永遠都不會出現在妳面前了。」哥卻拉開她的雙手,逼她聽。
  沒有眼淚,就表示她的心還沒死,她不接受這個事實,這一切都不是真的,所以她不要哭,說什麼她都不要哭。
  「妳不要這樣,妹,想哭就大聲哭出來好不好?妳不要這個樣子。」看著她的倔強,哥只能抱住她。
  「他沒有死,我不要哭,我才不要哭,方梓棋沒有死,我為什麼要哭。」
  「哭吧,哭出來會舒服一點,哥在這裡,哥會陪你。」
  「我不要,我不哭,方梓祺不會死,他說了要等我長大,說了要和我當一輩子的家人……」
  「乖,哥會陪你,哥會一直陪你。」
  「我不要哭,我不要……嗚」
創作者介紹

showcs

showc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