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005 (1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對我這個打算一畢業就進入職場的人來說,畢業的日子越近,越容易焦躁。校門一開,所有的莘莘學子就的面對殘酷的職場殺戮戰場,為自己的生存作戰。
  值得慶幸的是,我老早就感受到這股沉重的壓力,一升上大四就開始準備我的履歷表,等上學期一過確定畢業沒有問題,我便開始瘋狂的丟履歷,開始敲起職場的大門。
  找工作的這段期間,焦慮、暴躁、悲觀、沒耐性,很多以前潛藏在心裡深處的劣質性格緩緩的清晰浮現,尤其對照準備要出國的孫香瑤一臉清爽的模樣,很多時候更是讓我眼紅的很想要惡整她一番。
  但是我的理智還沒完全失去,只能一邊厭惡自己,一邊朝自己選擇的路前進。
  忙著忙著,我就把要把紀又陽加入我的MSN的事給忘了。
  要不是那天在整理錢包的時候,紙條從裡頭掉了出來,我想我真的記不起我其實有他的MSN和電話這回事吧。
  也許是因為真的把這件事遺忘了太久,感覺對紀又陽有些愧疚,最後我還是找了一天把紀又陽加入了我的好友名單裡面。

showc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隨著時間一點一滴的流逝,我們要各自前往屬於自己的旅程的日子也近了。
  也因此讓我發現某對情侶檔沒跟我說清楚的事情。雖然是一畢業就要出國,但是林佳德是役男,哪可能說走就走,他還得要留下來先當完兵,才有辦法到國外去和香香會合。
  於是,孫香瑤這個女人,要一個人先到國外念語言學校。
  這件事,比當時我聽到她決定要出國念書還更讓我震驚。
  「香香,妳確定妳要一個人先過去嗎?」國外耶,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她一個人可以嗎?
  「別擔心啦,我小阿姨也在那裡啊,有人會照顧我的。」香香一點也不擔憂到國外的事情。
  孫香瑤什麼時候變成這麼獨立自主的女人了?

showc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親愛的學弟,謝謝你的厚愛,但是學姊只是個普通人,其實不太需要認識也無所謂的,與其花心思在我身上,倒不如把心思花費在其他事情上吧。
  這樣的說法應該可以吧?
  自從被香香點出我不願面對的真相之後,我就不停的在我腦袋裡演練著我的台詞該怎麼說。
  本來應該是要有更直接一點的說法,可是也許是因為我老是把紀又陽和陶少謙劃下等號,拒絕紀又陽,老是會讓我有也拒絕了陶少歉的錯覺。
  這讓我沒辦法狠下心。
  所以面對紀又陽,明明該說出口的話卻一直卡在喉嚨裡,怎麼樣也無法說出口。
還是應該換個方式,不要親自對他說,用MSN或是其他方式?

showc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一直到後來我才知道,其實那天原先計劃要告白的人,不只是香香而己,陶少謙也是。
  在MSN上商討的,除了香香對感情的煩惱,還有陶少謙的。所以他們決定同盟,一人進攻一方,為彼此的愛情加油打氣。
  那天,香香成功達陣完成任務了,而陶少謙則是爭取到與對方主將談話的機會,只是主將尚未降服,他還有努力的空間。
  也許從那時我才更明白一個道理,絕對不要去干涉別人的感情事,只要在一默默的傾聽就好了。什麼建議啦、我覺得……其實都是沒有必要的安慰。
  如果當事人沒有真正想要改變的心意的話。
  自己的事只有自己能解決,這個道理放在任何面向的事情上都能成立。
  而我想改變,所以我更應該要去說服香香,徹底解決這件事情。

showc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其實我一開始對陶少謙的感覺很普通,就只覺得他是個很普通的學長而己。
  雖然他給我的第一印象很強烈又很特別,但始終無法引起我對他有什麼特殊的感覺,總是覺得,離對他心動還差了那麼一些些距離。
  很多時候都是這樣的吧!戀愛是要講求天時地利人合的。
  如果不是有孫香瑤在一旁推波助瀾,替陶少謙製造機會,我想我們或許不會那麼快就成為一對,不,有可能我們根本就不會在一起。
  「妳不是說就我和妳一起看電影而己嗎?」站在電影院門前,我微帶不滿的問著香香。
  這女人突然說要找我看電影,明明跟我說好了只有兩個人,結果到了門口卻又多了兩個人。林佳德會出現在這裡我並不訝異,畢竟他是香香喜歡的對象,有機會當然要把握。
  那學長呢?

showc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大四生想避開遇見學弟妹的機率很高,前提是如果我們都順其自然的讓緣份去決定我們的相遇的話。
  老實說,現在的我真的沒有那種心情,對我而言紀又陽只是一個……特別一些些的學弟,只有這樣而己。
  我不想為了一個學弟而去下會整個改變我的生活的決定。
  「我相信妳要是有了新對象的話,學長應該是不會生氣的。」
  ……我最近怎麼老是遇到一些連招呼都不打就直接找我攀談的傢伙?
  「我聽不懂你在說什麼。」孫香瑤這個大嘴巴,我早晚要想辦法封住她的嘴,要是封不住她的,我就封住我的,以絕後患。
  「雖然我還沒親眼看過那個學弟,不過聽香香這樣轉述,紀又陽跟學長應該是同一類型的人,會對女朋友很好吧。」林佳德如是說。

showc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這個夏天,太陽的熱力似乎有點太超過,讓我身邊的人都變得怪怪的,你說是吧,陶少謙?
  先是出現一個跟你很像的學弟,然後香香和林佳德準備出國進俢,但出國前卻希望我能夠展望新戀情,讓人在遠方的他們能夠不再為我掛心,最後,我就被一個學弟開口請求,要我給他一個認識我的機會。
  這一連串的巧合組合起來,一點也不像巧合,比較像是預謀。
  「孫香瑤,妳是不是跑去跟紀又陽說了什麼?」關於學弟的問題,我連回答都沒有,慌亂的丟下一句我先走了,就直奔回家。
  紀又陽說想要認識我?為什麼?
  不要跟我說是新生訓練那天他對我一見鐘情!這個梗二年前陶少謙就已經用過了!同樣的事件不應該發生兩次,而且對象還是不同的人!
  聽到紀又陽的話,我一點也不高興,我反而很生氣,非常非常的生氣。

showc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知我者莫若香。
  的確,在陶少謙離開之後,我身邊只剩下兩個朋友,一個叫林佳德,另一個叫孫香瑤,而在陶少謙出現之前,我也只有這兩個朋友。
  如果連他們兩個都離開的話,那我……應該只剩下我自己了吧。
  我不否認自己是個慢熟的人,要遵照以往的模式,在最有限的時間裡獲得我的信任,成為我的男朋友或許是最快的方法。
  可是那是以前啊,在陶少謙離開後的現在呢?這方法是否還可行?
  我不敢保證,我也不想做這個保證。
  是,我很倔強,甚至有點孤僻,不喜歡和人交朋友,也不喜歡跟人家聊天。可是這就是我選擇的生活方式啊,為什麼非得要因為其他人而改變不可?

showc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受了傷會躲起來舔舐傷口,被人發現了,就假裝自己沒受傷,偽裝堅強,不想被人發現自己的脆弱,因為人類是一種懂得自我保護的動物。
  我將自己保護的很好。
  因為不想被發現有偽裝堅強的可能,所以強迫自己堅強,這叫做逞強。
  我對香香,對身邊的每個人說的每句話都是發自真心的,我真的已經把陶少謙放下了。
  對於一個永遠都不會再屬於我的人來說,除了放下,我沒有別的選擇。
  只是有些習慣還是戒不掉。
  習慣在心裡和他說說話、習慣不小心想起他時總愛怨著他,習慣陶少謙會永遠在我心裡頭的感覺。

showc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陶少謙是我的第一場戀愛,第一個讓我傾注全力去信任、去依賴、去愛的人。
  和他在一起的時間,總是很快樂。兩個人相約出去遊玩,去各大景點留下我們的足跡,尤其他特愛拍照,每到一個定點,他總是拍個不停,拍風景、拍我、拍他自己,拍我們的合照。
  他說人的記憶沒辦法像電腦的記憶體一樣,擁有超大的容量,而且只要沒壞就會有記錄存在。
  所以要靠著像照片這樣真實存在的物品,替我們做記錄,才能在不小心遺忘了之後,又詢著這條線索回想起來。
  可是你知道嗎?陶少謙。失去你之後,不用照片來替我記錄,我也能清楚的描繪出你的臉、你的笑,還有你的一切。
  你剛離開的時候,我還沒辦法接受,不能忍受自己未來只能看著照片,不能真實的碰觸到你,我氣得將我們所有的照片全部燒毀,什麼也不想留下。
  沒有了你,剩下的一切只會是一種自欺欺人的安慰。要我接受這樣空虛的事實,我寧可毀了這種假象,讓自己某天醒來的時候痛到死。

showc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因為這段小插曲,我突然又夢見了好久不見的陶少謙。
  在夢裡,我很生氣的質問他,紀又陽是不是他派來的人?他這麼做到底有什麼意圖?他是想讓我忘了他?還是不希望我忘了他?
  但任憑我怎麼追問,陶少謙只是笑著卻不回答,甚至還拍拍我的頭,做出把我當孩子哄的動作。
  讓我氣得,醒來後眼淚還是止不住。
  任性的陶少謙、可惡的陶少謙,老是這樣拍拍屁股一走了之,就沒想過被留下來的人會是怎樣的感覺。
  以前是這樣,現在還是這樣。
  我是不是該慶幸沒有以後了?這樣我就不必老是因為他而把自己給氣哭。

showc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和陶少謙分開的這些日子以來,我很努力的試著要靠自己的力量站起來。
  說好聽點是不想依賴其他人,不想給其他人添麻煩。其實我只是怕自己承受不了別人同情的眼光,甚至是一點點帶點憐憫的語氣都不行,我一定會爆炸。
  可是我就算拒絕得了所有人,但是我卻無法拒絕我唯一的死黨,孫香瑤。
  這女人和林佳德修成了正果,成了一對超閃亮的情侶檔,兩個人一同出現的地方總是遍地哀號,受不了他們放出來的超級閃光。
  而這對閃亮情侶組最大的罩門也就是我,因為不管他們怎麼閃,不但不會閃瞎我的眼,反而還會被我搞得黯淡無光。
  是說,被他們搞得我全身無力也是我必須得付出的代價。
  「之婷~~」剛開門,我就被迎面而來的女人抱了個滿懷。

showc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為什麼時間帶不走的記憶,會變成回憶,永遠保存在腦袋裡頭?又為什麼,人的回憶是一種無法解釋的感覺,卻又帶著強烈的影像,讓人想忘記都不行?
  明明以為已經忘了的事情,卻能在碰觸到相似的事情時再度被喚起,影像在腦海裡清晰的像是不曾退去過一樣,一種想哭又想笑的詭異違和感。
  尤其當裡頭的人物無法再真實的出現在自己面前時,那感覺真的很複雜,可不論是多麼複雜的情緒,最後我還是只能笑著帶過。
  我只能笑,不能哭。
  「學妹,要是妳肯對我笑的話,我一定會讓妳馬上愛上我的。」
  陶少謙和我說這句話的時候也是笑著的。雖然聲音聽起來很冷靜,態度也很大方坦蕩,可惜就是他的耳朵出賣了他真正的情緒,那雙耳,紅得比燙熟的豬耳朵還紅。
  「學長,你一定很不習慣說這種話吧。」最後,我的同情心勝出。

showc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
  「學姊,如果妳肯對我笑一下的話,妳一定會馬上愛上我的。」這是他對我說的第一句話,和我記憶中的某句話幾乎一模一樣。
  「學妹,要是妳肯對我笑的話,我一定會讓妳馬上愛上我的。」這是你對我說的第一句話,也是你追走我的關鍵句。
  所以,我又戀愛了,陶少謙,你會祝福我吧。
##      ##      ##      ##
  我忘了是誰跟我說過,人每逢九字頭的歲數,那一年的日子該特別小心些。
  我總認為這是迷信,即便我的人生真的在十九歲那年出了讓人措手不及的意外,我也不願把這意外推向是命定。

showc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