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墨寶哥那麼厲害呀?」聽了她的描述,小十整個人對墨寶的尊敬指數開始狂飆。
  「厲害?還好而己吧。」看著小十眼睛都充滿了星星般的崇拜光芒,讓她想到當時的她。
  那時候的她也是這樣崇拜著墨寶,在心裡發誓一定要跟隨他的腳步,想辦法成為他徒弟,從他身上學習到保護自己的方式。
  但和墨寶相處久了以後,她相信小十也會跟她一樣對墨寶改觀的。
  墨寶不是神,他只是個爛好人。
  而且墨寶的特別在於他的沉穩和內斂,低調的令人無法查覺他真正的本領,像他這種人也不適合用厲害這兩個字來形容。
  「那後來呢?妳又是怎麼發現妳有這種能力的?」小十緊追著發問。
  後來呀。「後來我遇到一個帥哥鬼。」俏皮的對小十眨眨眼。
  那時的她把墨寶當成她唯一的救生圈,霹靂啪啦的把自己的經驗全說給墨寶聽,要墨寶救救她。聽完她的經歷後,墨寶原本是打算將她能看得見靈體的能力給封印,但不知為何,試了許多遍都無法成功。
  既然無法把這項能力從她的身上做切割,墨寶只好換個方式,開始教導她該如何看待這項能力,並且學會保護自己的方法。
  從此之後她最喜歡待的地方就是墨寶的書法店。因為在書法店裡,不會有奇奇怪怪的魂體跟著她,她能夠處在一個很安靜又很安全的環境裡。
  那時書法店裡除了墨寶一個“人”外,還有一隻“鬼”,書軒。
  書軒是墨寶從小到大的好朋友,因為從小身體就不好,早早就在他十五歲那年就跑去跟老天爺領便當去了。
  但是也因為太年輕就走了,書軒對這個世界還有太多留戀拋不下,遲遲無法進入輪迴。為了怕他變壞,墨寶只好把書軒帶在身邊,讓他留在書法店裡幫忙。
  有時墨寶在街上勸阻鬼魂進入輪迴不成,還會把鬼魂給帶回店法,交由書軒幫忙開導解決呢。
  「書軒是個很溫柔但也很嚴厲的人。」和好好先生的墨寶不一樣,書軒要是發起脾氣來,墨寶也只能乖乖罰站聽訓。
  墨寶的心太軟,總是會因為太過於心軟而替自己招來一些麻煩。而書軒長期在這種環境的耳濡目染之下,開始也有了一些屬於他的能力,能夠以他的能力幫助墨寶更多事情。
  她還記得有一次,墨寶又因為心太軟,帶了個女鬼回到書法店準備請書軒好好開導開導,讓女鬼跟安心的進入輪迴。
  但是鬼還沒帶到書法店,就店門口被書軒給攔了下來。
  那時的她躲在門後沒看清楚女鬼的臉,但光憑感覺,她也覺得那隻女鬼似乎有些不懷好意。因為女鬼身上發出的惡寒冷得嚇人,讓她打從腳底涼上心裡。
  而那位帶“鬼”回來的當事人,卻一點反應也沒有。
  「原來墨寶哥那麼厲害呀?」聽了她的描述,小十整個人對墨寶的尊敬指數開始狂飆。
  「厲害?還好而己吧。」看著小十眼睛都充滿了星星般的崇拜光芒,讓她想到當時的她。
  那時候的她也是這樣崇拜著墨寶,在心裡發誓一定要跟隨他的腳步,想辦法成為他徒弟,從他身上學習到保護自己的方式。
  但和墨寶相處久了以後,她相信小十也會跟她一樣對墨寶改觀的。
  墨寶不是神,他只是個爛好人。
  而且墨寶的特別在於他的沉穩和內斂,低調的令人無法查覺他真正的本領,像他這種人也不適合用厲害這兩個字來形容。
  「那後來呢?妳又是怎麼發現妳有這種能力的?」小十緊追著發問。
  後來呀。「後來我遇到一個帥哥鬼。」俏皮的對小十眨眨眼。
  那時的她把墨寶當成她唯一的救生圈,霹靂啪啦的把自己的經驗全說給墨寶聽,要墨寶救救她。聽完她的經歷後,墨寶原本是打算將她能看得見靈體的能力給封印,但不知為何,試了許多遍都無法成功。
  既然無法把這項能力從她的身上做切割,墨寶只好換個方式,開始教導她該如何看待這項能力,並且學會保護自己的方法。
  從此之後她最喜歡待的地方就是墨寶的書法店。因為在書法店裡,不會有奇奇怪怪的魂體跟著她,她能夠處在一個很安靜又很安全的環境裡。
  那時書法店裡除了墨寶一個“人”外,還有一隻“鬼”,書軒。
  書軒是墨寶從小到大的好朋友,因為從小身體就不好,早早就在他十五歲那年就跑去跟老天爺領便當去了。
  但是也因為太年輕就走了,書軒對這個世界還有太多留戀拋不下,遲遲無法進入輪迴。為了怕他變壞,墨寶只好把書軒帶在身邊,讓他留在書法店裡幫忙。
  有時墨寶在街上勸阻鬼魂進入輪迴不成,還會把鬼魂給帶回店法,交由書軒幫忙開導解決呢。
  「書軒是個很溫柔但也很嚴厲的人。」和好好先生的墨寶不一樣,書軒要是發起脾氣來,墨寶也只能乖乖罰站聽訓。
  墨寶的心太軟,總是會因為太過於心軟而替自己招來一些麻煩。而書軒長期在這種環境的耳濡目染之下,開始也有了一些屬於他的能力,能夠以他的能力幫助墨寶更多事情。
  她還記得有一次,墨寶又因為心太軟,帶了個女鬼回到書法店準備請書軒好好開導開導,讓女鬼跟安心的進入輪迴。
  但是鬼還沒帶到書法店,就店門口被書軒給攔了下來。
  那時的她躲在門後沒看清楚女鬼的臉,但光憑感覺,她也覺得那隻女鬼似乎有些不懷好意。因為女鬼身上發出的惡寒冷得嚇人,讓她打從腳底涼上心裡。
  而那位帶“鬼”回來的當事人,卻一點反應也沒有。
  「出去,這裡不歡迎妳。」書軒擋在門口,脫口就是這一句。
  墨寶傻乎乎的用手指著自己的鼻子,不懂他做錯了什麼,怎麼會被書軒擋住,不得其門而入。
  但是她看到了囉,看到原本跟著墨寶後面低著頭的女鬼,突然露出兇狠的目光看著書軒。
  那是她第一次,看見鬼打架,也是第一次看見書軒的厲害。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howcs 的頭像
showcs

showcs

showc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