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婆說,她雖然老了眼睛不好,但是她的心還沒老。
  她知道黎江齊一定對我有一種特殊的感覺,才會把我帶回去給她看。
  外婆還說,我是一個很好的女孩,她看的出來,她也知道我對黎江齊一定有喜歡,所以她希望我能一直陪伴在黎江齊的身上,不管發生什麼事情,我都能當黎江齊的依靠,陪他一起渡過。
  外婆也說,黎江齊因為他父母的關係,所以是個很害怕寂寞的孩子,只要我願意耐心等候陪在他身邊,早晚他一定會愛上我的。
  外婆說了好多好多,我也跟著聽進去好多好多。
  我想,就像黎江齊是外婆最疼愛的孫子一樣,外婆一定是黎江齊這輩子最愛的人。在自己父母身上缺乏的愛與溫暖,外婆都替他補上了。
  我很榮幸自己能夠認識外婆,也很慶幸去了外婆家一趟,因為這趟短短的兩天一夜的旅程,我也外婆家得到了滿滿的關懷和溫暖回來。
  「耶,黎江齊,下次你要回外婆家的話,我也要一起去哦。」那天從外婆家回到宿舍,我忍不住開口向黎江齊要求。
  我想,從我看見外婆的第一眼、喊出第一聲外婆起,我的心就被外婆擄獲了。
  「我幹嘛要把我的外婆分給妳呀?」看出我的心思,黎江齊整個人驕傲了起來。
  「不過嘛……如果妳能對我好一點,房間幫我打掃乾淨,我餓的時候快點餵飽我的肚子,不要每次讓我去找妳都要敲很久的門的話,我倒是可以考慮考慮。」一連串的要求都出來了。
  得寸進尺嘛,這男的。
  可是不得不否認,我和他的生活,在旅程之後也有了些微妙的變化。
  不曉得是因為他仗著外婆跟我拿喬的姿態見效,還是因為外婆在我耳邊的那番叮嚀真的有用,黎大少爺開的那些條件,我還當真是一一做到了。
  誰叫我現在掛著人家女朋友的名號,有些事情不做還真的不行。身為愛乾淨一員的人,實在是看不下去身邊住了一個邋塌鬼,而且這隻鬼還是我名義上的男朋友。
  老是讓男朋友跑到女朋友家門口“哭餓”似乎也是件不怎麼好看的事情,更別說老是要他在我門口等很久,搞得好像我很會拖延時間讓他等我一樣。
  打打鬧鬧的,感情有一點沒一點的慢慢加溫,一個暑假也就這樣過完了。
  升上大二,宿舍裡的樓層位置,也有了些變動。有些大四的學長姊跟著畢業,幾個小大一搬了進來。雖然還是同一棟公寓,但是大家也懶得搬家,大部份的人就維持同一個房間沒有變動。
  除了二個人。
  我收到消息的第一個反應,是衝回家丟下我的包包,然後再衝到黎江齊的門口去向他報告。
  一見到黎江齊來開門,我便迫不及待的想把我聽到的消息跟他分享。
  「黎江齊,你聽說了嗎?甜甜學姊和正行學長分手了……」看見黎江齊嚴肅的神色,順著他往後看的目光,我看見了我口中的當事人之一,就坐在他的房間內。
  四目相對。
  一時之間,我尷尬的不知該如何是好,是要先開口招呼呢?還是先為我自己的失禮道歉?
  「進來坐呀佳佳。」甜甜學姊率先對我漾出微笑,開口的語氣平淡,像是沒聽見我剛才的那番話。
  眼前這情景讓我對於進入房間感到怯步了。
  甜甜學姊來找黎江齊做什麼呢?雖然不清楚學姊跟學長分手的原因,但是我的直覺告訴我,這原因……應該跟黎江齊脫離不了干係的。
  而我也沒忘記,黎江齊心裡頭真正喜歡的人是誰。
  以前,他因為喜歡甜甜學姊也喜歡正行學長,所以選擇在遠處祝他們幸福,可是當學長他們牽緊的手分開之後,黎江齊的那份祝福會不會也跟著變調?
  我很不安,十分的不安,所以在聽見消息後才會第一時間就想要告訴黎江齊,我想要親眼看見,當他知道這個消息後會是什麼反應?會是驚訝?還是感到一絲絲的愉悅?
  畢竟,他一直夢寐以求的天使,他終於可以大方的上前去牽住她的手了。
  他們兩個獨處的畫面,讓我的腦袋沒辦法休息,不能冷靜。
  是該進去打斷他們兩個獨處的氛圍,勇敢的爭取自己的感情,還是該大方的退出,讓他們兩個好好享受獨處的時光,把心裡想說的話都說完?
  我拿不定主意,只能無助的看著黎江齊。只要他一個眼神,不用點頭或搖頭,我就能知道自己該怎麼做才是最適當的。
  我沒忘記,我只是個朋友而已。
  「進來吧。」當我期盼著他能給我一絲指引的時候,黎江齊卻是躲開了我的眼神,當作沒看見我眼裡裝著些什麼。
  而我,雖然是聽見了他親自開口的邀約,卻也同時感受到了……一種自卑,一種我永遠也追不上甜甜學姊的自卑。
  黎江齊是從來不逃避的,當他跟我說他喜歡甜甜學姊時,他是勇敢的正視我的眼神,不怕被人責備他喜歡學長的女朋友;當他提議要我當他的假女朋友,甚至是知道我喜歡他的時候,他也是正視著我的眼神,向我請求,跟我道歉。
  當我的眼神對上他的時候,不管是有理還是理虧,他總是敢跟我四目相對,坦蕩蕩的接受我眼裡所有的質疑、不解、憤怒甚至責備。
  可是他今天卻逃開了。
  面對著我,背對著甜甜學姊的黎江齊,第一次逃開我的眼神,卻也讓我真實的感受到,一種不用言明,也該懂的心情。
  失敗的人,要有自知之明,在他面前,我想我永遠也比不上甜甜學姊的。他開口邀我進去又如何?那是因為甜甜學姊已經喊了我,他沒辦法拒絕而已。
  他是否開口邀我進屋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拒絕面對我。
  我很聰明,我很識相,我很有自知之明,什麼線可以跨越,什麼地方我不可以踏進去,我很有分寸。
  從黎江齊避開我眼神那一刻起,這裡就沒有我的立足之地了,不管他是因為心虛,還是因為慚愧所以避開我的眼神,那都無所謂了。
  當他選擇視而不見我的求救,我就該懂,我們之間任何的協議全都失效了。
  我只是個朋友,很普通很普通的鄰居兼朋友。
  「不了,我想,我還是不要打擾你們兩個的談話好了。」我唯一能做就是退出舞台,沒有留戀的理由。
  這裡不是屬於我的舞台,我不想悲慘的留在台上,就算再難受,我也要笑著走回屬於我的角落,即使我能做的只是窩著雙腿安靜的哭泣。
  這是我自己選擇的路,所以沒有埋怨的道理。
  不理會黎江齊慚愧的神情,也沒回應甜甜學姊在背後的喊叫,我只是抬頭挺胸,安靜的退場。
  這一刻,不管我被黎江齊傷害,還是黎江齊因我而愧疚,都無所謂了。
  我只想擺脫掛在身上很久的悲情角色,做一回我真的想做的事情。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howcs 的頭像
showcs

showcs

showc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