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公園和正行學長談過之後,我的心平靜了許多,也許是因為知道了學長和學姊分手的真正原因,也許是因為……在經過懇談了之後,我發現我頓時長大了不少。
  總而言之,對於黎江齊,我真的是開始學習放手。
  不是放棄,是放手。
  放手的意思是說,我不再對他那麼地的執著了。他有他的生活要過,我有我的日子要走,也許現在不是適合我們彼此的好時機,所以我們怎麼樣也碰不在一起。
  可是沒關係。
  我想我和他之間一定還存著一點點什麼,並不是完全的絕望,只是我還需要等,要等多久?會不會等到我想要的結果?一切都能順其自然了。
  我喜歡他的這份心意不會變,這份純粹的感情始終存在著,已經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一件事情了。
  雖然有人開始謠傳,他和甜甜學姊在一起了。
  因為上課下課,總是有人看見他們兩個膩在一塊的身影,而我呢,則是從來沒有親眼見證到這歷史性的一幕。
  只是偶爾我還是會在我的門把上看見一包紅白相間的塑膠袋,知道他還是關心我的,但是我卻很少很少,親眼見過他了。
  不知道是因為他為了那時的事情而刻意避開我,還是我們的生活註定就是要這樣錯開,我們之間,又變回了像是暑假之前的鄰居關係。
  他與我的約定,他帶我回外婆家的事,甚至是我們之間的可能性,突然間都離我好遠好遠,像是不曾發生過一樣。
  只剩下紅白相的塑膠袋的存在。
  我和他的關係總是隨著假期開始,跟著假期結束,先是寒假的開端,然後到了暑假結束,我似乎不存在他的一般生活裡,所以有我沒我對他而言應該都沒差吧,我是這樣覺得的啦。
  一整年裡我能和他近距離接觸的日子只有四分之一,也算夠本了。
  「所以妳這個學期還沒見到黎江齊一面囉?」大二上,我和允心的開頭又回到這個話題。
  就像大一那樣,允心關心著我和對面鄰居的動向,沒想到過了一年,她關心的重點還是沒有改變。
  「是的,我很久很久沒有見到他了。」從敲他房間的那天算起,應該也快兩個月了吧。
  「是哦,我還以為妳多少也會碰到他幾次呢。」
  我搖搖頭,否決掉這個可能性。
  黎江齊如果是有心想避開我,是有辦法做到連碰面都不可能的。
  我的生活就這麼規律,每天上課、下課打工、回家休息睡覺,他知道我的習慣,可以挑我不在的時候出門去、甚至是一整天窩在家裡也無所謂。
  要知道這個人到底還住不住在我隔壁,靠的是一包掛在我家門把上的紅白相間塑膠袋。
  「這怎麼辦呢?連妳也找不到他人……」允心開始焦躁了起來。
  「我從來就不是能找到他的指標啊。」找錯人了吧。
  想找黎江齊,應該去找甜甜學姊才對吧。
  「佳佳……」
  「嗯?」
  「妳知不知道,黎江齊有可能會去哪裡啊?」
  「我怎麼可能會知道,我又不是他什麼人。」奇怪,允心今天是吃錯藥了嗎?老是問我一些怪問題。
  看允心神情怪異,像是有什麼話想說又不敢講似的,惹得我都跟著她一起焦躁了起來。
  「妳有什麼話就直說吧。」就當賞我個痛快吧。
  「呃……佳佳,其實事情是這樣的啦。」
  「嗯?」
  「甜甜學姊要我來問妳,妳知不知道黎江齊有可能會去哪裡?因為,聽說,好像……」
  吼,真的是會被允心龜毛的態度給逼瘋。
  「到底是什麼事啦?」
  「黎江齊不見了啦!」被我這麼一兇,允心直接說了。
  黎江齊不見了?他這麼大個人,怎麼可能會不見?
  「什麼叫做他不見了?把話說清楚。」我是很久不見他的人啦,但是也不代表他不見了啊。
  我前陣子還有收到他送給我的東西呢,怎麼會人不見了?
  「唉喲,就甜甜學姊說已經好幾天連絡不到他的人了,打他手機不接,去他房間敲門也沒人應,怎麼都找不到他啊。」
  「他之前不是也有一陣子消失不見,過一陣子就會回來啦。」當初寒假剛放完的時候他也是這樣呀。
  一樣的事件再度上演,何必大驚小怪的?
  「可是甜甜學姊說他從來不曾在學期途中鬧失蹤的。」
  「那會不會是他出門去,學姊忘了?」
  「應該是不會,他要出門的話,好歹會先說一聲的,學姊也說黎江齊什麼都沒跟她交待一聲人就不見了。」
  是嗎?所以他什麼都沒交代,人就這樣憑空消失?怎麼可能!他那麼大個的人了,總不可能被誘拐了吧。
  「其他人呢?都沒人有他的消息?」
  「子軒也有去問過正行學長啦,正行學長也說不知道,整棟大樓沒人知道他跑到哪裡去。」允心聳聳肩,一副莫可奈何樣。
  他在搞什麼鬼?
  黎江齊失蹤的消息搞得我也焦躁了起來。
  「學姊是說……」允心還有話說。
  「嗯?」宋允心,妳敢再給我講話龜毛半秒,當心我開炮啊。
  「聽說妳暑假有跟黎江齊去他外婆家,她想跟妳要要看他外婆家的電話啦!」傳話筒宋允心終於完成她的任務了。
  也是,黎江齊再怎麼樣,也不會讓外婆替他擔心的,所以去問外婆應該可以得知他的下落。
  「我知道了,我回家找找看再跟妳說。」我對允心說了謊。
  外婆家的電話其實就在我的手機裡,可是我不想告訴甜甜學姊,也不想讓任何人知道。
  我是說了要放手,但是這個電話是曾經證明過,我離我的夢最近的證據,所以我自私的想要保留。
  我不想要把有關外婆家的事情跟任何人分享。
  「我先回去了。」知道這個消息,害得我整個人也沒心上課了。
  我一直以為黎江齊和甜甜學姊兩個人現在應該是甜甜蜜蜜的,畢竟他長久以求一直在追逐的天使現在就在他身邊,他沒道理會放棄這種美夢時刻。
  可是他卻在最應該待在甜甜學姊身邊的時候不見了?為什麼?
  黎江齊啊黎江齊,你到底是跑到那裡去?
  我一直以為有心的話,就能夠掌握住他的行蹤,原來在我不知道的地方,我真的會看不見他呀……
  到底沒有他的消息是多久呢?在允心來找我之前,黎江齊到底是沒消沒息了多久?一定是很久了,甜甜學姊才會問向我這邊來的吧……
  「這傢伙搞什麼鬼,都不知道他身邊的人會擔心嘛!」大少爺的任性真的會讓身邊的人嚇掉半條命。
  快步走回宿舍,上樓,抬頭,我就看到一團不明物體窩在我的房門口。
  對於這樣的景象我已經感到相當熟悉了。
  原先滿身的緊繃感頓時消失,我就像洩了氣的皮球一樣無力,心口卻燒燒的,有一股火想要發。
  「黎江齊你是跑到哪裡去啦?你知不知道你沒交待一聲就不見人影,讓人很擔心啊!」衝上前去,我開口就是一頓罵。
  他這麼大的人了,不可能會被誘拐,撇除掉這個可能性,最大的可能就是他也許發生了什麼意外才會沒聯絡,一想到這裡,我整個人就害怕的發抖。
  可是不管我心裡怎麼猜,只要沒有得到他確切的消息,一切就只是猜想,不算是真的。
  當我從允心口中聽見他不見了那刻起,我的心就一直懸掛著,直到見到他的人的此刻才落地。
  「你怎麼回事啊你?說句話啊。」
  黎江齊整個人埋頭曲膝的坐在我的門口,任憑我怎麼吼,他就是窩著不出聲。
  看著他這個樣子,比聽見他不見了更令人擔心。
  「甜甜學姊很擔心你耶,既然回來了就去跟學姊說一聲啊。」我沒忘記,他心裡最重要的人是誰,對他最重要的人又是誰。
  雖然很不甘願,我還是開口提醒他要這麼做。
  如果他真的發生了什麼事情卻不願意跟我說的話,我想他應該會願意跟甜甜學姊說吧。
  「喂,黎江齊。」連續喊了他幾聲都沒回應,我忍不住放軟了口氣。
  他的身上散發出一股很沉重的氣氛,隱隱約約的,我有些不好的預感。
  「佳佳。」他終於開口了,卻還是把頭窩在膝蓋裡,傳出來的聲音悶悶的。
  他哭了嗎?
  「發生什麼事情了嗎?」我忍不住蹲下來與他平視。
  天啊,不要告訴我真的發生了什麼不好的事啊。
  黎江齊終於肯抬頭,帶著一雙紅腫的眼睛看著我,伸手抱住我,埋首在我的頸邊,說出會讓我們都落淚的事實。
  「外婆走了,佳佳。」
  「外婆丟下我走了。」
  我僵在當場,眼淚瞬間奪眶而出。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howcs 的頭像
showcs

showcs

showc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