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106 (19)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在彼此都有共識的情況之下,我們各自去見過對方的家長,也安排了兩方的家長見面認識。照理說兩邊家長都見過了,結婚戒指也掏出來面世過了,我和衛亦澄應該就是這麼定下來了。但我不知道是我反骨,還是他反骨?還是我們兩個都很反骨?
  我和衛亦澄就卡在這最後一步,兩個人都沒有人再提過結婚這件事情。
  我心裡對於他拿戒指引誘我那次還耿耿於懷著,所以打定主意,除非他主動來求婚,否則的話我絕不提結婚兩個字。
  而衛亦澄?
  誰知道呢。他很正常的在過他的日子。上班、下班、假日約會,偶爾出來跟我們家人吃頓飯,或是帶我回他家跟他家人吃飯。他也從來沒再提過結婚這件事情。
  所以對於家裡的催婚,我一概都把責任推給衛亦澄。以一句「衛亦澄又沒說要跟我結婚。」來終止家裡的聲音。
  而衛亦澄?

showc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第九章:有人說婚姻是愛情的墳墓,但如果有人願意陪著我一起進墳墓過一輩子也挺不錯啊。
  

  談戀愛真是一件奇妙的事情。
  未成年時談戀愛,家裡的大人會責罵你荒唐,不好好把心思專注在課業上,卻跑去談啥鬼戀愛,影響自己的前程。
  成年後談戀愛,家裡的大人就會勸你年輕人要多交交朋友,多認識一些人,不用急著太早就定下來。
  當年紀大了一點後談戀愛,家裡的大人就開始旁敲側擊,問你什麼時候要帶人回來見家長?兩個人對於未來有沒有計劃或是打算?

showc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美好的一天由早晨開始。
  但是運動過量加上睡眠不足的我,今天只想賴在床上當屍體一整天,最好是連肚子餓都有人端著食物拿過來床上餵我。
  我的願望很小,偏偏有人就是死不肯幫我實現。
  某人一早起床後就顯得十分神清氣爽,醒了之後先洗了一個澡沖掉他身上的酒氣,然後心情愉快的哼歌出門買早餐去了。回到家後,也不管三七二十一,硬是把我從床上打撈起來,推著我去浴室梳洗。
  也不想想我會這麼柔弱無力是誰害的……死小孩。
  他給的理由是說,星期天不應該宅在家裡一整天,今天天氣很好,很適合出外踏青。而且我們之前跟婚紗店借租的禮服也應該要拿回去還了,禮服租借的費用是以天計費,早點還比較好。
  基於他的第二個理由超級正當且毫無破綻,我也只好認命的起床刷牙洗臉吃早餐,然後再拎著禮服跟他一起到婚紗店退還。

showc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八章:當過去來到現在,該來的就是會來。
  我必須得要說,被衛亦澄那麼一鬧之後,我們之間的事情就自然而然的浮上檯面了。
  本來很低調的某人,開始會在辦公室曬高調。早上進辦公室不忘了替我帶份早餐,晚上下班不忘了倚在我的位子旁,一臉深情的等著我下班,再牽起我的手去一起去吃飯。
  因為他高調的舉動,不到三天,全公司都知道我和衛亦澄談戀愛了。
  我無法確定,衛亦澄這麼高調的作法,只是單純的想要公開我們的關係呢?還是其實他也是在利用這件事情,軟性傳達他的意思給王予薏知道。
  不管怎樣,他確實是有把我的話聽進去,對待王予薏的態度不再那麼嚴苛。只不過他老是拉著我一起行動,害得我一對上王予薏的眼神,就忍不住升起一絲絲罪惡感。
  這死小孩根本就是個禍水嘛……

showc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安靜的任由衛亦澄把我帶走,看著我們交握的手,我突然有一個感想。
  衛亦澄最近對待我,越來越展現出他的佔有慾了。
  「你要帶我去哪裡?」
  「去約會。」
  「去哪裡約會?」
  「妳有想去哪裡嗎?」
  我搖頭。通常假日我都待在家腐爛發霉,很少出來逛街的。

showc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圓滿達成阿姨交託給我的任務,我的心裡有很大的成就感;能夠看著魏光禮走向他的幸福,我的心裡有很大的滿足感。
  我的任務結束了,這場戲可以完美謝幕了。
  「小櫻,妳和光禮是什麼關係?」始終一語不發的國王陛下開口了。
  我聳聳肩,老實的把我和魏光禮的關係說了出來。「魏光禮是我表哥。」
  「妳早就知光禮喜歡曉月的事了?」國王陛下問。
  我老實的點點頭。我可是知曉魏光禮的感情事的第一人。
  「那麼妳今天之所以會出現在這裡,是因為妳早就知道魏光禮要跟曉月告白的事了?」

showc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七章:這就是傳說中的,躺著也中槍嗎?
  我想誰都料想不到,事情會變成連鎖效應吧?
  我在背後push魏光禮的感情同時,自己也被衛亦澄推到了風口處,嘗嘗自己被眾人當面逼供的滋味。
  唉。
  除了嘆氣,我真的想不出我還可以做什麼反應了。
  可是為什麼,明明身為另一個當事人的衛亦澄,卻可以一臉平靜的接受眾人的疑問,一派自在呢?

showc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沒想到衛亦澄那傢伙這麼敏感,我只是問個假設性問題,他也可以直接把問題套用在他身上。
  什麼叫做被他相中的他就會死咬著不放?他是狗還是獅子?重點是我不想要當那塊肉啊……
  沒幫到魏光禮不打緊,我還惹得自己一身腥,到底是招誰惹誰了我……
  不過事後我想了又想,把衛亦澄的那番話扣掉了那些無謂的主詞之後,我發現,他說的還真的有一點道理。
  就女人的立場來講,會把一個男人看成自己心靈支柱,就代表這個男人在我們的心目中真的很重要。既然是這麼重要的存在,當然就有賭一把的必要了!
  魏光禮這些年的陪伴到底是真心還是虛情假意,陳姊的感受最清楚了。我相信只要把話說清楚了,讓魏光禮完整的表達出他的心意,成功應該就不遠了。
  唉,想想魏光禮也真是可愛。平常在我們這群表兄弟姊妹裡他就像個大哥一樣表現的成熟穩重,誰曉得一碰上感情,他的表現比我們剛升上高中的小表弟還不如。

showc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拍胸脯掛保證的時候說得很豪氣,等真的要面對這件事的時候,我萬分的苦惱啊。
  要怎麼樣幫魏光禮打破這個僵局呢?
  魏光禮那傢伙把自己安插在一個好朋友的位子上這麼多年。難不成現在要我跳到女主角的面前跟她說:「嘿,其實妳的好朋友暗戀妳很久了。」
  想死嘛我……
  憑我一己之力,實在是沒有什麼好方法,只好對外尋求協助了。
  「衛亦澄我問你哦。如果,我是說如果,如果有一天你喜歡上你的好朋友的話,你會怎麼樣對他表白你的感情?」同樣身為男性,衛亦澄的想法應該會比較具有參考價值吧?
  「我喜歡的好朋友是男的嗎?」

showc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六章:有句話是這麼說的,出來混的,遲早要還的。
  有人說,愛在曖昧時最美。我想我現在可以深深的體會這種感覺了。
  雖然心裡明白我和衛亦澄之間有些地方不一樣了。但我們卻選擇給彼此更多的空間,沒有試圖去撥開還隔在我們之間的那層紗。
  在彼此都有好感的情況下,我們隔著適當的距離試探著對方的心意,然後慢慢地靠近。
  無關喜歡的深淺,或是誰先愛上誰就輸了的問題。
  而是在經歷過感情和生活的淬練之後,我們都變了。變得不像年輕時那樣,一旦確認了心意後就毫無顧忌的勇往直前,前去尋求轟轟烈烈的感情。
  現在的我,或者該說是我們,比較適合的戀愛方式,應該是屬於細水長流般的感情吧。

showc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衛亦澄說完了這句話後便沉默了起來,我只有安靜的陪著他一起走。從捷運站到我家不遠,走路十分鐘就可以到了。可能這個故事很長很長,十分鐘內講不完吧。
  走著走著,衛亦澄突然在我家附近的便利商店停下了腳步,只說了叫我等一下後就走了進去,幾分鐘後他出來,手上拎了一袋啤酒,朝我晃了晃。
  這是男人的通病嗎?有酒比較容易能放鬆說心事?
  他拉開便利商店前面的椅子,替自己開了一罐,然後又開了一罐給我。
  我接過啤酒,先啜飲了一口,然後在他對面坐了下來。
  「我女朋友,不對,應該說是我的前女友。」講到前女友三個字,他朝我笑了一笑。
  人在說故事的時候常常都會這樣子,太過於專注在回憶上,卻忘了時態已經變化成過去式了。

showc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謝謝。」我接過果汁,擠出一個笑給他。
  「我表哥今年32歲,是個工程師,人長得斯斯文文的,個性很好相處,很孝順,而且對女生超溫柔體貼的哦。」
  看來芊芊沒有白當我的助理,相當清楚我的口味。她表哥有的幾項優點,都是我會鐘意的。
  可是說真的,我現在真的沒有想要跟她表哥見面的意思耶。
  「芊芊,如果我哪天改變了心意想要認識新朋友,一定第一個通知妳好不好?現在妳就先放過我吧……」
  「可是……」
  「沒有什麼可是。相信我。」我也沒有白當芊芊的上司。

showc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五章:交換彼此的過去和傷痕,這樣算是什麼樣的關係?


  我從沒想過有一天我必須把我的秘密說給衛亦澄聽。這該怎麼解釋呢?從頭到尾他的定位就是我的同事,結果他卻從一個很普通的同事變成一個還蠻常接觸的同事,再從一個還蠻常接觸的同事變成一個……好像可以他跟他當好朋友的同事。
  人與人之間的關係都是一步步演變而成的,而我和衛亦澄會演變成今天這樣的關係,是我從來都沒料到的。
  事情發生都發生了,阻止也阻止不了。
  我沒想過要告訴衛亦澄我的過去,但我還是說了。

showc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請你幫我愛他
讓他背上一雙翅膀
陪著他一起去飛翔
到最想要去的地方


這首歌是節錄至棉花糖「請幫我愛他」的一段歌詞

showc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出了齊光公司大門口,我突然有種不想回公司辦公的情緒了。
  「衛副理,我下午可以請假不進辦公室嗎?」太久沒見到故人了,所以才會一碰見,什麼亂七八糟的情緒都一瞬間湧了上來。
  衛亦澄看看天空,然後再看看我。
  「妳現在是陪我跑公務,不用請假。」
  意思是我整個下午都可以不用進辦公室嗎?雖然我個人平常是非常不齒這種偷時間的行為,但是人生總是有例外到來。
  「有興趣跟我喝一杯咖啡嗎?」我主動邀請衛亦澄。
  勇氣這種感覺呢,撲朔迷離。要趁它還在的時候趕快使用完畢,否則等它下一次儲存完畢可使用時,不知道又會是何年何月何日何時的事了。

showc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要怎麼解釋我為什麼會認為杜家勤?其實我跟他的交情是建立在他的老婆-林芊雅身上,至於我跟杜家勤的老婆又是怎麼認識的?
  老天,可不可以不用解釋就能帶過去啊?
  趁著午休,我特意回家去換了件衣服。畢竟這次是跟著衛亦澄外出談公事,實在是不適合穿著牛仔褲T恤的過去,總是要換件得體的衣服,才能代表公司。
  下午二點的會議,我和衛亦澄約好直接在齊光的公司大門口集合。下午一點四十分,我換上了套裝來到齊光大門口時,衛亦澄人已經到了。
  當他發現我的時候,眼神很是訝異,但很快的又恢復冷靜。
  他這樣的冷靜很好,有什麼想問想說的,都留待事情結束後再說吧。
  「小球有打電話給你了嗎?」在進入齊光之前,要再做一下垂死掙扎。

showc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四章:能和他分享秘密的人,是什麼人?

  結果是我睡得相當好。
  無論衛亦澄的意思是那種,我想應該都跟我沒太大的關係。這並不是我在自我安慰想出來的詞,而是我在經過深思熟慮後下的結論。
  或許我對衛亦澄還不夠了解,但我相信他不是說一套做一套的人。不管他承認的是他的初戀情人和我很像這件事,還是承認的是他喜歡的女人是我這類型,那都是因為這是事實,所以他承認。
  既然是事實,也就沒有什麼好討論的。

showc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由於這次吃飯是由衛亦澄開車載我們前往的,所以結束後,衛亦澄義不容辭的擔任大家的司機,負責把每一個人送到家。根據路程的安排,第一個下車的是王予薏,而最後一個下車的是我。
  算了一下,我和衛亦澄單獨在車上相處的時間應該有十五分鐘,夠我和他好好的談一談了。
  「小球掰掰。」送完最後一個小球,我從後座移至到前座,以表達我的敬意。
  雖然衛亦澄今晚擔任大家的司機,可我沒真的打從心裡認為他是司機。
  「說吧,妳想問我什麼?」才剛扣好安全帶,衛亦澄就先發聲了。
  既然他都這麼大方了,我再扭捏就顯得做作了。只是我該丟出什麼樣的球?是直球還是曲球?
  「其實王予薏真的如傳聞所說的那樣,是因為你才會跳槽過來的吧。」在這個人面前多花腦筋是累了自己。

showc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此話一出,全場陷入一種尷尬的沉默。
  衛亦澄的表情顯得有點苦惱,王予薏的表情卻顯得有些複雜,而阿寬和小球的表情倒是擔心中帶著濃濃的興味。
  至於我嘛,則是選擇面無表情的喝著我的可樂。
  「其實這件事是個誤會。」在苦惱過後,衛亦澄發言了。
  「誤會?」
  「因為那次在歡迎會上我是遠遠的看見貝巧櫻,所以才會不小心誤認了,說出那種話來。」
  這理由拗得有點硬,連我都不相信了,何況是小球呢。

showc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