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次和黎江齊短兵相接之後,日子恢復成往常那樣,和他沒什麼交集。
  不知道這是我們倆之間相處的默契呢,還是天早就註定好了,我和他之間就只能這樣子過去?
  我跟上學期一樣在課業和打工兩邊忙,而黎江齊依舊是在我準備要上床睡覺時出門去,我們極有默契的過著見不到面卻清楚知道彼此的生活作息的日子。
  下學期的日子感覺過得比上學期來得快,就這樣過了期中考,日子慢慢地接近端午節,也就表示下學期也快要接近尾聲了。
  端午節這次,房東依然好心的拿來粽子分給我們這些離鄉背井的學生們。按照前例,房東拿來粽子時我還是沒在家,房東依然是請黎江齊將那些粽子轉交給我。
  只是這次不同的是,黎江齊沒再半夜來敲我的門,而是記住了我的話將粽子掛在門的把手上給我。
  我覺得這樣子很好,他沒再像上次一樣硬是擠進了屬於我的空間,讓我有被冒犯的感覺,所以為了答謝他這次的貼心舉動,我也買了一份他最愛吃的魯味作為回禮,掛在他的門把上送給他。
  這樣送來送去的,我們之間的默契又慢慢的演化,變成了有事彼此不見面,而是選擇留下小紙條在門上,或是直接把東西掛在門把上。
  不用說,我們就知道會把東西掛在門把上的是彼此、留話的也是彼此。
  這樣的相處模式感覺很好,雖然有種距離,但是卻是可以感受到對方的關心的距離,那種有人關心的溫暖沒有因此消失。
  學期終了,大樓裡全員不變的繼續待著,我和他的鄰居關係也正式邁進第二個年頭。
  如果要按照前例,放假的時候他應該會化身為大少爺,開始使喚著我做這做那的,但是前例這種東西,聽說是專門用來破壞的。
  這次一放假黎江齊就不見人影了。
  大樓裡的人大部份都選擇留下來過暑假,要嘛暑修要嘛打工,而不用暑修不用打工的他當然不會留在大樓裡待著。
  本來我是很慶幸不用被他荼毒我的暑假,但是後來發生的這件事,卻讓我很想要他出現在我的面前。
  立刻、馬上、right now!
  也許是希望他出現在我的面前的願望太過強烈,就在我許下這個願望後的第二天,老天決定實現我的願望了。
  當我這天下班回家卻發現有某團"不明物體"又窩在我家門口時,我不由得哼哼笑了起來了,有種怒氣找到出口發洩的感覺了。
  我不是在遷怒,而是讓我生氣的始作俑者就是他,我當然是要找他負責消火!
  怒火在胸口狂燒,怕我一開始就是對他一頓罵,我只是瞧了他一眼然後無聲地開了門,撇撇頭要他跟著進來。
  在他還沒開口跟我”哭餓”之前,我還很好心的直接拿出我的小瓦斯爐替他煮了二十來顆水餃,等待他大少爺先填飽他的肚子。
  等他吃飽了之後嘛……哼哼,差不多要來算帳了。
  我支著頭坐在他的對面,手指無意識但規律的敲著桌面,叩叩叩的營造出一股緊張感。
  山雨欲來風滿樓,黎江齊大少爺,洗乾淨你的脖子等我嘿!
  「吃飽了?」
  「嗯。」他滿足的狂點頭。
  然後我動手將擺在桌上的那些碗筷器皿通通移到一旁,將桌面完全清空,抓準他飯後將自己完全放鬆的那一刻,二話不說。
  啪!
  用力一掌拍下去。
  當然,打的是桌子不是他。氣歸氣,我還是很有水準不會胡亂動手打人,但是當這個人真的該打的時候嘛……哼哼,我絕對不會客氣的。
  「黎江齊,你要給我負責!」我直接指著他的鼻子宣告。
  這股鳥氣已經積在我心裡很久了,想找個人商量也不知該從何說起,想找他這個嘴賤的死小孩也見不著人,天曉得我快被煩死了。
  我不管啦!既然我搞不定,那麼交給他這個說要幫我搞定的人去傷腦筋也是應該的。
  「啊?負責?負什麼責?」他一臉的茫然。
  「還記不記得寒假時你說要回報我的方式?」
  「嗯……寒假哦……妳是說……?」他拉長尾音尋求正解。
  「就是你說要當我護花使者要幫我趕跑瘋狂追求者的那件事。」現在讓你大少爺一展身手的機會來啦,還怕什麼,上吧!
  趕快幫我打退討人厭的蒼蠅,許我一個清靜的未來吧!
  「誰叫你烏鴉嘴,說什麼是什麼。好啦,瘋狂追求者出現了,你這個護花使者也該上場了吧。」我摩拳擦掌的,打算他要是說個不字或是搖個頭就一掌轟過去。
  黎江齊嚇呆了一張臉,嘴巴張的大大的,眼神上下的打量著我。
  「……妳不是吧……我只是隨便說說的耶,妳確定人家真的是在追妳嗎?」那口氣聽起來比較像是懷疑我說的話。
  現在這個當口,懶得跟他計較他的無禮了。「總之我不管,反正那個人現在已經嚴重的侵犯到我的生活,我要你想辦法讓他離我遠遠的。」
  再這樣下去,我怕終有一天當我受不了這種討厭的感覺時,會跑到那個人面前給他一拳。
  黃祥倫他真的做得太over了,早已超過我所能忍受的極限。
  其中讓我最最忍受不了的,就是他以朋友之名行干擾之實!
  搞什麼鬼,我爸媽都沒管那麼多了,他管個屁呀!
 「咳咳……就算妳真的要找我幫忙,妳也該跟我講一下事情的經過吧。」看我滿臉怒氣不像在開玩笑,黎江齊也正經了起來。
  想起那個姓黃的,我的臉色就好不起來。
  「他根本就是有病嘛……」我開始叭啦叭啦的朝黎江齊大吐苦水。
  黃祥倫是我打工地方的同事,從我一開始進去時就是和他一起搭晚班,所以兩個人偶爾會聊個幾句,感情也算普普通通。
  然後事情就發生在寒假!
  通通給我擠在寒假!
  寒假放一個月的長假,很多人找藉口在學期末前就提前離職或是落跑回家,變成了店裡人手不足的狀況。因為需要支援原本早班的空缺,因此我和黃祥倫就在這種情況下拉長了相處的時間。
  我和他就從原本只是感情普普通通的同事,變成了感情好一滴滴的好同事,但也只到這裡而己。
  我們兩個之間的狀態一直維持到寒假過完都沒事,可是天曉得過了個年之後一切竟然走樣得誇張!
  老天爺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聽見了我想遠離黎江齊的心聲願意成全我,但卻派了個更難纏討厭的黃祥倫來。
  吼,早知道會這樣,那我寧願要黎江齊!
  跟隻披著羊皮的狼相處好過跟條黏答答的鼻涕蟲上萬倍!
  黃祥倫在過完年之後不知道吃錯了什麼藥,對我的態度簡直就是180度大轉變,不但上班時會對著我噓寒問暖,甚至還主動提起下班要陪我回家,因為他怕我一個女生晚上回家會危險!
  見鬼了!什麼叫我一個女生晚上騎車會危險?老娘我都騎了一個學期的夜車飆回家了,怎麼不見他在我上班第一天就說這種話?
  男人哦!
  嘖嘖,對一個女人有某種目的的時候,態度果然就不一樣啦。
  「到底他的自戀是從哪生出來的呀?我好好奇哦……」
  那傢伙最近的行為更是詭異到一個極點。
  他長的不醜也不帥,就是很普通的一個長相,唯一的優點大概就是耐看吧!他也不是愛打扮的那種人,每天上班就是看他穿得整整齊齊,把自己打理得乾乾淨淨的,這樣很好啊!
  哪知他一說要追我之後,第一個就是開始從他的外表下功夫。剪了一個路邊隨便抓都一把的髮型,衣服也是路上隨便一瞄就看得見的風格。
  因為太盲目的跟隨流行,反而把他的本質都變不見了。
  現在的他,實在是讓我分不出來跟路人有什麼差別。
  「真不知道到底是女生膚淺呢?還是男生比較膚淺?」唉唉唉,有時候真的不知道要把這種事怪罪給那邊才好。
  或許大部份的女生都喜歡長得帥的男生,問題是……他要把自己變帥我是沒意見啦,但是沒人說流行就等於是帥吧?
  況且,他要追的是我,好歹也要問過我喜歡那種型的吧?隨便拿個大眾款的就想要唬弄我?還真是讓我感受不到他的誠意耶。
  再來,情侶交往時男生管東管西的,女生也許會覺得這是他在吃醋或是關心自己,會有種甜滋滋的感覺,可是我跟他?拜託,連個八字都還沒出現哩!他現在是在管什麼?
  管他家的小孩嗎?叫他給我差不多一點好不好!
  「總之一句話,你想辦法讓他遠離我就對了,至於你要用什麼方式什麼手段我都不會干預,只要能讓他清楚的感受到我心裡的厭惡就好,也不用幫我留什麼情面了。」人情留一線,日後好相見,日後不相見,人情可下麵。
  唏哩呼嚕,吃完了事。
  「真這麼狠,一點情面也不留給人家?」聽完我的發言,黎江齊提出疑問。
  我認真的點點頭。「我已經委婉的拒絕過他了,是他不接受的。」那就別怪我來硬的。
  「這樣不好吧……妳不是還要跟他一起搭班嗎?」
  「就是因為以後要相處,所以現在更要講清楚。」這點我很堅持。
  黃祥倫的行為現在鬧得全店都知道了,害得我每天上班都能感受到同事們看好戲的眼光,感覺超級糟的。
  我只是去打工,可不是去那邊演八點檔連續劇。
  如果我們兩個人之間一定要有人走的話,那我走無所謂。反正能打工的地方多的是,我不在乎,我在乎的是個人的隱私還有被尊重的感覺。
  「好吧……既然妳那麼堅持,我就要放手去做囉。」
  「請。」我這個人很民主的,請人家幫忙就不會再開一堆條件來綁手綁腳。
  「不過我有一個小小的要求。」
  「說。」
  「你要做任何行動之前,麻煩請知會我一聲,謝謝。」總不能讓他一個人演獨角戲吧?這樣怎麼會夠逼真、夠有說服力呢!
  我需要是擁有強烈震撼、具衝擊性的方式,可以一次解決所有事情。
  「嗯,沒問題。」
  「我現在就可以告訴你我要做什麼。」他頓了一下,曖昧的朝我挑眉笑了。
  我卻在他笑的這瞬間想起來,以前的課本好像有教過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絕對不可以相信大野狼的話……對吧?
  「從明天開始,我每晚都去妳們店裡報到,順道載妳上下班。」
  靠!
  小朋友!書上的話有時候也會出現真理,記得要聽嘿……
  不然下場可能會跟姊姊一樣,被狼給啃得連骨頭都不剩哪,唉。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howcs 的頭像
showcs

showcs

showc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