幫他打掃房間?哼,還真虧他敢提出這種要求,他敢講我還不太敢聽呢!
  也不想想,他這個人形象有多差!每晚出去外面瘋整夜到早上才會回來的人,誰曉得他在外面會不會亂來?
  搞不好好心幫他沒幾天,就會有女生上面來質問我跟他是什麼關係?或是指著我的鼻子罵我是狐狸精、第三者之類的哩!
  我可是非常明哲保身愛護名聲的人。
  雖然我的名字是“管佳博”,但不表示我就真的是“管家婆”好咩!我是挺愛乾淨,做家事的功夫也挺一流的,把一個房間整理得乾淨漂亮對我而言是一個很大的成就感,但是。
  但是,會讓我願意出手的,也僅止於我的家人或是麻吉好友。
  黎江齊?哼!
  他只是一個鄰居而己,鄰居懂不懂?就是指住在隔壁的人,不見得非得要跟他當好友的那種人。
  「妳說看看,我到底是哪點讓他覺得我會乖乖聽他的要求,幫他打掃房間的?」我這個人看來真的那麼像軟柿子,註定要被人吃定嗎?
  「嗯……全身上下都很像吧。」允心上下打量了我一會,誠實的開口了。
  我差點把我嘴裡的飲料都噴出去!
  全身上下都像?我沒那麼慘吧?「我看起來真的那麼軟嗎?」
  「軟是還好啦……只能說是註定吧,剛好被黎江齊知道你的死穴。」噢,我終於聽到一句能聽的了。
  被黎江齊知道我的死穴,嗯嗯,應該就是這樣沒錯了。跟他做鄰居一年,彼此相處互動也算ok,依他那麼心機的程度,想要知道我的死穴是什麼,對他而言應該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怎麼會讓人那麼討厭呀。」被人了解自己的底細,很糟的感覺耶。
  「只能說,妳遇上了個高手。」
  「唉……。」好煩呀。
  黎江齊真的是個很不死心的人耶。自從知道在我這裡吃了閉門羹之後,他大少爺一點也沒有打退堂鼓的意思,常常守在我的房門前,開口第一句話就是問我有沒有興趣答應他的請求。
  昨天是這樣、前天也是這樣、大前天也是這樣,他已經連續來盧我快兩個禮拜了耶!
  明知道我最討厭人家盧我,把我盧到崩潰他也不會有好處的啊!幹嘛這樣浪費他的自己的時間來成就我的痛苦。
  「我真的好想痛扁他一頓。」好好地出我一口怨氣。
  都是他!那個機車的傢伙,仗著我的睡眠時間是他的活動時間,三不五趁著我神智不清楚時就上門來盧我,被他搞得我這幾天沒好覺可以睡。
  都是他!都是他啦!因為他害得我好幾天沒覺好睡,所以才會一時不清醒……
  「啊……為什麼我會答應他啊!」真是氣死我了啦!
  我說好!我說好耶!
  就在昨天黎江齊又半夜來敲我房門硬是把我吵起來的時候,為了我的睡眠,我跟他說好耶!
  我真的答應他有空要去幫他打掃房間了,而且還是無酬的那種,只能用一些阿哩不雜的方式來交換。
  這種割地賠款的事情我真的做了。
  真他媽的嘔。
  我可以罵一句“幹”嗎?
  「他幹嘛這樣死盯著我不放,硬要我幫忙呀?」我真的不懂耶。
  一般人會隨隨便便找個女性友人來幫自己打掃房間嗎?自己的房間等於是自己的私密空間,不是應該要好好保護保密,不隨便讓人打探的嗎?
  請我去幫他打掃,那麼他房間裡的秘密我就會全部知道了,包括男生房間少不了的黃色書刊、貼身內褲那種的……說不定我厲害點,連他的存摺跟印章放哪我也能夠瞭若指掌。
  這樣不是很恐怖嗎?被一個歸類為“鄰居或是朋友”的人知道自己的一切。
  「誰曉得……說不定他喜歡妳?」允心說了個聽起來最有可能的理由。
  我搖搖頭,二話不說的推翻。「不可能,依他的個性,如果真是他喜歡的女生,他絕不可能會這樣對待她。」
  他那種人哦,只會對自己珍惜的人溫柔體貼,其他的路人甲乙丙丁的,會用那種假假的笑臉對待就算很有良心了。
  怎麼捨得讓他喜歡的女生那麼操勞替他收拾房間。
  就是因為我不重要,所以他才敢提這種要求。唉,他那個人哦,我看透透了啦,又不是只有他了解我的死穴,他那個爛人自私個性我也很了的。
  「唷,妳那麼了解他呀?」允心曖昧的朝我笑。
  這笑容代表什麼,實在是讓人一目了然,所以我二話不說的輕輕的巴了允心的頭一下,打掉她腦袋裡亂七八糟的想法。
  「小姐,要做白日夢的話請等明兒早再來。」現在時間是晚上7點半,太陽下山很久了。
  我要真要和黎江齊有什麼,何必等到現在呢。
  「吼,講話就講話,幹嘛動手動腳了。」允心瞪了我一眼。
  我聳聳肩,不說話。
  算了,做人要說話算話。我已經因為他的盧功破了我的原則一次,就算知道這算是被他硬拗到的,也不能再因為心生不滿而破壞我的原則第二次。再因他而破壞下去,我就快要變成沒原則的人了。
  「希望不要又給我找麻煩就好。」最近才解決掉一個黃祥倫拿回我的安靜,我可不想又因為黎江齊而攪亂我的生活。
  「應該不會吧,妳和他做鄰居那麼久,也沒看見女生來找過他不是嗎?我也沒在學校聽過他什麼傳聞。」允心開口替黎江齊說情。
  是嗎?是這樣嗎?好像是這樣吼,雖然我跟他的生活沒什麼交集,但倒是真的沒見過有女生跑來他房間大吵大鬧之類的。
  搞不好他愛的是男人?嗯……也不對呀,我也沒見過男生來他的房間找過他?
  可是這樣真的很奇怪呀,一個從來沒讓別人進入自己房間的人,會因為單純的房間太髒亂懶得自己打掃,而找來住自己隔壁,勉強算得上是“朋友”的人來幫忙打掃嗎?
  真的越想越怪耶,嘖,沒辦法安心。
  「不行,我一定要弄清楚那傢伙在想些什麼。」帶著這種不上不下的心情,我實在是沒辦法和黎江齊相處下去。
  俗話說的好,知己知彼百戰百勝。我雖然不打算和黎江齊有什麼發展,但是我也不喜歡有種被他耍著玩的感覺,或是在不知情的狀況之下被他利用了之類的。
  只是一種“奇檬子“,事關心情問題。
  「妳確定妳要這樣做嗎?」允心提出疑問。
  我很堅定的點點頭。總不能叫我笨笨的,被人賣了還幫人數鈔票吧?
  「可是妳不是才說妳不想和黎江齊有太多牽扯?現在妳又要去弄懂他在想些什麼,妳所說的跟妳所做的不就互相矛盾嗎?」疑問。
  「反正妳能確定自己不會被黎江齊影響不就好了嗎?為什麼一定要弄清楚他的想法妳才能安心?為什麼要那麼在意他的想法,佳佳?」還是疑問。
  「除非妳根本就是心口不一,明明就是對黎江齊的一舉一動在意的很,就是拉不下臉來說妳關心他,才會找那麼多藉口當掩飾。」有點像是結論。
  「咱們倆是好朋友,不用對彼此隱瞞的。如果妳真的對黎江齊有什麼的話,可以老實的告訴我呀。」結論就是,來吧,有任何事情都可以向允心姊姊說的。
  我只能說歹年冬,厚肖人,這句話果然是有他的道理的。
  「宋小姐,夜深了,妳還是快去睡吧。」睡眠不足容易讓人精神崩潰跟混亂,我能體諒的,真的。
  因為我前陣子才被黎江齊搞到快發瘋而已,所以我完完全全能體諒這陣子為了報告已經熬夜一個禮拜的允心開始瘋言瘋語的行為。
  「妳很不給面子耶,我宋允心可是很少聽人家說心事的。」
  「所以我為了不要讓妳破例,還是不要跟妳說心事好了。」
  「吼……管佳佳,妳很不夠意思哦。有秘密都藏在心裡不跟人家講的,虧我還把妳當朋友。」當套招套不出個屁來的時候,一般人的下一招就是搬出威脅招式。
  不過可惜,我吃軟不吃硬。
  「好啦,既然妳不睡,那我回去睡總行了吧?」今天總算能好好的睡上一覺,一想到這裡我就打從心裡感到愉悅,恨不得睡上他個三天三夜,和我的愛人床舖重新培養一下彼此的感情。
  「妳豬呀妳,現在才九點半!」允心一手比著牆壁上的掛鐘,一臉不敢置信的看著我。
  「有誰規定九點半不能睡覺的?」中華民國那條律法這麼說的?翻來看看呀?
  「可是我們話才說到一半耶。」
  「哪有,我們不是說完了嗎?」兩個人講到後來越來越沒交集,就沒有繼續談下去的必要啦。
  這麼簡單的道理還不懂,笨。
  「哪有講完呀,妳還沒跟我解釋清楚妳跟黎江齊為什麼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允心用著我不講個清楚,今晚是別想走人的姿態撂話。
  唉,自作孽,不可活呀。
  「我要是知道我和他之間為什麼會變成這個樣子,我今天就不用來找妳了。」就是因為連我都不了解,所以才來找她商量。
  問題是咱們的宋小姐一點也沒要幫我解惑的意思就算了,還老是給我扯一些有的沒的,搞得我真的深深的覺得來找她是件錯誤的行為。
  我懷疑她可能在無意間被甜甜學姊給洗腦,也想嚐嚐當媒婆的滋味。
  「那就對啦。妳來找我就是要找我商量這件事的,那我也給了妳那麼多的意見跟假設了,妳怎麼可以把我的意見跟假設當屁,一個字都沒聽進去,拍拍屁股就想走人!」允心對於自己的寶貴意見被人忽視這點很不滿。
  「因為妳講的每句話都很不客觀,提的每個假設都是不可能發生的事,妳是要我聽完之後要回妳什麼呀?」講得都是我的錯一樣,這樣對我很不公平耶。
  「我哪有講得很不客觀,假設一些不可能發生的事。」允心很堅持她是對的。
  「如果妳真的對黎江齊沒什麼,連一絲絲的關心都沒有的話,妳會這樣被他吃得死死的嗎?」這是第一點。
  「妳耶!管佳博耶,做事那麼有原則,個性那麼硬的人,怎麼可能因為人家的請求跟不斷的騷擾就舉白旗投降?」第二點。
  「如果妳是這種人的話,那時候黃祥倫追求妳的時候早就成功了,怎麼可能還會輪得到黎江齊出馬替妳擺平?妳那麼不喜歡求人的人,又怎麼會找上黎江齊幫妳的忙?」第三點。
  「妳做出那麼多跟妳的原則、處事之道相違背的事情。說黎江齊對妳沒意思還說的過去,但說妳對他沒有任何感情、一點點動心?妳想騙誰呀?」砰!一擊必殺。
  「現在妳還敢摸著自己的良心跟我說,我說的每句話都不客觀、做得假設都是不可能發生的事情嗎?」哼哼。
  最新戰況報告,宋允心小姐一臉得意vs管佳博小姐的一臉驚愕,以上是當事者現場連線報導。
  唉唉唉,怎麼會突然敗得一塌糊塗?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howcs 的頭像
showcs

showcs

showc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